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狐夙 作者:姬良公子

字体:[ ]

 
文案
他本是九天玄君座下的九尾灵狐,却为一人,执着五世,倾尽所有。
人们都说,九尾狐有九条命,一尾一命,事实它只有八条命,在化为人形时,用去了一条。
而夙夜却为了一个饱受轮回的凡人,不惜牺牲了八尾八命。
人说狐狸是最为狡猾贪婪的,是会食人心的妖怪。可谁又知,狐狸是最钟情的,一旦倾心便是不死不休。
说到底,夙夜不过是贪恋了那一人一眼一世的温柔罢了。
纠纠缠缠五世,为了那人不惜一次又一次的牺牲自己,寻他来世,换他荣安。
到头来,要执着纠缠着的是他,要决绝放手的也是他。
九天玄君不明白,他倾覆所有,不惜灰飞烟灭,究竟是为了什么!
夙夜浅浅而笑。为了什么?只是简简单单为了一个‘情’字罢了,若是那日仙君遇到了那么一个人,也就会明白了。
芸芸众生,一旦遇情劫,便是不死不休。
内容标签:虐恋情深 前世今生
 
搜索关键字:主角:夙夜、炽暝(祁暝) ┃ 配角:九天玄君、无情 ┃ 其它:小虐、HE
==================
 
☆、锲子.缘起执念
 
  闲野山水之间,草木凋零枯黄,白雪纷飞飘落,万物皆覆盖于白雪中。
  簌簌风声呼过,将轻飘飘的白雪吹得凌乱。正当万物陷入沉睡之时,一束紫光劈落于一个不入流的村落所依靠的后山上,顺时狂风大作,电闪雷鸣,震耳欲聋,惊的人心寒颤。
  闭门于屋中的人们被这惊人震耳的声音所震撼。
  大寒冬季,雷鸣一声比一声响,呼过的风声里,仔细听似还会听到寒人心头的凄惨悲鸣。
  有人说,这可能是有妖怪在遭受天劫了。
  一个残砖半瓦的小院中,年过七十的老奶奶突然忧心道:“哎呀~梅先生早晨去后山还没回来,这症候莫伤到他了才是啊。”
  寒风呼啸,直入骨髓,一身素衣头戴斗笠的少年在大雪中,已经不知不觉步入足以改变他几世命运之地。
  他看着眼前惊人一幕,面色却无惊慌,而是担忧。
  只见雷光从天不断而降,追着一只九尾白狐不放,眼见白狐渐渐体力支透,摇摇欲坠再也挡不住接下来更大的雷电时,少年既然不管不顾鬼使神差的跑向了白狐,将其护在怀中。
  九尾白狐无力睁开眼,那双火金色的狐狸眼直勾人心。白狐看着眼前清秀的少年,双目透露的是数不尽的温柔,暖人心尖。
  “别怕,我护着你。”少年轻轻开口,温雅的的声音如此动听。
  白狐缓缓闭上双眼,那一眼的温柔和悦耳的声音,铭记于心。
  后山瞬息恢复平静,耳边拂过的依旧是那簌簌寒风,似吟唱着冬季的悲歌。
  少年将白狐带回家中,少年是这小村落的穷书生,平日会给村里的孩子教书,所以都礼称他一声先生。
  这个少年不知是何时出现在这村落的,只知道村里的人意识到这人时,他已是他们口中的先生了。
  村里人不知道他叫什么,先生喜梅花,他小小院落里种的都是各季梅花,盛开时红颜如血,夺目妖艳,所以也就称其梅先生了。梅先生温文尔雅,待人谦和,又博学多才,村里人都很尊敬他。
  此是深冬之季,白雪毫不吝啬的不停临幸着这片大地。白雪丛中一片红,先生院落里的腊梅孤傲独放,展尽它那傲骨妖艳的绝色。
  “小夜,别闹了,该吃饭了。”先生温柔开口,看着在雪地里乐孜不倦赏梅玩雪的少年。
  少年一身火红衣袍,少见的一头奇怪白发飘落身后,轮廓有型的美貌世间少见,一双火金色狐狸眼夺目有神。少年粉唇微翘,回首而望,微微一笑,绝代芳华。
  “有鸡吗?”少年活蹦乱跳的跑到先生身边,揪住先生衣角问道。
  先生轻轻揉了揉少年的白发,可融化寒冰冬雪般温柔的声音含笑道:“昨日被你吃完了。”
  “嗯?那今天吃什么?”少年低了低眉,又展眉问道。
  先生浅浅而笑,牵着少年进了屋。
  时过境迁,数年弹指一挥间,先生一如往常过着平凡却又不似曾经平凡般的日子,因为身边多了个古灵精怪的九尾白狐。自从当初后山之事,先生家里多了这么一个人,天姿国色,惊艳了村里所有人,先生只道是一位旧友。
  家里多了个人,倒不似曾经那般寂落,至少有个可以陪着说话,一起吃饭的人,寒冬时身边还有个如火坛般的人供他取暖。
  先生性子温雅偏静,却也忍得白狐古灵精怪好动的性子。
  日复一日,年复一年,人有生老病死,人的寿命终是有定数的,先生不比白狐,他会随着岁月流逝而老去直至灯枯油尽,。
  “我一直有个问题想问你。”少年蹲在床榻边,不似平日嬉笑,低着头开口。
  躺在床榻上的先生,面色苍白而无力,抬手一如往常般的摸摸少年的白发,浅声道:“什么问题?”
  少年伸手握住先生的手,抬眼看向他,火金双瞳是无法掩盖的悲伤流动。
  “你为什么会不顾自己安慰救我,你为什么不怕我?”
  先生看着数十年外貌都不曾怎么变的少年,浅浅笑道:“这可是两个问题啊。”
  少年看着先生,撇撇嘴。
  先生微微闭了闭眼,也许他是在回忆吧。
  片刻后缓缓开口道:“这或许就是缘分吧,不怕你是因为……”
  先生缓缓睁开眼,只见少年满眼期待的目光。
  先生含笑道:“因为我知道小夜是只好狐狸啊。”
  少年握着先生的手,微微一愣,痴痴看着先生。
  依旧是那熟悉的温柔眼神,依旧是那般动听的温雅之声,那怕岁月无情,这些也不曾流逝。
  “小夜。”先生看着神色变得黯然的少年,抽出手抚向少年的脸颊,面容含笑,万千温柔,“日后好好照顾自己,还有……谢谢有你陪我到最后。”
  少年垂着头,神色暗伤,纵是心中百般疼痛,他却是无泪者。
  “我会再次找到你的。”
  依旧是一样的深冬之季,寒雪纷飞,腊梅盛开,妖艳四方。有的人已经不在,有的人已经长大,有的人才哇哇落地。
  小屋之中,床榻之上,一个约莫刚过四十的男子,就这样如只是睡着了般的含笑离去。床榻边的少年痴痴看着双目紧闭的男子,无比安静。
  不知他的最后一句话,先生有没有听到。
  先生含笑而终,在最后闭眼时,脑海中闪现的是白雪纷飞中那一身火红衣袍的少年,回眸冲他而笑,那是……甜的。
  “你可想清楚了?”一身玄紫衣袍,紫冠高竖,面容冰冷无比的男子看着眼前的少年冷冷道。
  “是。”少年毫不犹豫。
  “夙夜,你有几条命可以由你如此不珍惜?”
  “只要能见到他,那怕是九尾尽失,也在所不惜。”
  他如此决绝,恳求九天玄君,他愿用一命换他来世,与他相聚。
  纠纠缠缠,便是五世,每一世他都亲眼看着他离开,亲口许诺来世再遇。
  这一世,他是一朝太子,日后将是万人之上的君主,受人敬仰爱戴,千古流芳。
  “第五世了,你还要继续吗?”九天玄君冷眼看着夙夜。
  夙夜缓缓而笑,他的性子不在同最初那般单纯而古灵精怪,五世的蹉跎,看尽世间爱恨情仇、悲欢离合、生离死别,他周身气息是越来越让人觉得悲感了。
  “我还活着,就不会停下。”夙夜依旧不变的执着。
  “你也只有三条命了。”九天玄君冷言道。
  “我……无怨无悔。”
  九天玄君面无表情看向夙夜,片刻冷笑:“真是愚不可及。”                        
作者有话要说:  《至死方休》酷爱完结了,就想着要新开个坑了,本来是想写赫连静宸的,然而动笔试了试,还是这个开头比较顺笔,所以就让他插个队啦。这个是比较虐小受的(好像这系列三篇都是虐受滴说……额?我说了什么?),然而虐什么程度我也不造啦,毕竟我是亲妈,虐应该也是不重的吧(认真脸~)嗯嗯~不管怎样,希望能得到各位的喜欢~么么哒~
 
☆、正文.寻你而来
 
  你渡我雷电之劫,我渡你轮回之苦。可谁都告诉不了我们,彼此的相遇,才真正是我们的劫。
  ——前言
  四国末期,隐于世的妖精是越来越猖狂放肆的游荡于人世间了,因此有了斩妖师。但有些人却是与妖为伍,例如西南两国的君主,不是妖孽当道,媚君祸国,又何至灭国?
  东祁国,顺昌二十一年,正秋。
  刚满月的小太子祁暝被西锦国掳走,要挟顺昌帝退兵至西锦国边界,并归还所有被攻占的土地。
  正当顺昌帝苦恼之时,小太子却在被掳的第五天平安回来了。据当时情景所言,小太子是被一只白狐叼回来的,当时那只狐狸全身是伤,是拼死送回了小太子,之后白狐便不见了踪影。有人说是死了,说那只白狐是妖,被斩妖师给杀了。
  同年,秋末。西锦国都城沦陷,当朝皇帝失了踪迹,妖精逃入深山或是其他国。
  东祁国,顺昌二十八年夏。
  北云国对南阳国发动攻击,北云国的军队还没有逼至都城,南阳国的老皇帝却已奉上玉玺,投降。
  说来这个皇帝也不知做了什么昏庸之事,既无后人。
  南阳国灭亡,九州四国,只剩下两国。
  东祁国,顺昌三十八年春。
  北云国皇帝驾崩,十五岁的小太子登基,然女干臣当道,民不聊生。
  同年,深秋。顺昌帝驾崩于未央宫,十六岁的皇太子祁暝继位,改年号为‘明晨’。
  明晨帝打小聪慧过人,随着年龄增长,性子也越来越沉着稳重,玄黑皇袍加身,帝王之气,与生俱来。
  北云国如今傀儡皇帝在位,女干臣把持朝政,弄得百姓日子是苦不堪言。
  明晨帝登基第二年秋,就向北云国发兵,北云国毕竟是吞并了南阳国的大国,就算先帝已逝,其根基不容小觑。
  历经一年, 东祁终于攻克了最后一个对敌,攻占了北云国的都城,女干臣被杀,北云小皇帝自刎于寝宫。
  至此,东祁统一四国,长达七百年的四国时期彻底结束。明晨帝祁暝成为如今九州唯一的统治者,年轻而有为。
  已是入冬时节,帝都安陵的雪,一直都很美。雪中的冬梅,更是美艳。明晨帝已经是十八岁的俊朗少年,众臣便动着脑筋想要祁暝选妃立后了。
  然而在众臣的旁敲侧语下,这位年轻的皇帝似乎一点选妃立后的心思都没有,就连个心仪的姑娘也不见有,好像他从来都没有想过这方面的事一样,这不免让大人们有点苦恼。
  眼看着年关将近,各个也都更加忙活起来,便将选妃立后的事先搁一旁了。
  这天黄昏临近,殿外的大雪纷飞,祁暝刚从御书房出来,就不巧看到一抹白影从眼前蹿过。眨眼既失,身边的小公公只道是他累着了看花了眼。
  万物都覆盖的白雪,说不定真是看花了眼呢。
  可当祁暝行至温室殿时,又见到一抹白影从红梁柱后蹿过,祁暝也不管是不是眼花了,直接抬步就追着去了,跟在后面的小公公连忙唤着跟了上去。
  祁暝一路来到梅苑才停下,梅苑是当年祁暝的母后再世时修建的,也就是祁暝出生的第二年修建的。
  如今已是深冬,寒梅早已盛开,祁暝缓缓步入梅苑,苑中梅花傲美红艳,枝头被白雪覆盖。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