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天国的光与影 作者:争无尤(上)

字体:[ ]

 
文章简介:
首先预警,这是一篇生子文,路西法攻,尤利尔(乌列)受。全文虐多甜少。HE。
 
故事的开端,是尚未成年的大天使长路西斐尔误入地狱,主神派尤利尔前去营救。
在逃出地狱的过程中,围绕着两人前世今生的命运之轮缓缓开始转动
一次意外遇险,使得尤利尔有了路西斐尔的孩子,当时尚无爱恨私欲的尤利尔选择向路西斐尔隐瞒
可这个孩子还是将他们紧紧羁绊在了一起
在爱情和责任之间,他们各自有着不同的取舍
在利用和伤害面前,他们的离合都显得有几□□不由己
最终他们都被时间和命运逐渐改变,只有那份执着的爱情经受了岁月的洗礼
 
 
内容标签:强强 生子 前世今生 奇幻魔幻
 
搜索关键字:主角:尤利尔,路西法 ┃ 配角:天族,魔族,人 ┃ 其它:天国,地狱,天使 
==================
 
☆、神圣诏令
 
  1.神圣诏令
  尤利尔接到至高天神圣诏令的时候,正蹲在地上抠树坑。炼狱帕格特瑞所在的行星贫瘠得就像是一块铅球,表层硬度也与铅球不遑多让,尤利尔虽然有着将之变成一片绿洲的宏愿,但都已经说是宏愿了,就证明实现起来颇有一些难度。
  前来传递诏令的,是一只风精灵。这种小动物属于小精灵族,长得就像个纤细版的萤火虫,种族天赋是空间魔法,而且可以随时化身空气,速度快、隐蔽性强,颇受天族青睐。
  尤利尔伸出手,那只风精灵立刻缠绕在他的手指上,淡金色的神圣诏令随着风精灵复杂的绕动出现在尤利尔掌心。诏令的微光柔柔地打在尤利尔脸上,将尤利尔原本苍白的脸映出了几分温暖的颜色。即便如此,胆小的风精灵仍然观之战栗——因为在他眉骨以下、颧骨之上盘踞着一片无比狰狞的瘢痕,完全遮蔽了双眼。那些色泽惨白的瘢痕纵横交错、彼此纠结,有着一种摄人的丑陋和诡异感。
  觉察到风精灵的畏惧,尤利尔抬了抬手。风精灵如蒙大赦,“嘭”地一声就化作一团气流消失了,释放的能量在帕格特瑞微冷的空气中凝出了一小片水雾。
  诏令的内容很简单、也不简单:大天使长失踪,请立即神塔集合。
  大天使长,是天国中仅次于主神的存在,统领三十亿天族,地位尊崇无比。现任大天使长名叫路西斐尔,由于天族百岁成年,路西斐尔的年龄距半百尚有很大一段距离,所以他正在第六天泽贝尔的天使学院接受“岗前教育”。尤利尔见过他几次,大多都是打个招呼擦肩而过。这种程度的交情,尤利尔对他了解不算深,却也知道那是个头脑聪明、行事也极有分寸的年轻人。如今,在万众瞩目之下,大天使长居然失踪了,尤利尔不知怎么形容,只想说:这人活得久了,什么新鲜事都能见着。
  将被自己缩短了当铲子用的审判之剑收回掌心,尤利尔拍掉手上的土、又拍了拍沾满了泥尘的前襟,他今天穿的是一件麻布长衫,灰色的头发用荆枝别在脑后,让风吹得有些杂乱。凌冽的寒风刮过他身后一排排高矮不齐的针叶植物,在那些细小的叶片上结下一层厚厚的白霜。更远处便是一望无际的荒原戈壁,帕格特瑞城就错落在那片戈壁之中,同大地一色延伸到天边。
  此时正将黎明,天上群星仍依稀可见。至高天阿拉卜特却不在可见范围。尤利尔感受着那遥远彼方微弱的能量波动——光芒万丈、金碧辉煌的阿拉卜特,从这里望去也只是幽远的一个暗点,亮度尚赶不上帕格特瑞同步轨道上的小行星。
  可见,大部分时候,距离并不能产生美。
  神圣诏令是天族最高诏令。尤利尔没有耽搁,经由城中的魔法阵,使用神圣诏令径直传送回到了至高天。
  刚迈出神塔的传送阵,使用低阶法阵远距离传送带来的不适、与四面八方涌来的汹涌的能量波动交叠在一起,化作一阵刺痛外加天旋地转。尤利尔不得不站住脚,等这阵眩晕过去。
  这时,一个高调到近似尖锐的声音在尤利尔身旁响起:“哟,这不是前大天使长尤利尔殿下吗?您这架子端得可真稳,几位大天使长早就到了,这么多人,就等您一个了!”
  说话的是座天使亚列。作为主神的传令官,他着一身雪白的礼袍,领口和袖口都滚动着复杂却流光溢彩的淡金色符文,下巴高高扬着、齐肩的棕色卷发梳得一丝不乱。他眉梢偏低、眼窝偏深,眉目间多少显得有几分阴鸷,尤其是那对深棕色的眸子,总是闪烁着不友善的精光,经常抿着的薄唇又略显尖刻,配上苍白的脸色,真是长得比劣魔族还不讨人喜欢。
  他故意把“前大天使长”的“前”字念得又细又长,明显是故意找茬。尤利尔听了一阵腹诽,可他腹诽的却是:亚列这把嗓子,真是越发雌雄难辨了。
  尤利尔无视了亚列的挑衅,径直走向炽天使的队列。
  亚列见状撇嘴冷冷“哼”了一声,小声道:“还当自己有多高贵呢!我呸!寡廉鲜耻见利忘义的东西!”
  在歌颂主神光芒万丈信得永生的背景音乐中,这句话一个字不落地传到尤利尔耳里,当然,也传到了方圆几米内站立着的座天使和智天使耳中。人群的气氛顿时变得有些怪异,但在神殿里大部分天族不敢随便窃窃私语,只能眉目传情,互相只可意会不可言传地表达着对亚列这一番话的评价。
  对于这种表情交流,尤利尔不认真感受,自然是接收不到的。但他感觉到了亚列冲上云霄的得意,看来,那些天使中有不少认同了亚列的话。对于这种生前身后名,尤利尔一直是不在意的,他唯一的想法是:什么时候,神殿里居然可以骂人了。
  从容地站到炽天使的队尾,尤利尔站直身体,做好了聆听主神发言的准备。在他前面站着医疗天使长拉斐尔、守护天使长加百列和战天使长米迦勒。
  这三名天使长都与路西斐尔同年,所以也都还是少年模样,长得一个赛一个的水灵漂亮。铂金色长直发的是拉斐尔,他皮肤白皙面颊粉红,碧绿的大眼睛水润有活力;梳着月白色大波浪长发的是加百列,她发间缀以大小不等的珍珠,碧蓝的眼睛清澈明亮,嘴角噙着温柔的笑意;米迦勒红发蓝眸,身材挺拔修长,五官比例完美得有如艺术大师的杰作,虽然眉眼间多少带着些傲慢,却不会令人生厌,只觉得他不傲慢都没道理。
  天使长们也都穿着白色的礼袍,同亚列不同的是,除了锁边的符文,他们的前胸靠近心脏的位置都佩戴着专属的法力文饰,而符文的颜色也对应元素之力,各不相同。
  尤利尔自然也有这样一身礼袍,但由于他并没有时间去换,只来得及向守卫传送阵的能天使借了双布靴——他挖树坑的时候本是光着脚,但考虑到要来神塔,起码的礼仪还是应该注意。
  看见了尤利尔的着装,拉斐尔先是一脸惊讶,随即惊讶化作嫌恶,举步向他身前的加百列挪了挪。加百列冲着尤利尔友善地一笑,然后不着痕迹地攮了拉斐尔一把,硬是把拉斐尔给攮回了原地。米迦勒则绷着一张严肃的小脸,向尤利尔微微点头示意,接着便移开目光,一脸凝重地望向神座的方向。
  就在此时,主神的身影出现在神座上。刺目的圣光令天使们不能窥见神的容貌,但那种压倒一切的庄严与肃穆,比圣光还令人无法直视。
  所有的天使一齐向主神行过觐见礼,然后迅速进入正题:论大天使长的失踪。
  一名浅棕色短发的主天使被传唤出来讲述事件经过。明显还是个孩子的主天使不安地低着头、快步走到神殿中央,“噗通”一声跪在地上。尤利尔认出来,他是失踪的路西斐尔的传令官阿米尔。
  跟据阿米尔讲述,事发当天,也就是昨天,大天使长路西斐尔正在视察位于第五天的天使牢狱,当晚歇在莫里斯荒漠的腹地城市、也是流放地的入口乌耐城。午夜刚过,大家被魔物侵扰的警报声吵醒,大量魔物不知怎么突破了流放地前的守护结界,涌入了乌耐城大肆杀戮。路西斐尔同乌耐的守军一同镇压了魔物,将其驱赶回了流放地。
  当时经过排查,发现是守护结界的一处节点受到了破坏。受损的节点位于流放地的深处,那里魔兽凶猛地势复杂,通常都需要组建一个由战天使、医疗天使及守护天使共编、并以不低于座天使的阶级领队去维护。但那天城中有很多伤亡,医疗天使紧缺,而守护结界破损严重,几乎需要所有的守护天使一起上阵才能勉强支撑。负责守卫城池的战天使维护治安都吃力,就更凑不出人来。于是大天使长路西斐尔便力排众议、只身前往流放地深处修复节点。
  路西斐尔进入流放地不到一个小时,守护结界便恢复如初。但是等到第二天清早,路西斐尔仍然没有从结界内出来。
  乌耐城紧急向至高天报告,路西斐尔的亲卫也随即进入流放地搜查。至高天几乎立刻响应,由米迦勒亲自带领数百战天使深入流放地,几乎将受损节点周围翻了个底朝天,也没找到路西斐尔的一丝痕迹。
  于是,自路西斐尔进入流放地至此时,已经失踪了一天两夜。
  阿米尔叙述完事情经过,已是哭得满脸鼻涕眼泪,难得他口齿清晰语言精练。神圣阶级的天使们听完后一个个表情凝重、若有所思,连主神都沉默不语,偌大的神殿中,就只能听见阿米尔的抽噎声。
  尤利尔感觉了一下曾经参与搜救却一无所获的米迦勒的表情,战天使长的双唇轻轻抿起、眉心轻皱、瞳孔微缩,似乎颇为焦虑。
  就在这时,主神开口,问的正是米迦勒有什么看法。
  米迦勒郑重地表示,流放地那一带很有些他不能理解的问题,诸如一向稳定的守护结界是如何破损、为何路西斐尔会凭空消失、现在连政厅的最高阶搜查法阵都无法探知路西斐尔的位置,恐怕情况危急。他愿意再次率队进入流放地,更加深入地去寻找路西斐尔可能留下的踪迹。
  他的话,就如投入滚水中的一块沸石,瞬间引发了神圣阶级们激烈的讨论。一时间大家群情激昂、各抒己见,可总结起来无外乎三个观点:一是,同意战天使长的话,加派人手,发扬天国人多的优势,地毯式搜索,把流放地整个翻开,掘地三尺,总能找到些蛛丝马迹。二是,大天使长已经丢了,可见此事有异。绝不能再将战天使长及其他天使也搭进去蛮干。大天使长有圣光加持,必然受法则之力庇佑,但是命有此劫,定然是法则之力对他的考验。假以时日,大天使长一定能自己战胜命运归来的。三是,大天使长丢了这件事影响太差,一名天使长不能做到众人表率便是失职、令这么多人身陷恐慌就是不义,失职又不义,实在有悖神对他的信任,找不找得到放一边,首先要好好批评一番。
  尤利尔听着他们的争吵,只觉得脑仁嗡嗡地疼。他的意识,静静扫过可能了解内情的那些人,发现他们无一不是作壁上观以求明哲保身。
  在大部分天族看来,流放地可怕,是因为它地形贫瘠多变,里面有数不清的魔兽,尤其是那些随着流沙移动的迷雾森林中,有些魔物的力量已经能赶得上高等魔族。这些力量强大的魔物没有与力量匹配的神智,生性残忍嗜杀,对神圣阶级以下的天使来说基本是噩梦,就连神圣阶级都很难说全身而退。
  可流放地再危险,也是天国的领地,只要拥有的神圣之力足够坚定,不用怕无法脱身。可不为多数人所知的是,那些迷雾森林中,还有数个通往地狱的单向时空曲点,一旦误入,便被卷入地狱。到时候,神圣的法则之力被黑暗的契约之力约束,就算是大天使长,也难免会成为魔族案板上的一块肉,而且还是一块散发着神圣之力芬芳的浓香芝士肉卷。
  政厅最高法阵都没能搜到路西斐尔的踪迹,他目前的所在,已经不言而喻了。
  尤利尔抬起头,面向神座,意识穿透将主神重重遮掩的圣光,直达主神面前,却毫不意外地被一股强大的反作力充满威胁地一阻,弹回来时,一阵头痛欲裂。
  主神的声音骤然响起,打断了天使们的争吵:“路西斐尔即便失踪,仍还是大天使长,所有刚刚对其出言不逊的,统统罚去流放地自省一个月。”
  神殿内霎时间鸦雀无声,有人惶恐,有人淡定也有人幸灾乐祸。
  主神接着说道:“亚列,你协同加百列,去调查流放地结界受损的原因,和整件事情的详细经过。”
  亚列立刻出列,同加百列一起躬身领命。主神待他们起身,又说道:“米迦勒,路西斐尔失踪固然不是小事,但你为此动用神圣诏令却太过轻率,罚你禁足光明圣殿,路西斐尔一日不回,你便一日不能出圣殿一步。”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