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奇葩王子总想带我回家+番外 作者:莫妄(上)

字体:[ ]

文案
 
被痴汉一见钟情的时间只用一秒钟
被痴汉求、欢、的时间却是一辈子
自从被痴汉惦记上
武力值爆表情商负值的艾维从此踏上:
收小弟、打怪兽、被痴汉感化的幸福生活
 
简而言之,这是一个呆萌颜控美少年,被钟情后,坚定不移(毫不自知)地走上被痴汉拐回家的康庄大道。
 
扫雷:主攻文,双洁,颜控呆萌攻Vs多重属性痴汉受
 
内容标签: 异世大陆
 
搜索关键字:主角:艾维 ┃ 配角:尤多拉,盖尔,丹尼斯 ┃ 其它:主攻
==================
 
☆、第1章 奇葩王子和他的侍卫队1
 
被神所遗弃的生命,其存在本身就是一种亵渎。
    ——序
    这是一个平淡无奇的日子,艾维和往常一样穿过瞬间由喧闹变得死寂的集市,来到他的栖息地,一棵不知何品种的树。树很大,树龄已经无法用年轮来计算,随意一个枝桠都能够将艾维瘦弱的躯体遮掩起来,斑驳的阳光从树叶的缝隙中照射下来,暖洋洋的,是午睡的绝佳去处。
    艾维换了个舒适的姿势,开始回忆今天有哪些让他觉得新奇或是在意的事件。这是艾维找到栖息地后养成的一个习惯,用来催眠是再合适不过的。唔……早晨是被鸟儿的鸣叫声给唤醒的,村庄里的那只大公鸡今儿似乎没有报晓;门口出现的祭品是鸭肉,烤熟的味道不错;路过集市的时候……
    掰掰手指,艾维最后也没能算出,究竟是有多少个月没被人当面讨论他头发的颜色了。不知道今天集市上说他的那个小娃娃回家会不会被揍得屁股开花?近期,恐怕集市要变得冷清不少,谁让有这么个傻孩子冒犯了他呢。艾维无辜地摊摊手,其实他一点也不介意来着,再说,诅咒这能力,都是村民们所臆想出来的。
    十五年前的冬日,在黎明破晓的那瞬间,艾维从难产而死的母亲体内爬出,吓晕了正要将尸体埋葬的众村民。当然,那时候艾维并不懂得恐惧是种怎样的情绪,反倒兴致勃勃地看着眼前一个个砰砰倒下面目狰狞的村民,出于生物的本能觉得有趣而笑出声来。
    由此可见,艾维他并非一个普通的人类,至于他真实的种族,艾维目前还不能做出正确的判断。不过,村民都说他是魔物,艾维也挺喜欢这种酷酷的种族,一直以魔物自居。艾维这个称呼,就是人类对于魔物的一种比较尊敬的统称,艾维当初听着就觉得很是亲切,于是就将这个称呼挪用为他的名字。
    送葬的村民们都被吓晕,除了那个他应该称之为外婆的老人。“你的出生就是错误的开始,你的存在就是错误的延续,我要纠正这个错误!”这是艾维从母亲肚子里爬出来听到的第一句话,也是生命中前十二年每晚都会在耳边响起的一句话。记忆中的那个老人,总会在半夜趁着他熟睡悄悄走进他的房间,然后狠狠地掐住他的脖子,诅咒着他死亡。
    然而,对于一个皮肤也能呼吸的种族,艾维很是无奈,每次被掐都没能感受到窒息的滋味,自然也就没法死亡。当然,老人也有尝试过用棍棒或是铁器给他的身上留点致命的伤痕……回想到这,艾维遗憾地叹了口气,老人到死都没能成功一次,反倒像是在给他挠痒痒做按摩,现在,他还挺怀念的。至少,每天都有那么一个人和他互动一下,尽管看到的都是老人癫狂的模样,但生活不像如今这么的无趣。
    老人死在从艾维家离开的山坡上,毕竟上了年纪,又被熟睡中忽然睁眼的艾维吓了一跳,急匆匆地逃跑被石头绊了一跤,就这么摔死在路上。村民之前一直把艾维当做透明的存在,内心一直期待着老人最终可以杀死艾维这个魔物,当有人发现路上死状凄惨的老人后,村民们顿时把艾维当做极度恐惧的存在。
    在大多传说中,魔物是一种极其残忍、记仇而又强大的存在,村民们把艾维的诅咒幻想成老人的死因,自此将艾维当做某种特殊的‘神灵’而供奉起来,只求不被诅咒所伤害。艾维收到的第一个祭品,就是摆放在门血淋淋的鹿肉,当时他还好奇地直接咬了一口,那味道终生难忘——真是太难吃了!
    艾维舔舔唇,比起每个月都能收到的鹿肉,今天的鸭肉很不错,尤其是果汁撒在上面一起烤的那股清香,想想都有点嘴馋。送来祭品的那户人家,应该在鸭肉上撒了某种调料!艾维回味着那特殊的味道,缓缓进入梦乡。
    隐约有一阵清脆的乐符飘进耳中,听着和每年村民们举办的那些祭祀有些相同,但仔细辨认,却发现相似的紧紧是乐器弹奏出来的声音,而节奏和吟唱的内容却截然不同。村民的祭祀大多是庆祝丰收或是祈祷来年丰收,节奏欢快,大多是振奋人心的大合唱;而现在树下传来的音乐节奏舒缓,正在叙述这人类战胜某些魔物的光荣事迹。
    这,大概就是村民们前几日在树下讨论的吟游诗人?艾维懒懒地翻个身,朝着树下音乐传来的方向看去。一团如同烈日一般耀眼的金色顿时映入眼中,艾维有些失神,他隐约还记得几年前,在树上午睡的时候,听人讨论过皇族的外貌特征。如果记忆没有产生偏差,皇族都是这么一头金灿灿的头发,是神的使者同时也是魔物的克星?
    人类明明是一种弱小、懦弱喜欢自欺的生物,这故事听起来还真是让身为魔物的艾维有些不舒坦。不过,既然人类已经这么可怜又可悲,还是让他们自娱自乐吧。这些故事换个角度想想,其实还是足以当做笑话听的。
    艾维每每听到某某魔物被打败,幻想着那些所谓的真实场面,就乐得在树枝上直打滚,所幸这不知名的树生命力极其顽强,艾维在上面打滚也就偶尔掉落几片树叶。
    “魔物的森林在哪?”翻滚中的艾维忽然身体僵直,迅速从树枝上跳下,迎着绚烂的阳光,走向那位目瞪口呆的吟游诗人。一场让两人纠缠一生的命运邂逅,就在此刻,揭开帷幕。
 
☆、第2章 奇葩王子和他的侍卫队2
 
当艾维从空中跳下的那瞬间,火红的发丝随风扬起,吟游诗人——奇葩王子在对上那双纯净无暇的双眸时,仿佛听见了命运的召唤。“红宝石一样的眼睛!”奇葩王子喃喃地感叹着。啊,这一定就是他命中注定的王妃!感谢神的指引!
    艾维的动作随之一顿,从来没有人类这样直视他的眼睛,真是新奇的体验。心情不错的艾维弯弯嘴角:“人类,你的眼睛是什么颜色?”诗人的眼睛很奇怪,从树上跳下来的那刻,因为光线原因,还以为看到的是墨绿色;站在平地对视之后,却又觉得像是介于黄和绿之间,甚至隐约能看见几条金色的纹路。
    奇葩王子被艾维这么一问,很是自豪地朝着艾维眨眨眼,愉悦地回答:“这是琥珀色,你看,和它一个颜色。”说着他将脖子上挂着的琥珀吊坠掏出来,朝着艾维晃晃,“喜欢吗?我可以送给你。”
    艾维点点头,虽然不清楚为什么这个人类的眼神很奇怪,但对于稀奇的琥珀他还是很乐意接受的。唔?似乎这是除祭品外,第一次有人类给他送礼物呢。“人类,你还没有告诉我魔物的森林在那儿呢!”艾维伸出手,继续朝着诗人走进。
    王妃这么快就接受了他的定情信物,真的是太羞涩了!“在普勒斯山脉的北方,经过德鲁伊的家乡,就是魔物的森林。”奇葩王子大步跑向前,郑重地将吊坠为艾维佩戴好,正要心满意足地将艾维圈进怀中的时候,忽然被一个穿着铠甲的高壮男子拎开。
    “尤多拉殿下!”
    艾维正低头研究着脖子上的礼物,没有注意到吟游诗人奇怪的小动作,直到耳边听到一道怒吼声,这才慢慢抬起头。诗人对于艾维所见的村民来说,绝对可以称之为肌肉发达的壮汉;而现在拎着他的人,在艾维心中足以和传说中的巨人族画上等号。铠甲男比起尤多拉还要高出整整一个头,怒吼声就是铠甲男发出的。
    铠甲男的眼神让艾维觉得很是熟悉和亲切,对了,这才是正常人类应该有的反应,戒备与排斥!艾维看向那个一脸委屈,犹如小鸡一般挂在铠甲男手中,还努力朝他伸出双手想要爬过来的尤多拉,不知为何心中涌现出一种极为复杂的情绪。似乎有那么一点点的欣喜,但是转瞬就被一股莫名的寒意所代替?
    “请尤多拉殿下先和侍卫团离开,我稍候就会跟上。”铠甲男将尤多拉扔给赶过来护驾的侍卫队,视线一直紧盯着艾维,左手按着腰间的宝剑,随时准备着和艾维来一场生死间的较量。当然,身为王宫的第一侍卫长,他从不觉得眼前这弱小的魔物能够对他造成多大的伤害,用生死间来形容,不过是讽刺一下自不量力的魔物。
    “盖尔,你误会了。”尤多拉依旧挣扎着想要从侍卫队的重重包围中挣脱出来,“如果他要袭击我的话,你们看到的就该是一具尸体了……”尤多拉这话并不夸张,他自从第一眼看见艾维开始,就从未有过任何防备的举动,刚才甚至两人已经肌肤相触,艾维如果要他的命,他已经死过无数回……这大概就是所谓的色令智昏?
    “魔物是不可信任的。”铠甲男盖尔用力握紧手中的武器,语气严厉地说道,“请您不要忘记了自己的身份,我尊贵的殿下。”
    艾维本能的有些厌恶此刻的盖尔,至于还在挣扎的尤多拉,这个奇怪的人类,艾维也一点都不想去拯救。反正喜欢的琥珀已经拿到手,虽然尤多拉的眼睛比起琥珀更好看,更有光泽……不过,这些都比不上他刚才做出的决定!
    “迪斯普勒斯山脉是从这个方向走吗?”艾维指向远方,他要去魔物的森林,那里是艾维的故乡,也会是他的故乡。他能感应到,当他听到迪斯普勒斯这个地点的那一刻,灵魂中似乎有什么正在呼唤着他前往。
    盖尔在艾维抬手指向尤多拉的那一刻,将其视作战斗的标志,迅速拔出手中的宝剑,朝着那个弱小的魔物挥剑。“愚蠢的魔物,竟然对王子不……”敬!盖尔原本说的中气十足,计划着先砍掉这个魔物的胳膊作为一个开胃菜,谁知。
    “该死的盖尔!他是我的王妃!”尤多拉身为王座的第一顺位继承人,本身的战斗力虽然不足以抗衡一个侍卫队,但凭借着侍卫队不敢伤害他的前提,稍微努力就能挣脱而出。他一直期盼着剧本中英雄救美的时刻,这样能够在他将来王妃的心中留下深刻的印记。所以,在盖尔毫不犹豫挥剑的那一刻,尤多拉已经飞扑而出,抱住了盖尔的一条胳膊。
    由于尤多拉的作用,宝剑虽然没能砍在艾维的手臂上,却正巧撞上艾维伸出的手指上。这是他第一次体验到疼痛的滋味!艾维疑惑地捏出宝剑的剑尖,看看指尖上那道隐隐翻着血色的伤痕,原来真的有武器可以划破他的皮肤,虽然在手指离开剑尖的那一刻就治愈了。
    在好奇心的驱使下,艾维用力用指尖去推捏在手中的剑尖,暗红色的血液带着令人沉醉的香味从指尖冒出,沿着剑刃蔓延而去。血液流过剑刃,却留下一道道浅绿色的痕迹,看上去很是诡异。艾维将手指收回,将已经愈合的肌肤上残留的血渍舔了舔,和还未成熟的果子一样苦涩!艾维皱着眉头,心想,果然,闻着香香的东西未必就好吃!
    就在艾维皱眉的同时,剑刃上的血液已经蔓延到剑柄处,不敢相信事实的盖尔总算从打击中恢复过来,手不由得一抖。只听得咔咔两声,血液纹路所在的剑刃立刻出现无数道裂痕,碎裂的宝剑在盖尔的抖动中迅速跌落。
    “怎么可能!”盖尔垂下手,呆呆地看着地上的碎片,“赫斯加持的宝剑,就这样,碎了?”
    不愧是他选中的王妃!“哇!”尤多拉捧起盖尔的手,感叹道,“真的,盖尔,你的手!快和我的眼珠一个颜色了,恭喜你,中毒了!你确定不用先去看看药司再去关心地上的碎片”盖尔仍在呆愣中,完全没注意尤多拉在感叹的同时已经默默转移到艾维的身边。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