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月神 作者:风鉴

字体:[ ]

 
 
 
文案
生蛋预警!!!!蛋生预警!!!!
 
预警完毕。
 
某天,小奴隶阿卫发现自己肚子里多了个崽,两个月后,他居然生了三个蛋。。。
某只乌鸦盯着阿卫生下的三个蛋开始深思:可以吃吗?【不可以吃也不可以加盐!!——来自咆哮的作者君】
好吧,如果不可以加盐,那么这三个蛋到底是谁的种啊摔!再不来认领就把他们统统煮了吃!!
这时候蛋突然碎了,从里面冒出来一个小崽子。阿卫一瞧。
嗯?这不是我的顶头上司赤羽神子吗?神子,你怎么变小了?
 
PS:因为最近在努力学习外语所以此文又称 #论学会一门外(fang)语(yan)的重要性#
 
再PS:本文分几个片段,目前已写到第三个片段,剩下的能不能出产就看天意了23333333
 
以上。
 
内容标签:生子 灵异神怪 因缘邂逅 阴差阳错
 
搜索关键字:主角:阿卫,赤羽 ┃ 配角:赤尾,司拓,白莽 ┃ 其它:生子
 
 
 
  生蛋记 1.
 
  碎月草原的深冬被朔风吹起一地枯黄。那枯败的、象征着严寒的黄色,迈着稳健的脚步无声潜行着,与自山顶而下的霜冻雪白一同,在枯草和西风的掩护下,掠过常年铺满碎冰的碎月湖,铺天盖地包围了山南脚下的望朔一族。
  此时天际橙红,层云斑驳,一颗浑圆的落日依旧稳稳吊在山边。但族人们知道时候不多了,再过片刻,那太阳便会似被剪断了系绳的圆球,倏忽一下掉下山去,与此同时,那早已悬在天边的、望朔族崇尚的月神会将温柔的光明重新带给这片世界。
  更让族人感到焦灼的是迎接即将归来的望军团。五日前,赤羽神子带领军团出征草原,去到偏远之地寻找更多的过冬储粮,以保证全族能过上一个温暖富足的冬日。现在,族人们都在等待的兴奋中为今夜的晚宴忙碌着,尤其下等朔族的奴隶们更是连脚沾地的功夫都没有。
  这群象征黑暗和恐惧的、卑劣的下等人,由血统最为低劣的人类组成。他们与望族人一同成立了这个部族,又试图背叛,最后成为部族的奴隶,被望族平民管束着,说着低等的朔语,蜷缩在肮脏狭窄的营帐中汲汲营营。长期的劳役和饥饿让这群人成为疾病的高发来源,但望族们谁也不愿意这个族群灭绝,不然他们将会替代这个族群遭受同样的奴役。因而朔族奴隶便在这样两方势力的夹缝中存活至今。
  在太阳的脚跟将将挨到山边时,一声烈马清啸穿破了山脚下的部落。在刹那的寂静声中,胜利归来的吆喝声和口哨声接踵而来,就听一人用嘹亮的望语喊道:“归来了!赤羽军!”
  归来了--归来了--
  洪亮的呼声掠过营帐,向四面八方传递开去,如落水石子,霎时溅起一阵又一阵沸腾的人民的欢呼声。紧接着,一匹匹载着士兵和猎物的骏马奔腾而入,完美地打过一个转,马背上的猎物被丢在了大营中央。一匹又一匹骏马排列一旁,一头又一头牦牛、驯鹿的尸体被堆成小山。望族人睁大了眼睛,看着这一冬可能也吃不完的粮食,喜悦的心情在人群中洋溢着。
  领先部队进来后,一匹火红色的骏马“哒、哒”地慢步走来。人们霎时屏住了呼吸,连人群中的碎语声都消失了。落日挣扎的余辉似被尽数吸到了这坐骑的主人身上,那火红金白的一身耀眼得让人不敢直视。此时太阳的力量更弱了,那慑人的光芒也稍稍收敛了些许,人们这才敢抬起头来,看着那火焰马上的人。贴身银白的盔甲昭示着对方紧实有力的腰腹,露在盔甲外的手背被阳光晒得泛白,再向上,正在下落的夕阳光渐渐拉开了他真实的面庞。
  白,奶汁一般的白,除却唇的血色与阖着的眼睑的两道黑色外,从眉到发,皆是奶汁一般的乳白,在阳光的照耀下,竟还透出阵阵金黄的色彩。
  “神子!”这时人群里忽然冒出一个声音。
  他骤然睁开眸子,落日最后一线光芒擦过他的双眸,竟是血色的瞳孔,如同红玛瑙一般耀眼。日光湮没的刹那,柔和的月光微微点亮了这片草原,也重新映亮了赤羽的铠甲的颜色,映进他那双血色的眼中。人群中有平民抬头看着他,一时忘记尊卑,与那双眸子对视一眼,便见那玛瑙般的眼睛忽变得血色幽幽,似要摄入魂魄,骇得众人脊背一寒。
  那匹火焰马走到人群中央,甩着头踱着步,慢慢转身回来。同时那赤羽神子亦抬手一指,银眉微蹙,朗声喝道:“战果!”
  众人看去,便见三士兵呼叫着纵马而入,马身系着绳索,其后拖着一个巨大的铁笼骨碌骨碌地走进来。那铁笼有一人高,用黑布蒙住,士兵左右拖下黑布。众人眯眼看去,只见笼中有大团黑色。这时点起火把,往笼前一挥,霎时笼子有一物矫然蹿起,似若树根状,一团黑暗之中还有两个斗大的绿点上下晃动。众人议论纷纷,不知所以。
  赤羽大手一挥,士兵点起篝火,火光窜天,照亮大半营地。那笼中巨兽见了火光,登时发出巨啸,在笼中冲撞嘶叫,震得铁笼左右摇晃。众人循声看去,登时吓晕了几人,便见一碗口粗的大蛇盘在笼中,蛇眼绿油发亮,血口大张,獠牙丛立,还在用蛇头蛇尾撞击铁笼,试图逃脱。
  众人惊慌不已,人群中惊叫连连,便有一士兵长提刀上前,双臂肌肉贲张,他看准间隙,大喝一声,举刀向笼中插卝去。众人霎时一静,纷纷向前挤去要看个热闹,哪知那巨蛇竟紧紧夹住刀刃,鳞片犹如钢铁,蛇身轻轻一扭,只听噌噌卷刃之声,竟将那大刀扭脱士兵长的双手,随即蛇头窜来,吓得那士兵长大退一步,跌倒在地。
  民众见状胆颤不已,纷纷后退而去,四名士兵用铁链从四角捆住铁笼,仍是被那巨蛇撞得左支右绌。众人便把目光投向赤羽,见他拈箭搭弓,箭尾后那血红双眼微眯的瞬间,对着那笼中四处扭动的巨蛇“咻”的一箭。那巨蛇巨啸一声,随即砰然倒下,细看那箭头已深深没入鳞片之中,正中七寸。
  人群中顿时爆发出一阵激烈的欢呼声。
  “神子!神子!”
  在欢呼声中,忽有一苍老稳重的声音叹道:“神迹啊!”
  此声一出,人群又安静下来,七嘴八舌地将“神迹”转播开去。赤羽闻声下马,走到人群前,对一须发全白、面上画有奇特纹饰的老者恭敬揖礼,压低声音,多了几分尊重,唤了声:“大长老。”
  大长老亦回礼。
  赤羽回头,指着笼中已然死透的巨蛇,用望语朗声道:“在一温泉洞穴中捕到此物。它长年霸占温泉洞,体形异常庞大,生性凶猛无比。众将配合拿下,人人皆有功劳!”
  众士兵三声欢呼。
  赤羽言毕,忽又微微皱眉,血色的眸子多了一份凝重,转身对大长老道:“可食否?”
  大长老微微沉吟,复又展眉笑道:“蛇灵神迹,供奉神灵;尸身腐肉,凡间物耳。”
  众人听闻是将巨蛇之魂供奉神灵,剩下尸身便可食用,不禁欢呼雀跃,呼声连连。赤羽亦颔首称善。
  这时大长老身旁一弯腰驼背的黑瘦老头忽道:“朔族易子而食,为天怒、为人怨。望族属蛇,食同类,恐……”他欲言又止,一双精瘦精瘦的目光在大长老与赤羽之间来回打转。
  大长老正要发话之际,人群里突然冒出一个尖亮的声音。
  “啊呀,这么大一条巨蜥蛇啊!做蛇羹一定好吃极啦!”
  这人说的是朔语,因而族人们一时没有反应过来。赤羽闻声看去,微微眯了眯眼,沉声喝道:“赤尾!”
  人群里立即让出一条道来,露出一个长相与赤羽有七八分相似的青年。与赤羽不同的是,这青年一头黑发黑眉,只有一双血幽幽的眼睛与赤羽一模一样,而眼神总是笑意盈盈。他正背着个手点着脚尖站在人堆里张望着笼里的巨蛇,见位置暴露了也不着急,慢悠悠地晃着肩膀走到赤羽身旁,朝着大长老揖礼问好后,又笑嘻嘻地背着手抬起头来,眼睛瞅着那黑瘦老头。
  黑瘦老头脸上干巴巴的皱纹愈发深陷了几分,他瞥了瞥赤尾,语气阴沉道:“这岂会是巨蜥蛇?赤尾莫要看走眼了!”
  赤羽听他并未称赤尾大人,便慢慢舒开银白的眉,似是颇有兴趣地等着看下文。却见赤尾摇着手指摇着头,用望语说着:“非也非也。这就是巨蜥蛇嘛,更巨--巨--大化了嘛。”
  他光说便罢,还偏拉长声音,拉长声音便罢,还偏用手比划,比比那黑瘦老头的模样,又比比那巨蛇的模样,逗得众人哄笑起来。这黑瘦老头本就身量矮小,又偏得驼背,整个人快要弯成一个拐杖,这会儿被赤尾一番打量,顿时气得嘴边呼呼吐气。
  赤羽见状,瞥了赤尾一眼,责骂道:“与二长老说话竟这般没有规矩!枉他平时尊你一声赤尾大人。快向二长老请罪!”
  赤尾闻言便老老实实说了声“是--”,尾音还拉得老长,说着就要揖礼谢罪。赤羽却又一把按住他,道:“若要立信,必得有理有据。你说这是巨蜥蛇,有何根据?”
  赤尾便笑着把未行完的礼收了回去,笑嘻嘻地背起手来,摇头晃脑道:“古文有曰:‘极南之地,有兽焉,其状如蛇而蜥尾,生四爪,伏行善走,其名曰巨蜥蛇。’”他背完,便身子一矮蹲到二长老面前,笑眯眯道:“‘生四爪’啊二长老!你不信,可以去瞧的嘛!”
 
  2.
 
  二长老哼了声,道:“瞧一瞧能有什么!”便要走上前去,却被赤尾一把拦住。
  二长老见他笑嘻嘻道:“二长老说要瞧一瞧,你们大家伙儿都听见了。我知道二长老岁数大了,眼神不太好,万一看走了眼把没爪的看成有爪的,可是大大地不妙了。来人呐,把笼子打开,把东西放出来给二长老看清楚了!”
  此言一出,众人顿时退避开来,赤尾一边推着二长老往前去,一边又叫道:“大家伙儿都让开些点啊!这巨蜥蛇凶猛无比,就是被打中七寸还有一阵好活,万一被咬到吃到就不好啦!都让开些让开些!”
  好嘛,这边叫着族人让开,这边把二长老往蛇口里推,吓得那二长老大汗直冒,佝偻的身子快要缩成一团往地上一滚就往那大张的蛇口里去了。
  这赤尾还吆喝着:“来来来!掰开掰开,看看有没有爪子。凑近点凑近点,您老眼神不好哇!”
  二长老冒着汗匆匆瞥了一眼,偏得那巨蜥蛇还未死透,尾巴抽卝动了一下,吓得他一把推开赤尾便滚了回来。
  赤尾还大声问他:“有没有爪子!”二长老气得直冒冷汗。赤尾又不依不饶:“到底有没有!”二长老张了张嘴,一颗豆大的汗珠滚进嘴里,咬牙切齿地说了声:“有……”
  赤尾又背起手来,走到众人面前,一手伸出指着那蛇,一手还背在身后,声音尖亮道:“二长老见多识广,他说这是巨蜥蛇啊。这巨蜥蛇乃是巨蜥与蛇杂合之物,上古时期先祖遭逢战乱,便以此物为食,就连烹食方法都写得明明白白。”他转过头来盯着那二长老,双眸发亮,道,“那二长老说的‘食同类’,恐怕不妥吧。不止不妥,还是对先祖不敬啊。”
  众人一阵唏嘘,纷纷议论起来。赤尾又慢慢踱着步子走过来,面上微笑道:“再说朔族‘易子而食’,那是朔族叛主不仁不义,为天怒为人怨的也是他朔族的叛主啊。如今朔族已归顺我望朔族,尊神子为主,二长老此言,可是……”
  这时赤羽忽然看了赤尾一眼,赤尾一顿,便让赤羽接过:“够了。二长老年事已高,总有糊涂的时候,祭祀大典还需二长老周全准备。二长老为人谨慎,定会将大典与今晚晚宴打理妥当。赤尾便不要再多嘴了。”
  赤尾撇了撇嘴,恭恭敬敬说了声“是”,退到一旁。他看看二长老发青的脸色,嘴角快速地抽动了几下。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