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肋骨之花[异能]/皮囊伪装 作者:深海先生

字体:[ ]

 
文案:
病娇抖S禁欲理智双重性格哥哥攻X外冷内诱美人隐藏M弟弟强受。伪兄弟,年上。身份设定:雇佣兵X骇客。
哥哥是弟控,弟弟是兄控,单向暗恋>>双向暗恋,哥哥是弟弟的造物主,弟弟是哥哥的小夏娃XD文名就是这个意思
 
【“我恨你,哥哥……我恨死你了……”
脑海里浮现着高大俊美的男人居高临下的俯视着自己的神态,赫洛闭上眼,在梦寐中隐忍压抑的呢喃,浑然不觉此时正被人窥视着。黑暗的监控器镜头里,他的模样美得像一副禁忌的油画般让人心悸。
一股无形的压力穿过厚实的金属舱壁,电路发出了一阵轻微的“滋滋”灼烧声。】
 
内容标签:情有独钟 边缘恋歌 异能
搜索关键字:主角: ┃ 配角: ┃ 其它:
 
 
    第1章 神秘星球
    
    “我得走了,小家伙。”
    濛濛雨幕里,男人啪地点燃手中的打火机,火光照亮他棱角分明的俊脸。
    他近乎痴迷的仰着头,望着眼前颀长高大的身影。
    男人冲他俯下身来,烟灰色的眼睛似乎透过墨镜注视着他,像夜空一样暗沉而迷人。他的刘海随风扫过他的脸颊,嘴里叼着的烟头几乎灼到他的唇。
    “我想尝尝这玩意。”他舔了舔干燥的嘴角,补充,“我满十六了,哥哥。”
    男人似笑非笑,似乎拗不过他:“老牌子的德国烟,算是古董了。”
    说这话时烟头被递到他嘴边,他咬上去,尝到对方津液的味道,修长的手指掠过他的唇畔,薄茧似有似无的接触干裂的死皮激起微弱的、带着痛感的电流,像一个不可名状的吻。
    他像那些瘾君子一样收紧腮帮子,不甘心的深吸了一口,在黑暗中盯着男人的眼睛,而对方却只是垂目看着手腕,内植的电子手表在皮肤下闪烁着时间。
    他一直讨厌冷漠的数字嵌在人体里的感觉,好像在给生命限时似的。
    “喂,什么时候……”他抓住男人修长结实的手,挺直腰板,微微踮脚,好使他们俩的身高差距显得不那么大。
    “嗯?”
    男人俯身,潮湿的薄唇近在咫尺,噙着一抹若有似无的弧度。
    他忍耐着没有立刻凑上去亲吻他:“什么时候我能跟你一块去太空探险?”
    “等你成长为一个真正的星际猎手的时候,小家伙。”
    他取下无名指上的陨石戒指塞到他手里,拍了拍他的肩,然后跨上飞行摩托,风驰电掣的朝天穹中的那艘军舰冲去。
    “哥哥!沙耶罗!”
    一种难以言喻的恐惧擭住心头,他迈开双腿,向那道喷射状的炫丽轨迹追去,四周忽然响起一阵电流的杂音,整个世界天崩地裂的摇撼起来。
    “赫洛长官!醒一醒!我们已经到达虫洞边缘了!”
    耳边白鹰的叫喊使他骤然惊醒过来。
    军舰正剧烈的震荡着,屏幕忽明忽灭的闪烁着,显示出外面令人震骇的光景:透明的虫洞之内,一个巨大而炫目的白色漩涡仿佛正吞噬着整片太空,而他们离它近在咫尺,就像一只在蛛网中挣扎的飞蛾,随时都可能一命呜呼。
    “白鹰,我们可能会在虫洞里丧命。”坐在驾驶座上的年轻男人抹了一把额头上滴淌下来的血,重新握牢操纵柄,掌心里全是汗液。
    旁边的少年不屑地嗤笑一声以作回应:“但愿我们这群亡命之徒都能上天堂。”
    “那我们得祈求撒旦保佑!”
    青年扬高声音。震耳欲聋的警报声如催命的丧钟响彻整艘军舰,后方蓬爆开一簇炫目的火光,一股巨大的推力将他们极速向虫洞中心的奇环抛去,眼前霎时布满一片白光,又在瞬时之间陷入一片漆黑。
    四周似乎静止下来,但逐渐上升的体温使赫洛清楚的意识到,他们正在以超越伽马射线的速度穿越虫洞,身体将在瞬间被分解成粒子又重新组合。坐标不断闪烁着,仿佛他曾接收到的那串不清晰的求救信号,那张久违的面孔忽然又清晰的浮现在了眼前。
    “沙耶罗……至少没确定你死了之前,我绝对不会死。”
    他心想着,闭上眼睛又睁开,一眨不眨地盯着坐标。
    当白鹰侧过头去时,发现一惯倨傲而倔强的青年眼里暗流涌动,眼皮泛红,睫毛微微颤抖着,似乎要流出泪来。
    船体发出即将四分五裂的巨大轰鸣,光明猝不及防地扑面而来,眼前重新出现了深蓝色的天幕。不远处,一颗星球模糊的轮廓呈现在屏幕之上,它笼罩在一层变幻的光晕里,像一颗裹着轻绡的猫眼宝石,散发着神秘莫测的诱惑力。
    那是一颗巨大的行星。
    望着这个搜寻了整整六年的目标,他的神经不可抑制地猛烈跳动起来,像要突破颅骨。无数关于它的讯息贯穿了他的整个孤独黑暗的青春期,像剧毒的激素一样快速的促使他从一个被保护的孩子成长为一个像他的哥哥一样的星际佣兵。
    “我们会在这儿重逢吗?”
    他在心底念着那个人的名字,质问着这颗不会发声的,沉默等待他们的陌生星球。
    
    第2章 飞船废墟
    
    “可以开始下降了,白鹰,把超声波探测器打开。”
    军舰稳步进入了星球的大气层内,很快湮没在厚厚的深蓝色的云雾里。赫洛即时的打开了仿日光探照灯,使整艘军舰明亮得如同一颗小型太阳,足以让他们在这片如同茫茫深海般区域里畅通无阻的前行。
    他放缓了降落速度,开始搜索着那个坐标的精确位置。这是一个有着独特地形的陌生之域,借着穿透云层的灯光,他们得以通过显示屏看清底下的景象。
    雪域般广阔无垠的灰白色大地上,巨大的圆柱形山峦成群结队地拔地而起,有点像喀斯特地貌“魔鬼城”,又似是金字塔那样蕴藏着古老文明的人工造物,但越接近它们,便越让赫洛感到浑身不舒服,就仿佛是幼时被诱骗进蚁巢里时那种毛骨悚然的感受。
    那些攻击性极强的红蚁差点要了他的命,此刻那种终身难忘的蛰疼又隐约在皮肤上发作起来。
    但假如,这星球上有生命存在,沙耶罗存活下来的希望不也更大一些么?
    “好家伙,看起来真像个大墓园。”白鹰咂舌,“沙耶罗真的能……”
    “闭上你的乌鸦嘴,否则我现在就把你扔下去。”驾驶者立刻打断他,低声警告,冷不丁地拉开了滑翔翼。军舰猝不及防地冲向那些魔鬼山群之间,倾斜而精准地穿过那些狭窄的间隙,犹如一颗提前设定好了路线的鱼雷。
    可白鹰确信,他们可绝对不像鱼雷一样有轨道这种东西存在!他头皮发麻地松开已没了用武之地的操控盘,紧紧贴在靠背上,肾上腺素一瞬间飙到了顶峰。
    这家伙是个比他还不要命的疯子!
    军舰在旋转翻飞间发出嗡嗡的轰鸣声,这声音于赫洛而言却是动听的,他抓紧方向柄,也似乎一同抓住了狂跳不止的心脏,恍惚与几年前在“荆棘天堂”的航空舰的起飞轨道上一路狂飙的那一刻重合。如果当时追上去了该多好?
    但哪里有那么多如果呢?
    时间永远只朝向不可回头不可改变的未来,就像军舰只能沿着轨道向前冲去。
    穿越过魔鬼山后,前方豁然开朗,出现了一片绵延起伏的沙漠。雷达显示,沙耶罗的军舰位置就在这里。果不其然的,赫洛看见那个放出去的定位追踪器在一个较为低矮的魔鬼山的山脚下停了下来,一闪一闪地散发着红光。
    他的心脏无可抑制地缩紧,急迫又迟疑的,按下了降落的按钮。
    走出去时他有些精神恍惚,以至于当脚踩在一片柔软的沙砾上时,仍感觉自己还漂浮在太空之中。
    “长官,这里的重力居然跟地球差不多,连空气里的含氧指数也是!”白鹰有些兴奋地蹦了几下,脸上难得了露出了他这个年龄的少年特有的孩子气。
    “别大呼小叫的,这没什么好奇怪的。别忘了,我们不是第一批来到这里的幸运儿。”
    早在六年之前,沙耶罗就踏上了这颗星球。
    赫洛松了松喉部上勒得过分紧的输氧器,目光掠过此时过分兴奋的少年,若有所思地游离到远处,却不得不在一阵猛烈袭来的狂风中闭上了眼睛。
    在一片朦胧的沙尘包围中,赫洛揉了揉发红的眼角,戴上护目镜,也顺势敛去了刚才那种一闪而逝的哀伤,逆着风力举起手里的追踪器,将一记信标弹射进沙地里,在少年仰慕的注视里潇洒地走了过去。
    信标弹散发出一圈放射形的光网,准确锁定了目标的所在处。
    赫洛半蹲下来,顺着指示望向不远处沙层下隆起的形状,长长地呼出了一口气。
    他看见自己的呼吸在玻璃罩上形成的雾气仿佛凝结成了模糊的影像,并且令他闻到一股实际并不存在的烟草味。
    “给,生日礼物。喜欢吗?”
    男人在烟雾里低声问。
    他的声线是烟熏出的暗哑,透着一股说不清的魅力。他们并排坐在天台上,脚底车水马龙,灯火斑斓,大大小小飞行器在远处的高楼与轨道之间穿梭来去,轰鸣声像暴风一样袭来,又如烟火消逝。
    “这是什么?”
    “昨晚从赌场赢来的小玩意。点燃吸一口试试。你会看到一个奇迹。”
    “真美,像一个梦。”
    “不,赫洛,那是未来。假如你愿意迈开脚步追逐,而不是动动嘴唇,否则它就是一场幻觉。”一只手温柔的摸了摸他的头,手上还带着搏击比赛留下的伤痕。
    “我会的,哥哥。我会追上你。”
    白影看见青年在沙坡上站起身来,抬头仰望着头顶的云层。
    大多数情况下他都给人一种温文尔雅的感觉,比起“星际雇佣兵”这种身份更像从事文职工作的精英,但此刻,皮质防护服将他纤瘦的身材衬得十分挺拔,束成一股的银发在背后桀骜的舞动着,在夜空的印衬下远远望去,白鹰觉得那人的身影犹如自己常年惯用的那柄银鞘黑刃的忍者刀,看似柔美却锋芒内敛。
    他一动不动的屹立在狂烈的沙风中,一如穿越虫洞时那样坚定决绝。
    身后驾驶舱的舱门发出一阵开启的喷气声,赫洛如梦初醒地回过头,对着里面走出来的同伴们扬了扬手,微笑了一下:“早上好,应该没人晕船吧?”
    “看不出来你的驾驶技术真不错,不是光长着一张漂亮的脸蛋。”
    安藤——整个狩猎小队里最讨厌的家伙抬头望着头顶光雾弥漫的夜空,慢悠悠走到他旁边,长臂猿一样一把揽住他的肩膀,一脸斯文败类的笑容。
    “行啊你,居然真的成功了。老实说,我都做好了牺牲的准备。”
    “滚吧,要是你死了,得叫做人道毁灭。”赫洛冷笑着拍开他的贼爪,却冷不防手背一痛,被对方手中的“暗器”扎了一针。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