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绑定 作者:浮游的蜉蝣(上)

字体:[ ]

 【文案】
    小猫遇见了大猫,莫淙烁遇见了沈灼,然后他们就生活在了一起,一辈子。
    本文主刷日常,附带升级,点缀不热血的战斗。
 
    排雷如下:
    1、哨兵向导设定,有二设;
    2、背景偏西幻,有二设,有杂糅,人名全中文;
    3、魔法与科技并存;
    4、有金手指,不排除可能会发展成为金大腿甚至小金人;
    5、内容大杂烩,不排除可能会神展开;
    6、作者为设定癖重症患者,随时都有可能出现大段大段的设定内容;
    7、主受。
 
    内容标签:奇幻魔幻 情有独钟 天作之合 励志人生
    搜索关键字:主角:莫淙烁,沈灼 ┃ 配角:很多 ┃ 其它:1V1,甜,宠,哨兵向导,魔法与剑
 
    第001章 体弱多病
    
    “你们听见没有,他刚才是不是‘吭’了一声?”
    “胡说,明明没有呼吸了。”
    “不,确实动了,快看!”
    ……
    “居然活下来了?也好。”
    “他这身体……哎呀,幸好生在伯爵家,总能养得活吧?”
    ……
    “好丑,还这么弱。”
    “淮倪,这不是你该说的话。”
    “反正他对我构不成威胁,对您也是。母亲您不用担心。”
    “我从来没有担心过这个。”
    ……
    “……哼,他最好识趣些,别像他那个没廉耻的母亲,我还可以当白养一个废物。”
    “从小教起,总不会让他长得不知进退的。”
    ……
    “既然已经脱离了危险期,还是给他个名字吧,大人?”
    ……
    “淙烁,他就叫莫淙烁吧,算他有福气,既然那个女人已经死了,我准备把他记入族谱,但愿他不会给我抹消他名字的机会。”
    ……
    昏昏沉沉中,他听见了很多声音,各种蔑视各种恶意各种嘲讽各种厌烦,就是没个善良温和点的,当他终于费尽力气睁开眼看清周围时,一切已成定局。
    如果不是自己身处的环境以及自己的身体状况不太美妙,莫淙烁觉得自己会喜欢这个神奇的世界,魔法与科技交织,理性与感性并行,既有唯物的机械程序,又有理不出所以然只能归于天赐的魔力与精神力,既有早已看习惯的人类,也有只在故事中才见过的精灵、矮人、兽人。
    上辈子的世界中有人被称为天才,这是个很模糊的概念,而这辈子的世界中,天才被具体化了,他们的天资可以被数据测出,更强的五感或更强的精神力,他们被称为天赋者,而天赋者中的佼佼者甚至可以拥有一个由他们的精神力所创造的精神体,动物的形态,相通的意念,相伴一生的伙伴,这些人被称为天赐者。
    天赐者又分为两种,强五感的为哨兵,强精神控制力的为向导;而没能成为天赐者的天赋者同样分为两种,五感中的某几感较强的为护卫,精神控制力较强的为伴侣。
    莫淙烁不知道这个世界的人对天赋天赐者们是什么想法,反正他个人是颇为羡慕,主要是羡慕能够拥有精神体。一辈子不离不弃心意相通的伙伴,想想都觉得温暖,可惜只有仅占总人口1%的天赐者们才能拥有,其他人基本连看都看不见,除非天赐者实力够强并且愿意将其精神体实体化。
    天赐天赋者的数量很少,加起来只占总人口的10%,不过人类总是容易聚集成圈子,认识了一个哨兵,然后可能就会认识其哨兵朋友、与其契合度高的向导、以其马首是瞻的护卫、护卫的护卫朋友、与护卫契合度高的伴侣……
    牵了个头就扯出来一串,跟粽子似的。
    莫淙烁也遇见了粽子串,哪怕是在他体弱多病翻身都困难的婴幼儿时期。他见到了他的父亲,伯爵莫坷境,一个哨兵;伯爵夫人云殷,一个向导;伯爵家的家庭医生彭研,一个向导;伯爵家的长子,他同父异母的哥哥莫淮倪,一个护卫;伯爵家二姑娘莫浙娉,从出生起精神值就持续上涨,看趋势就像是个向导。
    啊,认识的天赐者数量居然多过了天赋者,真不符合概率学,莫淙烁心想,接着再次昏昏沉沉地睡去。
    莫淙烁的母亲余苑本是伯爵家的雇佣女仆,长得非常漂亮的一个姑娘,而且处事伶俐、活泼讨喜,怎么看都完全不像是从事女仆工作的人,后来事实证明她确实也不满足于仅仅做一个女仆,哪怕是伯爵家的女仆。
    原本伯爵夫人并不想留下余苑作为女仆,可是伯爵想,于是夫人便妥协。与外表不同的,余苑将女仆工作完成得很好,耐心、细致,而且富有生命力,整个伯爵府都对她赞不绝口,伯爵对此很得意。
    “人不能单看外表的。”伯爵对夫人如此自赞道。
    “是的,大人您总是对的。”夫人对伯爵如此应和道。
    半年后,不能只看外表的余苑爬上了伯爵的床,一夜缠绵后便有了莫淙烁。
    莫坷境伯爵自认是个洁身自好的人,并且一直以此为傲,虽然和很多贵族哨兵一样他并没有与向导进行绑定,而是有节制地相互安抚,但是与大部分贵族私生活混乱不同,他只有一个妻子,没有情人,更没有连自己都搞不清的私生子女。
    他的妻子也对得起他的专情,作为天赐者不可思议地给他生下了三个孩子,虽然大儿子觉醒后很可惜的只是护卫而没能成为哨兵,但却是个强护卫,除了没有精神体,与普通哨兵也差不到哪儿去了,连他本人堂堂哨兵在儿子这个年纪时也还没有达到儿子现在的实力。
    大女儿虽然没有觉醒也没有显示出可能觉醒的征兆,但继承了他与妻子的容貌与智慧,将来也必然是人人称赞的贤妻;小女儿虽然暂时还没有觉醒,但精神力值在持续增长,很可能会继承其母成为一个向导至少也是个伴侣。
    自己的生活与事业都如此让人羡慕,可是居然被一个女人算计了,还有了孩子,如果不是天赐者生育率太低法律严格规定不允许堕胎,他绝对不会容忍那个孩子生下来,尤其那个女人怀孕后便本性暴露,再没有善解人意灵巧可爱的一面,只剩下贪婪嚣张小人得志的嘴脸,这样的母亲能生下什么好孩子?哪怕他是天赐者,他也丁点儿不指望那个女人能给他生下一个天赋者,那么容易怀孕,本身就证明了实力的低微。
    可恨的是,她明明都难产了,明明她都在难产中送了命,怎么不把那个孩子一起带走,偏偏留下一个病弱的废物。
    “以前伯爵多喜欢余苑啊,现在连提都不能在他面前提。”
    “是啊,我都以为伯爵会把余苑养成情人,反正夫人也不在乎不是吗?没想到啊……”嘻嘻笑着,“伯爵翻脸起来也真冷酷无情。说起来伯爵对夫人也是,说什么尊重彼此不进行绑定那种剥夺人生自由的行为……真不知道是谁要自由。”
    “居然指责余苑勾引他,”嗤笑声,“好吧,确实勾引了,可那不是伯爵纵容的吗,不然夫人早就解雇余苑了。”
    “哎呀,不能说得那么直白嘛,伯爵大人的面子才是最重要的。”
    “是呀是呀,最重要,天晓得难产是怎么回事。”
    “也不一定,那时候余苑确实太得意忘形了,大着肚子还打扮得花枝招展,一天到晚要这要那的不消停,仗着自己怀的是天赐者的孩子不能被堕胎,可劲折腾,难说不是她自己作的。”
    “反正也没有尽力救。‘保孩子还是保大人?’‘当然是保孩子!’啧啧啧,多斩钉截铁啊。”
    “有什么关系呢,‘不能堕胎’的条款监督也只监督孩子,只要孩子活着谁管母体怎样了。所以说余苑还是太天真了。”
    “伯爵大人最喜欢的不就是她的天真嘛。”
    低声笑闹伴随着推搡声渐渐远离,莫淙烁无奈地睁开眼。他是体弱,又不是耳聋,而且由于总是卧病在床睡个没完,大部分时间他其实都是半睡半醒状态,有点声音他就会听见,所以说不要总在他耳边八卦伯爵与女仆不得不说的二三事啊……
    无聊的时候莫淙烁也会思考他这辈子的母亲余苑的死于难产到底是不是人为,毕竟这世界的医疗水准挺高,无论是科技方面还是魔法治疗方面,难产其实都不是太容易发生的事情。好吧,魔法治疗受限于相关职业者的稀少,不太容易请动,不过,好说是伯爵的孩子出生啊,什么医疗条件准备不来?
    那么如果是人为,谁干的?伯爵?莫淙烁表示怀疑,主要是智商,其次是魄力……
    咳,那么,伯爵夫人?她倒是肯定能办到,但那位夫人可是向导,当时已经生下了三个孩子,包括一强护卫和一可能向导。余苑一个普通人,怎么可能争得过?完全不构成威胁,夫人有必要对一个已经被厌弃又根本没实力的人动手吗?要动她不能在余苑爬床前就动?
    其他人,没那么大的利益冲突。
    所以……果然难产还是意外吧,只是发生后确实也没调动伯爵府的资源尽力救而已。
    莫淙烁的身体极弱,什么时候死都不意外,但好好养着活成个老不死也不是没可能。伯爵大人大度表示看在血缘的情面上只要他老实伯爵府可以养他一辈子。但这承诺显然是不太靠得住的。
    先不说诺言易变,就算伯爵大人真的守诺,也只是在他活着的期间,他死后,如果是莫淮倪那位哥哥继承爵位,莫淙烁可不觉得自己还能被白养着,自从莫浙娉觉醒为向导后,那位哥哥就一直阴阳怪气的,对整个世界都抱有敌意。而如果不是莫淮倪继承,换成了莫浙娉,或者其他旁支的谁……唉,反正都挺堪忧的。
    人还是得靠自己才行。莫淙烁想了想自己能做的事情,受体弱的先天条件限制,体力活他就不用指望了,那么成为一个学者呢?或者他也可以试试看成为那些社会地位很高但天资要求相对并不十分苛刻的职业者,比如药剂师、符文师?或者豁得出去的话,咒术师也行?这些对天赋的要求不像魔法师那么只能仰望,努力的话,至少成为初级职业者还是可能的吧?只要能成,初级职业者的资格用来自保也足够了。
    莫淙烁一边拿着他的平板光脑搜索各种职业资料,一边构思着未来职业规划,顺便心中庆幸这世界的语言文字与上辈子的差别不大,省了他不少事,却忘了再顺便思索一下‘计划赶不上变化’的含义。
    
    第002章 觉醒
    
    莫淙烁觉得不对劲其实已经有一段时间了,任谁缠绵病榻数年后渐渐开始可以比较轻松地掌控身体动作、每天查阅资料的时间更长、思考问题思路越来越清晰……都不可能一点也没意识到。
    不过莫淙烁最先以为的是自己终于开始适应了这辈子病弱的身体,或者自己顽强的、成熟的意志力终于战胜了病弱的身体,没想到……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