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忠犬遇上猫 作者:77家的喵

字体:[ ]

 
《忠犬遇上猫》作者:77家的喵
 
陆浅是一只被人类伤害过的小猫妖,慵懒、妩媚,纵情,却再也不敢随意交出自己的真心。
 
 
直到他遇到那只叫做杨细的笨狗,明明身为天犬,却没有什么远大志向,情商更是低的可以,但也正是那份不求回报的傻,让陆浅冰封多年的心有了悸动。
 
 
他想,杨细这么笨,放出去被别人欺负去,还不如收了他,自己慢慢欺负,今后那漫长的岁月,再也不用一个人了……
 
 
内容标签:
搜索关键字:主角:杨细,陆潜 ┃ 配角:赵渊,骆泉,吴棱森 ┃ 其它:
 
 
  ☆、重遇
 
  “老板,今晚,您还上场吗?”
  初冬的午夜,气温已经接近零度,服务生刚从门内探出个脑袋,就冻的瑟瑟发抖。陆浅靠在小巷斑驳的老墙上,随手将吸了一半的烟熄灭,站直了身体,“上,为什么不上。”他笑了笑,这么冷的天,不勾搭到合胃口的男人,一个人可睡不暖和。
  推开厚重的大门,震耳欲聋的音乐声,混合着浓烈烟酒的味道扑面而来,陆浅稍稍皱了皱眉,这么多年过去,依旧有些不习惯这样刺耳的音量,一向敏感的耳膜以小规模的疼痛感来向他发出了些许抗议,过了一会儿,才缓过来劲儿来继续往前走。
  已经有眼尖的客人发现陆浅的存在,欢呼声、口哨声陆续响起,他却没有理会,径自走上二楼。
  CAT作为H市数一数二的高档酒吧,二层专门设立了供VIP客人使用的独立半封闭卡座,可直接观赏到位于酒吧正中舞台上的任何表演,同时又有相对隐蔽的空间,不容易被打扰。
  陆浅独立的豪华休息室、更衣室就设立在二楼走廊的尽头。
  酒吧内的暖气打的很足,陆浅给自己挑了一件灰白相间的毛绒短裤换上,短裤的背面隐约可以看到一个小洞,一旁放着一根灰白色的假猫尾,他看了看那条不知道是用什么材料制成,假的可以的尾巴,不屑的‘啧’了一声,始终没有伸手去取。
  他裸着上身走到落地镜前,轻轻一眨眼,只见一条雪白的猫尾巴缓缓的从小洞中钻出,原本柔顺的褐色短发中,也不知何时,多出了一对毛茸茸的小耳朵。左右照了照,摆出一个自信的笑容,对今天的造型十分满意。
  拿起对讲机交代了几句,整个酒吧的灯光霎时昏暗了几分,震耳欲聋的音乐声也渐渐停歇了下来,所有聚光灯打向空旷的舞台,酒吧的客人们似乎都预感到了什么,一个个盯着舞台屏息以待。
  陆浅没有走下楼,而是顺着舞台中央的钢管缓缓滑落。赤丨裸着的上身纤细的没有丝毫赘肉,因为常年跳舞的关系,恰到好处的肌肉又让他不致于骨瘦嶙峋,红黄交错的灯光,给他整个人添加了几分朦胧的色彩。
  快降到底部的时候,下滑的速度忽然停住,只见他以腿部为支点,整个人倒挂而下,身后的尾巴随着他的动作左右摇晃,显得妩媚而灵动。
  台下早已掌声四起,陆浅没有理会,抬手抓住钢管倾身一跃,众人还来不及反应时,他已经站在了舞台最前端。音乐重新响起,陆浅抬眼微微一笑,跟着节奏跳上钢管,犹如一只轻盈的蝴蝶,在钢管上旋转、舞动。
  全场的气氛瞬间被引爆。
  其实论长相,陆浅属于干净清秀型,虽然好看却并不算多妖艳,然而他的媚,是从骨子里透出来的气质,隐于一颦一笑间,是那种无论男女,都抵御不了的魅力。
  仔细算一算,CAT开张至今,也已经有5年时间,却依旧没有人知道这个老板的来历。不过凡是CAT的常客都知道,虽然CAT不是GAY 吧,老板陆浅却是个实实在在的GAY,而且……是个纯0。
  陆浅还有个不成文的规矩,从不跟同一个男人上第二次床。男人有时候就这这么贱的生物,越是无法实现的目标,就越觉得富有挑战性,多少熟客成天蹲守在酒吧里,消费大笔大笔的金钱,不过就是为了能得到他的再次青睐。
  跳完一曲陆浅便下了台,也没有给自己批件上衣,就这么裸着上身,毫不在意的直接坐到吧台前,露出一个浅浅的笑,对着吧台里的调酒师道:“一杯B-52。”
  酒吧里的人,自打陆浅还在台上起,便已经蠢蠢欲动,调酒师的酒还没有调完,陆浅的身边却已经围满了人。似乎早就习惯了各种各样的视线,陆浅支着头随意瞄了一圈,身边围着的那些人,不是已经睡过的,就是些让他提不起兴致交谈的。
  陆浅正要低头,却浑身猛地一震,迅速起身挤出人群。距离还有几步远的时候,那人仿佛感觉到他的视线,转过身来。那是一张完全陌生的脸……
  紧张的肌肉渐渐放松下来,陆浅自嘲的笑了笑,是那人又如何,爱也好,恨也罢,都已经是过眼云烟,没有任何意义。
  虽然心里很明白这些道理,却依旧陷在对那个背影的惊颤当中,久久无法平静。当初那些几乎要让人窒息的痛,身体上的,精神上的,如今在时间的消磨下,只余下一片木然,痛的习惯了,也就不会再那么刻骨铭心了。
  陆浅回到吧台,已经没有了玩乐的兴致,点上火,在蓝色的火焰中,一口将杯中的B-52喝尽。拎上一瓶龙舌兰,回绝了那些大着胆子上前邀约的男人们,独自往办公室走去。
  也因此,他没注意到,身后有双眼睛,看了他许久,直到他消失在人群里……
  “杨教授,杨教授?”
  杨细回过神,有些不好意思的挠挠头:“对不起啊,刚刚说到哪了。”
  “我说,杨教授房子找好了吗?”
  杨细礼貌的笑了笑,“在学校附近看了几处,还没有决定呢,暂时住在学校分配的宿舍里。对了在校外你们叫我杨细就好。”
  另一个人也许是见杨细刚刚看陆浅看的认真,便接过话茬道:“杨教授,您刚到H市可能不清楚,刚刚跳舞的那个男人,是这个酒吧的老板,叫陆浅。在市里也算是个名人了。”语毕,又压低了声音凑近接着道:“听说啊,这市里有头有脸的人物,几乎都上过他的床,看着也不像缺钱的人,您说说,这是何必呢。”
  杨细微微诧异,嘴张了几次,也不知道要说些什么。他确实刚到H市不久,今年刚满“38”岁的他破格调任H大法学院院长,明眼人一看就知道这是个有后台的主,所以,上任没几天,院里年前的男老师们就以接风洗尘的名义,把他请到了这酒吧。
  但其实,这饼不是杨细第一次见到陆浅,一百多年前,在遥远的一个北方小城,他曾匆匆见过陆浅一次。
  杨细记得当时在公园里散步,老远就闻到了那股非人类的气息,很快,他见到了坐在长椅上休息的陆浅。那时的陆浅,穿着一件略微有些不合适的白衬衫,一条破旧的牛仔裤,弓着腰十分不自然的坐着,一双蓝灰色的眸子里满是迷茫。
  应该是刚化作人形不久,内丹纯净无暇,连气息都还没有学会怎么隐藏,那样的陆浅却莫名的让杨细挪不开眼。可等他想靠近时,对方却已经一溜烟的跑开了,怕吓坏了那样懵懂的他,杨细犹豫了一下,还是没有选择追上去。
  没想到,竟然会在这里再次遇到他……
  凌晨两点,陆浅一个人从后门走出来,拢了拢米白色的大衣,原本喝的有些微醺的脑子,被冷风一吹,倒是瞬间清醒了许多。
  陆浅住的地方,离酒吧不远,步行也不过五分钟。正要抬脚,身后却传来叫喊:“诶,等等。”
  陆浅闻声回过头,礼貌的问:“有事吗?”
  夜色中,陆浅的声音清冷又带着几分诱人的软糯,听起来有些几分漫不经心的味道。经常有不死心的客人会在门口等他,陆浅早已经习惯,一般来说,本着尽量不得罪客人的原则,大多还是会应付几句,再找借口避开。
  巷子里的光线很暗,但是陆浅回头后还是看清了男人的长相,意外地发现男人很符合他一贯的审美,不经眼前一亮,心想,看来今晚也许不用一个人睡了。
  只见男人身着着黑色西装,应该是下班便直接过来了酒吧,只在西装外裹了件藏青色风衣,身高目测至少有185,一张棱角分明的脸,配上高挺的鼻梁,微微上挑的单眼皮,虽然略显严肃,却也不失男人味。
  “那个……”其实杨细叫住他之后,自己也愣住了,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开口,寂静的小巷里,安静的只剩下呼呼的风声。
  刚遇到陆浅的那些年,他时常梦到那个只有一面之缘的小猫,梦到他纯净的灰哞,纤细的身影,还有当时他无助仰望的那个场景。
  好多次都有冲动去找到他,却又不知道找到之后该做什么,说一见钟情未免有些夸张了,可是他又确实无法忘记。犹豫之间时间就这么过去了,杨细便也渐渐放弃了寻找的念头,只是没想到,会有第二次偶遇……
  也许是太久没等到什么实质性的答案,陆浅猜想,对方可能没有什么约人的经验。便主动说:“要不,你送我回家?”
  “好啊”杨细想也没想的答应了,反应过来后有几分窘迫的道:“你家在哪?我没开车来……”
  这次陆浅真的忍不住笑出声来:“喝了酒也不能开车,我家就在附近,我们走过去就好。”
  杨细松了口气,向前走了几步站到他身边,却忽然愣住,一把拉过他的手。
  两个人原本一直隔得挺远,加上没有刻意留心,现在走近了才感觉到….“你的内丹怎么了,为什么只有半颗!”
  仔细去看,果然陆浅的肤色也透着一股苍白。
  陆浅猛的挣开他,跳出几米远。杨细这才发现,自己说的活像是要抢他的内丹妖怪。立刻解释道:“不是,我不是坏人…那个……”
  越慌越乱,越想解释越不知道从哪里说起。
  看着杨细手忙脚乱的想解释的样子,陆浅却慢慢安心下来,他一直没有感觉到对方的不同,代表两个人的道行根本不在一个层面上,如果对方要伤害自己,他可以说毫无还手之力。
  所以说……这个活了至少几千年的不知道是什么的物种……为什么还可以呆萌成这样。陆浅忍住想扶额的冲动道,“走吧,先去我家再说。”
  
 
  ☆、杨细
 
  一直到两人进了陆浅家,杨细还在纠结该怎么解释自己身份的问题。
  陆浅住的是个高档小区,三室一厅的屋子不大,但也许因为东西不多的缘故,显得十分清冷。除了主卧外的两个房间被打通做了舞蹈房,客厅里,横着一张铺着米白色毛毯的沙发,几个同色系的抱枕横七竖八的倒在上面,透明玻璃茶几上,随意的放着几个外卖盒。
  陆浅把外套往沙发上一丢,转头问道:“先洗澡吗?”
  杨细却沉浸在自己的思绪里,像没听到他的话似得,过了许久,只见他一拍脑门,低声道:“对了,给你看那个。”语毕,径自脱下风衣和西装外套,挂在沙发扶手上,又二话不说的撩起浅灰色的毛衣,眼看就要脱下来。
  陆潜目瞪口呆的看着他一系列的动作,“喂喂喂,不洗澡至少也去卧室吧,你有没有经验啊。”不是他怀疑,实在是这个傻大个看起来呆呆的,完全不像是经常做这种事的样子。
  说话间,杨细也总算扒光了自己所有的上衣,背过身道:“你认识我背上的那个印记吗?”
  陆浅这才反应过来,人家根本不是想对他做什么,在心里暗咒了一声,这才定下心来,仔细去看那个印记,谁知才抬眼,又是一惊。这个印记……大概没有妖不认识吧。
  天犬印。
  相传,盘古开天之际,神创造三界,为了维持各界秩序,由玉帝管理天界、皇帝管理人界、阎王管理冥界。但仅有三界未免无趣,便又创妖、兽,与三界相辅相成,而天犬则是它们的主宰者。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