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天下九尾 作者:露下银筝

字体:[ ]

 
 
内容简介: 
 
狐狸攻X帝王受。
论媳妇是如何养成的。 
 
这是一个表面上看,文豪九尾狐攻为了救心机屌帝王受断了八条尾巴。
实际上……XXXXXXXXXXXXXXXXXX的故事。 
 
一.
登基大典举行的那天,我站在皇宫最高的大殿顶上,看见潘凤终于成了九五之尊受万民朝拜,不由得冷笑两声。
一道冷冽目光袭来,潘凤身边的白袍男子向我所在之处望了望。
我虽隐住了自己的身形,却因重伤在身,不敢造次。
张耀灵这个贱人还是有些本事的,不然也不能被潘凤封为国师。
不过潘凤识人的能力一向差劲,用他的目光来判断一个人能力高低,似乎太过武断。
一言以蔽之,扯淡。
 
潘凤身着龙袍,登上宝座,黑压压地臣民跪了一地高呼万岁,我盯着他的后脑勺,恍惚间觉得自己也是群臣跪拜的帝王。
潘凤说要把江山与我平分,却在最后关头教我看清他是怎么做人的。
 
张耀灵九十九道镇妖符当空劈下,灵智紫金印朝门面一盖,我就知道自己又被潘凤骗了。
鏖战之下,不得不断尾逃生,至此为止,我为了潘凤断了八条尾巴,再断下去就成无尾狐了。
那和毛球还有什么分别?
 
此时此刻,我站在皇宫最高的地方盯着潘凤的后脑勺发誓。
若我涂渐玉再救那个傻逼一次,我就去死。
——九条尾巴都断了后,不死也得死了。
 
抛下尘世恩怨,我挥了挥衣袖,身形一跃,跳出皇宫外,回到生我养我的涂山。
这些年我一直没告诉潘凤自己是涂山氏,不然他一定会斩草除根,把我的老巢都剿了。我庆幸自己还剩下半分理智,而我邻居华初则不这么认为。
 
他把玩着琉璃玉器斜斜躺在榻上,身上盖着一张虎皮,衣衫半褪也不怕冷,瞥了我一眼凉凉道:“还没死呢?真是出人意料啊。”
“别人啊人啊的,你是狐狸精。”我坐在一旁,玉凳沁凉,断尾之痛得以舒缓,不由得闭上眼叹了一声。
 
“懒得管你。”华初冷哼,把手里的东西往地上一砸,摔碎的玉屑溅起,发出清脆声响。
涂山别的东西没有,就是那金银珠宝世间奇珍成堆,怎么砸都不心疼。就说这个大殿吧,除了最中央的地毯不是玉石,剩下都是用玉砌成。仆人奉上酒,九龙碧玉杯精雕细镂,终究不是凡俗可见的东西。
 
我知道华初气我为潘凤差点丢了性命,可我也很气啊。潘凤那个傻逼除了有一副精致皮囊不知道还有什么讨人喜欢的,想不通我怎么就中了邪似的,陪在他身边二十多年。
——我可真是名副其实地看着他长大。
 
人间有句话说得好,叫养虎为患。我们涂山狐族从不怕什么老虎,若潘凤是只老虎我也不至于沦落到这般田地。
可他不是老虎。
他是潘凤。
 
“怎么不见娇灵?”以往我每次回山这小丫头就往跟前凑,见了烦,不见还觉得少点什么。
华初估计是正在气头上,语气十分不快:“和你学的,春心萌动也下山了。”
我大惊:“她是人鱼啊,离开了水能行?”
“为了爱情。”华初冷笑两声,不乏奚落之意,认真地盯着我:“你们啊,不都是一样吗?”
“……不一样。”
我想来想去,也没什么可辩驳的,只好低声道:“我是看错了人,做了太多蠢事,现在不是一身伤地回来了吗?”
“她不带着一身伤回来,又怎么会懂。”
华初懒洋洋地闭上眼睛:“我身边的傻子总是这么多,我都已经习惯了。”
 
理论上如果一个人身边都是傻子,那他也聪明不到哪里去。不过我看他面色平静的样子,知道他其实心情很不好,并不敢多说,讪讪闭嘴,将杯中酒一饮而尽。
十三叔还在我洞府中等我,喝完酒后我就回去治伤了。
 
断尾之痛不光锥心,还损了我两百年修为。十三叔早就告诉我,在人间遇见姓张的道士要绕道走,而我觉得这样简直太怂,不符合我霸道张狂的人设,于是选择了正面刚他。
 
很抱歉。
没刚过。
 
 
二.
在涂山歇了小半年,我的尾巴也好得差不多了。十三叔说我最好闭关修炼一百年,我满口答应,转身就去找华初玩了。
走进大殿,别说是人,就是狐狸尾巴都没有。
 
在我专用的椅子上坐了会儿,侧殿后有小狐狸慌慌张张地出来,见到我吓了一跳,夹着尾巴问安后就跑了。
不一会儿华初也走了出来,依旧是懒洋洋的模样,往榻上一躺:“又被十三叔念叨烦了,躲我这来了?”
“刚才那个小狐狸来是有什么事?”
“没什么,是他自己的事儿,让我帮着解决。”华初面色未变。
我哦了一声,话锋一转:“我要下山去找娇灵。”
 
华初这才皱起眉,神情十分不悦:“你去找她干什么?”
“想她了。”
“你确定想的是她?”他的语气陡然变冷,我嗯了一声,不置可否。
半晌,华初冷笑:“好,你想怎样就怎样吧,去吧去吧,愿意去哪去哪儿,和我又没有什么关系。”
 
“华初。”
“别叫我名字!”华初从榻上跳起来走到我面前,我还以为他要揍我一顿,没想到他只是恨恨地瞪了我两眼:“涂渐玉,这次走了,就别再回来了。”
“怎么说得像生离死别似的?”我坦然笑道:“怎么能不回来,我家在这儿啊。”
 
华初脸色实在难看,艰难地开口:“你也知道出事儿了吧?你们之前肯定有什么契约在,那边一出事儿,你这也坐不住了。”
我摸了摸自己的小手指。
“嗯,多少有些感觉,但我真不是去找他的,这么久没有娇灵的消息,我怕她出事,毕竟我一直把她当弟弟、呸、当妹妹看待的。”
可是华初并不信我。
 
“你若不信,可以和我一起下山。”我信誓旦旦。
华初白了我一眼,似乎真在认真考虑,随后道:“算了,这里还是要留人的,你好自为之吧。”
“知道啦。”
我笑着上前抱了抱他:“等我回来。”随后转身走出大殿。
身后传来金玉碎地的声音,看来这次华初气得不轻。
 
下山路上,我见到一人,感觉有些眼熟。他见了我忙将我拦住,还没等我说话,就跪下了。
“涂公子可算找到您了!您快去救救皇上吧。”
“哦,怎么了?”
“皇上刚袭承大统,天下局势未定。几方藩王联合起来,要造反啊!”男子说着说着就开始哭,抱着我的腿不撒手。我实在怕他把鼻涕哭我衣裳上,便说我这就回去你先放开我。
男子哭道:“涂公子您可不能不管皇上啊皇上他真的很危险的。”
我:“……你先别哭,我说了我这就回去。”
男子大吼:“皇上的希望可就寄托在您一个人的身上了您可不能不管皇上啊……”
我:“……”
 
潘凤是不是有病?派人来也不派个正常的,就这种脑袋脱线的,扔涂山里三天都没妖怪想吃。
——吃完肯定中毒。
我艰难地把脚从他怀里抽出来,在他再次要扑上来时身形一晃,就到了几尺外。
“不是还有张耀灵么?当初潘……你们皇上可夸他是社稷之福,得之安天下。”
男子一脸懊悔神色:“别提了,那个张耀灵他和外人勾结要下药谋害皇上啊,皇上早就把他下放天牢了。”
 
“我问你,你是怎么知道我在涂山的?”我突然想起一个关键问题。
男子道:“皇上说的啊,皇上说您是山神,涂公子,不,山神爷爷,您可和小的回去救救我们皇上吧,皇上他中了毒,实在是……不行了啊!”
我呵呵冷笑,这套路我熟啊。
潘凤经常这么骗我,今天这疼明天那疼的,等我回去了什么事儿都没有,蹦得比谁都高。现在我要是再被他骗,干脆也别叫狐狸了,就去找隔壁山的野猪精认亲去吧。
“好,我这就同你回去。”我笑了笑,在男子转身之后化成一道白光自己下了山。
 
狐偶尔犯一次错没什么,若是次次都栽在一个人的身上,那就太傻逼了。
 
天下这么大,找一个人不容易,找一条人鱼更是困难。娇灵是涂山南面水泽中的一条人面鱼尾的妖怪,最近两百年才修出双腿。我、华初、娇灵三个人做了成千上万年的邻居,娇灵不在,好像少了五百只鸭子。
 
我心想她不能离水太远,便动身去南方碰碰运气。
 
三.
我觉得潘凤的都城就在江南和我去那里找娇灵之间是没有任何关系的,希望华初能明白这一点。
江南自古繁华,我站在桥上看行船,也想和哪个风华正茂的公子来一场风花雪月的邂逅。
事实上在几百公里外的皇城上空正阴云密布。
没有人有心情走上街头,家家户户关紧门窗,俨然大难临头的姿态。
不如……我去皇城里看一眼?
只是看看除我之外有无妖孽作祟,和潘凤一点关系都没有。
 
打定主意说干就干,不一会儿我已进了皇宫。皇宫上方有黑云笼罩,龙气式微,国之不祥。
潘凤到底在搞什么鬼?
 
虽然他最终没能兑现他承诺,把江山分给我一半,但我当时是当真了。眼下形式有些不妙,不亲眼看一眼我的二分之一江山,我还真不放心。
华初,请相信我,在我下山的时候是没有预料到一个时辰后我就又站在宫墙上的。
 
我隐去身形,来到潘凤的寝宫,此处妖气最盛。若我全盛之际,这些妖气对我来说根本不算什么,可此时我作为一只一条尾巴的九尾狐,闻到这妖气实在很上头。
我顺着窗缝进入寝宫,龙床之上,一人酣睡。
 
潘凤长得很美,他母后为他取了这小名,后来他有正式一点的名,我却很少那么唤他,久而久之也有些记不清他叫什么了。
只有叫他潘凤我才能记得自己是看着他长大的。
 
于我漫长的生命里潘凤长得很快,按理说,二十多年对我来说应一晃而过,可正因为我陪在他身边,所以实为缓慢。他小时候特别可爱,包子脸圆嘟嘟地,问我是不是天上的神仙,他可不可以对我许愿,我也非常坦然地回答他,我是,可以。
 
说到底我们之间的恩怨已经说不清了。我被他坑过很多次,可都没有最后那次、他眼睁睁看我被张耀灵打时那般坑得我心稀碎。
这使我诗兴大发,当晚便作了首猛诗——我心稀碎,不可黏也。我心凄然,如患伤寒。我心翩翩,翩翩啊翩翩。我心悦他,他怎么就看不见啊看不见。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