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突然成精没有户口指标怎么办 作者:茶深

字体:[ ]

 
 
 
文案
一个根正苗红的桉树精为了户口指标四处奔走的恋爱故事。
 
内容标签:情有独钟 因缘邂逅 婚恋 灵异神怪
 
搜索关键字:主角:祁江 ┃ 配角: ┃ 其它
 
 
  第 1 章
 
  1.
  正值夜半,像是快要落雨了,窗外的落叶被大风吹得在地面滚动不止,发出薄脆的碰撞声。沙沙沙。一阵尖利的电话铃声把刘家夫妇吵醒了。张红湘睡眼朦胧捞了几把,终于捞到了床头柜上一阵发作的电话。
  “喂。”她不耐烦地闭着眼,接起电话。
  “娘!!!”那边鬼哭狼嚎,“我要成精了!!!”
  张红湘如同被一桶冰水覆面而下,“啥?”
  她一把掐醒在床上哼哼唧唧不肯起来的刘潇,“怎么这么快????”张红湘紧张地抓着电话绳,“不是说好成精期是二零年的吗?”
  “我也不知道啊!”那边还在哀嚎不断。
  “江儿,宝贝儿子!”张红湘光脚跳下床,“你忍住,快憋回去!用力!加油,儿子我知道你最棒了,用力!忍住!”
  那边一阵哭腔,“我憋不住了!”
  不晓得是落雷还是哪位高人路过,或者化学污染太严重导致生理变异儿童早熟,总之,张红湘的宝贝儿子祁江,在这个密云不雨的夜,意外地提前成精了。
  然而,本市今年的成精指标已满,祁家申请的户口名额迟迟还没有落下来。
  电话听筒从张红湘无力的手里滑落,她转过头面无表情地对四处摸着老花镜的刘潇说:“老头子,完了,咱家儿子成黑户了。”
  这是人精户口合并试行法颁布的第二十九个年头。
  所谓人精户口合并制度,是指中央不再对一九七八年后成精的妖精进行独立建档管理,而是一律按普通户籍管理制度试行,已经建档的妖精可以直接拿本人的证明文件到当地派出所更换为普通户籍文件。为的是减轻有关办公部门的冗余支出,杜绝腐败,开源节流,另外,还有加强人类与妖精团结互助,人精平等的作用。
  张红湘和刘潇是改革前就在妖精管理局登记的妖精,像丝绸一样平顺地拿到了属于自己的户口本,现在,在当地公安部门的政策宣传墙上,还有他们那时候举着自己的户口本,喜气洋洋冲着镜头感恩的合影。
  上书:人精大团结。
  然而,随着时代的发展和进步,修炼的自然生物少了,在祁江成精前的五年,中央收紧了特殊户口指标的数量,而祁江在的那个县,一年只有五个名额。
  刘家夫妇急坏了,连夜开车到了县郊外的沪明河边,他们家儿子就种在那里。
  张红湘一脚深一脚浅踩在河边的小树林里,一声长一声短地叫着:“儿子!宝贝儿子你在哪呢?爹娘来看你了!”
  黑暗中一个哨声,“那边的两位同志!”
  刘家夫妇扭头看过去,差点被打过来的手电筒刺得睁不开眼。
  当地的妖精稽查大队大队长老孟骑着个自行车吱吱呀呀一深一浅过来了。
  “诶,老刘,是你呀?”
  “孟队长,哈哈,孟队长也来了啊。”刘潇点头哈腰。
  老孟连忙把手里夹着的烟给摁灭了,“怎么回事,是你们家的娃娃?”
  “可不是吗,怎么?”刘潇试探地看着老孟,“上面知道了?”
  “这哪能不知道哇,现在科技发达得很,GPS知道吧,你哪哪成精,什么种,立马给你监测出来了。”老孟神秘兮兮地靠过去对夫妇二人说:“你们家户口指标拿到了吗?”
  刘家夫妇摇头。
  老孟皱了皱眉,“这可不行,你们家孩子怎么这时候成精?你没跟你们家孩子讲过?”
  “讲了呀,谁知道啊这事,”张红湘着急地说,“刚刚接到的孩子用灵力打的电话,孟队长,这事儿您可得帮帮忙,我们小家小户的,又不是什么名贵树种,也修炼不出什么大法术,哪里平白无故天上掉指标啊。”
  老孟沉吟了下,“孩子呢?”
  张红湘四处转着,“这不,我们也找着呢。孟队长您看……”
  老孟说:“见外了吧,你们家老刘那年跟我搞运输,风里来雨里去,这是什么交情啊,别的不好说,这忙我还能不帮吗?我老孟是那种人吗?孩子你们自己一定要找到,我呢,我就当找不着了,先这样上报上面帮你们争取点时间。我回去帮你们改下记录。但是,赶紧找到孩子带走,十天之内拿到户口指标,有风声说上面要派人下来搞监察了,到时候被查出黑户,你家老刘是机关单位的,这后果可大发了。”
  张红湘瞬间急红了眼,“那可怎么办啊,这才年中,明年的指标咱家都排不上,孩子上学问题可不能拖啊……”
  老孟干咳了几声,说:“这么着吧,我回去帮你看看有指标的是哪几户,你自己和他们联系联系,看能不能让出个一户给你家孩子。得了,我也该回去了,你们找到记得赶紧待会去。”
  刘家夫妇连连点头,目送孟队长跨上自行车吱吱呀呀地骑走了。
  祁江默默从旁边的树干后蹭出来,“爹,娘。”
  三人执手相看泪眼,同声叹气。
  张红湘哭着哭着,想起了什么,一把推了下刘潇,“还愣着干什么,车里有给江儿准备的衣服,你要冻死他啊!”
  刘潇赶紧开了后座把一整套崭新的运动服拿来,内裤鞋袜都有,就是大了点。刘家夫妇之前找人看过了,人家说他们家这棵成精面相估计是二十出头成年男子,张红湘一个激动就添置了一整套。谁知道成精时间早了,眼前的自家宝贝儿子,顶多就十六七八。
  祁江把衣袖挽到了胳膊肘,虽然他成精早,但还好走路行动没什么问题。
  刘潇问:“识字不?”
  祁江摇摇头。
  他们这种植物成精,很少有识字的,是文化水平最低的一类妖精。不像人家用品成精或者动物成精,和人类混在一起久了,耳濡目染,多少有点文化。他们这些植物,荒郊野地里长着的,会走路会说话已经很不错了。
  刘潇大大地叹了一口气,说:“咱们县下来的规定今年成精的要姓祁,你就先叫着祁江吧,什么时候爹再把你的户口给补上。”
 
  第 2 章
 
  2.
  祁江巴巴地捧着热水披着被子团在沙发里,看张红湘在客厅转来转去打电话,“喂,魏老师啊,我是刘陌的表嫂,诶是吗,刘陌打小我跟前长大的,这孩子是挺聪明的,就是学习不太上心,我明天跟他爸妈说去——那个,我听说你们家今年拿到了一个指标是吧?——什么?已经成精了,诶哟恭喜恭喜,多大了呀,诶呀,姑娘好啊,茉莉的姑娘斯文秀气着呢,啊,那就没事了,下次有空到我们家吃饭,好的好的再见。”
  张红湘挂了电话,转头跟沙发里的爷俩说:“没戏,人家都是在成精期内成精的。”
  南临县太小了,指标堪堪够。人家都是板着手指数足了月份去拿指标的,一个也均不出来给倒霉蛋祁江。
  刘潇喝了一口茶,一拍脑袋,“诶,你以前上妖精培训班的时候不是和那个凤凛是同学吗,水曲柳,那个国家二级,他前年不是调到省级机关工作了吗?你问问他试试?”
  妖精培训班,全称“扶助妖精融入社会科学文化素质教育培训班”,是所有妖精入世前必须要参加的培训班,只有考过了妖精培训班的毕业考试,才有资格参加社会上的各种职业岗位的竞争。
  张红湘面露难色,“这个,都这么多年了,人家还记得我吗?”
  祁江不说话,在被窝里动动脚趾,又动动手指,他眨眨眼,心想成精的身体真是新鲜。他知道他爹是榕树,他娘是红杉,是少见的异种恋,按照那什么什么*殖隔离,是不能生出小孩的,所以他们选了他这颗桉树种子,一路照看了这么多年,灵力不知道灌进去多少,好不容易看似开花结果阖家团圆,却是错的时机错的地点,让他们这么为难。
  他张张嘴,说:“爹,娘,算了吧,要不把我的生魂打碎一半,重新塞回桉树里重新修过,没准等我修成的那天指标也下来了。”
  张红湘回头看了看祁江一张小脸白生生不知道是冷的还是饿的,咬咬牙打了电话。
  ——第二天祁江坐上了北上的火车。
  凤凛给他们带来了一个好消息。国家近期在搞妖精精英化教育,搞了个科研学习基地。学员除了每个省市挑了一些在科学文化上成绩比较突出的(说实话人数着实不多,妖精们起步晚,爱自由,天性又烂漫一些,钻书堆里的除非是文房四宝成精什么的,其余的都觉得够用能写会算就得了),还有每个国家级保护动植物和珍贵文物等都拨有名额。凤凛有一个。
  张红湘印象里凤凛不苟言笑,老是冷冰冰的,似乎无意于去红尘中翻滚,可没想到他现在也没成家。不染凡尘的凤凛自然是也不稀罕什么培训名额,直接转手送给了刘家。
  祁江去那里读书,一来是绕过户口至少可以先念书,这年头还是知识最重要,万一祁江真是块学习的料子,热爱学习天赋异禀学富五车,还有极小可能直接留校,户口可以挂靠学校单位;二来是那个基地里贵胄子弟多得是,祁江都是人同学了,那些世家指不定谁家就一大把名额了,送个给祁江也不是什么大事。
  张红湘一把鼻涕一把泪往他口袋里塞了满满一把糖,背着的背包里还有现煮的暖烘烘的玉米,“你在火车上一定要看好包,不要跟别人说你是妖怪,有些人很坏的,专门拐骗你这种刚成精的小孩去卖,记得好好吃饭,不要饿肚子,到了那里给我们打电话,好好听你凤凛叔叔的话,好好和同学相处,如果被欺负了不要忍着,回来妈再给你想办法。”张红湘泪眼纷飞,把祁江送上了火车。
  祁江背着包用力点头。“爹娘,我一定好好学习,争取到户口。”
  而目前的祁江因为没有户口,当然也没有身份证坐火车,幸好凤凛开了个预备班学员证明,刘家夫妇又跑了几次派出所,火车票总算是买到了,也能上车了,刘家夫妇在进站口看着祁江拖着大行李箱走两步晃一下的脚步,张红湘直抹眼泪。
  祁江眼眶发热,也不知道是怎么了。他用力吸吸鼻子提着行李故作潇洒头也不敢回地去检票了。这时候不是人流高峰,而且他们这个县城人员稀少,火车上就更少了。车票上密密麻麻印的什么,他看不懂。祁江嘴里念叨着张红湘之前教他的“五车厢十一排中间”,捏着车票在车厢前直打转。一个穿着制服的女性叫住了他,“诶,你车票拿来我看看。”
  祁江警惕地看了她一眼。
  “我看你在这里转了半天了。”女性催促他,“快点,我是乘务员。”
  祁江把车票递给她,她扫了一眼,指指身后,“进去吧。”
  祁江感激涕零,“谢谢姐姐。”他哼哧哼哧把箱子提上了车厢,乘务员又帮他指了座位,让他把箱子放上去,祁江一一照做。
  “你第一次坐火车吧?”乘务员见他年纪小,又一脸紧张,“别那么紧张,坐惯了就好了!”她大力拍拍他的背,“你到哪儿呢?”
  祁江说了地名。
  乘务员点点头,说:“行,到时候我叫你,有事儿跟姐姐说,姐姐家也有个弟弟,跟你差不多一个年纪呢!”
  祁江乖乖坐着点点头,心想,这不可能,我生出来才几天呢!不过作为桉树倒是活了蛮久的。他自言自语点点头,开始拿出张红湘给他在兜里塞的习题册和笔,趴在桌上生疏地握着笔开始描着阿拉伯数字12345地一笔一划写起来。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