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遮天蔽日总是妖(第一卷) 作者:龙霆

字体:[ ]

 
书名:遮天蔽日总是妖
作者:龙霆
 
文案 
易勋:师父,您老是背错经书且说经大开大合每一次解释都不一样是怎么回事啊?
师父:人生起伏命数无常,强求正解那就是着相了。
易勋:= =
 
易勋:师父,本寺香火这么差真的养得活那么多僧人吗?
师父:你听说过安利吗?
易勋:= =
 
易勋:师父,你这是怎么啦?
师父:法渡,前日侧殿垮塌,大妖白夜已经挣脱封印逃窜人间。
易勋:师父,你确定这真的不是年久失修地基塌陷吗?
师父:全寺僧人尽皆逃散,唯有你敢回来,证明你胆色不凡,将来必成大器,咳咳……
易勋:我只是舍不得我价值一个肾的小苹果.
师父:为师已经不行了,收服大妖的责任就着落在你身上了。
易勋:师父,你真的看不出我只是来逃避相亲的吗?!!!
以上为不负责任(doubi)版文案,其实本文是半调子小和尚和大妖白夜之间的故事,脑洞大开的产物,又名《来自佛门的你》、《非典型盗墓》、《花式作死总是情》、《一个都不正经》、《与妖怪恋爱的正确方式》,请谨慎观看。其实这个文到底属于什么类型很难界定,奇幻、盗墓、神怪、科幻等各种元素都有,不要强求分类,因为我也不知道……TOT
 
特别提示,请不要被文案骗了。这并不是一个开挂的爽文,秘境寻宝的情节比较多,主角属于带着整个宝藏却不知道找钥匙开门的人,后期逆袭为神之后,性格会彻底扭转过来。这个过程充满了阴谋和背叛,算是我写过最拧巴的文了。不破不立,看惯诸般法相,才得人间真髓。个人觉得这样的文并不适合所有人,入坑需谨慎,当心被雷。
o(∩_∩)o 
 
内容标签:灵异神怪 奇幻魔幻 都市情缘 恩怨情仇
搜索关键字:主角:法渡(易勋),白夜,小唐 ┃ 配角:Rex,虞天,成泉等 ┃ 其它:
 
 
  ☆、第1章 出家日常
 
  这是法渡到玄济寺出家的第六个月。
  今年的春天很短,满树梨花匆匆开了又匆匆衰败。
  这时候的落花总是扫不胜扫,两个人沿着破落的山门一路清扫,还没等下到山脚,背后扫过的石阶上已经洒满了的白色花瓣。
  法渡苦恼的盯着师兄无休止重复清扫动作的背影,忍不住吐槽:“师兄,我们这是要扫到地老天荒啊?”
  法明抬头,满眼苍茫:“我们不是在扫阶,而是在扫心。你这么在意结果,就证明你的心还没扫干净。”
  法渡夸张的倒吸一口凉气,跟着双手合十:“师兄说得好有道理,我竟无言以对。”
  法明淡然笑笑,重新低下头专心清扫阶梯上的落花。
  玄济寺大概是选址的时候太不讲究,在这种山明水秀背靠风景区的地方香火还能萧条成这样,十天半个月也见不着一个香客。
  不过萧条也有萧条的好处,寺庙里很清静,大家的话都很少。
  年纪比较大的几个师兄都是被寺里收养的孤儿,从小在寺里长大,个个和蔼又有威仪,连人都透着一股不食人间烟火的味道。法渡拜入寺里的时候师父的年纪已经很大了,所以很多时候都是师兄们负责给新入寺的师弟们讲经授业。
  “为什么要到这种破庙来烧香?做功德在哪不都一样?”听到石阶下传来交谈的声音,法渡迅速抬起头来朝下眺望,然后望着拾级而上的一对杀马特小青年低声吐槽:“前方高能,洗剪吹迅速靠近中。”
  法明疑惑:“什么叫洗剪吹?”
  法渡看着他亮到反光的脑袋,轻轻摇头:“你是不会明白的。”
  两个小青年迅速靠近,男的开口就不客气的问:“你们烧香的地方在哪?”
  他的语气显然很不耐烦,嗓门也大得吓人,法渡这些日子习惯了清静,忽然听到这等分贝的音量,竟然觉得地动山摇。
  “问你们呢!聋了啊?”男人枯草一样的头发下面那张稚气未脱的脸带着这个年纪本不该有的阴狠,显得有些狰狞。
  女的上前一步硬把男的拽了回去:“哥哥……不,小师父,我们就是想拜拜菩萨,没别的意思。你们这的菩萨灵验吗?只要拜了就会实现愿望吧?”
  法渡上下打量着这对男女,忽然觉得好笑。
  平时不烧香临时抱佛脚的人他见多了,可临时去当佛祖的腿部挂件还要佛祖有求必应,你当那是自动售货机吗?
  “这几天敝寺闭门清修,恕不接待。下面岔路口朝前两公里处有座妙法寺……”法渡的话还没说完,法明已经打断了他的话,沉声道:“法渡,你先回禅房休息去吧。两位施主请随我来。”
  法渡目送他们三人一路上行,阳光从斜上方照过来,有些年头的青石台阶泛着陈旧风化的灰白,三个人的影子前后参差,在背后拖得老长。
  玄济寺后门有一座年代久远的老式拱桥,山上的溪水自桥下淙淙而过,坐在桥上吹风的感觉真是棒极了。
  法渡没有忙着回禅房,而是拥着扫帚坐在桥头,顺手从怀里掏出了手机。
  对,寺里并没有禁止僧人们携带手机,只要不在正当场合拿出来妨害庄严,师父和师兄们对这一点一向放得很宽。再说现在手机上出了自动念经APP,只要打开就能字正腔圆的诵读《心经》《大藏经》《地藏经》《金刚经》《僧伽吒经》《妙法莲花经》各种经,外带高僧讲经释义。时代在进步,佛法也得与时俱进呐。
  “本周新番上映,不来一发么骚年?”
  “深井病们速来领药么么哒!”
  “人生怎能被么么哒所束缚!”
  “待我长发及腰,把钱还我可好?”
  “苦逼的守夜人,你感觉到一股冷风了吗!”
  法渡照例逛着微博和论坛,却始终没有回复一个字。
  对他来说,无边佛法给予他的庇护不止是心灵的慰籍,更是逃避现实的法宝。
  要知道,他最初出家的目的并不是真心想研修佛法,而是单纯的想逃避那噩梦一样无休止的相亲呐。
  论坛私信里只多了一条信息。
  梅莎:修身安神,最近你撞上水星逆行运势不佳,可能面对人生转折或者面临重大选择,一定要小心小心再小心,免得以后追悔莫及。
  无论你曾经多么的光彩夺目,最终都被人们所淡忘。他们察觉不到你的离去,甚至也不会记得你曾经来过。
  法渡礼貌的回了一句谢谢。
  每天日升月落晨昏交替,时间是治疗一切神经病的良药。最初来的时候他也话痨得不行,逮着什么都要吐槽一番,可随着时间流逝,也不伤感了也不八卦了也不撕B了也不花痴了。只有用手机登陆熟悉的网站看着那些熟悉的言论时才会感觉到那些曾经熟悉的生活正在慢慢淡出他的人生,平静的脸上无怒无喜,看过去只隐隐约约写了一个“滚”字。
  “我知道你心烦,宝贝儿别闹,别闹好吗?”刚才在山门外遇到的雄性杀马特迅速从后面闪出来,压着嗓子冲着电话里直腻歪,“这不是兔子又怀孕了,非要奔个破庙里给娃求平安……”
  法渡背后立着一棵老松树,正好遮蔽了他的身影,杀马特当然也没意识到他的存在。他也没心思偷听人家的墙根秘事,站起来就想走,可那边的声音依旧明明白白的传进耳里。
  “她说都做过俩孩子了,这次再做,以后可能都怀不上了……呸!哪能让她生啊,真生了老子不得被栓死一辈子?”
  “我知道你比兔子爱我,还比她多打过一个娃……好,要娶也是娶你啊。放心,我肯定能说服她把娃做了,做干净了我就跟她分手……对天发誓!到时候不跟她分就让老子天打雷劈不得好死!啵啵啵亲你呢!拜拜!”
  那边电话刚挂断,男人狠狠一泡浓痰吐在墙上,骂了句:“小婊砸!也不撒泡尿照照,娶你?下辈子都没戏!”
  法渡在这边听得直犯恶心,眼看着那男人猫着腰朝寺里去了,微微佝偻的身形就像一只不经意间暴露在阳光下的野兽。他刚想跟过去就听见有人在后面招呼他,这一回头,不禁诧异万分:“师父?”
  法渡的师父也就是玄济寺的住持方丈,法号无智。虽然已经是耄耋之年,却还身体健朗精神矍铄。偶尔师父心情大好的时候也是会出来陪大家做一堂早课或是解一段经文,最初法渡听得津津有味,后来慢慢就察觉出了问题。
  法渡:师父,您老是背错经书且说经大开大合每一次解释都不一样是怎么回事啊?
  师父:人生起伏命数无常,强求正解那就是着相了。
  法渡:= =
  最初法渡以为他只是年纪大了犯糊涂,然而很快他就发现自己的想法实在是太天真了。
  寺里的僧人说多不多说少不少,偶尔还会捡到被遗弃在附近的婴儿。玄济寺香火这么清淡,也没有什么幕后老板来供养僧人们,可大家还是照旧修行念经,从来不曾真的为生计苦恼过。
  有一天法渡终于忍不住对师父问起了这个问题:师父啊,本寺香火这么差真的养得起这么多僧人吗?
  师父微微一笑:你听说过安利吗?
  法渡:= =
  从那以后,法渡对师父的看法彻底改观。他曾经不止一次的觉得师父根本就不该叫无智,而是大智,或者太智,很显然他是聪明过度,连时代都跟不上他的步伐啊。
  “师父,那两个人……”
  “你要开口说话时,你说的话必须比你的沉默更有价值才行。”无智一开口,法渡往往就什么也没得说了。
  玄济寺并不大,两个人一前一后顺着侧边进去,正好看见杀马特男在大雄宝殿外面不耐烦的徘徊踱步,不停的催促女的离开,而那个叫兔子的女孩双手合十,规规矩矩的跪在蒲团上,嘴里念念有词。尽管她的造型和庄严威仪的大雄宝殿实在是不搭,不过姿态却虔诚真挚,眼里那点不肯熄灭的星火是新生命带来的灵魂之光。
  太阳从他们背后斜射入殿门,兔子就被笼罩在那一片温暖的阳光当中,身上那层光雾就跟电影里马上就要飞升似的。
  即使身在炼狱,只要你肯站在阳光下面,就有获得救赎的可能。
  “法渡,你明白了吗?”
  “我明白,如果我对那个女施主说了实话,她很有可能马上就会去做手术,那自然是造孽。”法渡拄着扫帚望着那两个人,还是觉得跟吃了个苍蝇似的难受,“我要是什么都不说,虽然可以暂时保住孩子的生命,但那个人渣以后还是会抛弃她们母子,一样是造孽。”
  无智转过头看他,连连摇头。
  “我说的不对吗?”
  无智双手合十:“师父不是说你不对,而是叹你选错了路。到寺里半年,你的心性还是一派直率冲动,这种个性到底是做不了出世的苦行僧,做个行侠仗义的大侠反而比较合适。这样吧,你带长得俊俏的师弟们到岔路那练个摊,把咱寺里剩下那批结缘铃和菩提手串都卖了吧。”
  “……既然如此,师父你不如别教我佛法了,来点实际的拳脚功夫,练摊也得有点练摊的样。”师父老不正经,法渡也乐得跟他逗乐耍贫。
  “哦,为师的金刚降魔杵最近离家出走了我找不到它,学功夫的事情改天再说吧。”
  法渡默然。
  师父你这么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真的好吗?
  “走吧,去斋堂看看。”无智扭头就走,还真是没打算管那对杀马特的死活。
  “师父,真不管……”法渡回头的瞬间,奇怪的景象从眼前一晃而过。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