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遮天蔽日总是妖(第二卷) 作者:龙霆

字体:[ ]

 
  ☆、 第64章 虚假身份
 
  西行的火车上,一群驴友围在一起高谈阔论,各自交换着这些年东奔西跑的见闻,说来也奇怪,这些原本来自天南地北的人,却会在特殊的环境里放下各自的防备,飞快的彼此熟络起来。
  sundialdreams的背景音乐伴随着介绍新疆地理的广播词在车厢里循环播放,窗外的景色千沟万壑无限荒凉,车内却是一片欢腾。
  “哎,你们听到了么?哈哈哈,太好笑了!”一个二十岁上下的姑娘咯咯的笑起来,那声音跟银铃似的。在这群不修边幅的人当中,她精致的妆容一丝不乱的发型简直是鹤立鸡群,特别显眼。
  “我的确是省科学院研究员,同时也是本地碧云观的道士,这次来新疆就是做地质考察的。”被他嘲笑的是个二十七八岁的男人,看起来文质彬彬,戴着考究的眼镜,真没一点像野外工作者。
  “研究员?道士?成泉你可真逗,噗哈哈哈……”旁边一个浓眉大眼的姑娘也笑了,“你倒是说说看,你们道士平常都干什么呢?是不是学历要求特别高?工资多高?是不是不能结婚啊?”
  “道士的生活和一般人也没什么区别,只是清静一点而已。”被嘲笑的成泉也不生气,依旧是一付温文尔雅的模样,“道人里也有火居道士,照样可以娶妻生子的。”
  两个女孩子还要起哄,邻座却有个年轻人抬起头来搭腔:“我也有个朋友既是电子工程研究生又是和尚,两件事之间其实也并不矛盾。”
  他这一帮腔,两个女孩子似乎有些悻悻,转而找别人说笑去了。
  成泉扭头对他友善的笑笑,和成泉同行的老王叔更是和气的冲他说了声谢谢。
  和年轻人同座的人原本一直都低着头似乎在沉睡,这会儿却抬起了头,低声揶揄:“你这爱管闲事的毛病,只怕这辈子都改不了了。”
  “帮腔解围,也算不算是多管闲事吧。”年轻人其实也知道自己刚才多嘴了,可是看到成泉一行二人向他道谢,心里又有了底气。
  “我叫罗佳,那是我的好闺蜜小米。还有老古、骆驼、小于、棉花糖、李飞,都是一起来的朋友。来,这是我们刚刚停车的时候买的,尝尝呗!”刚才带头起哄的姑娘去而复返,竟然挤坐在了对面的位子上,热情的冲他俩打招呼。
  “嗯,谢谢,我……我不饿。”年轻人望着被搁在鼻子下面的那把羊肉串,忍不住又在心里念了几遍阿弥陀佛。
  “别这样嘛,我对你又没有恶意,你倒是抬头看我一眼呐!”罗佳似乎以为他是害羞了,于是眨巴着眼睛故意凑过来,“你的朋友怎么了?车厢里那么热你还裹得那么厚,是不是生病了?”
  “没有,我朋友只是……只是怕生……”话才出口年轻人就后悔了,又不是三岁的小孩子,怕生算是哪门子的借口?于是他又连忙改口:“不,他只是不怎么喜欢和陌生人说话,他……”
  “我明白。”看到他越描越黑,罗佳反而笑了,“大家都是出来释放压力的,这些年什么人没见过啊?自闭症啊人际交往障碍什么的其实很常见,没有人会在意的。不过啊,他长得真帅,跟演员似的。”
  “哈哈哈……是……是啊。”年轻人干巴巴的应了一句。
  “我们打算从喀什去莫尔佛塔和三仙洞,然后转向帕米尔高原三日游,看看火焰山和盖孜河峡谷,然后是高原流沙湖和白沙山,下面去公格尔峰、喀拉库勒湖,从塔合曼草原绕回来,走塔什库尔干看看石头城和金草滩。对了对了,还要从古驿站去祖母绿的产地达布达乡,最后从中巴红□□碑回来。如果有机会,还想去看看奥依塔格冰川……”
  罗佳自顾自讲述着梦想中的旅游线路,年轻人好不容易耐着性子听完,又怕罗佳提出想和他们同行,连忙插话去问成泉:“成泉,你们这次打算上哪去考察?”
  “我们的目的地是楼兰。”成泉老老实实的回答,“我们打算先去喀什,然后去塔里木河的源头阿克苏,然后再过库车,从轮台过去,最后抵达楼兰。”
  “楼兰那光秃秃的遗址有什么好考察的?”和罗佳同行的男人老古在一边不屑的笑了,他也常跑南北疆线路,来去的次数多了,跟这边的维吾尔族、柯尔克孜族和塔吉克族人都混得挺熟,也就成了团队里不挂牌的向导。他身材魁梧壮实,又被太阳晒得跟黑炭似的,反倒让大家觉得安心。
  “地质考察还考虑什么条件,既然拿人工资,就得哪里需要就往哪里去呗。”老王叔回答得板板正正,倒让旁人也不好再说什么的。
  年轻人笑了:“巧了,我们的目的地一样。”
  “你们也要去楼兰?”老王叔上下打量着这两个看上去弱不禁风的年轻人,然后摇摇头,“你们这体质耐不住的,如果只是来旅游看风景,还是换个好走的线路吧。”
  罗佳一听年轻人的话,也跟着插话:“小米,难得来一回,总得去点不一样的地方吧?要不咱们也改道楼兰好不好?”
  小米还在犹豫,老王叔又连连摇头:“小姑娘不要开玩笑,你们什么准备都没有,到了野外可比不得旅游点,稍微出点意外都是要命的。”
  罗佳还是不依不饶:“嗨,我们都有现成的装备嘛!”
  “恕我说句实话,你们的装备最多只能春游野营,离野外生存还差得远。”成泉说道,“你们这样贸然进了沙漠多半是回不来了,不止是害了自己,还要拖累别人。”
  “哎,你这人怎么说话呢!”
  罗佳不乐意了,似乎想要冲上去跟成泉理论,却被老古拉了回去:“行了行了,人家说得也没错。再说行程都规划好了,忽然改行程我们确实是没准备。沙漠里又热又干燥,可伤皮肤了,你们几个小姑娘进去走一遭,出来脸都要干成枯树皮了。”
  他这一说终于把几个小姑娘雀跃的心给震住了,再美的景色也扛不住姑娘们对美容的追求啊。
  “那你们有没有电话啊?什么时候想起来也好联系一下。”
  年轻人一脸为难:“这……沙漠里恐怕没有信号吧。”
  “就算沙漠里没有信号,回家之后联系也行啊。”罗佳掏出手机,直接用审讯的态度看着年轻人,“说吧,你俩的名字,还有电话。”
  “我……我叫易勋。他叫汪茂源。”年轻人终于不清不怨的说出了名字,然后报出了一串电话号码。
  “好,我现在给你拨一次试试。”罗佳拨通了电话,直到年轻人的手机铃声响起才满意的把他的手机拿过去自顾自的保存起来,“这就是我的号码,没事的时候也可以主动联系我啊。”
  年轻人一愣,又傻乎乎的回答:“哦,可能……可能不太方便……”
  “你可真老实,现在先答应我,等会儿再把号码删了也行啊。”罗佳噗哧一声笑起来,忽然压低了声音,“易勋是吗?既是电子工程研究生又是和尚,你说的朋友就是你自己吧?”
  年轻人一愣,还没来得及再辩解,罗佳又已经抢过话头:“放心,只是做个朋友,何必在意皮相?呐,号码已经给你了,记得给我打电话啊。”她抓起桌上的羊肉串打算回自己的座位,临走又看了旁边的白夜一眼:“也可以带你朋友一起来玩啊,一回生二回熟,没准自闭症也给治好了呢,哈哈哈……”
  罗佳终于走了,法渡才大大的喘了一口气,顺道愁苦的望了小白一眼:“下次出门你还是戴口罩吧,坐在旁边不吱声还是会被妹子看上……”
  小白回了他豪气万千的一个白眼,照例闭上眼睛睡觉。要知道,他之所以裹得那么厚,就是因为要应对漫漫苦旅而提前朝肚子里塞了一只整鸡啊。蛇就是蛇,吃饱了之后就只想找个地方静静的睡觉顺便消化食物。
  “易勋,你们真要进楼兰吗?”老王叔问道。
  法渡点点头:“是啊。”
  “看你们人生地不熟,进了沙漠恐怕危险得很。如果你们不介意,干脆就跟我们搭个伙吧。”老王叔热情的提议,“我们到了喀什就去租车,4个人一辆越野车也就够了。住宿自理伙食均摊,油费呢,你们看着凑点。”
  “太好了!”法渡为了进沙漠的事情焦头烂额,现在居然瞌睡遇上了枕头,简直高兴得不得了,“就这么定了。”
  法渡一回头就小白直愣愣的看着他,忍不住苦笑一声:“行了行了,你有完没完?”
  小白瞪了他一阵,然后又一扭身趴到桌上:“别再用这个名字,我听着浑身都不自在。”
  法渡一脸黑线,我真是躺着也中枪,易勋这名字又不是我取的,你冲我发什么火?
 
  ☆、 第65章 纯属巧合
 
  事情还得从出发前说起。
  自从法渡从幻境里看到了虞天的影子,小白就不依不饶的催促他去寻找幻境里出现的地点,天可怜见的,地球上海洋的面积远比陆地大得多,哪怕那个地方并不是海底,这世上的天然水体加上人工地穴那么多,一处处找过来只怕一辈子用完也找不到。
  可小白就是那么凶残,硬抓着法渡天天在网上看图片找感觉。这明明是大海捞针的事情,想不到却还真让他歪打正着找着了。
  那天小白正在电视上看纪录片,忽然没头没脑的来了一句:“这里只有那么大一片水面,颜色却是沁蓝无比。”法渡只朝电视上看了一眼,脑子里就跟过电似的闪过了那段幻境。
  西北到四川的方言里都把大面积的湖称为海子,靠向四川的多半都是淡水湖,而靠向西北的就多数都是咸水了。康定就有一个叫做黑海子的地方,沿着跑马山一路向北就能找到。关于黑海子有很多传说,人类靠近黑海子吼一声天就乌云密布,甚至会水淹康定。传说以前有九个人的考察队前去考察,其中包括两个地质大学教授、五个战士和两个向导,最终无人生还。后来又有美国探险队前往,也是无一存活。白石海子忽然变红,猎塔湖水怪的传说,也都和当地的海子有关。青海湖里自古就有水怪传说,古籍《西域水道记》、林则徐《荷戈纪程》、清代诗人萧雄《赛喇木泊》、清代椿园氏《西域闻见录》和清代方士淦《东归日记》里都曾记载过新疆赛里木湖“青羊”和“海马”的存在。至于死亡之海罗布泊,更是流传着各种各样的神秘传说。
  且不说那些传闻有多少真实性,在一些比较偏远的地方,更是隐藏着一些规模较小的海子,有的从水面上看不过是五六米见方,面积还不及一个储物室大,可水下却是深不见底四通八达,有的甚至可以深达数百米。
  法渡从电视上看到的那个海子正是如此。
  那种特别的蓝色,法渡只看了一眼就认定了,幻境中的地方一定与那里有关,至于是不是那就另当别论了。
  于是第二天他俩就登上了火车,一路直奔大西北而去。
  法渡倒是通过章老七给小白倒腾了个身份证,上面叫汪茂源的人和小白的轮廓也确实有那么几分相像。法渡最初也觉得这身份证来的蹊跷,于是追问章老七:“这假证能用吗?”
  章老七吧嗒着烟锅:“明明是真证,怎么就不能用了?”
  法渡更是不解:“那这个汪茂源上哪去了?难道他……他已经不在世了?”
  章老七瞪着眼睛吼:“呸呸呸!汪茂源是我家远房大外甥,人家活得好好的,你别咒人家!”
  “既然活着,为什么要卖?”
  “大活人谁能没个不小心,既然丢了一个就再办一个呗,反正身份证又不兴作废,两个证都是真的,都能用!”
  法渡顿时无语,这不明摆着就是给不法分子钻空子的机会吗!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