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缚魂 作者:陌上彤

字体:[ ]

 
轻松版文案:
缚魂,某只非人类年下使用的一种情商为零的告白方法。
这是一个被小自己三万多岁的非人类年下凶兽坑了好几万年的驱魔大队长—落川同志自强不息的故事。(哎妈,绕死我了!)
正经版一句话文案:缚谁之灵,锁谁之魂。
 
现代都市驱魔文:阴毒鬼畜年下泰迪攻 X 自强不息嘴贱叔受
 
 
内容标签:强强 灵异神怪 恩怨情仇 相爱相杀
 
搜索关键字:主角:落川 ┃ 配角:重冥,焰珂,纪川 ┃ 其它:配角若干,强强
 
 
 
  第1章
 
  灯红酒绿,纸醉金迷。
  我用了许多年许多年才适应了如今现世快节奏的生活,遥想几百年前还山河秀丽,一眨眼不要紧,再下来时就等着吃雾霾了。都说神仙神通广大,这也就是个炼丹的空,现世就出了这么多的幺蛾子,也是没谁了。
  想我堂堂一仙君,到现世来受罪我也就不说什么了,合着让我当“老鸨”算怎么回事?
  真是落魄神仙不如狗!
  我就不明白了,就说一起下界的那个比我五千岁的佛修,你瞧人家那小日子过得,没事念个咒,摸个珠,看看风水,遇到个金主再祭出法相做做样子,那钱来的,比入魔还要简单。虽说我们不是一个系统的,但怎么就差了这么多?
  后来我想了想,我这倒霉催的命中,最大的倒霉体就是重冥那混小子了。
  怎么就……遇到他了呢。
  诸多往事一幕幕浮上心头,一想到当时那一出出的大戏,我烦躁的就差没把速效救心丸当糖豆给吃了。我舒了口气,轻轻捶了捶自己的蹦跶了六万多年心脏。
  Pub里的音乐震耳欲聋,乍一听上去就像是魔界邪咒一般让人六神不清净。身边抱在一起护啃的年轻人叫我这个活了数万岁的老人家委实坐不住。坐在我身边今晚出手阔绰的年轻CFO一把搂住了一个身姿曼妙的女人,那舌吻的技术叫人啧啧称奇,我想如果他也是修仙弟子的话,一定能成为震惊六界的“双修”达人。
  卡座上的两对人亲的火热,就把我卡在中间一个人喝闷酒,刚喝一口,我就被呛住了,这些个洋鬼子的酒就不是神仙喝的,我着实怀念起九天之上阿肆酿的桃花露。
  酿制桃花露,需用九天-朝露,加以……
  “有,有鬼啊!!!”
  不等我回味那桃花露的上等滋味,一个小酒保脚下一崴就朝我扑了过来。我身子一闪,他就这么一下子摔在了我旁边的卡座上。
  果然,这种狗啃屎的动作惹得旁边的两个高富帅不高兴了,护着怀里的小妞就道:“没事吧,宝贝儿,没踩到你吧?”
  那语气,听得我鸡皮疙瘩都要起来了,我看着那小妞脸上二斤厚的桃花粉,真的想不出如果这位小哥知道他怀里的这位他花了好几万包一星期的女的其实是一只雌雄都还没修炼出来的狐妖,会做何感想。
  我叹了口气,一把将卡在卡座上的酒保拎了起来,只见他面色晦暗,一看就是被人吸去了一半的精气,我眼皮子一跳。
  妈-的,又是哪个狐狸精给老子找事儿干!
  我对着他吹了口仙气儿,酒保这才缓过劲儿来,一把拉住我就开始狼嚎鬼叫,震的我耳底子发痛,“川哥,有鬼,有鬼啊!”
  我看着身边两个高富帅急剧变化的脸,赔笑着一把将酒保拎了起来,“那个,他喝多了,不好意思啊二位,先失陪了。”
  这两位高富帅倒也客气,大手一挥,道:“成,落经理去忙吧。”
  我笑着挥了挥手,他们算是这家pub的消费主力军,我可不能把他们得罪了。
  我拎着酒保就往厕所拖,一甩手他就跟个烂泥一样坐在了一个马桶上。这酒保年龄不大,大概也就十□□岁。我似乎从他身上闻见了一股怪味,我本以为是狐妖的味道,可再一看,原来是这个孩子被吓尿了。
  我看着他哆哆嗦嗦的的样子,逗趣道;“行啊,现在像你这么大还是童子的不多了,你知道吗,妖怪最喜欢童子了。”
  “啊啊啊!!”
  不等我说完,这小孩儿就像是跳尸一样蹦了起来,大叫着就往后面洗手台处指了过去。我回头一看,就看到一个穿着裙子的女人在那里补妆,只不过身后的尾巴却没藏住,一晃一晃的。
  我眼皮子一跳,抄着手里的手机就冲着那狐狸精的头砸了过去。
  “啊!”
  狐狸惨叫一声,血从额头上流了出来,我瞪了他一眼,“你他-妈今天到底是做-鸡还是做-鸭!”
  狐狸脸色惨白地说:“川哥,我,我今天做-鸡……”
  我简直要怒,“做鸡?做鸡你他-娘-的跑到男厕所来补什么妆!”
  他愣愣的看了看我,又看了看坐在马桶上的酒保,吞了吞口水,“对不住啊川哥,我第一次做雌的,忘了这事了。”狐狸说了一句就想溜,我连忙大喊道,“出去接客你倒是给老子把尾巴藏好啊,傻缺!”
  遥想多年前,他们狐族是何等的身姿曼妙,特别是他们的狐后,那叫一个天上难寻地上难找,也不知道这几百年是吃什么吃多了,遗传基因怎么直往猪精上蹿呢。
  我不由得唏嘘一声,一回头不要紧,这才把发现马桶上的小酒保早就吓昏过去了。
  啧,现在的小年轻儿,也太不禁吓了。
 
  第2章
 
  我伸出手,用法术抹去了他的记忆。我刚想把他架走,就听到门外传来一阵的脚步声。
  “川哥!”
  我一挑眉,“哦,利三啊。”
  利三是鬼族的人,虽然化了人形人模狗样的,不过真身却是一个没有头的,说是死前被人砍了脑袋,到现在也没找着,故而办事有些少脑子。
  我叹了口气:“上边到底出什么事了,你瞧瞧把人童子给吓得,好好的一泡童子尿就这么浪费了。”
  利三看了看马桶上的小孩儿,嘴角一抽,连忙道,“川哥,有一只狐妖在床上吸了人的精气,那人看样子快不行了,那只狐妖也逃了。川哥……你说这要是把镇邪所的那帮祖宗给招来了,老大肯定会打死我们的。”
  我眼皮子一跳,“我说什么来着,我就说不能让狐妖接客吧?要是镇邪所这次收了你们,我可不管。”
  “川哥!”
  利三像是吓坏了,一把扑过来抱住了我的裤腿,“川哥,您是仙君,您可不能不管我们啊。我誓死都要做川哥您的腿部挂件啊。”
  我冷笑一声,“别了,我年龄大了骨质酥松不适合做负重跑。再说了……仙君?那是谁前天在南门那处嚼舌根,说我是重冥那小混蛋的御用男-妓来着!”
  利三这下子不说话,身子抖个不停,像是生怕我把他抓走练了丹。
  我拍了拍他的肩,笑道,“你放心,我不是丹修,绝对会给你的利索的,不会让你生不如死。”
  利三简直快要翻了白眼,我自然不会跟这种小鬼儿一般见识。
  “人呢!”我问道。
  利三指了指楼上,“3……306房间!”
  现世救人讲究黄金三分钟,我这里就要讲钻石一须臾了。
  但非寿终正寝者,生死簿上难寻其命,冥府之主也不收。若是能救回,什么都好说,若是就不回,怕是就要怨气缠身化身厉鬼,不过那之后要是作妖也就是镇邪所的事情了。可是今儿个这狐妖是重冥店里的人,这就不太秒了。
  镇邪所的那群公务员就快穷疯了,巴不得现世出点什么大事,他们好打捞一笔。再说我听说最近九重天要来个一个特派员,镇邪所正怕出了什么事被提溜上去受罚,这就出了这种事,到时候谁都吃不了兜着走!
  刚走到三楼,走廊深处就传来一阵的狐狸骚味,店里重冥的几个手下已经封锁了整个楼层,见我来了,这才让来了身子。
  我走了过去慢慢的推开门,豪华包间里,衬衫皱皱巴巴的扔在了地上,再走几步就是领带,还有内-裤……
  不用想就知道前-戏有多么的激烈。
  一眼看过去,偌大的欧式圆床上,只裹了一个浴衣的男人摆出了一个大字,还有一张生无可恋的脸。再走近些,就看见男人脸色铁青,看来精气被吸了不少。
  我摸了摸他的眉心,叹了口气。
  我从兜里拿出一只小葫芦,从里面到了一粒药丸给他服了下去,这药丸本来是我要留着哪天给自己保命用的,这下倒好,偏偏给一个愚蠢的人类用了去,真是作孽。
  不过退一步想,如果再过一会儿,这个的魂魄飞离,被游荡在现世的恶鬼围住,我岂不是还要与鬼抢魂?
  如此想来,这丹药用的还是很得当的。
  吃下仙丹之后,男人紫黑色的脸这才恢复了过来,褪去的原来的猪肝色,我这才看清楚男人的长相。
  好嘛!原来躺在这里差点领了便当的人竟然是当红的明星,对面的商场上前段时间还挂着他的海报呢。
  我以前就觉得重冥干错了行,就冲他那张帅脸,就应该去做娱乐事业。回头看看某些人,人家染了魔气不照样进军演艺圈,唱唱跳跳风风光光的,多好。
  偏偏要来开什么风-月场所,真是想不开!
  男人的气色刚刚好转,那边就听见走廊里传来一阵的嘈杂声,我推开门,就看到利三他们拦住了一个女人。
  “吵什么呢!”
  利三道:“川哥,这个女人非说是里面男人的经纪人,要进去。”
  我看了看女人,“恩,放进来吧。”
  利三松了手,女人看了我一眼就进了房间门。不用我处理接下来的事,我当然高兴,只不过这二半夜的我还要去追那只吸了精气的狐妖,这就令我非常的不爽了。
  我一边下楼一遍想着要是抓到了那只狐狸,是要从头剥皮,还是从屁-股开始剥起好,就看到二楼的电梯突然打开,一群酒保毕恭毕敬的喊了一声,“老大!”
  我噎了噎,转身就想脚底儿抹油。
  “站住!”
  我的右脚还没有落下,身体里的魂魄就被男人寒钟一般的声音生生定住,身后随之而来的寒气让我慢慢的闭上了眼睛。
  缚仙咒!
  男人蹭着我的肩就走了过去,他身上的寒气刺得我浑身难受。男人打开了一间房间,率先走了进去,我看着他宽大的脊背,突然有种恍如隔世的错觉。
  身后的一群鬼早就不知道溜到哪里去了,许是察觉到重冥今天的心情不好,麻利儿地逃命去了。
  缚仙咒没有预兆的解开,我方才施了力的右脚冷不丁落在地上,害我跄踉了一下。我抿了抿唇刚想说些什么,那边冷清的声音就穿过了厚重的房门。
  “进来!”
  我看着眼前的欧式房门,突然觉得地狱也不过如此,我咬了咬牙,推门走了进去。
  即使化身人形,身穿剪裁得体的黑色西装,却还是封不住他已经渗透进了魂魄的戾气,他的侧脸在昏黄的灯光中透露着一种刀锋一般的美感,英俊的无以复加。就算他尽力想要低调,可就凭这张脸,这也是一件不可能办到的事情。
  周围的空气像是要凝结成冰割破肉身,我被那凌厉的目光看的眼神忍不住游离着。
  “不接电话……聋了?”
  他淡淡开口,随手开了一瓶桌上的红酒,酒红色的液体在高脚杯里随着他的掌心轻轻晃动,在那样的一张面容之间,轻触他嘴边的仿佛已经不再是红酒,而是赤红的血。他的喉结鼓动着,却看得我天灵盖一麻。
  我想我是知道他今晚要做什么了。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