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慈悯守则 作者:matthia(上)

字体:[ ]

 
文案
 
猎人X敌方的武器。血族,巫术,打怪,试着相爱?
 
和无尾熊+由晨曦至深渊同个世界观,故事并没有关联(没看过之前的也不影响什么……
 
 
    第1章
    
    亚修又做噩梦了。
    每次的噩梦里他都会回到十岁生日那晚,这次也不例外。
    当时是初秋,天气足够凉爽又不会太冷,生日派对地点就在家里的后院,空中架上了闪烁多色的彩灯,露天长餐桌上铺了星星与火箭图案的台布。晚餐主厨是父亲,他的手艺不输给任何餐厅厨师;母亲则负责招待客人——邻居的两对夫妇以及他们的孩子,还有亚修学校里的两个好友。
    晚餐很美味,蛋糕也非常漂亮,房间里还多了一大堆礼物。派对结束后客人们没停留太久,家里又恢复了平时的安静,亚修上床睡觉的时间也到了。
    生日礼物中有一本冒险漫画,亚修恨不得立刻开始看。他兴奋得坐都坐不住,想入睡就更难了,但小孩子就是不能熬夜,即使是生日当天也不行,妈妈总会监视他的门缝,看那里是否透出灯光。
    亚修在床上滚来滚去,直到凌晨,似乎父母都进入梦乡了,他偷偷扭开床头灯、翻开漫画,津津有味地看起来。
    故事讲的是一个超级英雄的故事,他孤身行走四方,惩治那些隐藏在人们视野之外的邪恶怪物,默默无闻地保护普通人。亚修越看越入迷,不知不觉已经凌晨三点多了,他毫无睡意,完全沉浸在漫画的世界里。
    直到他听见一声惨叫。
    是母亲的声音。亚修是个聪明的小孩,他没有跟着尖叫,也没有跑下楼,而是在房间里立刻拿起电话打算报警。以前父母教过他这种情况下该怎么做。
    可是电话接不通,无论拨打什么号码都不行,很久以后亚修会明白,这是因为屋子的电话线路被切断了,但现在的他还不懂。
    他小心走出房间,赤着脚,一点点挪下楼梯,从栏杆的缝隙里向下看。他看到餐厅门口伸出来一双腿,穿着睡裤;再往下走了两个台阶,他看到了父亲的全身,显然他已经死了,从喉咙到胸腔被撕裂开来,身下的奶茶色地毯被染成一片漆黑。
    昏暗的月光下,母亲站在餐桌前,手里握着念珠链十字架,一点点往后退。
    亚修又向下走了几步,木楼梯吱呀作响,母亲猛地回过头看向亚修时,餐厅黑暗的角落里有什么东西也动了动。
    那一刻,母亲竟然既没有尖叫也没有逃跑,反而向着角落里的怪物扑了过去。
    亚修看不清她是如何被那东西捉住的,怪物行动的速度快极了,简直像被强行剪到一起的电影胶片。母亲喊了一句什么,可能是叫亚修的名字,也可能是叫他跑,他不太记得了,即使是在噩梦里也想不起来。因为当年面对那一刻时,他太害怕了,什么也听不到,一步也动不了。
    _
    越过母亲的肩膀,亚修看到了一个陌生的身影,身材修长,皮肤苍白,一头及肩的凌乱银发。亚修看不清他的脸,因为他正把脸俯在母亲颈间,她鲜红色的动脉血从他颈间滴落。
    怪物慢慢抬起头,亚修本以为会看到一张狰狞的脸,但并非如此。银发的怪物是个年轻男人,面无表情,眉目端正却缺乏生气,就像一尊会动的石像。他的眼白布满血丝,几乎通红,眼珠的颜色更是和满屋的血液一模一样。
    母亲的身体轻轻抽搐了几下,最终不再动弹。怪物丢下她,慢慢向亚修走过来。他居高临下地看着亚修,唇边与面颊上血迹斑斑。
    亚修这才发现,怪物的脸上竟然挂着泪痕。真正的眼泪与血丝交融在一起,正从他的眼角不断溢出。
    怪物与亚修四目相接,嘴唇颤动,似乎想说什么又发不出声音。屋子里安静得像死后世界。一两秒后,怪物向他伸出手。亚修本以为自己可能会被撕碎,或者被活活吞吃,猛地看到怪物另一只手中的匕首时,他突然意识到:也许这东西是人,是那种最邪恶的人,而不是鬼怪……所以我要跑,我可以逃掉的,不能就这样死去。
    他转身向门口狂奔,怪物紧追上来,匕首锋刃撕开他身后的睡衣布料,脊背上传来烧灼般的疼痛。他跌倒在地,紧闭双眼。这时,大门突然被一股冲击力轰开,伴随着强光,震耳欲聋的密集枪声在屋内响起。
    这一切不知持续了多久,亚修一直趴在地上一动不动。再睁开眼时,银发的怪物已经不见了。陌生成年人抱起亚修,为他擦干眼泪,还有一些人走进屋里去查看他父母的情况。
    亚修很清楚地意识到,父母都已经死了,他们不可能活下来。
    同时他也更清楚地知道——银发的怪物并没有死。他逃走了,继续潜伏在广阔世界上某个黑暗的角落。
    亚修是被手机铃声吵醒的。
    据说这种唤醒方式对脑血管不好,但他却无比感谢这通电话,不然也许噩梦会再从头到尾重播一次,以前他就遇到过这种情况。
    现在他当然不再是刚满十岁的小孩,也不在弥漫血腥味的旧宅中。他已经年近三十,住在价格便宜的公路旅店里,他好几天没刮胡子,及颈的黑发乱得一塌糊涂。由于不喜欢睡床,他仰靠在沙发上和衣而睡,手边放着总随身携带的吉他包。
    接起电话,号码被显示为“及时达披萨外送”,他的手机里有许多这样的号码。亚修知道这并不是外卖,而是艾尔莎打来的,当年她领养了亚修,曾是他的监护人。
    “这次的案子你肯定有兴趣。”电话接通后,艾尔莎省略了寒暄,开门见山地说。
    亚修从沙发上坐起来:“是之前提到的那个集体狩猎?可是我不擅长和人配合,也许并不适合参与这种……”
    艾尔莎说:“记得三个猎人在任务过程中被袭击的事件吗?其中一个猎人活下来了,叫薇拉的那个。昨天她脱离了危险,在医院醒了过来。她口述的事情经过与我们之前推测的完全不同。之前我们的推测是:两个猎人被吸血鬼杀死,吸血鬼也身受重伤,薇拉一刀结果了他之后,自己却重伤昏迷……事实并非如此。薇拉说,他们确实和目标纠缠了很久,但中途突然又出现了另一个怪物,怪物对他们三人以及目标进行无差别攻击……最后怪物杀了两个猎人,也杀了吸血鬼,只有薇拉侥幸活了下来。”
    亚修没有接话,沉默地聆听着。
    “薇拉说,突然出现的也是个吸血鬼,瘦高,比一般的吸血鬼更苍白,动作狠辣,无法进行沟通,他有一头银发,和永远保持血红色的眼睛。”
    “请您继续说。”亚修的语气很平静,没有长久的沉默,也没有大吼大叫。电话那头的艾尔莎倒是因此迟疑了一下,怀疑亚修是不是真的听懂了她在讲什么。
    她继续说:“是几个驱魔师找到他的。之前驱魔师要找一伙巫师的地下研究所,他们锁定了大致区域,却搜寻不到具体线索。这次通过侦测‘银发怪物’的行踪,他们竟然意外发现了巫师们的藏身之所,所以他们联系了这一区域的游骑兵猎人,希望你们都能参加‘集体狩猎’。”
    “好的,我愿意参加。”亚修痛快地回答。
    “你都不问问怪物和巫师是什么关系?”_
    “大概也就是一起作恶的关系吧,不然还能是什么。而且,我猜您也不知道他们是怎么回事,不然您一定会直接告诉我。”
    “好吧……那么我大致说一下需要注意的地方。这次参与行动的不仅是驱魔师,还有一些不是我们的人,而是来自‘无威胁群体庇护协会’那个组织的调查员。你知道,他们保护无害黑暗生物的利益,同时也追猎其中的邪恶之辈,他们表示,要以控制为主、减少杀伤……而游骑兵猎人协会已经就这方面和他们达成一致了,希望你参与行动时能够记住这一点。”
    “我明白了。他们最主要是想对付巫师,是吧?”
    “是的。那些巫师是……”
    “我并不关心巫师,”亚修用肩膀和头夹着手机,打开脚边的吉他包,“巫师交给他们就好,愿意杀还是愿意审讯都随便,我只找自己想找的,保证不给他们添乱,也不会节外生枝。”
    吉他包里放的并不是乐器,而是数种武器。从袖珍手枪到M500转轮枪,普通铅弹和几种银弹,甚至还有一架未经完全组装的巴雷特。
    艾尔莎叹了一口气:“其实那个怪物也不一定是他。你以前也遇到过很像他的敌人,但却不是他。”)
    亚修说:“不要紧,反正它们都是怪物,而且都死了。就算没找到真正的它,也不算可惜。”
    “好吧,也许这次真的找对了,毕竟描述听起来很像。亚修,务必注意安全。”
    “我知道,谢谢您。”
    之前艾尔莎也提过这次集体狩猎,亚修知道该和谁联系,他又问了问养母最近的身体情况之后,通话就此结束。
    把手机丢在床上,他开始整理清点武器,反复装好枪支再拆卸开,循环了数次后,他终于关上了吉他包,起身去盥洗间。
    水龙头上的镜子映出一张过分疲惫的脸。作为常年追踪黑暗生物的游骑兵猎人,亚修的体格足够强壮,但脸色却经常憔悴得发青。他缺乏休息、三餐不定、频繁透支体力,这种不健康的精神面貌让他看起来像个不得志的颓废摇滚歌手,倒正好与总带着吉他包的形象很吻合。
    他脱掉衣服,扭开淋浴喷头,不等水热起来就站到了花洒下面。偶尔扭过头看镜子时,他能隐约看到自己背上那条长长的伤疤。
    是当年银发怪物留给他的。
    裤子挂在门把手上,腰带上挂着一把匕首。它本来没有鞘,现在的皮鞘是后来配的。匕首是当年银发怪物留下的,怪物用它划伤了亚修的背,姗姗来迟的猎人们冲进来之后,它就逃走了,抛下亚修也抛掉了匕首。
    之后,亚修被艾尔莎抚养长大,被她渐渐带入猎人与驱魔师的世界。亚修一直留着怪物的匕首,到今天为止,他用它结果了不少黑暗生物的性命。
    关上花洒、换上另一身衣服后,亚修拿着匕首看了很久,然后把它挂回腰带上,认真地扣好。他要带着匕首去,他要带着它再次面对当年的噩梦。
    他回到镜子前,把湿漉漉的半长发向后拨,在脸上打好泡沫,认真刮掉稍显邋遢的胡子。光滑的下巴能让他显得年轻一点,尽量与那个十岁的小男孩更像一点。
    “希望你能认出我。”
    自言自语了一句之后,他走出去,拨通联络人的电话。
    
    第2章
    
    猎人目的地是城市外十几公里处的小镇,这里居民不算多,因为有个古战船博物馆,所以平时常有游客来往。
    直到与其他猎人会面,亚修才知道作为狩猎目标的巫师们具体都干了什么:在车祸死伤者身上做实验,侮辱尸体放任还魂尸出没伤人;用狼化药水在独立别墅的自来水管线投毒,观测摄入者的不同反应;派出怪物(看描述大约是吸血鬼)袭击特定的小镇居民,利用獠牙携带特定毒素,让毒素在普通人身上起反应并传播……
    不用多说,敌人多半是“奥术秘盟”的人。大多数研究者和猎人都很熟悉他们,这个类似巫友会的组织从中世纪就一直存在,直到三四十年代才渐渐被其他势力剿灭。现在他们已经形不成什么大气候了,但仍有残余势力像害虫般潜藏着,持续进行着邪恶的研究。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