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末世有桃源 作者:魏香音(下)

字体:[ ]

 
    第51章 生命的气息
    
    结束了短暂的午休,大家继续上午未完成的工作。
    送走出外勤的四个人,内务组继续守着别墅,一个小屁孩、一只猫和一条狗。
    开始自习的段星泽也发现了桌上的糖果,礼貌地向杜云飞道谢。苏合趁机问杜云飞:“你怎么还会做糖。”
    杜云飞的答案很简单:“拿来哄看儿科的小孩。”
    一个医生,会做菜还会哄小孩。苏合由衷地感叹:“你这样的实用型男人,不当爹可真是可惜了。”
    “谁说我不准备。”杜云飞收拾着手里的东西,眼皮也不抬。
    “我没意见。”
    知道他只是故意抬杠,苏合故意不追问,只笑眯眯地看着他。
    今晚上大家要求吃饺子,杜云飞已经开始着手和面。苏合没打算过来帮忙的意思,他还有别的事情要做。
    “家里牙膏用完了,我去外头巡逻一圈,顺便拿点材料回来。”
    他向杜云飞交代了去向,拿上手台、防身工具和车钥匙就出了门。
    杜云飞继续和着手中的面团,揉好之后盖上布放在一边发酵。等到发酵完成的时候,苏合也满载而归了。
    只见他将满满一筐绿叶放到厨房的桌上,转身又去库房里翻翻找找,提出了一大一小两个玻璃瓶。
    杜云飞手上开始擀面皮,可是余光一直关注着这边的动静。
    “哪儿来的甘油。”
    “那天在医药品仓库里,我自己拿的啊。”
    “还用橄榄油,不嫌浪费。”
    “外头油橄榄树种了好几颗呢。再过几个月就能收,到时候榨油榨到你手酸。”
    说着,苏合就将摘来的一部分树叶丢进水池里清洗、沥干,再放进一只不锈钢圆筒里切碎捣烂。然后倒入橄榄油,进一步挤压翻搅。一股清新的薄荷气味开始在厨房里弥漫,金黄色的橄榄油也逐渐变成了浓绿色。
    萃取出的薄荷油很快就被收集起来。苏合又往其中加入一定比例的海盐、甘油和甜叶菊的浸出液,再放入杜云飞做馒头用的小苏打粉,全都搅拌在一起。
    “等下。”
    杜云飞又打开放在料理台上的玻璃罐子,取出一片桂皮和一只茴香磨成粉,让苏合添加进牙膏里。
    搅拌完成的牙膏,呈现出一种极难以描述的褐绿色。苏合拿针筒将它们注入空了的牙膏管内。
    “这味道,嘿嘿……今晚上刷牙,吓他们一跳。”
    牙膏做好了,苏合将东西收拾收拾,洗完手就过来帮忙包饺子。
    杜云飞教了几个简单手势,这就放他实践起来。苏合拿起一块面皮摊在掌心里,放上肉馅然后用力一攥拳头。面皮是合拢了,然而肉馅也从边上被挤了出来。
    他“啧”了声,摊开面皮进行抢修,一边嘟囔道:“如果丧尸病毒没出现,你说咱们两个现在应该是什么关系。”
    “没什么关系。”
    杜云飞熟练地包着饺子,还时不时地拿起苏合的异形饺子做些修正。
    “是哦。”苏合也不生气,随手丢了颗糖进嘴里,“那你会找一个什么样的人过日子。”
    “没想过。”又是一个饺子放到台上,“随缘。”
    “可是我想过,还挺多次的。”
    苏合嘴里吃着糖,声音有点含含糊糊:“不过想多了也没什么好处。反正希望越大,失望越大,不如多找找身边追求者的发光点咯。”
    厨房里安静了一阵子,苏合饺子包得越来越像样,动作也熟练起来。
    反倒是杜云飞一连擀破两张饺子皮,停下来撒了点儿生粉。
    “在段鲸之前,你还和谁交往过?”
    “毕了业你还会去记单词吗?早忘光了。”苏合头也不抬:“你呢?青年才俊的同行也不少吧。”
    杜云飞安静几秒钟,倒是点了点头:“以前有过。”
    “哪一国的?什么肤色?胸有你大么?”
    “是个大学女同学。”
    “女的?!看你一本正经的,居然还玩男女通吃!”
    苏合抬起头,惊愕的表情因为面粉的点缀而毫无说服力。
    杜云飞很自然地抓来一块湿布想让他擦脸。却没料到苏合竟然往后缩了一缩。
    “你都有这本事了,还是找个好姑娘生孩子去吧。犯不着跟我在这儿干耗着。”
    “你是在歧视我。”杜云飞沉声道,同时将湿布收回。
    “歧视?歧视你可以和自己喜欢的人通过自然方式产生下一代?”苏合哑然失笑:“那你也来歧视歧视我好了。”
    “你很介意这一点?”
    “倒也还好,毕竟我不像别人那样有爹有娘,整天催着生这生那的。可是朋友圈里头就不一样了,比如老段……”说到这里,苏合故意压低了声音,以免被对面大厅里坐着学习的段星泽听见。“你不也说自己来自幸福家庭吗?就不怕找个男人,家里人反对?”
    “我家很开明。”
    杜云飞又丢了几个饺子皮到苏合手边:“所以对我而言男女都没有区别。只要值得去爱,就该好好珍惜。和自然繁殖没关系。”
    “喔。”苏合手里捏着饺子,一下子趴在了料理台上,“段总裁听见这番话,非得嫉妒死你不可。”
    杜云飞笑笑,又拿起湿布丢了过去。
    这次苏合倒是接住了,拿着擦掉了脸上的面粉。
    “欸,你为什么要和那个女的分手,劈腿?性格不合?毕业散伙?”
    “话太多。”
    两个人有一搭没一搭地说着话,慢悠悠地包了两百多个饺子。其中一部分送去冷冻,剩下的分批下锅。
    傍晚时分,其他两组收工回家,彼此交流着今天的成果。热腾腾的饺子很快就出了锅,大家彼此招呼着围坐下来。
    饺子有猪肉白菜、素三鲜和羊肉大葱三种馅儿,分别装在三个不锈钢脸盆里头。蘸饺子的酱汁也有几种,各取所需。大家狼吞虎咽地吃完,直呼痛快,饭后吕如蓝和海臣还抢着帮忙刷盆洗碗,让杜云飞去休息休息。
    苏合跟着杜云飞也沾了光,第一个洗完澡就上楼去照顾种在房间窗台上的植物,再顺便做些文字记录。可能毕竟是有点累了,没写几个字就开始犯困,紧接着歪歪扭扭地就睡了过去。
    可这一夜,他睡得并不踏实。
    约莫到了后半夜,一阵嗡嗡声出现在了苏合的耳边。皮肤上甚至能够感觉到刺痛。随之而来的是浑身上下止不住的瘙痒。
    半梦半醒之间,苏合回想起自己睡前忘记放下蚊帐,这才使得该死的蚊虫趁虚而入。他想要起身,可身体死沉死沉的,抬不起手脚来。
    苏合咬牙切齿地在心里咒骂,等到身上的沉重感稍稍减轻,他立刻闭着眼睛把蚊帐拉下,然后抓起被子一顿狂扇,又拼命蹭着床单。
    即便如此也还是迟了。
    凌晨四点三十分,在一片前赴后继的嗡嗡声里,苏合忍无可忍地再一次坐起身来,起床开灯,穿好衣服。
    太阳还没出来,窗外的天色只有蒙蒙亮,静谧的树林笼着一层薄纱似的蓝光。他一个人背起箩筐,筐里装着砍刀剪刀和锄头,怒气冲冲地就出了门。
    又过半个多小时,早睡早起的杜云飞也起了床。他首先走到苏合门口准备叫早,可是门开着,里头没有人。
    他再走到楼下查看,也不见人影。
    在做出更进一步的推测之前,杜云飞首先查看了盥洗室(也就是曾经的一楼女厕所)里的情况。洗手台是湿的,苏合的毛巾和牙刷也都潮湿。这至少说明他是自己起床的。
    稍微定了定神,杜云飞朝着大门口走去。说也凑巧,刚出了门就看见苏合背着满满一筐树叶杂草走了回来。
    “半夜不睡,你干什么去了?!”
    “你怎么知道我半夜没睡,你偷袭我了吗?”
    也许是因为起床气的缘故,苏合黑着一张脸径直走进别墅里。经过大门口的时候,一股难以形容的怪异气息吸引了杜云飞的注意。
    “你居然——”
    作为男人而且还是个医生,对于这个气味并不陌生。可他却万万没想到,苏合一大清早跑外头,居然是去做“那种事情”。
    “啥?”苏合皱着眉头,愣了两秒钟才反应过来他的言下之意,顿时哑然失笑:“你以为……什么啊?!才不是那个!”
    说着,他将背上的竹筐放下,从里头抓出了一大把酷似毛毛虫的白色花序:“这个!是这个!栗子花!!”
    杜云飞这才确认,苏合身上那一股子浓郁的*液气味的确是眼前这一大把毛毛虫花上发出来的。他愕然道:“你拿它干什么?”
    “你先去准备早饭,一会儿看了就知道。”
    说着,苏合又挠了挠脖子上的蚊子包,开始行动。
    他将又臭又长的栗子花一条条拿起来,每三朵捆扎成束,编成麻花辫状,再用长尾夹将这些麻花辫夹住,倒立在地上,取出打火机点燃。
    毛茸茸的花序很快燃烧起来,散发出黑烟以及愈发难以形容的气味。可是苏合却浑然不觉,一根接着一根地点燃着。
    到最后整个大厅里全都充斥着栗子花那种暧昧又呛人的臭味,就连躲在厨房里的杜云飞也忍不住探出头来。
    “有完没完?”
    “就快烧完了!”苏合点燃最后一根栗子花辫:“我这也是在为了你们好,谁知道那些该死的蚊子在叮我们之前有没有叮过丧尸?”
    说着,他又从竹篓子里取出几种树叶,戴着手套将它们全都浸泡在水盆里,又揉又挤。
    端着菜走出来的杜云飞瞥了一眼:“什么树叶。”
    “桃叶、菖蒲和羊踯躅。用来杀死院子水坑里的孑孓,还有下水道里也要倒一些,对蛆也有效。”
    他边说边做,不一会儿就泡出了好几盆汁水,非常勤快地跑到外头去泼洒。
    杜云飞看着苏合忙进忙出,自己手上的工作也没停下来,不一会儿就准备好了一桌丰盛的早餐。
    苏合终于泼完了水,提着个空盆子回到屋里,正对上这一桌丰盛的饭菜。空腹晨起的怨念顿时发作起来,奈何手上还带着沾了羊踯躅汁液的手套,唯有舔舔舌头,把口水往肚子里咽下。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