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肉文  柴鸡蛋  双性

功德簿 作者:与沫(上)

字体:[ ]

 
文案:
    “地球的寿命有46亿年,银河系的寿命有140亿年。而在宇宙中,像银河系这样的星系,多的数之不尽。”
  “世界如此壮丽而又庞大……就算是再伟大的功绩,再显赫的名声,跟这广袤的天地、无垠的时间相比,又算得了什么?”
  “我真正想要的,不是那些世俗的东西……下至瀚海深渊,上至宇宙星河,我都想用我这双眼睛去看一看,用我这双手去摸一摸,我想走遍所有我想去的地方。”
  “我想了解这世上所有的奥秘。”
 
文章类属:系统升级文。
不脑残!不圣母!不憋屈!
有阴谋!有热血!有基友!
作者弱弱地说:努力日更中……
 
特别提醒:开头两章略有不足,为了保证后文流畅作者暂未改文。看个开头打算弃文的亲要坚持到第五章哦!
 
内容标签:
搜索关键字:主角:容远 ┃ 配角:豌豆,金阳,周云泽,萧萧,欧阳睿,周静 ┃ 其它:功德簿,光脑
 
银牌编辑评价:
惩恶扬善得功德,欺善纵恶失功德。 
容远不施舍,不乞求,行于世而绝于世,特立独行,冷心冷肺。然而莫名出现的一本《功德簿》却将他的人生引向了完全不同的方向。他拯救世人,改变世界,所求的,不是金钱、美人、权势、爱情,而是纵横逍遥于宇宙之间,了解这世上所有的奥秘,时间和空间,都不能成为他的阻碍。 
本文逻辑严密,脑洞清奇,随着情节的推进,逐渐展开了一幅浩瀚奇妙、奥秘无穷的画卷,亲情、友情、社会、家国、人性、本心,各种冲突和对决扣人心弦,值得一观。
==================
 
 
  第1章 功德薄
  
  《大乘义章·十功德义三门分别》:“功谓功能,能破生死,能得涅槃,能度众生,名之为功。此功是其善行家德,故云功德。”
  ——————————————————————
  小区喧嚣的早晨已然过去,上班的上学的散步的遛猫遛狗遛孩子的都各奔各的方向,空气中还弥漫着淡淡的油烟味儿和汽油味儿,隐约还能听到小区外马路上汽车鸣笛的声音。
  然而对这个小区的人来说,终归是安静了下来,仿佛连呼吸的节奏都终于可以放缓。
  太阳渐渐升高,郁郁葱葱的树叶也在正午阳光的炙烤下耷头耷脑,连飞虫鸟兽似乎也恹恹的失去了精神,有一搭没一搭地叫两声,接着就藏在茂密的树叶间,不见了踪影。
  已经是高中生的容远却丝毫没有去上学的心思。他的被子还胡乱堆在床上,一旁的椅背上挂着短裤,T恤一半在椅子上,一半拖在地上。书包扔在门边的墙角处,几本书和练习册从开口处滑了出来。书桌上他的书分门别类整整齐齐的摆放着,笔筒中钢笔、签字笔、铅笔、尺子、橡皮、胶带都按照种类和大小整齐的排列,就像正在等待检阅的士兵。书架上,从字典到小说,从作文论据大全到各科题典,从英语听力到各种游戏光碟,从他养了三年的那盆小仙人掌到路边小摊淘来的各色摆件,没有一件不整齐,没有一样不熟悉。
  容远盘腿坐在床上,一只手撑着下巴,身体不动,眼睛一寸一寸地从房间里扫过,试图找到任何一丝不协调的地方。这个状态从他一大早醒来开始,一直持续到现在烈日当空。
  原因就是,早晨醒来之后,容远就发现了三件事。
  第一,他丢失了三天的时间。明明躺下前还是星期五,他还计划着明后两天休息日该做些什么,按照步骤一二三四地填进了脑海中的时间表后才安心睡着。一睁开眼睛却已经到了星期二。
  第二,他有轻微的强迫症和洁癖,习惯将所有的东西都按照固定的顺序摆放在固定的位置上,任何时候看上去都绝不会有凌乱之感。绝不会像现在一样——衣服裤子书包都胡乱扔在一边,没有半点条理。而且那身T恤和短裤,如果他没有记错的话——而记错的概率比火星撞地球还要小——并不是他星期五穿着去上学的那套。
  ——原因很简单,学校规定,上学期间,要穿那身蓝白相间毫无特色的校服。
  第三,他的枕边,莫名多了一本古朴的小册子,A5纸的大小,侧边打了九个装订孔,孔内套着金色的细环,纸张薄而强韧,质地紧密平滑,浅蓝色封面,上面是三个黑色的隶书字体——“功德薄”。
  他可以确定,自己从来没在任何地方买过这样的纪念品,或者说,从没有在任何地方见过这样的一本册子。
  更何况,这个《功德薄》中的纸张洁白细致,摸上去如水一般的光滑柔软,但无论折叠、浸水、火烧,都没有任何的损伤或者变形,哪怕把一瓶墨水倒上去,只需片刻就会被吸收的干干净净,半点痕迹也不会留下。容远甚至划开自己的指尖抹了几滴血上去,也一样被吸收殆尽,再没有别的任何反应。
  这是一本无法被书写的、几乎完全空白的册子。
  说是几乎,是因为这本册子,只有第一页有内容:大半个页面都被他的一张全身照所占据,衣着就是现在扔在椅子上的那一套。照片右侧,是一连串密密麻麻的数据,除了常见的身高、体重、肩宽、胸围、腰围以外,还有类似头长、颈长、眉间距、嘴唇厚度、食指长度等等,详细到了令人发指的地步。而且不仅如此,当他的手指在这张照片上轻点的时候,还会浮现出身体内部各个器官的数据和健康状况,从头发丝到脚趾无一遗漏。在照片头部轻点三次,所有身体数据都会消失,取而代之的是四行字——
  【力量:15.375】
  【敏捷:7.013】
  【体质:5.953】
  【智力:4.367】
  照片下方,是短短的几行字:
  【姓名:容远】
  【性别:男】
  【年龄:17】
  【血统:—】(血统后面是一道鲜红色的划痕,容远怀疑那是自己的血)
  【功德:-178500000】
  容远盯着最后那一串数字盯了半晌,然后一个一个指着,数了一遍。
  ——他从来都没有怀疑过自己的眼力,也从来没有怀疑过自己的智商,但他还是又数了一遍。
  然后又数了第三遍。
  数了三遍就足够了,容远终于可以确定,所看到的这行数据不是自己的错觉。
  负一亿七千八百五十万的功德值。
  呵呵。
  难道“功德”这种东西是按照津巴布韦(曾经发行面额500亿的钞票、500亿却只能买两条面包的国家)的汇率来计算的吗?
  鉴于功德薄的各种神奇属性以及其中各项客观数据精确到小数点后三位——尽管不清楚其中是否存在误差——容远对这个【-178500000】纵有怀疑,还是低头开始回忆自己短短十七年的人生。
  他是一个出生即被父母双方遗弃的孤儿,从小就跟着一位年逾六十、无儿无女的叔爷爷长大。老人精力不济,连自己都未必照顾得了,更不用说照顾婴儿了。因而家里经济条件虽然还不算差,容远长大的过程却也是磕磕绊绊。他从会说话就会骂人,会走路就开始打架。好在他长得好看,又极聪明,从幼儿园开始上学起就没有被其他人夺走过成绩第一名的宝座。对这样长得好成绩也好的孩子,人们总是格外宽容和喜爱的,因此要说磨难,他也没经历多少,反而受到周围人很多的同情和帮助。
  容远很清楚自己并不是一个好人。敲诈勒索、打架斗殴之类的小事且不说,各种睚眦必报的事也干过不少。但他一直觉得自己很无辜很善良,毕竟他都是“防守反击”,手上没有沾过人命,公交车上让过坐,马路上扶过晕倒老人,帮过迷路孩子,路上捡钱交给老师,遵守各种必须遵守的社会规则,甚至没有闯过红灯……他一直觉得自己是个好人,比世界上的大多数人都更好一点。
  所以说——
  负一亿七千八百五十万?
  呵,怎么可能?
  果然是津巴布韦的汇率吧?
  就在容远这么想的时候,他手中的功德薄突然一阵发热,心中腾起一股不好的预感。他忙把功德薄翻开,只见原来空白的扉页上竟有黑色的火焰在燃烧,跳动的火苗在页面上如同肆虐的黑蛇在蔓延,片刻后火焰熄灭,聚合成几行文字:【规则一:功德薄契约者的功德为负值时抹杀。如契约者初始值为负值,允许用功德值兑换生命或抵消负功德值,生命兑换比率为10功德/天。如兑换生命的功德在24小时之内不能支付并且契约者功德值仍为负值,契约者即被抹杀。】【规则二:不允许以任何方式、向任何有生命物体告知功德薄的存在。违反此规则者将解除契约。如解除契约时契约者功德为负值,契约者即被抹杀。】【规则三:契约者将任何一本纸质物品放在功德薄上3000秒,功德薄将在契约者以外的任何存在中显示出该物品的外观和内容;如不进行此步骤,功德薄将显示为空白习册。仅契约者能够看到功德薄的真实内容。】
 
  第2章 失功德,得功德
  
  大乘义章卷九(大四四·八九九下):“言功德,功谓功能,善有资润福利之功,故名为功;此功是其善行家德,名为功德。”
  ————————————————————
  【规则一:功德薄契约者的功德为负值时抹杀。如契约者初始值为负值,允许用功德值兑换生命或抵消负功德值,生命兑换比率为10功德/天。如兑换生命的功德在24小时之内不能支付并且契约者功德值仍为负值,契约者即被抹杀。】容远盯着“抹杀”两个字,瞳孔瞬间扩到极致,一时间握着功德薄的手指都在轻颤。
  ——抹杀?也就是说,二十四小时之内,如果他不能想办法得到10功德值支付给这本破烂册子的话,他就会被抹杀?
  ——而且这不是一天两天,一直到他把那一亿七千八百五十万的负功德值全部抵销之前,每一天都要拿到至少10个功德值来兑换生命,然后还要想办法获得尽可能多的功德值来抵销负值,否则就连想要解除契约都不可能?
  ——到底他为什么会遇到这种事?功德薄又从何而来?为什么会跟他结成契约?他失去的那三天到底发生了什么?他的功德数值为什么会那么夸张?他做了什么?
  一瞬间冒出数不清的疑问完全占据了容远的思绪,巨大的愤怒让他无法正常思考。容远一把抓住功德薄将它狠狠扔出去,按住额头闭上眼睛,努力让自己冷静下来。
  不是没有怀疑过这是一个高科技的恶作剧,就像《楚门的世界》一样,也许安排了这一幕的人正在另一端的镜头里看着他的一举一动以此取乐。但一来,容远确定自己只是一个普通人,不值得任何人花费这么大的精力来这样戏弄;二来,这本功德薄上所体现出的技术,在他的认知范围内没有任何机构或国家能够达到;三来,生命只有一次,就算这一切都是假的,被人戏弄总比把小命都玩掉要好得多。
  所以目前最迫切的任务,就是在规定时限之内先想办法弄到10个功德值,然后才有余力去考虑其他问题。
  要获得功德应该并不难,无非就是做些好事。但现在最重要的问题是:24小时的时限,到底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算起?如果是从他看到这条规则的时候起,那么他还有很充裕的时间;但如果是从他立下契约的时候起……鬼知道那是什么时候?也许他还有一小时,也许下一分钟他就会被抹杀。
  所以首先,时间对他很重要。不想死的话,拿到10个功德值的速度要越快越好。哪怕只是早一秒钟,他活下去的希望也会大上一分。
  想到这里,容远立刻从床上跳了下去,用最快的速度从衣柜中抓了衣服裤子换上,又随便套了一双鞋,抓起功德薄塞进书包就冲出了家门。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blwenku@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