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功德簿 作者:与沫(中)

字体:[ ]

 
  第91章 一本书
  
  “因为《功德簿》,我失去了一切。我怎么还会想要它呢?”萧萧苦笑了一下说道,语气中戴着说不尽的苍凉,“曾经我以为我离不开《功德簿》,但真的放手以后,我发现,这一切也没有我想得那么难。应该说,没有《功德簿》的这段日子,是我一生中最觉得轻松的时候。”
  “我不想拥有它,我只想毁灭它。《功德簿》这样的东西不应该存在于这个世界上。”萧萧说。
  容远道:“虽然我实验的方法不多,但据我推测,目前应该不存在能将《功德簿》彻底毁灭的手段。”
  “是不存在,但可以让它无法再cao纵任何人。”萧萧说:“我在泡泡群岛有一个卫星发射基地,借助卫星把《功德簿》送到太阳上去,它重新回到人类手中的可能性无限接近于零。”
  如果《功德簿》只是一个无法自行移动的死物,那这个方法可以说是一劳永逸。容远低头问自己——加入她所说的并无一句谎言,他能放手吗?
  留下《功德簿》,他自己会麻烦缠身,也会给金阳带来危险,这是容远不愿意看到的。但倘若放弃它呢?没有豌豆,没有光脑,没有雨梭,一生都困在地球上?
  哪一种选择……哪一种选择让他十年百年以后回想起来会后悔?
  得到《功德簿》以后的种种回忆在脑海中闪过。他所做的一切,他所经历的一切,他给自己和别人带来的改变……月球背面岩洞中的留言“勿要如我一般,父母俱亡,妻亡子散,故友尽离,举世皆敌,举世皆叛”……光脑屏幕上,瀑布般闪烁而过的几千个匹配一致的结果……车祸、鲜血、枪声、死亡……短手短脚的豌豆被他扣在杯子里傻乎乎的模样……挚友的笑容和信任……浩瀚无际的星空,童年时他第一次看到众生之柱的照片时的震撼和向往……
  没有了《功德簿》,人的一生就能平安幸福快乐吗?
  事实上也并不是。
  人类是一种多么脆弱的生物啊!让你活在这个世界上的,很多时候运气的因素占了绝大多数。车祸、空难、天灾、疾病、暴徒、战争……有太多的因素可以轻易夺取一个人的生命和未来,很多人都曾有过“命悬一线”的危机,最终能够健康平安的活到老的,只能说是“运气好”。但倘若有足够的力量,就有能力将“幸运的偶然”变成“实力的必然”,能够凭借自身越过大多数危险,也有了说保护的资格。没有力量,便只能随波逐流,在命运女神诺恩斯的网线上挣扎煎熬。
  在已经窥探过更美更好的风景以后,他还能再忍受那种人生吗?
  不,绝不!
  容远有了决定,便问:“《功德簿》的这种副作用,没有规避的方法吗?”
  萧萧看到他的神情,便知道他已经做出了怎样的决定,这也在她的预料当中——毕竟倘若是当初刚刚得到《功德簿》的她,也同样无法将放手这种神器,只有在经历了许多,也失去了所有自己曾珍重的一切后,才终于能将其割舍。
  只是这种结果,还是不免让萧萧觉得悲哀。她就好像看到发生在自己身上的悲剧将会在面前这个骄傲自信的少年身上重演。历史总是惊人的相似。年幼时的她,也曾经这样自信满满地以为自己是不同的,肯定能够避免前辈们所犯下的错误,不顾长辈的告诫而执意要将《功德簿》留在身边。
  “方法……是有的。”容远刚露出一丝轻松,便听萧萧说:“很久以前有过……但现在已经无法做到了。”
  “是什么?”容远问。
  但萧萧感到意兴阑珊,已经失去了继续交谈的兴趣。她知道除非容远也碰的头破血流,否则是不会将她的建议放在心上的。她取出一个u盘交给容远,道:“这里面,是我萧氏几百年来收集的历代契约者的故事,有些是道听途说,有些是亲身经历。你想知道的问题答案,都在里面。至于你的记忆之所以丢失,那是你的身体无法承受第一次兑换的副作用。如果由我来告诉你那三天发生了什么,你也不会全盘相信的吧?等你自己想起来,你就会知道所有的真相,找回记忆的方法也在这些故事中。还有……看完后,如果你改变了主意,欢迎随时来找我。”
  ……
  坐在椅子上,手肘搭在膝盖上,神情有些恹恹的青年看上去就让人觉得性格冷淡不好相处。他发色不是很黑,狐狸眼,下巴略尖,总是喜欢穿着一身轻便的运动服,就像个在校的大学生。但几天下来,舒起已经充分认识到,这家伙根本没有他表面看起来那么无害,他是一个恶魔!
  舒起本来打算死扛到底,就算为了家中的妻儿他也不能透漏幕后人物的一丝一毫。警方审讯的手段他太熟悉了,就连一些不能言之于口的逼供手段他也一清二楚,他本以为,不管是怎样的审问,他都能扛下去。
  然而落在这个被叫做“细辛”的青年手上,他身体虽然没有受到半点伤害,但心防已经被完全摧毁。在他意识到的时候,发现自己该说的不该说的,已经全都说出去了。根据他提供的信息,两名被收买的糖国高层的内线也已经落网。
  “这么说,你们这么大费周章的,就是为了找一本书?一本什么样的书?”细辛问。
  “我不知道。”舒起不记得自己把这句话重复了多少遍,“我真的不知道。”
  “书名?图画?特殊的笔记或者符号?总该有点什么吧?”
  “没有,什么也没有。只知道是一本书。”舒起抓狂地说。
  “一无所知的话,那你怎么知道,你找到了那本该找的书呢?”
  舒起沉默了一下。
  “嗯?”细辛发出一个带着威胁的鼻音。
  舒起迟疑地说:“说出来你可能不信,那本书的特点……据说是……浸水不湿、火烧不燃、撕不破也看不完的一本……奇书。”
  细辛也沉默了。他看得出来,舒起自己也不相信有这样的存在,说话的时候神情中不自觉地带着几分尴尬。但同时,他也没有撒谎。
  “那么……”细辛问:“你们不择手段地要找出乌鸦,就是因为这本……奇书,在他手上?”
  “只是、只是怀疑……”
  隔着单向玻璃窗看着审讯室内的情景,青檬问:“老大,你觉得这可信吗?”
  金南说:“可信不可信,只有乌鸦能回答我们。”
  ……
  光脑的全息屏幕上,从u盘中读取的资料一行行陈列着,全都是扫描出来的电子图片,上面的墨痕、书写的笔记、书页的褶皱全都清晰可见。豌豆很快将其整理成一本本的书放在电子书架上,书名全都一样——《功德记录手札》,书名旁边的一行小字上写着记录的时间,最早可以追溯到千年前,最晚到两百三十年前。也就是说,至少萧萧本人的故事并没有收录其中。
  容远点开第一份看起。
  ……
  糖国有一句流传了很久的话:“书中自有千钟粟,书中自有黄金屋,书中自有颜如玉。”
  这曾是一句帝王劝人读书向学的话,但对很少很少的人来说,这里的“书”,有一种不同的意味。
  一本真正可以让千钟粟、黄金屋、颜如玉都变成现实的书。
  没有人知道这本书是怎么出现的,也没有人知道第一个拥有它的人是谁。后来的契约者经过反复的考察和验证,能够确定的就是距容远所在的时代一千年前,一伙盗墓贼掘开了一个千年古墓,墓中主人已成白骨,织锦丝缎尽成泥土,陪葬品中金银珠宝无数,但最特别的是,是古墓主人死后仍然紧紧抱在怀里的一本空白册子。
  历经千年,纸张依然洁白柔软,不见丝毫污损,简直就像刚刚放进去一样。
  盗墓贼啧啧称奇,顺手就将这本书带了出来。然后,有人无意中发现跟这本书立下契约以后书页显出字来,还能通过行善积德的方式跟这本书交换任何东西。
  第一个发现这件事的人没有保密意识,很快就把这件奇事嚷嚷出来,他身边的亲戚邻居都知道了,连当地的父母官都有所耳闻。人们只当这人异想天开,纷纷嘲笑他,这个人为了证明自己,凭空从书中交换了一袋大米出来。
  所有人都疯了。
  那是个充斥着各种饥荒、战争、天灾人祸的愚昧的年代,为了能让自己活下去,人们可以践踏任何良知、道德和感情,在饥饿的驱使下,甚至可以易子相食。
  就此陷入了纷争和混乱,但从没有人能将《功德簿》保存地长久。
  有些人立下契约的时候还是正功德,但为了抵御那些前仆后继前来抢夺的人,很快就双手沾满了鲜血,因为负功德而被抹杀;有些人一开始就是负功德,因为不了解这其中的区别而贸然立下契约,结果因为某一天没有攒够10功德来兑换生命而死亡;有些人因为把《功德簿》的存在透露给身边亲近的人,如妻子、儿女、挚友等,最终死在最信任的人手中;也有人迷失在强大的力量和无所不能的幻觉当中,随心所欲地杀戮,最终被一道天雷劈死了;还有人一开始隐瞒得很好,但因为没有节制的兑换最终被人发现了端倪,然后陷入无穷无尽的追杀当中;另外还有人贪图强大的力量,修炼了属性互相冲突的功法而死;有人兑换了无数美女,沉溺于温柔乡中精尽人亡(容远还是第一次知道功德商城中还能兑换活物);有人因为兑换了非人的血统,被恐慌的百姓架上火堆烧死……
  快速更新换代的契约者们通常都来不及挖掘出《功德簿》更多的功能就死于非命,简直刷新了一千种死法大全,直到一个人横空出世,才终止了这种血腥的争斗。
  那个人,名叫萧逸飞。
  
  第92章 萧逸飞
  
  萧逸飞出生官宦豪富人家,自小学文习武,性格尚义任侠,重然诺,轻生死,向往江湖的快意恩仇。加上他上有兄长可以继承家业,下有弟妹可以在父母膝下承欢,萧逸飞就无牵无挂地集结了一帮志同道合的好友,闯荡江湖去了。
  对于大多数人来说,“江湖”这个词充满了悲酸苦辣,远没有表面上看起来那么潇洒有趣。但对萧逸飞这样有钱有闲有貌也有天资的富贵闲人来说,他生来就选择了简单难度的人生,无论在朝野江湖都是如此。
  几年下来,萧逸飞从少年变成了青年,也在江湖上混出了不小的名声,身边也有了很多朋友。然后在一次为江湖耆老贺寿的宴会上,他们听说了那本书的消息。
  此时在众人的传说中,“神书”已经变成了“魔书”,跟它扯上关系的人全都不得好死。但也有很多证据表面,得到“魔书”的人,有的从一贫如洗变得拥有数不尽的金银,有的原本身患绝症却立刻痊愈,有的从痴呆儿变得聪明绝顶,有的从普通百姓变成百人敌的高手,有的已经垂垂老矣却眨眼间就重回青春……无数的诱惑摆在面前,无论你想要什么,它都能为你提供。
  财富权势,这些原本就有很多人生来就有,对他们来说诱惑力是不够的。但若加上长生不老呢?加上翻山倒海之力呢?加上踏破虚空立地成仙的前景呢?
  于是有的人心怀侥幸,有的人认为哪怕死了也值得,惨死的“魔书”拥有者越多,被诱惑的人反而越多。
  萧逸飞原本就对魔书传说半信半疑,十分好奇,周围几个朋友再一怂恿,他也就拉了一个小团队,加入了争夺“魔书”的行列。
  当时传说拥有这本“魔书”的是皇帝最宠爱的弟弟康王,这位康王爷原本将书收藏得很好,但他的一个贴身侍卫因为被王爷横刀夺爱而心生怨恨,故意将这消息传了出去,就此引来了无数豺狼虎豹,王府夜夜都被袭击扰得不能安寝,同时王府护卫严密,袭击者也死伤惨重。
  然后在耆老的寿宴上,被召集而来的江湖人足有数百人达成了攻守同盟的协议。萧逸飞原本不知道他们要袭击的竟然是当朝的王爷,等他知道真相的时候已经无法抽身了。众人在约定的时间黑布蒙面夜袭王府,一夜的混乱和惨叫中,康王横死,袭击者被闻讯赶来的官兵砍杀了大半,只有极少数成功逃了出去。萧逸飞就是逃脱的一员,同时,他怀里还多揣了一本书。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