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功德簿 作者:与沫(下)

字体:[ ]

 
  第181章 危险处处存在
  
  注意力都在德布身上,容远猝不及防,触角转瞬间已经近身,他刚要反击,忽然察觉看起来凶猛的触角力度十分轻柔,一愣之下就身不由己地被卷起来甩出去!
  身体向后飞出的时候容远看向帕寇,短暂的一瞥中,他看到帕寇的嘴动了动,无声地说了一句话。
  容远一怔。
  就在德布把门打开的短短一两秒内,帕寇已经把容远扔进了里面的一个房间并顺便带上了门,另一根触角快速在桌子上一扫,打翻了盆碗杯碟,地上一堆碎片,看不出曾经有三个人围桌而坐的样子。
  “哐哐啷啷”的声音让德布顾不上门外的人,惊愕的回头看着忽然发狂的帕寇,连生气都忘了,呆滞地问:“你干什么?”
  门外的人却没兴趣理会他小小的财产损失,德布被一把推开,一群手里端着激光枪的外星人——即使对比丘星人来说也是外星人的家伙闯进来,他们全都带着面具,看不清表情,但那种绝不友好的态度却再明显不过。
  被推倒的德布本来要准备抗议,看到这幅情景,默默地把头缩进脖子,连喘气都不敢。
  “比丘星,帕寇?”为首的闯入者闷声闷气地说,一边手腕上浮现一个电子图像跟帕寇对比。
  帕寇已经被控制起来,触角全都被特制的锁锁住,别说反抗,连走路都困难。他目光冰冷地盯着这群面具人,没有说话。
  闯入者的领队也不需要帕寇亲口回答,他拿出一个电子温度计一样的东西,将细长的一端直接扎进帕寇的脖子,“温度计”一阵嗡鸣,片刻后尾部显示屏上一条红色的进度条迅速走到尽头,发出“嘀”地一声。
  那个外星人领队低头看了一眼,说:“基因吻合,带走。”
  帕寇被两个面具人迅速拖出去,领队转而看向德布,问:“比丘星,德布?”
  德布所有的触角都在抖,对方没有任何感情的目光定在他身上,就像一把剑从眉心扎了进去,他害怕得说不出一个字来。
  领队这次就没有耐心给德布作基因比对了,他调出德布的照片和私人信息看了看,证实是他本人,又问道:“你报告说,是你一个人找到了帕寇?”
  “我……其实……我……”德布拼命摇头,牙齿打着颤,努力想要说出事实。他只是想多拿些奖金才冒领了功劳,这是怎么了?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首领从胸前拿出一支钢笔一样大的东西,请按了一下,德布的兴奋又压抑的声音从里面传来——
  “我发现了帕寇……对,就是他,跟新闻里一模一样,我确定是他本人……没有别人,就我一个人发现的……你们说有奖金,不会食言吧?……那好,地址是******,你们要快点来,不然他就要离开了!”
  通话结束,在领队目光的逼视下,德布面如死灰,结结巴巴地说:“我……听我解释……”
  “不必。”
  领队把激光枪对准帕寇,看着他绝望的眼睛冷冷道。
  “啪!”
  一具中间缺了一个大洞的章鱼尸体倒在地上,没有响亮的声音,没有迸溅的鲜血,只有伤口处有焦黑的烧痕。
  几个手下对这场景都已经司空见惯了。他们在几个房间和周围都搜索了一边,对领队摇头说:“没有其他人。”
  “走。”
  领队转身率先离开,身后其他人列队跟上,留在最后的一个人从腰包里掏出个鸡蛋大小的圆球,“啪”地一声扔在地上,也转身迅速离开。
  闪烁着银黑色光泽的几辆专属飞行器破开海水飞向海面,德布的尸体旁,粉红色的小球滴溜溜旋转着,几秒后轰然爆炸!德布的房子建在海峡岩壁当中,并不会被这小小的爆炸摧毁,只有墙上出现了几道裂缝。但房子的空气防护罩却被摧毁了,大量的海水瞬间涌进来,而那粉红色的爆炸粉尘在海中散开,附近的海洋猎食者们无论大小,忽然都像是打了激素一样摆着尾巴用消耗生命的速度游过来,挣扎撕咬,疯了一样要吞下更多的粉末。
  最开始到来的一些手指大小的鱼虾螃蟹,这些生物遍布在海洋中的每个角落,哪怕是驱逐装置也无法驱赶干净;随着被吸引过来的鱼类越来越多,后来的一些较大的鱼已经找不到多少粉尘,便悍然向前面的小鱼虾发起进攻,它们自己又被后来的猎食着攻击,很快争夺粉末的战火就升级为争夺血肉和鳞片。即便如此,它们也完全不知道逃走,哪怕身体被撕扯的只剩一半仍然在努力吞咽,最温驯胆小的海鱼都敢钻进海洋霸王的嘴里去争抢食物。直到一条至少有二十吨、像座山一样的巨鲸游过来,一口将这里所有的生物连同海水都吞进肚子里,才为这场战争画下句号。
  巨鲸悠悠然地离开了,巨大的阴影渐渐远去,而之前德布还算温馨干净的家,此时只剩一片废墟,连个完整点的布块都看不见,更不用说德布的尸身了。红色蓝色的血融入海水中消失,地上只有一些碎石、鳞片、尖牙和很小的鱼鳍什么的。一些很小的鱼打着胆子渐渐聚集过来,头伸进石头的缝隙中寻找食物,啃噬着最后的残骸。过不了多久,这里曾经生活过的、战斗过的痕迹都会消失,任谁看来,都只会觉得这是再普通不过的一个岩洞罢了。
  洞边,一片海水忽然波动了一下,像褪去颜色的画布一样变得模糊。“哗”地一声,容远嘴里咬着小型氧气筒,像剑鱼一样直直地游向海面。
  ……
  白色的棉花糖小船靠近小岛的岸边,岛上的人看了一眼,见上岸的只是一个比丘星人,便转过视线不再关注。
  比丘星人虽然笨拙,但却十分“手巧”,经常做一些稀奇古怪的东西出来。这个小船模样虽然古老简朴,但比丘星人其它匪夷所思的“发明”比起来,只能说太普通了。
  用拟态衣变成章鱼外形的容远终于不再被这些外星人用异样的眼神看呆了,但他一点也高兴不起来。海底峡谷中发生的那些事,他窥一斑却不知全貌,只有一些靠谱或者不靠谱的猜测,但他清楚,如果被那些人发现其实他才是和帕寇一起登陆比丘星的人,那么他就会陷入危险之中。
  哪怕没有这些事,这个陌生的星球对他也是处处充满危险。他对这个星球其实一无所知,不知道会不会有类似“晚上十点以后冲马桶则违法”的奇葩法律,不知道该去哪里住宿和上厕所,不知道他的飞船如果想要起飞会不会有什么手续……他甚至没有一个合法的身份证明——而这一点,是最为致命的。
  在容远的观察中,不管这比丘星上的章鱼们想要做什么,都会出示一下触角上的身份卡。哪怕是跟摆地摊的小贩买东西,他们也是直接用身份卡转账,他没有看到任何人用现金。
  想也知道,如果伸伸手就能完成交易、身份验证、信息录入等等,谁会选择更加复杂的方式呢?哪怕是到这里旅游的外星人,下飞船的第一时间也是办理一张临时身份卡,存入一定量的现金。等他们离开的时候如果没有花完,完全可以再把剩下的钱兑换出来。
  不过容远也没有太紧张,他几天不吃不喝也没有问题,更何况还有《功德簿》。这近两月的旅程中,不管相距多远,地球上的功德值都完全无视空间距离地源源不断增加,到现在已经有两千万出头的功德值。如果容远孤注一掷想要离开,他随时都能兑换出一艘宇宙战舰出来。
  如果可能的话,容远并不希望用那么粗暴直接的方式解决问题。他这次来到比丘星最重要的目的,是为了开拓眼界、知已知彼,不是为了跟一颗星球甚至联盟开战的。
  所以,虽然很对不起帕寇……然而他给容远推开了一扇窗,容远带他来到比丘星,在容远的算式中,他们已经两清了,尽管最后一刻帕寇的维护让他感到触动,但他并没有打算不自量力地去救人。
  更何况,他连帕寇为什么会惹上麻烦的原因都不清楚。也许是因为他到过地球,也许是因为他过去做过什么惹上了不能招惹的对象,也许是他的背景或者工作的原因,在什么都不清楚的时候,容远不会贸然涉足。
  将棉花糖船溶解掉,容远走向小岛上的集市——他不打算一直藏在暗处,总要有迈出第一步的时候。而集市上那个家伙,他已经观察了几个小时,对那人的了解已经足以抵上在他身边生活了十几年的人。
  
  第182章 阴阳鱼图
  
  收摊回来,蒂尼习惯性地拖着沉重的脚步向家的方向走去,走到一半的时候想起家里的那一位客人,又转到蔬果店买了些水果蔬菜,还提了两只螃蟹回家。
  远远地,他看到自己家窗户里透出来的光,忍不住笑了一下,心中感到有些温暖,疲劳似乎被都心中的期待扫尽了,他加快脚步走过去。
  社会越发展,人和人之间的距离似乎就越远。蒂尼的父母早已经去世,兄弟姐妹虽然多,但只比陌生人多了一层血缘关系。他也没有什么亲密的朋友或者同事,跟周围所有人都只是点头之交。他内心渴望友情和关注,但又从没有觉得周围有什么人值得自己付出信任,因此蒂尼非常孤独,他的生活像一潭死水,一天一天重复着相同的过程,让人既麻木又绝望。
  然而现在不同了,他有一个朋友……不,或者不该说是朋友,他有了一个需要去保护和关心的对象,这给他的生活带来了巨大的动力,他全部的心神都放在那个人身上,根本没有功夫去感到绝望或者思考哲学问题。
  蒂尼回到家,果不其然,他的客人依然拿着阅读器在看书,见他回来,抬起头,关切地问:“今天顺利吗?”
  “不能更好了。”蒂尼顿时感觉浑身的疲惫都消失了,举起手给他展示了下手中提着的食材,说:“今天我们吃螃蟹!”
  坐在窗边的年轻人露出一个很淡的笑容,看不出有多少期待,不过蒂尼已经非常满足了,他哼着歌把食材都提进厨房,不一会儿就传来嗵嗵哐哐的做菜声。
  客厅里的人重新把视线投到书本上,神情十分专注。这是一只非常年轻的章鱼,他看上去还没有成年,圆头圆脑地有些可爱,琥珀色的眼睛非常清澈。原本这个年纪的孩子还应该在父母身边被保护和教导,但这只章鱼却不知为什么,孤身一人出现在这个小岛上,用在海中也非常珍贵的金丝珊瑚跟蒂尼换取一个住宿的地方。
  蒂尼知道这是为什么,他发现这孩子的任何一只触角上都没有比丘星的身份卡,就知道他是一个“黑户”。
  章鱼们一次生育上百只卵也不奇怪,在过去条件恶劣的时候,这些卵大多数都会因为被猎食或者无法生存而死去,只有极少的孩子可以活到长大产卵。然而现在,在科技的帮助下,初生的孩子都能得到很好的照顾,夭折几率被大大降低了。为了避免人口爆炸,政府严格控制了比丘星章鱼一次产卵的数量和质量,一生只能产卵一次,每次最多只允许生产三个孩子。因此,就有一些想要拥有更多孩子的章鱼铤而走险,在没有保障的海中生产,那些脆弱的婴儿在父母极为有限的照顾下艰难存活,一批一批地死去,最后极其幸运活下来的孩子,就成了比丘星的黑户,没有身份证明卡,他们就不能上学,不能工作,不能买卖,不能享受任何福利,不能独自乘坐任何交通工具,基本最后要么成为海中智力低下的野章鱼,要么就混进城市偷盗抢砸,名声非常坏,大多数比丘星发现这样的黑户都会直接把他们赶进海里。
  但蒂尼看着这只冒险跟他交易的章鱼,却无法做出招呼其他人把他重新逼回海中的决定。这还是个孩子,没有道理为他父母的鲁莽付出代价。他看上去这么幼小、可爱、单纯,理应被妥善照顾,百般呵护。
  于是蒂尼把他带回了家,也带回了一份责任。
  ——这只年轻章鱼,自然就是用拟态衣变形的容远。外星章鱼和人类的审美观虽然不同,但有一点却有所有智慧生物共通的,那就是对下一代的保护欲。
  所以他特意拟态成了一个未成年小章鱼的模样,而且外表在他自己看来都有一种丑萌感。不出所料,所有他遇到的成年外形章鱼,尤其是被选为目标的这只灰色大章鱼,在他面前都不由自主地温柔以待。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