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鬼君微醺 作者:白浮

字体:[ ]

 
文案
莫名其妙地成了魂姬,苏小乐表示略忧伤。“姬”不是指女人吗,他可是纯汉纸,说他是魂姬是要闹什么,欺负他语文次次不及格吗?
 
 
一朝身死,成为半仙鬼体,家族族史被人一语道破,原来他苏家所谓的“九十代”单传都是骗人的!父亲大人,其实你就是那所谓的历代苏家人对不对?那你是哪儿来的勇气跟我夸奖历代苏家祖宗英武神勇、人之楷模?
 
一入阴司深似海,从此节cao无处寻。说好的铁面鬼差呢?说好的冷面阎君呢?白无常,你对黑无常卖萌是想闹什么?
 
 
苏小乐表示,他的世界观已经被颠覆了……
 
 
 
 
内容标签:灵异神怪 欢喜冤家 仙侠修真
 
搜索关键字:主角:苏小乐,封黎 ┃ 配角: ┃ 其它:
 
第1章 妖袭
年初的天还黑得特别早,现在才晚上八点左右,天空就已经看不见光泽,只剩下冷清的月亮悬在半空。
 
苏小乐站在屋顶,远眺着远处环城河上的点点粼光,心里有一种难言的酸楚。不痛不痒,却让他很想失声痛哭。
 
一切都像是梦一样,突然之间人就不在了。
 
初一那天父亲突然死在环城河边,身上满是不致命的细碎外伤,经法医鉴定也不是中毒。
 
案子已经交给了警局,十多天过去了,除了之前几天还有警察来了解情况,就没有丝毫消息。找不到凶手,甚至还不知道确切的死因。
 
在屋顶坐了近一个小时,苏小乐才摸索着爬下来。
 
他的家在环城河的外围,离环城河不远,处在靠河的一座山的山顶,站在屋顶还可以看尽大半座A市。离他家最近的住宿区是一个别墅群,就在山腰,距离不过十分钟路程。
 
今天是正月十五,别墅群传来的阵阵欢声笑语格外清晰,反之倒衬得家里异常冷清。苏小乐自嘲地勾着嘴角,想着院子的栅门似乎没闩就下了楼。
 
走着这条走了十多年的楼梯,苏小乐感觉每落下一步,心里就空了一点。脖子上挂的那块玉佩隔着一层衬衣贴着胸口还能透入凉意,直到他走下最后一级楼梯,悬着玉佩的红绳突然断掉,玉佩落到地上发出“玎玲”一声声响,苏小乐冷不防地被吓了一跳。
 
他还没来得及开客厅的主灯,就只有楼梯间那盏古朴的灯盏散发着黄色光芒借以照明。玉佩躺在地上泛着微弱却不容忽视的红色光芒。苏小乐有些惊愕,他分明记得玉佩是乳白色的,怎么会散发出红光?
 
一道清冷的气流自脚底扩散遍布全身,他感觉一股奇异的力量灌入身体,将他这几天来的颓疲一扫而光。
 
错愕之际,他赶紧捡起玉佩,这才发现原本光滑的玉佩上面竟布满了黑色的符文,乳白色的玉质也变成猩红。
 
恐慌不知不觉地弥漫全身,苏小乐感觉自己的心跳快了许多。家里依旧是刚才的光景,却平添了几分神秘,让人心底不禁冒出几分寒意。
 
屋外不知道什么时候挂起了风,吹得屋檐的铃铛“叮呤”作响。
 
苏小乐深吸一口气甩了甩头,让自己清醒了些,也不管这玉佩怎么会变成这样赶紧去关栅门。
 
天空中响了一阵闷雷,轰隆隆的声音让苏小乐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儿,他匆匆地把门关上锁好,一转身大雨倾盆而下。
 
雨下的让他措不及防,刚才还是月明风清现在就是这个季节不该出现的倾盆大雨,苏小乐来不及思考什么赶紧往回跑,脚下突然被一个坚硬的东西一绊,他冷不防地摔在地上吃痛地冷“嘶”一声。
 
他往后瞄了一眼,隐约看得见绊倒自己的东西是一个锥形的东西,在灯光的照耀下反射着冷光。雨落到身上冷得刺骨,苏小乐也不管那东西是什么,狼狈地爬起就要往屋里跑,这才发现不知何时,大门口站着一个人身蛇尾的家伙。
 
“行走在人间与冥界的灵,魂姬。”蛇妖闭上眼在空气里嗅了嗅,暗红的信子舔着那黑色的唇,“你的味道可真香呐……”
 
“什么东西……”苏小乐大脑在一瞬的空白后很快恢复了正常,他小心翼翼地后退,冷不防地再次被刚才那个东西绊倒。他定了定神,这才看清那个锥形的东西竟然就是那蛇妖的尾巴!
 
耳边的嗡鸣还在继续,苏小乐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攥着地上和泥水混合的残枝败叶直勾勾地盯着蛇妖的眼。
 
它的眼就像黑洞,黑瞳闪烁的光泽让人看不清摸不透。
 
蛇妖璨璨笑着,长尾一扫,苏小乐翻身一跃堪堪避过,心里暗惊着不知道该怎么办。人家是妖他是人,打起来吃亏的人肯定是他,再说逃……人能逃过妖吗?
 
早知道世界上真的有妖怪,他真该把地下室里老爸藏的那些什么道法秘籍好好看看,而不是呵呵他迷信,指不定还有点用!
 
“那……那啥……这位大哥,你看我和你无冤无仇的,你可不可以放过我……”苏小乐扯动僵硬的嘴角勾出别扭的笑意,心里暗暗佩服自己这个时候说话舌头居然还能不打哆嗦。
 
“呵……”
 
蛇妖一声冷笑,一只手抓向苏小乐,明明隔了七八米,苏小乐却能感觉到一只手抓着自己的脖子将自己提起。
 
“无冤无仇?”蛇妖长尾一卷,将苏小乐缠在中间,凑近了他的脸,一字一句道,“可是我就想吃你。”
 
腐烂的气息萦绕在鼻尖,即使被雨冲散了许多,仍让苏小乐感到很恶心。他强压着胃里的翻腾,干瘪瘪地笑道,“我就这么大个,还不够你塞牙缝呢,要不你放了我,我去给你弄吃的,保证让你吃饱喝足!”
 
此时此刻,苏小乐再次开始佩服自己竟然在这种情况下还能如此淡定,说话不打哆嗦。
 
然而这还是并没有什么用,你淡定妖怪就不吃你了?当然不是。
 
想他放寒假前刚揍了许胖子一顿,还想着他会怎么报复自己,现在看来他是没有机会报复自己了。
 
感觉到缠着自己的蛇尾越收越紧,苏小乐紧咬着牙,皱着的眉头仿佛认命一般。
 
一条黏黏的东西缠上他的脖子,东西过处,是如刀割般的火辣辣的疼。苏小乐知道,这肯定是那蛇妖的信子。
 
“魂姬果然与众不同,在这种情况下竟然还能不怕,呵呵……有趣。”
 
“吐着舌头还说话,你也不怕闪了舌头!”苏小乐一头撞向蛇妖的头,猛地从蛇尾的束缚中抽出一只手抓住蛇妖的舌头狠狠地挠出三条血痕。
 
蛇妖吃痛地狂吼一声将他甩开,上身变回蛇身,唾液夹杂着血丝滴到地上将地上的杂草腐蚀得刺啦作响。
 
“小子,你放肆!”
 
苏小乐砸到树干滚落到地上,脖子上的伤和被蛇妖血液腐蚀了的手指痛得他不住地哼哼。缓了两息气后,苏小乐冷笑道,“怎么,允许你吃我还不准我反抗了?”
 
“反抗?我会让你死得很难看!”蛇妖冲天上发出刺耳的一声吼叫,张开血盆大口朝他咬去。苏小乐赶紧滚到树后。蛇妖咬了个空,头砸在地上泥水四溅,很快又绕到树后朝苏小乐咬去。
 
苏小乐一惊,双手挡在身前闭眼等死,一道惊雷突然落到他面前。伴随着蛇妖痛苦的嘶吼,一股淡淡的糊味钻入他的鼻子里。
 
天不亡我……
 
看着蛇妖焦黑的头,苏小乐脑袋里只有这一句话,他心有余悸地咽下一口口水,没做多想赶紧往外逃去。
 
蛇妖痛得满地打滚,硕大的身体搅得院子泥石飞溅。
 
眼见苏小乐跳出了院墙,蛇妖怒不可遏地嘶吼一声,透过朦胧的雨雾,苏小乐停下脚步,隐约看见四周有东西朝他游来。
 
“跑啊!”蛇妖冷笑着朝他走去,猩红的信子看得苏小乐胆战心惊。
 
他不得不承认他今年气运不好,初一死了父母,十五遇上妖怪。有妖怪也应该有除妖师啊!除妖师呢?怎么还不来救他!
 
“别指望会有人来救你,就算来了也是送死。”蛇妖似是看破了他的想法,一字一句道,“没有人能在我的手中逃脱,认命吧,小子!”
 
苏小乐深深地吸了一口气,警惕地看着满地的蛇。
刚才的一道雷并没有给蛇妖造成多大的伤害,然而苏小乐此刻却全然没有了之前那种绝望的心境,反而心生一股不甘的傲气。
 
雨湿透了全身,在初春里有些刺骨的寒冷,苏小乐强忍着不让牙齿打颤,攥紧拳头看着蛇妖。
 
“垂死挣扎!”蛇妖长尾一卷,再次把他盘在中间。
 
漆黑的蛇鳞游过身体,苏小乐感觉自己每挣扎一下接触到蛇妖身体的地方就像刀割了一般,造成不深不浅的伤口。
 
不深不浅的伤口……
 
他突然就想到父亲身上的伤口,难道父亲就是被这个家伙杀的?
 
蛇妖没管发愣的他,张着血盆大口就朝他咬去。苏小乐闭眼别过头,却许久不见蛇妖咬下来,只隐隐感觉自己体内似乎有一种本源的力量在缓慢觉醒。
 
直到手中有一种不同于雨水的温热液体流过,蛇妖突然把他狠狠地摔到地上,苏小乐滚了几圈被石桌挡住,被撞的头一阵眩晕,他迷迷糊糊地爬起,朦胧间,就看见不远处的一具血肉模糊的身体,雨水冲刷着身体的血流到他的手下,苏小乐难受地捂着头,一道惊雷闪过,那具身体的脸赫然变得清晰,哪怕只是一闪而过,苏小乐也看清楚了,那是自己的身体!
 
他死了?
 
蛇妖变成人形走到他面前,低声呢喃道,“怪不得吸取的灵力还不如金丹的修灵者,原来是附在借尸还魂。”蛇妖捏起他的下巴,啧啧叹道,“自出生起就附身到同龄婴孩身上,再过一年就要变成真正的人了吧?”
 
附身?人……
 
苏小乐心中的疑问越来越多,大脑却无法思考,身体仿佛脱力一般难以动弹。
 
蛇妖拨开贴在他脸上的乱发,故作叹息,“只可惜掩饰你体内灵力的人死了,让你这块香饽饽毫无掩饰地暴露在了世间。”蛇妖凑近他的颈飘然一嗅,熟悉的味道让它突然想起了什么,它顿了顿,才继续道,“熟悉的灵力,呵呵……对了,替你掩饰灵力的人,是我杀的。”
 
明明很随意的一句话却在苏小乐耳边如同惊雷般炸响,苏小乐愣了愣,呢喃道,“替我掩饰灵力的人?”是他的父亲吗?
 
蛇妖吐出信子舔去他嘴角的血渍,品砸一下,道,“看这味道,是你的父亲。”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