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史上第一佛修+番外 作者:青丘千夜(二)

字体:[ ]

 
  第81章
  
  谢征鸿跟着念完《地藏菩萨本愿经》之后,一动不动的跟着前面的和尚一起当木头和尚。一动不如一静,在这种敌我不分的场合,还是老老实实一点比较好。
  “老友你看起来似乎有心事?”超度仪式已经成功,白玉瓶的重量明显变轻了。厉鬼身上有无数厚重孽债,未超度前,白玉瓶几乎重于百斤。如今超度已完,长眉应当开心才是。
  “既然你问我,贫道也没有什么不好说的。”长眉道人面色很是愁苦,让人忍不住觉得他的头发眉毛都是被他自己给愁白的,“如今这世道人鬼不分,连年战乱,冤魂厉鬼倒还好说,起码贫道还能找你帮忙超度一二。可是如今那些修炼多年的妖魔鬼怪也纷纷出世。贫道来此的路上,看见一个小城镇里空无一人,妖气弥漫,世道多艰,贫道深感自己学艺不精,如今恐怕也没有多少好活了。只是我那道观里的童子一个学成的也无,日后……唉。”
  “阿弥陀佛。”主持似乎深有同感,他静静的打量了在场的和尚,最后将目光停留在谢征鸿身上。
  其他和尚见状,也忍不住将视线放在谢征鸿身上来。
  “智慧,你上来。”主持招招手道。
  “是。”谢征鸿虽然不知缘由,但还是恭敬的上前。
  “智慧,从今日起,你便是老衲的关门弟子。”主持拉着谢征鸿的手,带到长眉老道前,“老友,你不妨替贫僧算算,智慧他日后的成就。”偌大的金沙寺,他已经找不出第二个有能力护得住整间寺庙的人来了。短暂的安谧生活也快到头,长眉道人的修为在他们国家已经是数一数二,却也遗憾无人继承道观。
  主持趁机将智慧带上来,过个明路。
  “好好好!”长眉道人静静的看了看谢征鸿,连道了三声好,“妙极,老友,你的金沙寺或许能够保住。”
  主持露出些许笑意,“那就借你吉言了。”转头又看着谢征鸿,“不可辜负你的天资。”
  “是。”
  主持和长眉老道两人有声有色的聊了起来,谢征鸿却感觉到一股恶意的目光。
  谢征鸿连忙转头,却没有任何发现。
  就目前来看,这个智慧和尚应当就是掌心佛国的核心人物,换言之,很有可能便是明心禅师在俗世的法号。乱世妖魔,懂得些许佛法传承的寺庙,还有这莫名其妙出现的超度场景,无一不给人一种摇摇欲坠的暗示。
  只是,若自己如今扮演的角色便是明心禅师的话,那么接下来他要面对的恐怕就是那些外来修士的联合攻击了。
  这到底算是运气好还是运气差呢?
  或者说,自己这个身体也根本不是明心禅师?
  谢征鸿想了许久无果,只好继续跟着场景变换。
  晚上的时候,谢征鸿被几个小沙弥领着道了主持的房间。
  “智慧,我知你喜好宁静,不喜斗争,你年纪又小,恐怕在寺庙里难以服众。只是你却是我寺庙里唯一一个身具双灵根之人,除了你,我们金沙寺的佛法无人可学。唉,希望你日后不要怪我。”
  主持絮絮叨叨的说着,原来他们金沙寺也曾经是修真门派的一员,但时过境迁,这个小国几乎没有灵气,身具灵根之人万中无一。传承越发的岌岌可危。每一任金沙寺的主持几乎都是有灵根之人,大多为四灵根五灵根,会一点粗浅法术,修为撑死也就筑基。金沙寺在收养孤儿之时就曾经给他们测过灵根,或许是乱世将至,这些年的灵气比以前充足起来,连带着有灵根的人也多了不少。寺庙里不少年轻一辈的弟子,几乎都有灵根。可是除了智慧之外,几乎都是四灵根五灵根。修炼那些法决,也不过比普通僧人强上一点罢了。
  若世道平安,再磨练个四五十年,借助传下来的“筑基丹”的功用,或许也能出一位主持。但时间实在是来不及了,主持不得不将智慧收为弟子,用积累下来的灵石丹药努力供养,希望智慧早早筑基,这样或许能够保住一方平安。
  场景再度变换的时候,谢征鸿已经变成了三十岁左右的和尚,成为了这金沙寺的主持,修为筑基。而当初和他一同超度亡魂的师兄弟们,如今也只剩下了三四个而已。金沙寺上上下下的僧人到了现在,总共也才一百来个。和刚刚进来的鼎盛模样天差地别。
  运气好的是,薛忍和黄莺两人还活着,并且成为了智慧主持的心腹。
  殊不知,遗府外面,好些个修士正气的脸红脖子粗,连风度都快不要了在破口大骂。
  “格老子的,就进去念个经就把我给抛出来了,玩我呢!”
  “你好歹念经了,我就进去挑了几缸子水,莫名其妙的我就死了被扔出来了。”
  “那些佛修好像都被留下了吧。”
  “不,你看那里,金丹期的佛修还有明显几个修为不济的也都出来了。血魔手他们也还没有出来,这完全就是撞运气。”
  “看来此遗府与我无缘,我还是去秘境里找找其他的东西吧。以后这种佛修遗府谁也别找我!”
  “道友请留步,我与你一道离开。”
  “正是正是。”
  佛国里,谢征鸿和薛忍黄莺等人正在讨论。
  “看来闻道友你的这个身体就是明心禅师了。你有什么发现么?”薛忍问道,“我估计这到了最后,除你之外,我们这些人都会死。”明心禅师出现在修真界的时候就是孤身一人,若是还有其他同门师兄弟存活看,不可能不带着一起来。
  “没有。贫僧原本以为接任主持之时上任主持会留下一些东西,然而除了主持袈裟之外别无其他。”谢征鸿摇摇头,他原本以为会得到些线索,结果什么也没有。让他不禁有些怀疑了起来,莫非明心禅师并非是智慧,而是其他人么?
  “明心禅师好像是单灵根。”黄莺沉默了许久才慢悠悠的说道,“但是我和薛忍两人观察了一下剩下的和尚,练气七八层的都少。若是单灵根,不可能会这么慢。在这种地方,掩藏修为的法术可比这寺庙住持价值大。”换言之,这个金沙寺里最有可能是明心禅师的人便是智慧了。
  “双灵根变成单灵根也不是没有办法。明心禅师能够修到那样的境界,奇遇肯定不少。”薛忍并不觉得这件事有什么好奇怪的,“现在金沙寺里的和尚应该都是我们这些修士扮演的,就是不知道谁是谁。”
  “不过在这里,我们修为都被封印了,就算知道谁是谁也没有用。”
  三个人没有讨论出个结果来,只好各自回去了。
  谢征鸿近来的日子也有些不顺。
  寺庙里似乎有人终于忍不住开始试探起他来。虽然寺庙里他的修为是最高的,但是对于这些活了不知道多少年的修士们而言,用练气期的修为坑死筑基期修士也不是什么难事。他们已经在这个掌心佛国里呆了好几年,哪怕时间流速不尽相同,也将一些修士的耐心渐渐耗完了。
  与此同时,寺庙里的和尚开始一个个死去。
  有些是被妖兽咬的七零八落,有些干脆连尸首都不全。
  不管真假,寺庙里开始人心惶惶起来。
  好不容易呆到了现在,若是什么东西都拿不回去,岂不是白跑一趟?而且他们也不确定,若是在这个掌心佛国里死了,对于他们这些修士来说会有什么下场。
  谢征鸿下令要僧人们好几个人住一间房,并且在寺庙附近设置了好几个阵法,可是依然没能阻止寺庙里的人死亡。就连黄莺扮演的智深,也被发现死在了自己的房中。
  谢征鸿好不容易安抚好大怒的薛忍,却也开始觉得有些头疼起来。
  这明显不是外来人所为,而是这个寺庙里的僧人干的。
  可是大家都受限于练气期的修为,应该不可能会瞒过筑基期的他将这些僧人杀掉才对。
  最让人觉得无奈的是,金沙寺里开始有人说,这些僧人的死亡都是谢征鸿这个主持干的,智慧在练魔功,用他们这些僧人做引子。不然无法解释为什么修为最高的谢征鸿没有发现半点线索。
  智慧明面上好歹是主持,这些流言虽然传了出来,但是大多数人都是不信的。
  然而此刻的寺庙,全部僧人加上谢征鸿在内,也不过只剩下了三十人。信或不信,其实已经没有太大差别。
  夜晚,谢征鸿在房间里念经的时候,突然发现了一点异动。
  整个金沙寺都被大火笼罩了起来,浓烟滚滚,谢征鸿推开房门的时候,却发现没有一个僧人救火。
  这样大的动静自己不可能没有发现。
  谢征鸿忽然扭头看着房间里的香炉。
  在那个香炉换了一种檀香之后,他的感觉似乎就模糊了不少。
  谢征鸿走遍了整个金沙寺,终于在大殿中发现了一切的根源。
  地上躺着的是金沙寺仅存的僧人,甚至连薛忍也在里面。
  唯有一名身上染了不少鲜血的僧人站在那里,似乎在等谢征鸿的到来。
  他们似乎是被人叫到了这里说些什么,结果不小心踩入了早已准备好的杀阵里,瞬间毙命。
  “终于只剩下我们两个人了。”那个浑身浴血的僧人眉眼弯弯,笑眯眯的转过头来看谢征鸿,“智慧,很惊讶么?”
  “智信。”
  谢征鸿之前其实有些怀疑过智信,然而他身为主持,在没有证据前时不可能凭借自我意志胡乱判定一个僧人的善恶的。
  “嗯。主持以前都是叫我智信师兄的。”智信轻声笑了起来,“来,坐。”
  智信踢开一个僧人的尸体,将僧袍一掀,就地坐了下来。
  “你想要知道什么,我都会告诉你。毕竟,你是这个寺庙里最后的一个供奉了,作为约定,我得告诉你实情。”
  “供奉?”
  电光火石间,谢征鸿已经明白了根源所在。
  原来是这样么?
  “这金沙寺本来不是寺庙,而是我的坟墓。”智信脸上露出了一些怀念的神色,“金沙寺建立之初,就受到了一些妖魔的挑衅。当时的主持不知道从哪里找到了我的一抹元神,开始供奉起我来。作为回报,我交了他们一些粗浅的法术。”
  作为契约,金沙寺的每一任主持都会受到反噬,哪怕修炼到了筑基期,也不能享受筑基期该有的寿元。随着那元神的逐渐恢复,他选择了一个身体开始夺舍,那便是智信。
  本来按照时间来说,他应该还需要一些时间才能恢复,只是乱世将至,灵气混乱,加上他偷偷的吃了不少妖兽,伤势恢复的很快。智慧是双灵根,是最好的夺舍对象,但是同样也被看得紧,只好忍痛放弃。
  如今他吸收了金沙寺僧人的魂魄,再吃了智慧的灵魂,估计就能通过他生前留下的一个传送阵,前往修真界了。
  谢征鸿看得出,眼前的人几乎已经到了结丹边缘,自己一个借助筑基丹修炼的修士根本不是他的对手。
  原本的明心禅师到底是用了什么方法杀了他呢?
  “看在你们历代主持都供奉我的情分,我可以让你自尽,这样你还能好受一点。”智信悠闲的说道,似乎是笃定谢征鸿无法逃跑。
  谢征鸿想说什么,身体忽然就不能动了。
  “好。”
  谢征鸿听见了智慧这么说,然后举剑真的自刎身亡。
  ……
  这剧本是不是有点不对?
  谢征鸿百思不得其解,莫非眼前这个智信才是明心禅师?
  “真没意思。”智信从地上起来,弯下腰来似乎想要将智慧的灵魂抓出来。
  异变突生。
  谢征鸿看见智慧的灵魂冲入了智信的身体之中。
  等等,这是要……夺舍?
  谢征鸿快要跟不上智慧的思维。
  筑基期的修士不是不能夺舍,但是必定是失败的下场。夺舍这种事情除了元婴期以上的修士来做还可能有点成功率之外,低阶修士去夺舍无异找死。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