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双时记 作者:希佑

字体:[ ]

 
文案:
     【旧时】陆安歌在路途中遇见了巨人和茂骐,三人结伴寻找得道高人,完成自己的心愿。
 
【新时】睦晏找到科学家乔如英,让她帮自己寻找消失的爱人。
内容标签:
 
搜索关键字:主角:陆安歌,睦晏 ┃ 配角:茂骐,巨人,乔如英,百事通,等 ┃ 其它:
==================
 
  ☆、【旧时】一
 
  陆安歌原本好好走在大路上的,没曾想一道硕大黑影倏忽落到他跟前,着实吓了他一跳。茫茫艳阳里,他的右腿朝后退开一步,定睛瞧那个人打绿草堆里翻身跃起,摆出一副龇牙咧嘴的凶恶模样低头瞪他。
  陆安歌这才发现比自己还高半个头的巨人手里,居然还晃悠着一把刃上生了锈的破刀。
  “此路是我开,此树是我栽,要从此路过,留下……”
  没等那人把话说完,陆安歌自鼻腔里轻出了一股气,实在没忍住翻了个半大不小的白眼,装没看见,就从那人身边走了过去,一面小声嗫嚅了句:“套路。”
  对方一时傻了眼,哪里遇到过这么不把自己放进眼里的过路人?怔楞片刻,拎起刀来,大踏步的再次跳到陆安歌跟前,把刚才那番话又再叨念了一遍:
  “此路是我开,此树是我栽,要从此路过,留下……哎哟!!”
  剑没出鞘,光是拿白玉色鞘尖往那蟊贼肚子上一顶,用了一丝巧劲,巨人立刻连人带刀一并滚到地上去了。
  懒得继续跟这来路不明的山野蟊贼一般见识,陆安歌背起剑来抬腿赶路,才刚迈出一步,后腿被人死死抱住。
  陆安歌低头去看,蟊贼满眼景仰之情如滔滔江水连绵不绝。
  “大侠!请收我为徒!”
  陆安歌此刻想让剑出鞘了。
  苍山,白云,小道。初生时看到第一眼般炫目的日头。山脚下一间凉棚,赭色木牌上用黑色墨汁写一个歪歪斜斜的“茶”字。
  陆安歌走近那茶棚停下脚,腿上还缠着两只胳膊和一个巨人,死不放手。
  “大侠!收我为徒!”巨人第N次重复这话。
  陆安歌没搭理,拖着他走到茶棚里唯一一张桌子旁,将剑往桌上“啪”地一放,随后坐下。
  “一碗茶。”陆安歌说。
  “一碗?”茶棚主人瞅了一眼陆安歌脚上的巨人。
  “一碗茶。”陆安歌又说。
  “老板,再来一碗茶!”陆安歌脚上的巨人冲茶棚主人伸了一下右手食指。
  很快,桌边的陆安歌喝上了一碗茶,陆安歌脚上的巨人也喝上了再来一碗茶。
  茶棚边,几名少年在嬉闹,三四个围着一个哈哈哈地笑,陆安歌边喝茶边观望他们。三四个里面的一个问:“你说人能不能到太阳上去?”
  过一会儿,有个犹疑不决的声音从人群里传出:“能。”
  少年们哄笑,有人问:“为什么呀?”
  犹疑不决的声音慢悠悠地答:“嫦娥能去月亮上,那其他人也可以去太阳上。”
  “傻帽!嫦娥是传说,人怎么能去月亮上!”
  少年们又哄笑。
  “傻帽!”
  “傻帽!”
  一声连一声地嘲笑起来。也不知谁先开的头,挥拳打了那答话的人一拳,半开玩笑似的,于是其他人也纷纷效仿,一拳连一拳,越打越重,像是攀比。
  “傻帽!”
  “傻帽!”
  “你说你是不是傻帽!”
  陆安歌仍旧喝茶闲看,忽然感到脚下的两条胳膊一松。巨人已经到了那群少年边上,双手叉腰,严严实实地遮掉他们一半日光。
  “喂!你们以多欺少,还要不要脸了?”巨人仗着自己身高马大,怒吼那群少年。
  少年们回过头来,个个盛气凌人模样。有个一看就是领头的,穿了一身素净的白色道服,头上绑了个髻,拿蛮横的口气骂道:“少多管闲事。”
  巨人不依,伸手欲捉少年衣襟,被对方一个凌空飞撞,脑门相磕,硕大的身躯一下就摔到地上。巨人一时懵然,片刻后连滚带爬回到陆安歌身旁,抱住陆安歌大腿哭道:“大侠,他们欺负人!”
  陆安歌喝着茶,被少年们注目而视。领头的那个眼色往陆安歌桌上的白玉色刀鞘扫了一下,有些慌神,然后就看他放下茶碗,回望自己,不发一语。
  “我们跟他闹着玩,你们少多管闲事!”有少年忍不住出声辩道。
  陆安歌没理,招手对立在一旁看热闹的茶棚主人道:“加点茶。”
  茶棚主人拎着茶壶过来的工夫,领头的少年一声令下,其余人等就跟随他一同脚下抹油——开溜,眨眼功夫没了人影。
  巨人此刻从地上爬起身来,眼里的倾佩之情简直要夺眶而出,一把抓住陆安歌原本往嘴里送茶的手:“大侠英明神武,不费半分力气就吓退地痞,拯救弱小。大侠请收我为徒!”
  “松手。”陆安歌没好气地白了巨人一眼,立刻得偿所愿。“首先,我压根没打算帮你;其次……算了。”才开了个头就自觉浪费口水,陆安歌决定放弃解释,专心喝茶休息。
  茶棚边上被欺负那人此刻走进棚内,手掌一面揉着颧骨上的伤。他到陆安歌对面看了一眼,便坐下来。
  “谢谢。”那人道。
  “谢他吧。”陆安歌冲边上的巨人抬了一下下巴。
  “不必言谢!”巨人嘿嘿一笑。
  陆安歌原以为对方也是一名少年,才会被同龄人欺负。这时才发现对面的人与自己差不多大,略感意外,想是刚才那人坐在地上又被人围住,才没认出。
  茶棚主人这时熟门熟路地过来给对面送上一碗茶,然后走开。
  陆安歌与对面的人各自喝着茶,谁也没想说话的意思,倒是边上的巨人出声搭讪道:“哎,你叫什么名字?他们为什么欺负你?”
  那人揉一揉脸上的伤,慢声说:“我叫茂骐,是附近村里的人,因为人比较笨,所以时常被人嘲弄。”罢了,抬头望着巨人道,“敢问恩人名姓?”
  巨人嘿嘿一笑,不好意思地挠挠头,说:“我只是深山里一个粗野的莽夫,我没有名字。”
  陆安歌斜了巨人一眼,将茶碗里的茶一饮而尽,突然告诉茂骐:“人,确实可以飞到太阳上去。”
  “啊?”茂骐以为自己听错。
  但陆安歌并没有再次开口,只是放下茶钱,起身背起剑来预备动身。边上的巨人见状,立刻飞扑过去,一把抱住陆安歌的腿,如同来时那样不依不饶。
  茂骐先是被巨人那动作吓到,但很快定下神来,问陆安歌:“敢问两位要去何处?”
  陆安歌仰头望了一眼山顶,答:“上山拜访天机道长。”
  茂骐听闻此话,自座位上立起来,对陆安歌鞠了一躬。“敢问可否带我一同上山?”
  “你上山去做什么?”巨人抱着陆安歌的腿问。
  “听说天机道长德行高超,能行仙术。我天性愚笨,一直想要拜访道长,求他将我变得聪明一些,无奈每每到了山脚之下便被小道士们阻拦戏弄,上不得山。还望恩人带我上山,再行一善。”说着又是一个鞠躬。
  陆安歌点了点头,转身往茶棚外走,一面叫上茂骐:“走吧。”
 
  ☆、【旧时】二
 
  道观不像个道观,倒似座宫殿,金碧辉煌。道观外排了一列长队,老的小的,男的女的,手里牵着猪羊的,拎着酒壶的,还有腰上缠着鼓鼓囊囊钱袋的,在山顶缭绕的白云之间,似一条长龙忽隐忽现。
  一行三人朝那壮观的队伍一阵打量,茂骐先一步走到队伍最末,老老实实地排起队来。
  巨人见着嘟囔了一句:“这得排到什么时候?”一面抬头瞧向陆安歌,等看他有什么指示。
  陆安歌没发声,环顾一圈观外空地,找了棵挨在路边绿叶茂盛的大树,坐到树荫下乘起凉来。
  日头自空旷的宫殿顶上斜斜地照射下来,让道观外队伍里的每一个人脸上或是泛红,或是汗流不止。队伍里的茂骐也有些耐不住酷热,解开外衫,盖在自己头顶上遮挡日头。
  然而队伍始终不动,眼见一个时辰过去,却连一个打观里出来的人都没有,更别说是进观了。巨人的耐心消磨很快,忍不住道:“这个天机道长到底在里头干什么?就是修炼房中术也该差不多了吧。”
  陆安歌斜了他一眼,依旧不做声,闭目养起神来。
  过一会儿,队伍最前头终于进去一个人,紧接着,一群小道士自观里奔走而出,边走边轰散门外的长队,大声喊道:“结束了!今天的名额到此为止!”
  排长龙的人群顿时怨声载道。
  “已经排了半个月了,到底什么时候能见上天机道长一面?”
  “我从五十里地外慕名而来的,已经在这住了三个月了,盘缠都用尽了!”
  “哎,散了吧,散了吧。有这闲工夫,不如多跟媳妇恩爱,孩子现在约莫都能耕地了。”
  抱怨归抱怨,却也懒懒地散走了。
  茂骐兀自颓丧地转身往陆安歌那头走,一面撤下盖在头顶的衣衫,露出晒得发烫的脸蛋。
  “我们不如明日再来。”茂骐建议。
  陆安歌不答话,仍旧坐在树下,半眯着眼瞧道观门口赶人的小道士。
  那头的道士回头看见树下还有几个人赖着不走,于是大步流星地过来轰人。
  “看什么呢!走了!说你们呢!”
  陆安歌这才悠悠地立起身来,不紧不慢地对那小道士说:“去告诉你们师傅天机,他的师叔陆安歌回来了。”
  一旁的茂骐和巨人吃了一惊,皆是疑心自己听错:天机道长的……师叔?
  小道士听闻此语更是大惊失色,难以置信地瞪着面前容貌年轻,仪表堂堂的男子,随后才注意到此刻陆安歌握在手里那一柄白玉色剑鞘的宝剑,剑鞘上还镶了红蓝宝石,正是天机道长墙头画像里所绘,教内失传已久的白玉剑。
  “没听见我的话?”陆安歌垂眼看那小道士。
  小道士一听,吓得浑身打颤,一转身头也不回地跑回观里,边跑边叫:“师傅!见鬼了!师傅见鬼了!”
 
  ☆、【旧时】三
 
  天机道长连奔带跑地从观里抢道而出,一眼瞧见陆安歌时十足一愣,再定睛仔细一看,顿时惊得四肢发颤,一下跪倒在地,大呼:
  “天机恭迎陆师叔回观!”
  这个天机道长看起来年岁并不大,顶多五十来岁模样,嘴上两撇小胡子梳得齐整,两头翘起,头发也是黑得油光锃亮。脸上倒没几道深刻的皱纹,唯独眼里老年人的深不见底和一丝狡黠出卖了他的年龄。
  陆安歌在茂骐与巨人以及一众不明情况的小道士们难以置信的注视下,颔首自天机道长身边走过,径直往道观里去,一面道:“进去吧。”
  一入观中,茂骐与巨人被好茶好座伺候起来小憩,早先几个时常欺负茂骐的道士,这会儿摇身一变,成了笑容可掬的乖巧好弟弟,嘘寒问暖甚至为两人摇起了纸扇来。
  天机将陆安歌请到自己修行的屋里,对着他好一阵观赏,这才难以置信地抬起眉毛赞叹道:“师叔,你真是别来无恙啊!”说着一面情不自禁地抬起手妄图摸一下陆安歌干净得能反光的脸颊,被陆安歌拿眼神吓退了回去。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