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强娶高冷没商量 作者:依释萤

字体:[ ]

 
文案:
     文案:
 
如何攻略天使中的高龄之花?
 
异界王曜用尽办法也得不到美人芳心。
 
既然追求没用,哼哼……
 
本王只好“强”娶了!
 
一句话简介:火爆受君强娶自家高冷老攻的故事。
 
雷点提示:
 
火爆、鲁莽、二货受x高冷、强大美攻。
 
后期重生、中期反攻、攻受皆洁、he、多cp。
 
主视角为受君曜。
 
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过程简单粗暴!
 
过程简单粗暴!
 
过程简单粗暴!
 
金手指有!有!有!
 
金手指粗!粗!粗!内容标签:相爱相杀 强强 爱情战争 奇幻魔幻
 
搜索关键字:主角:曜、艾尔西亚 ┃ 配角:西亚大神、伽洛、琉璃、月华、卡罗尔、莉莲西亚 ┃ 其它:天界、异界
 
==================
 
  ☆、测试章
 
  ~~~~~~傲娇地飞过~~~~~                        
作者有话要说:  ~~~~~作者傲娇地飞过~~~~~
 
  ☆、正章
 
  ——异界
  议事殿内,曜目光凝重,思路不知道飘忽到了哪里。
  “王?您有没有再听?”琉璃小声问道。
  曜的目光正看向窗外的天空,右手紧握的笔杆也歪了下来。
  “王……”琉璃目光有些无奈。
  坐在一旁的异界副君菡香目光瞬间冰冷,脚下狠狠踢了一下。
  这一下把曜叫了回来。
  “刚刚说道哪儿了?琉璃,请再说一次。”曜揉了揉太阳穴,将注意力转了回来。
  “从天界回来已经两个月了,王一直这样。”会议结束后,琉璃手摇羽毛扇
  ,翠绿色眼眸越发沉重。
  “近期王一直心不在焉,许多事情都是由国师您cao劳,真是辛苦。”素锦也微微叹息。
  “王……这些天里到底在想些什么……居然连国事都不顾了……”
  “月华,你是王的侍从,平日里王也是这么没精神吗?”素锦问道。
  月华说道:“平日里王最大的爱好就是骑着火凰在天地见快速穿行,自从天界回来后王已经放弃了这个喜好,每天在书案前目光呆滞,那模样……十足是……”
  “十足什么?”素锦问道。
  “十足就像得了相思病。”
  素锦没有说话,只是目光暗淡了下去。
  “如果这样的话一切都能解释了。”琉璃暗道,“只是再这样下去,对王会有很大影响。如何是好。”
  “国师敬请放心,有一个人一定能够帮助王调整状态。”月华温柔一笑,那模样,又惹了宫中几位侍女脸红心跳。
  寝宫内,会议已经过后许久,曜仍旧穿着王的华服,半个身子趴在书案上,目光呆滞。
  那日在悬崖下……
  脑中又回想起当时的场景。
  橙色的眸子中似有火光闪过。
  还从来没有人敢如此对待本王。
  曜握紧了拳头,这次天界之行真是不爽。
  与其在这里相思成疾,不如自己主动出击。
  如果能够把艾尔西亚绑来生米煮成熟饭,相信他也没有脸面再回天界!
  对,没错,就这样做!
  似是下定了决心,曜全身又自信地烧起了火焰。
  谁知火光才冒起半刻,忽然曜的头顶和脚下同时出现巨大的魔法阵,将他困在其中,上边的魔法阵下出瓢泼大雨,下边的魔法阵冰冷异常,将曜的双足全部冻住。
  “啊!”双脚感觉到十足的冰冷,曜高声尖叫,“菡香!你这个混蛋!快点把魔法阵收了!”
  和艾尔西亚的冰相比,这点水量并不算什么,但是菡香的冰的温度却比艾尔冷上几十倍。
  “曜,你应该叫我什么?”寝宫的大门开了,异界副君菡香手执一人高的手杖进来,手杖顶端的宝石正在闪光,控制着魔法阵中的力量。
  曜紧皱眉头。
  这个人是自己父母收养的义子,是自己的义兄,从小同自己一起长大,本来兄弟二人在小事上就不合。可这个菡香好死不死的魔力属性正与自己完全相克,自己火元素最强,他的火元素最弱,而自己最缺乏水元素的力量,这个家伙居然最擅长用水元素相关的魔法。
  父王母后在离开异界之前特别指认让菡香成为异界的副君来监督自己。甚至可以在非必要的情况下对自己动武。曜瞄一眼菡香的手杖,那顶端的宝石正是母后的力量媒介,母后居然为了让菡香压制自己而传给了他!
  想到这里曜心中气不打一处来。
  “曜,你应该怎样称呼我?”菡香见他一言不发便降低了冰魔法的温度,如同意料般的听到某个人破碎般的尖叫声。
  “哥!哥!快停下!”曜全身受制,不知何时他的四周又闪现出三个魔法阵,唤出冰制的藤蔓将他紧紧缠绕起来,一动也不能动。
  “曜,我问你,从天界回来已经多久了?”菡香声音寒冷。
  “已经两个月了!冷死了!”
  “这两个月里你自己是个什么状态你知道吗!”
  “我的状态非常好!快把魔法阵收了!”曜咬牙切齿。
  “好,既然你这么觉得,我就帮你冷静冷静。”菡香高举法杖,顶端的宝石又多加了一层光辉,魔力的气息将他深紫色的长发也震得翻飞。
  曜瞪大双眸,自己的头顶上忽然出现一个复杂的魔法阵,其中古老的语言自己都没有见到过。
  “曜,这是我从异界至高的山峰采集到的至寒之冰,据说和西亚大神□□时能达到的最低温度是一致的,你要不要试试?”
  “哥哥……冷静……”曜冷汗直冒。
  “这两个月里你心不在焉,耽误了许多大事,如果不是我与琉璃帮你,又该怎么办!” 
  “……”
  “我不知道你在天界经历了什么,但作为民众们信仰的异界之王,你不能够是这种状态!”
  “我知道。”曜小声嘟囔。
  “不过,作为你的兄长,我有义务帮你分担,现在你可以告诉我,到底是是什么事会让你如此分心。”菡香上前一步,一只手搭上了曜的肩膀。
  曜看了看头顶和脚下,所有的魔法阵将自己牢牢禁锢,而始作俑者还一脸寒冰地开口说要帮自己分担,这是多么诡异的一个场景。
  “菡香,快点把魔法阵收了,我慢慢和你说。”
  “不。”
  曜无奈道:“我失恋了,兄长你能帮上我吗?”
  这下换成菡香噤了声。
  “兄长你比我多活了二百年,可是你喜欢过别人吗?”
  “我每日都忙着异界政事又怎么有时间想这个。”
  “所以,你不要管我的事了,我会调整好状态的。”
  菡香沉思了片刻:“我一定会想办法帮你的。”
  曜眼睛一转忽然说道:“这个月我想休息休息,兄长,这期间异界的事就交给你了!”
  “你确定一个月里能调整好状态?”菡香半信半疑。
  “以异界王的名义起誓!”曜说道。
  被菡香灰色的眼眸盯着看了许久,曜心底祈祷对方赶紧把关于冰元素的一切都收回去,因为太痛苦了!
  “好。”菡香一挥手杖,魔法阵全消。
  曜直直地躺倒在地,等待冻僵的身体逐渐恢复知觉。
  “这个月里你就好好休息吧,我一定会想办法帮你的。”菡香离开前,留下这样一句话。
  只是曜怎么听怎么觉得,这句话中有更深的含义。
  宫殿后方,菡香一边走一边低头沉思。
  “兄长你比我多活了二百年,可是你喜欢过别人吗?”
  曜说的这句话十足像一拳打在自己身上。
  与曜一同长大的三百年里,自己一直努力地学习,为的就是能够按照父王母后的期待去更好地辅佐曜。可是刚刚这句话却着实让自己犯了难。
  不要说喜欢上谁,自己忙于政事,连一次试婚的经验都没有,又怎样在这方面给弟弟一个榜样。
  菡香内心阴云密布,迎面撞见了月华。
  月华行礼后,一双眼微微一笑,就淡去了世间最美丽的景色。
  对了,他是宫殿里最受欢迎的人。
  菡香问道:“月华,如果一人失恋了,怎样能最快让他恢复精神?”
  月华道:“副君大人,何为失恋?在异界都是双方试婚满意即为成婚,如果提及恋爱和失恋这两个词,目前就我所知,只有天界的情侣间才有这个阶段。”
  “原来失恋是指这样,怪不得我方才疑惑。”
  “关于副君刚刚问的问题,我想有一个方法可以帮助失恋的人。”
  “什么方法?”
  “试婚。如果那人对别的人心动,想必会忘掉之前的恋情。”
  “我明白了。”菡香目光深沉,似乎在心中下了什么决定般。
  假期的第一天里,曜驾着火凰,从都城的一段飞到了另一端,红色的朝霞一闪而过,在空中留下一道绚丽的风景。
  风疾速拂过面颊,好一番畅快。
  白天的时候曜确信自己的心情好了很多,直到他回到寝宫。
  今天的寝宫氛围很不一样。
  平日里自己的寝宫颜色比较多,而今天统一用的大红色,总之曜觉得……气氛很微妙。
  自己从外面回来后月华就招呼自己换衣服,穿一件大红的新袍子。
  自己平日里爱穿方便活动的短衣,除了政事以外都以短衣自居,怎么今天会穿这身?
  床的外边还拉起了朦胧的红色床帐,月华今天怎么收拾的寝宫。
  不耐烦的扯开床帐的一角,却看到一双□□的白嫩小腿。
  曜呆愣在原地,目光向上望去,一个绝世美女香衣半裸,正坐在床的正中央。
  “王~我对您仰慕已久,今天奉副君之名,来同您试婚~”
  曜觉得全身僵硬。
  “王,我为您宽衣~”
  绝世美女作势就要起来,曜愣了半刻,忽然一口火喷了出来。
  “菡香,你给本王滚出来!”
  假期第二日,曜驾着火凰出去散心,玩了都城附近的几座城池后,才将昨晚的烦心事忘了。
  当晚,寝宫里的布置终于一切还原。
  月华侍候曜入浴完毕,为王穿上短衣短裤。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