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死神有点穷+番外 作者:宿水渔歌

字体:[ ]

 
【文案】
青描作为冥界的死神,竟然被一只鬼用冥币换走了死神契约。
 
然而因为双方没有情感基础,冥币无法到达身在冥界的青描手里,而且契约也无法解除。
 
青描盛怒之下,直接跑到人界跟那个人类同居了。
 
“人类不都说日久生情么?”
“在我们产生深厚的革命友谊之前我是不会走的!”
 
死神受X人类攻
 
内容标签:灵异神怪 强强 因缘邂逅 恋爱合约
 
搜索关键字:主角:青描、沈芮 ┃ 配角:黑坞,尤怜 ┃ 其它:死神、契约
 
 
 
  第 1 章
 
  话说,人死了以后便会被死神带到冥界,然后由冥官判定他们该去往何处。
  冥界主要分为黄泉和地狱两大部分
  生前罪孽深重的人就会被判去地狱受刑,那里就是冥界的监狱和刑场,一共有十八层;然而一般的人就可以呆在黄泉,在那里仍然能像在人间一样的生活,也可以选择到奈何桥的孟婆那里喝一碗孟婆汤去投胎转世;不过上善之人死后就可以直接成仙成神荣入天界。
  死神说的高尚点是冥界的使者,说的土一点就是冥界的公务员,所以冥界的死神跟人间的公务员一样也是有很多的。
  黄泉和地狱并不是直接相连,它们之间隔着的空间就是死神的住所。
  *******************
  在冥界,一条相对热闹的大街上,可以很显眼的看到一位穿着黑色斗篷带着兜帽家伙,他在那里来来回回的走了好几趟,最终站定在某一点位,然后脑袋左右转动着,像是在确认什么,最后大手一挥,原本站定的位置上凭空出现了一个不大不小的摊位,摊位前挂着一个铭牌。
  仔细一看,铭牌上写着四个字:死神青描。
  摆好摊子,青描就端正的往摊位里面一坐,开门做生意了。
  死神在冥界明面上是冥界的使者,但是私下里也可以摆摊接活,只不过这并不是所有死神都会干的事情。只有一部分死神因为各种原因选择出来摆摊,但毕竟身处死神的职位,有身为死神的尊严,所以把这个副业的意思美化了一下,打着‘为鬼了解心事助他们早日投胎’的口号。
  在黄泉逗留的人都不是什么大女干大恶之徒,与其说不愿投胎倒不如说是因为对人界的某些事情某些人心存执念无法安心。而死神中兴起的这个副业确实帮助了很大一部分人。
  只要出得起满意的价钱,死神肯定能帮你完成心愿。
  青描是冥界众多死神之一,灵力平平,但是却有一副天生的好皮囊。每次孟婆见到青描都会惋惜的说道:这张脸长在男人身上真是可惜了!然而,因为他喜欢穿着老式的兜帽斗篷,很少有人能看到他的样子,所以让人记住他的就只有穷了,穷的连死神镰刀都没有。
  冥界的发展一直都是紧跟着人界的步伐,死神们早已经脱下了死气沉沉的斗篷找死神裁缝重新做了一套职业西装,只有青描不愿意换,原因只是重新做衣服要花钱。
  青描在摊位上端正的坐了一会儿,很快就坚持不住趴在了桌子上。
  之前摆摊的地方已经有两年没接到生意了,青描估摸着可能风水不好就用自己拙劣的卜卦能力给自己重新找了这么个地方。
  然而,这里虽然人多,却不见一个上门委托任务的,只有偶尔几个买酒的。
  摆摊的死神中,灵力比青描高的比比皆是,灵力越高的人办事越可靠,所以亡魂更喜欢找他们帮忙。
  而青描的灵力在众多死神中算是垫底的,在一次偶然的机会下想出了卖酒的主意。
  人人都知孟婆的孟婆汤,却不知孟婆最喜欢干的事情是酿酒,她喜欢把一壶酒酿成千百种味道,可她自己却不喝酒。家里到处摆放着装酒的瓶瓶罐罐,每当家里的酒多的放不下的时候,她不得不把最老的那些酒偷偷的倒进忘川河里。有一次,在倒酒的时候大意,碰上了跑来思考人生的青描,在青描的劝说下,孟婆总算是同意把不要的酒放在青描的摊子上卖,不过两人约定不许说出酒的来处。得来的钱三七分成。
  就这样。青描成了第一家卖酒的摊子,虽然其他的死神也纷纷效仿着卖酒,但是他们的酒都没有青描的丰满醇厚。
  但是酒这种东西相比于委托赚的钱还是差远了。
  “青描大哥!”
  惊乍的声音吓得青描整个人都精神起来了。
  光听声音,青描就知道是谁了,此人惯用的出场方式就是:先闻其声再见其人。
  果然,没多久,一个人影就在摊位前慢慢的清晰了起来。
  来人跟青描一样,穿着一件黑色的死神斗篷。
  “黑坞,你这个习惯得改一改。”青描抱怨道。
  黑坞是被冥官指派给青描带领的死神。
  “青描大哥,现在不是说这个的时候!我刚刚听说三生石旁的那个炼器大师明年就要去投胎了!”黑坞双手比划这有些着急的说道。
  青描的身形一顿,还没等黑坞把剩下的话说完,就从他的面前消失了。
  对着空无一人的摊子黑坞把到嘴边的话吞了回去嘟囔道:“我话还没说完呢!”跟着也消失在摊位里。
  三生石旁的师傅是黄泉手艺最好的炼器师,他在那开武器铺子已经有上百年了。不过他帮人炼器从来不收钱,冥币对他来说并没有用,因为他也是一个心有牵挂不能投胎的亡魂,而他的牵挂是死神都帮不了的。
  大师看到忽然出现在铺子前的熟人,笑着打了个招呼:“青描大人呐,看样子是听说了啊。”
  “师傅这事情怎么这么突然?”看不到青描的表情却能听出语气里满满的沉重。
  大师笑道:“我也很意外,守了这个石头这么久了,没想到还能等到她。”说完不自觉的看了眼不远处的三生石。
  接着大师又不忘提醒道:“你可是要抓紧了,虽然一年后才走,但是炼器需要半年,你还有半年的时间呐!”
  青描烦躁的在摊位前渡来渡去,一下子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一把缠着铁链的镰刀是死神象征性的武器,黄泉每一个死神都会有一把。但是青描不知道怎么回事在他记忆里完全没有关于镰刀的印象。一直以来就只有一根铁链,这可能也是他灵力低的原因。为了能找大师重新炼制一把武器,他在尽力的赚钱,但是在巨额的材料费面前,青描努力了这么久也才存够一半不到的钱。
  刚刚赶来的黑坞见青描这样忙开导道:“青描大哥,不是还有半年时间么,我会帮你的。”
  青描满脸绝望的看着黑坞有气无力的说道:“难!我已经两年没接到委托了!”
  叮——
  原本还在烦恼的青描,脑海里响起一阵熟悉的声音。
  “有生意!”上一秒还在沮丧的人忽然充满了斗志。
  这是青描摊位的铃声,这意味着有人上门寻求帮助了。
  “师傅!我会赶紧赚钱,你的时间可不能再缩短了!”交代完青描就消失了。
 
  第 2 章
 
  冥币是亡魂在冥界使用的钱币,但是它对亡魂的用处仅仅只是购买一些有限的东西或服务,但是它对死神来说是非常有用的。
  因为冥币上承载着人间的感情,死神可以通过吸收冥币来提升自己的灵力,亦或是像青描一样用冥币去别人那里换取自己所需要的东西。
  *******
  青描回到自己的摊位里,面前站着一个年轻的男子,神情有些阴郁。
  “说吧,有什么事情需要委托?”虽然带着斗篷,但是光听那欢快的语气就能想象出青描此时的表情。
  男子把手上捧着的水球小心翼翼的放在了青描面前的桌子上。
  “我想委托你把这个梦带给我在人间的父母。”
  说完又从自己的口袋里掏出一叠冥币放在水球旁边。
  “这是我付得钱,麻烦您了!”
  青描看到那么一叠钱,感觉剩下半年的时间还是充满希望的,连忙把水球和钱一起收了过来,装作很自然的说道:“没问题,我正好要去一趟人界,马上就能替你把东西带到!”
  见死神大人答应了,男子脸上稍微显得轻松了些。
  等客人离开之后,青描把摊子一收,就往人界赶去了,现在赚钱才是大事。
  青描一边赶路一边思考着有没有人还欠着自己钱,恨不得从所有人身上都能找出欠款。
  当他赶到人界的时候,人界刚好是晚上,就直接去客人的家里,天黑好办事!
  这个委托办事的男子青描其实还记得他,他是一个多月前出车祸死的,当场身亡,没有留下只字片语。同时家里的条件也非常好,应该是住在人类口中所说的富豪区。
  找人对死神来说可不是什么难的事情,偌大的一个住宅区,青描很快就找到了目标的家,并且已经站在了目标的家里。
  现在是午夜两点钟,整个住宅区亮着的灯也没几盏了,对于年纪大的人来说应该都已经进入梦乡了,可这家人就是亮灯人家中的一家。
  卧室中,两老人虽已经躺在床上,但都没有睡着,也没聊天,被子上放着死去儿子的照片。
  一个月前在他们儿子的车祸现场,青描见过他两,当时两人看上去都只有40岁不到的样子,但是现在再看过去,两个人都苍老憔悴了许多。
  这种事情青描在当死神的漫长日子里碰到的太多太多了,如今已经能平常心的看待这些事情了。
  青描抬了抬手,原本躺在床上神情抑郁的两个人便慢慢的闭上了眼睛,睡着了。接着就从斗篷里拿出了客人交给自己的水球放到他们的头顶位置,捏碎。看着小小的水滴落在两人的头上然后消失不见,青描心情也跟着变得明朗的许多。
  事情办妥,青描就离开了这个屋子,准备到处去看看,指不定就能碰上死鬼呢。
  自从死神的工资根据业绩即勾魂的数量计算后,再加上碰上这么个和平时代的繁荣城市,每次的工资都有减无增。
  还没飞出身处的小区,青描就从空气中闻到了一阵熟悉的死魂气味,而且味道很浓,这表示附近有人死亡!
  死神寻找死魂全靠鼻子闻气味,他的鼻子能闻到属于魂魄的味道,而不同的魂魄又有不同的气味。
  青描快速飞到自己所处地的上空,闭上眼轻轻的吸了口气。
  左边!
  青描猛地睁开了眼睛转头看向了自己左边的住宅区,发现在距离自己不远处的一幢大楼中间某一层正不断地冒出浓烟,看样子应该是着火了只是火苗还没冒出来。
  因为这一场突如其来的火灾,凌晨两点钟的小区变得热闹起来了。
  而死魂的味道就是从冒着烟的那一层楼散发出来的。
  嘿!工资来了。
  青描心情欢快的往那幢大楼飞去。人界的烟、火对死神来说是好无杀伤力的。
  青描轻而易举的穿过浓烟进了着火的楼层,靠着鼻子对死魂的嗅觉轻松地在客厅里发现了目标:一个倒在地上身材修长偏瘦的青年男子。然而另一个仰靠在旁边沙发上的男子让青描有些诧异。
  正常情况下,人死以后魂魄是飘在身体旁的,这人不仅自在的坐着,而且还一脸轻松,似乎在享受这沙发的柔软感。
  若不是魂魄和身体长得一样,他会以为客厅里其实有两个人。
  看了会儿,青描觉得那人虽然坐着,但是一直闭着眼睛没有多余的动作,似乎是没有意识,觉得应该是自己想多了。
  男子虽然看起来有些病态,但是从隐约可见的眉宇间看不出是个短命鬼的样子。
  青描不禁感慨:又一颗好苗子陨落了。
  青描抬手,手中多出了一根铁链,即使心道可惜却也毫不犹豫的把手中的铁链抛向对面的死魂。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