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异世]我的朋友们都想攻略我 作者:丸子不起早

字体:[ ]

 
文案:
     机油提供的封面,美美哒!
 
自从我中了不可描述的毒,朋友们就变了,他们总想趁虚而入,还一个个说要占有我,怎么拒绝心怀不轨的黑心朋友,在线等
 
东方奇幻,夏子婴是天下第一的灵修,灵武双修,爱好喝酒,朋友无数,他一直以为他的朋友们是单纯的羊,直到中了春♂药,他才知道那都是披着羊皮的狼!
 
 
 
内容标签:
 
搜索关键字:主角:夏子婴 ┃ 配角:东方纤云,方旭,百里舒等 ┃ 其它:曾经的朋友和敌人都想上我系列
 
 
  ☆、我被人下毒了
 
  覆满大雪的森林中,白衣黑发的男子手持长剑踉跄而行。近看他,脸上毫无血色,却难掩凤章玉质,他长眉凤眼,一头青丝几乎落到脚踝,身姿宛若寒松挺拔高挑,面容更似明月清渠般动人。静若浮云,行如流水,只是高高隆起的腹部让他潇洒的仪容减了三分仙气。
  夏子婴可以清楚的感知到魔女的气息越来越近,那个对他又爱又恨的女人,最终还是要杀死他。体力已经不行了,一路上熬过魔族五轮埋伏,可惜他因为怀孕灵力大减,在平时对他无可奈何的魔族现在可以轻易把他杀死。
  跌倒在地上的那一刻,魔女孙雅的红鞋突然出现在他的眼前。
  孙雅冷冷的看着曾经爱到骨子里的男人,她为了夏子婴与魔族几乎决裂,可是这个绝情冷情的男人却成为男人的契灵,堂堂灵幻大陆第一高手,甘愿躺在别的男人身下承欢,简直是笑话。
  “夏子婴,打掉这个孩子,你跟我回魔族,我就放过你!”孙雅娇声笑到,眼神满满的狠毒,她可以帮他打掉这个孽种,抹去他的记忆,让他从此以后都留在她身边,多畅快!
  “不可能。”夏子婴低声拒绝,他快没有力气说话,但是他依然护紧了自己的肚子。全身的灵力都被集中到丹田中,只要孙雅对他动手,他拼死也要把孩子保住。他在等一个机会!
  “你没有拒绝的可能了,我们魔族的十大高手如今都在这里,你插翅也飞不出去!”孙雅自信的说道。
  红衣猎猎,犹如雪地里开出的罂粟花。她的眼神淡淡的望向远方,一点都不担心夏子婴能够反扑,从小到大她要得到的东西就没有得不到的,更何况是人人都爱的夏子婴。
  十大高手围绕着他们,雪地里除了他们已经没有人了,他们放松的很。
  忽然,他们的眼神变了,众人纷纷感到令人不安的气息。
  从树林里走出四个人,东方城城主东方纤云、天人族族长楚君宴、巫灵族大将军方旭以及羽族剑仙百里舒。
  他们都是让魔族咬牙切齿的对手,都很年轻。
  “孙雅,你未免太不把我们看在眼里。”东方纤云冷睨着她。
  孙雅讥笑:“你们还真是阴魂不散,连他肚子里的野种是谁的都不知道,还能联手救他!今天我说什么也要带走他。”
  百里舒气冲冲的吼到:“子婴怀的是谁的孩子都没关系,只要是他生的,我都爱!”
  “跟你没关系,孙雅。”楚君宴阴沉说到,方旭已经持剑杀了过去。
  夏子婴肚子阵痛,他的眼睛已经看不清混战的场景,太疼了!
  原来是一个梦,夏子婴的冷汗都被逼出来了,怎么会做这种梦,简直荒诞不羁,东方纤云他们几个都是他最好的朋友,他也不是能够以男子之身孕育的鲛人族,竟然梦见自己怀孕,根本不可能嘛,而且,那个魔女孙雅他根本不认识好吗!
  真不知道他怎么会做这种梦……
  从可怕的梦中惊醒,夏子婴发现自己躺在床上,天还没亮,屋子里点着长明灯,还有淡淡的熏香味道,这里并不是他的房间。如果他没记错的话,三天前他护送巫灵族的宝物来到他们的领地南国,之后被好友方旭极力邀请留下来做客。他一直住在方旭家里,下午的时候方旭邀请他喝酒,结果……根本想不起来发生了什么事情。
  夏子婴敏锐的感觉到不同寻常的地方,他虽然是个酒鬼,看见闻见美酒就走不动路,可是他的千杯不醉也是出了名的,即使有些醉意,他也不会失去记忆,毫无警觉的被人搬动到床上。只记得刚喝酒时的记忆,方旭、方旭的义妹方菲和他三个人就在留香亭喝酒聊天,方旭也很喜欢喝酒,而且非常擅长发现各种难得一见的美酒,几个知交中夏子婴最喜欢跟他一起喝酒。可是,记忆中断了,只记得方旭兄妹两人不知道为了什么发生争执,方菲赌气离开,方旭也是闷闷不乐的样子跟他唠叨着乱七八糟的事,之后一片空白。
  夏子婴想下床去找方旭问个明白,而且,做了那个梦,他总觉得不安。理智上说他并不相信梦中发生的那样,几个朋友都对他发生了超越友情的感情,可是梦中的场景太真实了,而且,难道他对这几个朋友竟然有那么龌龊的想法?,不然,怎么会做这样的梦,如果他内心深处真的有这么无耻的想法,那他真的没脸再见各位朋友了。
  这时,夏子婴发现自己不能动了。他的手臂刚刚动了一下,就发现手腕脚腕被绿色的藤蔓绑住,上面环绕着他熟悉的属于方旭的灵气。夏子婴皱眉,方旭想干什么?
  听到床上的动静,方旭走了过来,不知道他在房间里坐了多久,整个人都憔悴了,下巴布满了胡渣。他的脸本来是非常英俊的,可是现在看起来有些老气。
  满腹怨言和疑问的夏子婴见他这样子,反而说不出责备的话,方旭跟他相交多年,把他绑住一定是有原因的,不过真的很不舒服。他不禁问:“方旭,为什么要把我锁在床上?我们不是说好要喝三天三夜,然后去太湖钓鱼吗?”
  “子婴,是我对不起你!”方旭突然单膝跪下来,在床边痛苦的看着夏子婴。
  摸着夏子婴的衣服,原先被汗水湿透的衣服已经半干。方才他昏迷之中药性发作,在床上不知生死,浑身蒸发出大量的汗水,看的方旭心惊胆战,奈何,他并不敢靠近夏子婴的身体。
  他怎么也没想到,方菲竟然爱着自己,而且因此迁怒到夏子婴的身上。她故意做出赌气的样子,就是想引开他们的注意力下毒,结果,作为巫灵族的制毒高手,方菲给夏子婴下了一种阴险无比的奇毒,七生七死春情散,一种能让人发、情七七四十九天然后精疲力竭而亡的恶毒春、药。中毒之人,每天凌晨就会发作,不仅浑身如万箭穿心,而且身体不由自主渴望承欢,就是清心寡欲的圣女也要变成荡、妇。四十九天以后,这个人会血崩而亡,无药可解!
  “也就是说,无论我是否与人……做,都免不了一死?”听完方旭的解释,夏子婴怒火攻心,生生吐出一口血来。没想到方菲那个古灵精怪的小丫头,竟然这么心狠手辣,给他下这种丧心病狂的□□。真是知人知面不知心,早知道他就不该答应方旭的请求帮他护送宝物过来。
  方旭慌忙帮他擦掉血迹,痛苦的点头。他根本不敢正视夏子婴的眼睛,只因为他心底那个疯狂的欲念。夏子婴不知道,这个巫灵族文武双全的大将军,心里爱着的却是这个天下第一灵修夏子婴,他是天之骄子,他不过是巫灵族的将军,他根本打不过夏子婴,可是,他就是想占有这个美的让人心醉神迷的朋友。发现夏子婴中毒的第一时刻他竟然有些欣喜,想着就算没办法挽救他的命,至少最后的日子,他可以独占子婴的时间,不让任何人找得到他,他会陪着子婴度过每一个难熬的夜晚,然后挖一个坟,两人躺在一起。
  可是,他知道这是行不通的,爱着夏子婴的不止他一个,那些人,他根本不能保证自己的行踪不被他们几个察觉。更何况,与占有夏子婴一时的欢乐相比,失去子婴的痛苦更难以承受。
  夏子婴绝望的看着方旭,不由得想到自己的梦,如果梦里的事情是真的,他不知道开心还是难过。那表示他真的有可能被朋友压过,也表示他不会死的那么快,鲛人怀孕至少十六个月,梦中他肚子那么大,应该有十个月,说明他没有在四十九天后悲惨死去。被人压和怀孕,都不是什么好结果。
  为什么他会被方菲下毒,太没有道理了,方旭的反应也很奇怪,就算朋友身中剧毒,至也跟他没什么关系,他怎么表现的那么痛苦,难道这事跟他有什么关系?“方菲为什么对我下毒?”夏子婴蓦然问到。
  方旭无言以对,心虚的把头别向一侧。
 
  ☆、方旭黑化了
 
  “妈妈,我们为什么要去救那个坏蛋,他把我们家的药铺都抢走了!”八岁的方旭稚气未脱,可是已经很明白家里的处境。擅长做生意的夏家家主夏昌海,将触、角伸进了巫灵族的领地,巫灵族擅长医药占卜,很多族人都以在大陆上开药铺为生,比起其他种族在灵修上的天赋,他们显然在治疗上更胜一筹。夏昌海吞并方家药铺,虽然名义上还是他们自己经营,实际上等同于被夏家拥有,方旭觉得夏家就是他们的仇人。
  徐莹萱摸摸儿子的头发,神色不明的看着夏府的牌匾,夏昌海,我又来了,多年前你救了我,现在轮到我救你,从此我们就两清了。
  方旭不明白妈妈在想什么,只是觉得她的神色很凄然,母亲的不郁让他更讨厌夏家。
  他被安排住在单独的小院子里住着,听母亲说治疗夏昌海需要很长的时间,而且,方旭能够感觉到母亲耗费了很多灵力,她渐渐的虚弱下去。方旭想让母亲停止,却被她骂哭了,“投之以木桃,报之以琼瑶,为人不知知恩图报,如何做人,你以后不可有此唯利是图的念头,好英雄好男儿,必须活的顶天立地!”
  不知道为什么,他的眼泪流了出来,在小院子里,他孤独的看着夕阳,静静的哭泣。当时他还不懂自己为什么哭,只是觉得母亲看夏昌海的眼神让他心碎。
  “小哭猫,你为什么躲在这里哭?”一个长的非常漂亮的小孩子叼着草根站在院子围墙上,笑嘻嘻的看着他。他长的很高,肤色也白,巫灵族的公主都没他漂亮。
  方旭莫名觉得羞涩,他擦掉眼泪,气呼呼说道:“我才没有哭!”
  “你哭的样子好丑哦,我送个东西给你,你陪我去玩好不好?”跟他差不多大的男孩鬼笑着,眼里满满的算计。
  “是什么?”他终究敌不过好奇心。
  “你看,这个是神仙水哦,喝了它就可以忘掉所有的烦恼。”男孩神秘兮兮的说,突然,那白色的小瓶子逆风飞了过来,刚刚开始灵力修行的方旭很是震惊,可以随心所欲用灵力控制实物的人,听说灵力都在四成以上。而他,连一成都没有。
  当时,因为太过崇拜男孩,他毫不犹豫的喝下了“神仙水”,没想到那辛辣甘甜的液体竟然是名酒“神仙倒”,才一口他就醉的不省人事。
  “方旭,你我亲如手足,多年之前我们相遇,我们之间的友情就没有变过,我希望,我跟你永远是朋友。你若有难言之隐,连我都要瞒着吗?小时候你多可爱啊,我们知无不言言无不尽,从来没有那么多秘密。”夏子婴把走神的人唤醒,心中惊疑不定。他本来觉得那个梦离谱,现在却觉得太有可能成真了。方旭这欲言又止的神情,无不说明他的心虚。
  夏子婴侧头看着方旭下巴上的胡茬,小时候那个包子脸早就蜕变,现在的他是一个成熟英俊的男人,曾经的他,灵力连只蚂蚁都杀不死,现在情况今非昔比。他是亲眼见证方旭从一个小包子成长为让魔族闻风丧胆的强大灵修。都说他夏子婴是天下第一,可是谁能说这些朋友会比他逊色呢,东方纤云的长河落日可以将山峰劈开,百里舒的洛河图制造的幻境无人能够轻易走出来,就连方旭,他的灵剑也可以一夫当关。他们都是相当优秀的朋友,可能有人的修为已经在他之上。
  若非梦境太真实,夏子婴还不会像现在这样有危机感。他真的比他的朋友们强吗,如果他们隐藏实力,又知道了他身上中的毒,他难以想象会发生什么事。
  仿佛被他的话唤起了更多回忆,方旭憔悴的脸上露出一个会心的微笑,“那时候,你总是把我耍着玩,不过幸好我会喝酒,还记得你说的吗,酒是人最好的朋友,可以没有饭吃,不能没有酒喝。”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