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人鱼养龙进行时 作者:童格(下)

字体:[ ]

 
  ☆、 第76章 真相(一)
 
     “力大无穷、五感灵敏,而且还皮糙肉厚、没有痛感。我告诉你,这世界上啊,再也找不出比苏格耐尔更适合当士兵的种族了。至于苏格耐尔部落的战士究竟有多厉害?只举一个简单的例子,你就能够明白了。”
    “据说,当年有几个还没成年的苏格耐尔,结果无意间撞上了兽潮。你知道兽潮是什么概念吗,那相当于一百多头野象同时朝你奔腾过来,踩都能把你踩成肉饼,足足引发一场地震啊。可结果呢,结果那几个小苏格耐不但啥事儿没有,而且还带回了足够十个冬天的食物。等冰雪融化时,所有人都吃胖了。”
    “所以,当我的曾祖父发现小男孩竟然变成传说中的苏格耐尔时,他的心里别提有多高兴了。至于他为什么高兴?这理由再简单不过了,完全就跟养鸡场一样。”
    摩莱尔忍不住解释起来,“即便现在手里只有一个苏格耐尔,可是,只要有足够多的女人,那么就能从一个苏格耐尔,变成两个苏格耐尔,三个苏格耐尔……像滚雪球那样,越变越多,最后复制出无穷无尽个苏格耐尔。”
    “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这意味着曾祖父差一点就可以获得由苏格耐尔组成的史上最强军队,从而麾战大陆。统一天下,成为国王的日子完全指日可待啊!”
    也不知道究竟是谁更激动,是摩莱尔的曾祖父,还是摩莱尔领主。总之,摩莱尔越说越兴奋,不但眼睛里迸射出向往的绿光,而且连口水都差一点流出来了。
    但是没多久,他的眼神又黯淡下来:“只可惜,那孩子虽然获得了苏格耐尔的强大身体,但脑子却不好使。”摩莱尔生气的说,“你能想象吗,平时性格像绵羊一样的小家伙,醒来后干的第一件事情,居然是刺杀曾祖父!”
    “真是的,不就是上个床吗!?”摩莱尔满脸的愤愤不平,“他又不是女的,反正也不会怀孕,有必要反应那么激烈!?”
    “居然跳到冰湖里自杀!也不想想当年是谁把他从奴隶营里买回来的。曾祖父花了大价钱不说,而且还好吃好喝伺候着。可那个小鬼倒好,不但不知道感恩,反而还要恩将仇报。”摩莱尔满脸嫌恶地啧啧几声,边摇头边下结论,“哼,养不熟的小白眼狼!”
    也不知道是不是野狼的错觉,当摩莱尔说到这里时,脚下的冰湖里,似乎有一道巨大的黑影快速闪过。
    可是当他低下头去时,却又什么异常都没有发现。
    哥哥,咱们来玩儿捉迷藏好不好?
    野狼猛地转过头来,但除了连绵无边的冰,他什么都没有看到。
    猜猜我在哪里?
    背后响起无数男童的笑声,在静的可怕的冰湖上,显得格外的诡异。
    咯咯咯咯咯……
    可是,当野狼再一次把头转向声音时,所有的声音同时又消失了。
    野狼忍不住皱起眉。
    而摩莱尔依旧毫无所感,继续抱怨着只差一点就能成为国王的可悲命运。
    野狼扭回头来,无意间瞥了阿斯蒙蒂斯一眼,却发现他正目不转睛地盯着脚底。
    阿斯蒙蒂斯对野狼的视线格外敏感,几乎是在野狼朝他看来的第一时间,就立刻抬头。
    阿斯蒙蒂斯的脸上有着少见的严肃与认真。
    周围的白雾,似乎变得更浓了。就连温度,也诡异地降低了许多。
    野狼的眉毛紧紧的拧成一团。
    二人默默的交换了一个视线。
    忽然,莫名其妙地,阿斯蒙蒂斯笑了一下。
    野狼愣住。
    明明身处酷寒冷厉的冰坟场之上,危机四伏让人忧心忡忡,但阿斯蒙蒂斯这一笑,却愣是叫他给笑出了冰山消融、春天暖阳的效果。
    笑得让人全身都放松下来,哪怕有再大的危险,也不用害怕。
    野狼叫他笑得有些没反应过来,愣了起码有三秒钟,这才听到摩莱尔的声音,赶紧移开视线,想要将注意力拉回到正事上。
    但是,一双手,一双不老实的手,却忽然移到了他腰部的敏感位置。
    明明是已经演练过很多遍的搂腰动作,本该已经习惯,但野狼却觉得什么地方怪异得很。
    痒。
    野狼的腰条件反射一避,却不料反而主动投怀松抱,撞在了守在背后的阿斯蒙蒂斯身上。
    野狼怔了一怔,困惑的抬起头来,结果刚好撞进阿斯蒙蒂斯的眼里。
    阿斯蒙蒂斯低头,笔直地注视着野狼的眼睛。
    这甜得几乎要溢出蜜的宠溺……
    这甜得叫人牙疼胃疼浑身都疼的温柔……
    真他妈的要命!
    阿斯蒙蒂斯竟然在这种危机四伏的地方,在完全不合时宜的情况下,朝野狼散发出了粉红色的浪漫气泡。那双深情的红眼睛,把野狼看得……居然有些尴尬,下意识地想要避开。
    野狼并不知道,自己的脸已经红了。
    只不过野狼迅速就反应过来,直觉认为阿斯蒙蒂斯在瞎捣乱。
    这个不分场合,随时随地都在犯蠢的笨蛋!
    只会捣乱!
    警告你,就算你觉得很无聊,也不准再随便添乱了!明白了吗!?给我严肃一点!
    野狼愤怒的用手肘推开阿斯蒙蒂斯,警告地瞪了他一眼,然后生气的移开了视线。
    而阿斯蒙蒂斯的心情,则突然变得格外的晴朗起来,就连讨厌的摩莱尔似乎也不那么烦人了。
    此时,摩莱尔已经变着花样将小男孩骂了个遍,但无论如何,故事还得继续下去。
    曾祖父想要活捉小男孩当种马,但小男孩却一心想要曾祖父死,曾祖父只好忍痛割爱,暂时忘掉用小男孩繁衍出最强军队的打算,向手下下达了死要见尸的命令。
    三百勇士大战石奴兵始祖的故事,若是平常,野狼应该会对战斗的具体过程颇感兴趣,毕竟,战斗人士总是会被血所吸引。并且,摩莱尔也非常卖力地将这段惨烈的单面屠杀,描述的惊心动魄。
    但事实上,野狼竟然听得恍恍惚惚,只觉得战斗的过程很无聊,敌人都是大白菜,小男孩手起刀落,手起刀落,手起刀落。
    虽然摩莱尔已经尽量美化自己,但当年的真相还是很容易就猜到了——小男孩不是被杀死的,而是被车轮战累死的。
    野狼听得不由心中称奇,对传说中的苏格耐尔部落也产生了好奇。要知道,小男孩刚复活就能够拥有这样强大的力量,那么如果给他一点时间,让他的身体恢复过来,故事的结局是不是就会改写呢?
    同样的疑惑,摩莱尔的曾祖父也想到了。被远古种族的超强战斗力所吸引的他,死里逃生之后,居然非但没有远离危险的冰坟场,反而为之着了迷,失了魂。
    一想到失之交臂的最强军队,曾祖父就捶腿叹息,懊悔连连。而他的人生,也从那一天开始,发生了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变。他从一个游手好闲的富二代,变成了醉心人体试验的疯子。
    “我这么说或许对曾祖父有些不尊重,但家族之所以没落到如今的地步,罪魁祸首,就是曾祖父。为了唤醒沉睡中的苏格耐尔,他把我们攒了几个世纪的钱全都败光了。”
    摩莱尔的手朝下花了一大圈,示意脚下的众多冰坑:“你看看,你看看,这么多的坑,就是曾祖父干的‘好事’。”
    野狼早就在奇怪这些冰坑了:“他是想要把冰里的千年尸体挖出来,试图复活他们吗?”
    毕竟,这里是远古的战场遗迹。若此处气候没有发生剧烈变化的话,冰湖也从未融化过的话,那么,冰坟场里埋着更多苏格耐尔的遗体,并不是一件很奇怪的事情。
    “一点也没错!”摩莱尔赞叹片刻,然后继续说了下去,“冰坟场里,九成以上的尸体,都被曾祖父给挖走做研究了。可问题的关键是,这些冰尸看上去栩栩如生,但实际上却已经经历了几千年的时间。所以,当保护尸体的寒冰融化时,尸体也跟着一起腐烂融化了。
    祖父花大价钱,弄来了当时最厉害的炼金术师、见多识广的老佣兵、知识渊博的大学士、拥有魔力的光明教主……几乎倾家荡产,就是想要再复活一个苏格耐尔部落的战士。但是,却没有一个人能够解决冰尸腐化的问题,更别提复活了。”
    确实,时间是一个不可跨越的大难题。那么,摩莱尔领主的曾祖父究竟又是如何战神时间的呢?虽然不知道方法,但从结论上来说,他已经成功地复制出了与苏格耐尔极其相似的种族——石奴兵。
    野狼沉思片刻,忽然想到了一个问题:“是不是方向反了?”
 
  ☆、 第77章 真相(二)
 
     野狼之所以有这种猜测,主要是因为他注意到一个细节。那就是当小男孩掉下冰湖时,虽然全身多处受伤,但其实他还没有停止心跳。等他的血液和冰尸融合后,他的身体才产生了皮肤变为灰色等一系列身体变化。
    所以,野狼大胆猜测,复活苏格耐尔部落的关键因素,会不会是活人的鲜血?换而言之,复活苏格耐尔部落的方法,并不是将冰尸挖出来,然后想办法延缓尸体的腐烂问题;而是应该想办法,在尸体还在冰下时,就让他们复活。
    野狼的想法是正确的。
    若说先前,摩莱尔对他们还有些许轻慢之意的话,那么当野狼说完这句话之后,摩莱尔对他们的态度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这是何等聪明的智慧啊。曾祖父花了无数的人力物力财力,耗费了大半辈子才解决出来的难题,他竟然在不到半分钟的时间内,就解了出来。
    只可惜,曾祖父并没有这样的才智。而他花大价钱请来的所谓高手,也都是些半桶水,甚至对苏格耐尔的故事都半信半疑。所以他们大多对正事敷衍的很,不把精力放在复活的大事上,反而整天钻空子想办法从“人傻钱多”的口袋里掏金币。
    事情理所当然地陷入了凝滞状态。
    转眼十多年过去了,但摩莱尔的曾祖父依旧不知道如何再唤醒第二个苏格耐尔。而此时,他几乎耗尽了所有家财。人财两空却什么都没得到,眼睁睁看着家族一点点被自己败落,将军梦也濒临破产,领主作茧自缚终于陷入了绝望的境地。
    而就在这个时候,绝望的曾祖父做出了一个让所有人都震惊的举动。
    他居然在自己的四十大寿上,杀人泄愤!
    短短的一天之内,超过上百名无辜村民,惨遭屠戮。
    虽然事后,曾祖父装的一脸无辜,将自己的疯狂举止全部归罪于酒精。但不管他的伤心装得多真实,已经发生的事情是永远也无法挽回的。
    充满欢声笑语的家庭从此变得冷冷清清,无数空荡荡的屋子再也无法抵御冬天的冰雪,沉重的愁云笼罩在大卫堡的上空。
    但是,曾祖父却很开心。
    不,他不是开心,他是乐疯了。
    因为,当猩红的鲜血将整片冰湖染红之时,沉默的冰坟场头一次回答了信徒的祈求。
    第二个苏格耐尔,竟然从冰坟场里爬了出来!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