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初夏的庭院 作者:尘夜

字体:[ ]

 
文案
 
初夏的庭院,晚风吹拂,总让人昏昏欲睡。庭台歌榭,仿若隔世时光扑面而来。
是谁在叫我的名字?
是谁在浮光掠影背后眯起眼来窥伺?
与我长得一模一样的那名男子,他身上到底有什么秘密……
 
作者语:本文是以第三者角度来描写的洛粼的事迹,这也是獠第一次被正名并出现在此系列文中。
 
内容标签:灵异神怪
 
搜索关键字:主角:洛秦,洛粼 ┃ 配角:獠,焰飓 
 
 
 
 
    第一章
 
  每到春末夏交的时候,我总是特别容易犯困。只要静静地坐着,被微带着暑气的风吹上那么一阵,不知不觉地眼皮就耷拉了下来,继而便不顾时间地点的完全陷入到甜美的睡梦之中……
  “醒醒,醒醒啊。”
  迷迷糊糊地似乎听到有什么人在对我说话,绵密的黑暗包裹住我的身体,那种舒适的感受太过令我心醉,使我不由自主地选择了忽略那来自外部的不合时的声源——尽管那声音其实是甜美而温柔的,然而声音的主人却丝毫不因我的乌龟举动而有放弃的意思,反而更执着地用那好听的声音继续呼唤着我的名字。
  “起来啦,不要睡了!”一面喊着,那声音渐渐地在我的神智被强迫回笼的时候也自然放大到令我不自觉地皱起了眉头,另一面,也许是为了加强这种“唤魂”的效果,在一丝微冰的体温碰触之后,继而攻击到脸上的便换作了毫不客气的招数。
  “哎哟!”我猛地一个机灵,惨呼着睁开眼睛。犹自沉醉于梦中的双眼在突然接触到鲜艳的橘红时不可避免地收拢,我眯缝着眼睛,努力地辨别着那将我从梦中唤醒的罪魁祸首。
  “懒丫头,又睡在这种地方了,着凉了怎么办?”手里握着两罐冰凉的汽水,晓丘表姐正笑吟吟地站在我面前,长长的黑发在风中荡开去,配上她那副细致的眉眼,在璀璨的夕照下显得格外动人。
  我有些习惯性地往后挪了挪身体。从以前开始就是那样,虽然是有血缘关系的姐妹,我却完全没有遗传到承自母亲娘家的美貌,同样没有继承到的则是父亲那边根源深厚的才性,相貌既不标志也毫无才学可言的我在晓丘这样的美女兼才女面前是彻头彻尾地自卑到底,何况晓丘的为人也完全没得挑,和气,善良,聪慧,美丽,那样的人竟然甘于生活在沣水这样的小县城里,这样的事情曾经令我困惑过好一阵子,毕竟如同画中人一般的晓丘可是名牌大学毕业的高材生,在几乎所有人都以为她会在大城市中生根发芽的时候,表姐却毫无征兆地拖着行李回到了这个闭塞而落后的小县城,选择了继承家中的旅馆,这算起来也该是快一年前的事了吧。
  “傻丫头,怎么可以坐在石阶上就睡着了呢,虽然已经交了夏,再怎么说晚上还是会很冷呀。”晓丘说着,来拉我起身并随手递给我一罐汽水。
  “啊,我……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呢,突然就睡着了……”我小声地说着,由于刚刚睡醒而略显喑哑的声音在此刻听来仍然昏昏沉沉,充满了恹恹的气息。
  初夏的季节,葡萄藤上绿叶满织,缠缠绕绕地荡下蜷曲的嫩枝,在微风中轻轻摇晃着,洒下一地镀了金色的影子。我随手拨开淘气伸来的枝条,走到小径上。蜿蜒的青石小路两侧挤满了沉绿的常夏植物,蓊蓊郁郁地簇拥着小径,如同看热闹的人群,看着它们我时常都会产生一种错觉,仿佛在那静止的表面下,他们都是有着呼吸心跳的活物,而我的每个举动则是毫无差漏地落入了他们的眼睛。
  “姐,你有没有想过我们说的话他们都会听到呢?”心里莫名想得有些发毛,我问身边的晓丘表姐。
  “谁?谁会听到?”晓丘转头问我,长长的发丝也随着动作在风中划开一个漂亮的弧度。她的发色本是带点棕色的黑,此刻在夕阳下却被洒上了一层澄澈的黄,如同琥珀的颜色。
  “那些……植物……”我支支吾吾地说,知道自己的想法过于奇怪。从小开始我就老是克制不住自己去想一些莫名奇妙的事,譬如会说话的植物,再譬如说变成人形的狐狸等等,母亲说我曾经到处对人说看到过会走路的萝卜,这些事让幼时的我落下了“撒谎精”的绰号,直到念了初中才慢慢地摘去,但那也只是因为随着成长我开始懂得不要把自己的想法再随随便便告诉别人的缘故,但在我的脑子里却从来没有停止过冒出那些荒唐的念头,尽管在岁月的流逝中我也渐渐开始明白到自己的想法有多么的无稽。
  “植物?”晓丘表姐皱起眉头,偏着头想了一下才笑道,“不是不可能哦,似乎有植物学家宣称植物也有自己的语言和交流方式,比方说……嗯……”
  她不自觉地翕动了下小巧的鼻翼,这是晓丘表姐从小就有的习惯,每当她开始努力思考的时候便会情不自禁地做出这样可爱的举动。
  “抱歉,我想不起来了。”她遗憾地朝我笑笑,“秦的想法总是很特殊,表姐跟不上你的思想啦。”
  这回换我不好意思了,晓丘的善良在我就是她从来不会对我的荒唐想法表示出不屑或是嘲讽,她会认真地去考虑我想法的合理性所在,并且从不敷衍我。
  “是我多想了。”我把手插到裤兜里。与晓丘表姐不同,我是浑身没有女人味的那种野丫头,剪短短的头发,喜欢穿运动类型的衣服,加上一米七的身高曾经被不少人误以为男孩子,甚至在情人节的时候还有过收到女生巧克力的尴尬事。
  “啊,差点把正事忘了。”晓丘突然叫起来,吓了我一跳。
  “嗯,正事?”
  “跟我来就知道了。”晓丘神秘地冲我笑笑,转身向前厅走去。
  ****
  “算起来已经有十多年没见了吧……”才走到前庭,便听到姑父的大嗓门。体育老师出身的姑父虽然年岁已近六十,嗓门和脾气却还如年轻人一般又急又大。
  “是十四年了啊,晋才表哥,那一年这孩子才六岁。”
  有个温润的女声,应该是有些岁数的人了吧,那声音听起来相当的从容却又有种柔韧的张力,是有客人来吗,表姐说的正事?
  “啊,是在老爷子的葬礼上吧,都这么多年了。”
  “爸,我把秦带来了。”晓丘表姐整理了一下发丝,率先进入了厅堂。
  我跟在她的身后低着头进去。与我的外貌不成正比的是,我其实相当的怕生,即使已经到了该要学会面对社会的年纪,我仍然执著地不肯离开自己狭小的天地,抵触着与他人做过多地接触,这或许也是因为我那颗古怪的头脑所导致的吧。我匆匆地走进去,眼角余光只瞟到那一边的雕花红木椅上坐着两个人。
  “来,认识一下,这是小女晓丘。”姑父从座椅上起身把表姐带到客人跟前,也顺带示意我跟过去,尽管不愿意,我仍然低着头走到客人面前。
  “阿姨好。”晓丘乖乖地开口,那头是客人的赞叹声。
  “已经长这么大了吗?今年念大几了?”
  “嗯,一年前刚从大学毕业,现在在家里帮忙。”
  “啊,对啊,晓丘要比我们家这个大上三岁,都已经毕业了。”客人感叹着,“这位是……”
  “是贺秋嫂子的小孩啊,叫秦的那个丫头,你还记得吗?”姑父在旁边热络地介绍着,仿佛我应该与那陌生的客人很熟一般。
  晓丘表姐在一旁偷偷地推推我,要我也说上两句。我犹豫了一下,深吸一口气,抬起头来,却在刹那愣住了。
  眼前站着的客人,一名是中年女子,齐耳的短发与得体的装束,一看就是相当有教养的人,虽然已经上了岁数却仍然看起来非常年轻。难得的是那种年轻并非是使用了多好的保养品所堆砌出来的人为结果,而是由于心态的平和与年轻所释放出的由内而外的气质,然而,让我惊讶的并非是那中年女子,而是站在我面前的年轻男子。
  我惊愕地看着他,正如同他也惊讶地看着我一般。
  “怎么会……”我喃喃自语。站在我对面的男子,虽然有着比我高出一截的身高,却与我有着如此相似的一张脸孔,一瞬间,我以为看到了镜中的自己。
  “秦,打招呼啊。”也许是着急于我的无礼,晓丘表姐不得不出声提醒我。
  我猛地一个机灵,醒转过来。
  “你,你好,我叫洛秦。”我手足无措,不知道对方的身份也不知道该如何称呼,只能用你好来做不合适的招呼。
  “贺秋嫂子的孩子吗,来让我好好看看。”中年女子拉起我的手,上下端详着我,那眼神如此专注,仿佛要从我身上看出什么来。
  奇怪,为什么他们都不觉得惊讶呢,我明明跟那客人的孩子长得如此相像啊?
  “你父母最近可还好?”许久,她才拉着我的手问道。
  “还……还不错。”我对于父母辈的亲戚并不熟,除了晓丘表姐一家基本不知道还有什么亲戚,虽然也曾听说父亲家里似乎是相当有名望的大家族,还有本家与分家之分,却因为父母从不与亲戚来往,我几乎一个都不认得,就连晋才姑父一家也是直到我考上了姑父所在的学校才开始逐渐地恢复了联系。
  “那就好……哎……当年贺秋嫂子他们离开的时候,我还真是舍不得,可是又留不了……”她叹息着,似乎沉浸入回忆中,却仍然抓着我的手不肯松开。我有些尴尬地别过头去,不期然对上一双眸子,黑亮黑亮的眼眸,如同吸纳了所有光线的暗夜一般,有着令人害怕的美丽,那双眼睛是属于他的,那名与我有着相同长相的年轻男子。
  “妈,你要抓着人家的手到什么时候?”也许是看出了我的窘迫,他开口替我解围,声音清淡,令我想到秋日青空下的湖水。
  “你这孩子,怎么这么说话。”中年女子嗔怪地看他,“我这个孩子,老是这么没大没小,都怪我从小太宠他。”
  “哪里的话,粼是个相当出色的孩子啊。”晋才姑父呵呵地笑着,不忘夸赞对方几句。
  原来他的名字是粼啊,我暗暗想,倒真是与他的气质相符合。
  “晋才,该吃饭了。”姑母在厨房里头喊。
  “好。”姑父答应着,朝客人道,“到偏厅去用顿便餐吧,你们旅途劳顿,早些吃过了洗个澡,也好早点休息。”
  他说着引领着那中年女子离去,我迟疑着是要跟去吃饭还是先回房补个觉再说,刚才的瞌睡显然并没有因为晓丘的打断而就这样了结,此刻我只觉得自己浑身都没有力气。
  “你……可以看到吧?”经过我的身边时,那男子突然停下来,问我。
  “看……?”我迟钝地看着他。晓丘表姐也已经离去,偌大的厅堂内只剩下我们两个,他的身影背对着门口,天边的最后一抹光线从敞开的门中虚弱地射进来,把他的脸隐没在昏昧的黑暗中。
  “你没有意识到吗?”他仿佛是愣了一下,随后才开口,“你看得到的。”留下意味深长的一瞥,他转身离去,余下我目瞪口呆,睡意被完全驱散。
  
    
    第二章
 
  姑父家的宅邸是老式的江南大屋,门外正对着的便是以之命名县城名字的沣川。细长而平缓的浅青色河水自褪了色的朱漆门前潺潺流过,不时可以看到改良过了的小船在河道上来往——没有使用马达在河上慢慢地行进着,那多是些载送客人的船只;开启了马达在河面上飞快的穿梭着的则多半是运送布匹绸缎的货船了。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