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相逢应言谢+番外 作者:小白云

字体:[ ]

 
简介
蛇王谢时修追求心上人不果,借酒消愁之际主动投入了神仙严霄的怀抱。严霄食髓知味,从此开始一段我追你躲的欢喜事。
 
内容标签:因缘邂逅 天作之合 阴差阳错 灵异神怪
搜索关键字:主角:严霄谢时修 ┃ 配角:花景宁苍澜 ┃ 其它:
 
 
第一章
身上仿佛有千斤重,动一下都牵连筋骨,酸痛难忍,尤其是某个难以启齿的地方。
谢时修皱眉,不大情愿的睁开眼,带着宿醉后的昏沉,第一眼看见的便是陌生的床幔,这意味着,他不在蛇族。
昨晚……
“花景宁是谁。”
一个低沉的声音在身边响起,还未让谢时修将昨晚的一切细细回想清楚,身体便不由自主的一阵冷颤。
谢时修愣了片刻,头愈重思路反而愈清晰,凭借着身体的感觉以及目前的形式来看,他十有八九和旁边这个人经历一场巫山云雨,而且,他还是被压的一方。
“花景宁是谁。”身边的人又问了一遍,而谢时修显然没有回答的兴致。
谢时修扫了一眼旁边的男子,轮廓鲜明五官俊美,却显然不是他喜欢的类型。
男子此时正倚靠在床头,丝毫不收敛的盯着自己,目光凛冽,透露出的绝非妖气,看得谢时修一怔。
“你…是仙?”谢时修惊讶,万万没料到自己竟有一天会同神仙扯上关系,而且还是这最为难缠的肉体关系。
旁边的神仙淡然点头,冷声道“我叫严霄。”
谢时修无言,觉得自己前世一定万恶不赦,不然怎么会如此不幸,心心念念的狐王没到手不说,反倒酒醉后把自己献了出去,这若传到妖界,他蛇王的颜面必将扫地。
然而这世上没有让时间倒流的法子,既然发生了,谢时修也只好认栽,就当做是自己起了歹心给花景宁下药的报应。
强忍着身体不适,谢时修起身跨过严霄下床,捡起散落的衣衫穿上。
单看这混乱- yín -靡的阵势,就能把昨夜的神妖交战猜出个大概,谢时修实在不愿过多回想。
严霄皱眉,看着这满身痕迹的蛇妖自顾自的穿衣服很是不满,于是伸手一拽,把谢时修揽进怀里。
“你去哪?”严霄用手箍住谢时修的腰,冷着一张脸问他。
“与你无关。”谢时修看着这个让他浑身不适的罪魁祸首没什么好脸色,本想一把将其推开,却因腰间酸痛而使不上力。
“那你先回答我,花景宁是谁。”严霄依旧执着于花景宁的存在,不过任谁与人享鱼水之欢时,听到对方喊别人的名字大概都不好受。
谢时修见严霄如此坚持,只好放弱语气同他解释“昨夜我喝醉了,若说了什么做了什么还望你不要放在心上,好好当你的神仙,没事少来妖界厮混。”
“可我昨夜心甘情愿。”
严霄说着松了手,盯着谢时修把衣服一件一件的穿上。
“那是你的事,与我无关。”
“你叫什么?”
“知道了又能怎么样,再压我一次?我可没这兴致。”谢时修不屑的笑了笑,穿戴整齐后便迈步离开。
严霄默不作声,却也穿好了衣服跟上谢时修。
 
谢时修自然想甩开严霄,然而用尽十八般武艺,论轻功论法术论身手,他竟没有一样能比得过,于是很不幸的,严霄就跟到了蛇族。
实际上,谢时修本就对被压于人下这事耿耿于怀,毕竟这是他有生以来第一次被压,说不介意自然是假。然而更令他愤懑的是,压了自己的神仙竟还不依不饶,甩都甩不掉,仿佛吃亏的不是自己而是他一般。
“你跟着我作何,难道还想让我负责不成?”谢时修终于忍不住,停下脚步回头问严霄。
严霄听此,反而露出一个胸有成竹的笑容,答道“我想对你负责。”
 
第二章
“不需要。”
这是谢时修给严霄的回答,简短有力,不容反驳。可是严霄仿佛没听到一样,继续跟在谢时修身边。
谢时修心烦意乱,本来昨夜是去借酒消愁的,哪知反而给自己招来个祸害,愁上加愁。
于是脾气本就算不上好的谢时修猛然转身,打了严霄一个措手不及,然后摇身一变就跑了。
严霄皱眉,刚才不过片刻的松懈就被这蛇妖钻了空子。虽他是上仙,功力深厚,但给他这一掌的蛇妖功力也没差到哪去,所以严霄吃了一记闷亏。
放眼此处,花红柳绿却妖气遮天,找一只修为不浅,且不知其姓名的蛇妖简直是难上加难。
 
而至于严霄一个神仙,为什么会同一个蛇妖扯上关系,还要回到昨夜说起。
严霄是来喝酒的,之所以来妖界而不是在仙界,只因为他的故交苍澜是妖界的狼王,严霄此行,便是找故交饮上几杯。
可是好巧不巧,苍澜前些时看上了狐族小王爷,最近正处于坑蒙拐骗的关键期,已无暇顾及严霄。
严霄无奈,却又不能扰了别人好事,于是只好自己寻了家酒楼一解酒瘾。
而正在严霄觉得一人独饮无趣时,谢时修就晃晃悠悠的推门进来了。
一条醉蛇。
这是严霄对谢时修的第一印象。
谢时修似乎没有在意这间客房里的严霄,而是自顾自的坐了下来,斟酒就要喝。
严霄盯着谢时修的一举一动觉得有趣,于是伸手拦住他举到嘴边的酒杯,开口道“这是我的酒。”
谢时修听了并没有放下酒,而是抬头怔怔的看着严霄。
严霄也看着他,看他充满雾气的眼眸,看他微红的脸,看他被酒水润湿的双唇……
严霄轻笑,觉得他很好看,若清醒起来,大概有副清秀的模样。
而此时谢时修却不知是想到了什么,突然笑出了声,扔了酒杯就朝严霄扑去,直接吻上。
先是唇与唇间的触碰摩擦,再变为用舌尖试探着轻舔,接着又挪到耳际,最后不清不楚的说了句“骗子,花景宁才不会让我亲。”
说罢,谢时修一把推开严霄,继续喝酒。
严霄抿唇,口中尽是酒味,有自己喝的,也有那蛇妖喝的。
在严霄看来,这蛇妖的举动简直是莫名其妙。
不过,他接受这样的莫名其妙。
严霄是神仙,却不是刚正不阿的神仙,刚才的他可以不计较,但这蛇妖一会儿若再耍起酒疯来,严霄便会毫不犹豫的将他拆吃入腹。
毕竟这等能入得了他眼的,大抵有一百年不曾遇见过了。
谢时修自然不知道严霄的所思所想,只是觉得酒喝得有些乏味了,于是抬眼打量起严霄来。
鬼使神差间,谢时修伸手摸上严霄的脸,左捏右揉了好半天,才感叹了句“不够漂亮,不如景宁。”
这是他第二次提起“景宁”二字。
严霄拽住谢时修的手,不急不缓地问他“景宁是谁?你喜欢他?”
谢时修笑了笑,一把搂住严霄,哼哼唧唧的喊了两声“花景宁”。
“我不是花景宁。”严霄语气很是不满,虽然他想对这蛇妖出手,但却不想让他把自己当作别人。
谢时修点点头,笑道“我知道,你没他漂亮。”
严霄更是皱眉。
正犹豫着到底要不要把这蛇妖直接扔上床时,谢时修竟主动送上门,笑道“给你个机会,今晚好好侍奉我,我不会亏待你的。”
祸从口出,大概就是这么回事。
 
第三章
严霄想着昨晚之事,才真正明白了“食髓知味”这一词的含义。
于是他拿出平时轻易不用,且仅可施法三次的天镜,下定决心将这蛇妖揪出来。
 
与此同时,谢时修坐在大殿后院的老树上,将昨晚的所作所为慢慢记起。
是他轻薄在先,也是他挑逗在先,一切的一切,都是他自作自受。
若没记错,在他提出让严霄“侍寝”后,他就被严霄里里外外扒了个精光,再接着,他便只有承受的份了。
身体的紧密交缠,被进入的快感,与人相拥时的温暖……
脑内隐约还能回想起自己当时缠绵的呻吟,以及到了后来由不情愿转为主动,由被索取专为相互索取。
谢时修深深叹了口气,一拳砸在老树上,旁边一根粗枝的树叶都被震掉了不少。
画面中如此放纵不堪的人竟是自己,谢时修一时半会实在难以接受。
这就好像他前几日去了狐族,看到花景宁和白禹关系不同寻常一样,都让他烦躁不安。
以至于当昨日有密探来报,亲眼目睹花景宁与白禹举止亲密时,他便直接去了酒楼。
对于谢时修来说,花景宁的存在让他觉得充满乐趣,或许是因为花景宁有着令人赏心悦目的容貌,也或许是因为花景宁同他志趣相投,当然,还或许是他平日太过清闲,想给自己找些乐子。
总之,谢时修自认为是很喜欢花景宁的,喜欢到愿意一掷千金,只为弄得一套稀有的白玉茶盏送给他。
只是花景宁依旧对他以礼相待,一板一眼的性子实在令他难以攻陷。
然而,越是求而不得,往往越让人奋不顾身。
于是谢时修使了阴招,他在妖魔大会上给花景宁下了迎香散,本以为能一举抱得美人归,却不料反而给别人做了嫁衣,促成了白禹与花景宁的一段姻缘。
无缘无份也不过如此了。
不是他的他得不到,得不到也罢,他借酒消愁总没错吧,结果又因此碰到了严霄,把自己献了出去,当真是祸不单行。
现下他能做的,就是好好打理他的蛇族,顺便时刻躲着严霄。
想必神仙也有贪鲜的时候,此时正在兴头无妨,但过几日便会意兴阑珊,估计到时就算自己去寻他,他都未必能再感兴趣。
这样一想,谢时修瞬间觉得欣慰不少,只当昨晚是一场春梦,忘了便是。
长舒一口气,谢时修放松了身体向树干倚去,然而他忘记了身体还处在酸痛不适当中,因此,一个力度没把握好,便倾身从高大的老树上摔下。
而此时,刚刚找到这里的严霄闻声抬头,就见到了他寻了好一会儿的蛇妖从天而降。
几乎没有什么迟疑,严霄便迅速的跳起身来一把将谢时修接住,再稳稳落地。
正是落花的时节,伴随着纷纷扬扬落下的树叶。
好一个阴差阳错,好一个英雄救美。
 
“这是你第二次投怀送抱了,但我们似乎也才见过两次。”
“放我下来!”
“害羞什么,昨晚不是挺主动的吗?”
“别以为你是神仙我就会怕你,你放手,我们一决高下。”
“告诉我你叫什么,或者告诉我花景宁是谁。”
“放手!”
“说了就放。”
于是,迫于严霄的威胁之下,谢时修只好不情愿的报上了自己的名字,然后在严霄放下他的刹那远离开来,用充满羞愤的眼神瞪着严霄,恨不得能给他身上瞪出个千疮百孔。
严霄倒是从容不迫,抱臂打量起眼前这位就差露出毒牙咬上他的蛇妖。
早在八百年前神妖间不能结合的俗律就被废除,那么如今,严霄很愿意锦上添花,当个不但看上妖,还看上男妖的神仙。
相逢即是缘,手到擒来的事情,何乐而不为呢。
 
第四章
谢时修没有料到,严霄是个很有耐性的神仙。
他为了躲严霄三日不出寝殿,派出百余侍卫重重把守,不让严霄靠近一分一毫。
其实谢时修知道,如果严霄有心闯进,怕是千余侍卫也拦不下他。
而这三日,风平浪静,没有损伤一兵一卒。
谢时修放下手里把玩得无趣的玉器,猜测严霄必是已经走了,于是身着锦衣华服,迈着从容的步子,准备去寻花问柳一番,以解他多日烦躁。
哪知刚出了寝殿挥退百余侍卫,就见鎏金柱那倚了个人,且目光牢牢锁定着自己。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