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盗墓之有鬼上身 作者:桃子偷猴

字体:[ ]

 
 
文案
单铃觉得“杯具”已经难以形容现在的自己了;
爸爸身有夺命诅咒被绑走,让他不得不踩上盗墓团的战车,开始寻爸冒险之旅。
上古洪荒,两国七族,夺命咒印,鬼将阴兵……
“啊——有鬼!!”
鬼:上身!(~▼_▼)~ 
【鬼】
单铃:我帮你找回两魂七魄,有什么好处?
鬼:不用放风筝——~(▼_▼~) 
单铃:……
单铃:我帮你找回了身体,有什么好处?
鬼:召唤出神攻╰(▼_▼)╯
单铃:……
 
入坑扫雷
1、升级流成长受x前期阿飘攻(~▼_▼)~,考古学家受X总裁范强势深情攻,属性什么,乃们还是自己看吧!
2、一路狂喷狗血,雷多,双CP,专注1V1一万年,双洁
3、主受,攻宠受~有娃,有娃,有娃,重要的事情说三次!
4、无事实依据,考据与逻辑推断慎
5、生子药出没!
6、主角团金手指强大
 
内容标签:灵异神怪 盗墓 年下 情有独钟
搜索关键字:主角:单铃、佑、单晓、楚一骤 ┃ 配角:那乌、老鬼、烽子、四儿、阿竣、翟玲,其他 ┃ 其它:温馨,1V1
 
==================
 
  ☆、第1章 爸爸去哪里(修)
 
  现在正值稻子成熟期,乡下田野里长着的稻子,沉甸甸,金灿灿的一大片,微凉的风吹过,带着阵阵淡淡稻香,让人觉得无比的舒适。
  “骤爷,前面的是一条野间小道,车子开不进去,只能在前面的路口停车,然后再走过去。”驾驶座上负责开车的是个刺猬头,染了金灿灿的头发,耳朵还打了一排洞,塞满了亮晶晶五颜六色的耳钉,在单铃看来,那就是一乡村非主流。
  啧,还爷呢!!单铃忍不住的在心里嘀咕了着。
  前天,他刚下课走出学校门口,就被人给绑上了车,那个骤爷说要他带着去找他的爸爸,最开始他当然是不乐意的。
  因为这个男人虽然衣着光鲜,但横看竖看怎么都不像好人,一脸冷漠,带着个刺猬头小弟,像他爸爸辣么温柔的人,怎么可能认识这样的人。
  可是这个骤爷却说他爸爸在二十年前曾经参加过一次考古野外发掘,在那次考古野外发掘中出了意外,受到诅咒,如果不尽快解除身上的诅咒,他爸爸很可能会有生命危险。
  这样的话,单铃当然是不会相信的,啧,骗三岁小孩呢,还诅咒,这样的破梗儿,现在的小说都不写了!!
  然而,等那骤爷取出一份文件给他看之后,单铃就再也不敢不相信了。
  a4的文件纸上打印着一个颜色艳丽的古怪图腾,看着像凤尾蝶半翼,用密密麻麻的线条绘画着,不同颜色能够链接出不同的图案,似是云状,又似是人脸,或喜或悲,或怒或惧,而这个图腾,他并不陌生,因为他并不是第一次见。
  小时候与爸爸一起洗澡的时候,他就在爸爸的背上后腰看到过,那时候他还指着图腾问,那是什么。
  那时候爸爸的表情是怎么样的?他已经记不清了,只记得爸爸伸手摸摸他的脑袋。
  接着,单铃又看了文件的其他内容,当他看到里面夹着的几张照片的时候,整张脸的青了。
  十多张照片,上面分别是五个不同的男人,其中有三个是死的,死状非常恐怖,面目狰狞,全身紫黑,而他们的共同点都是身上都有那个图腾,只是位置不同罢了,而那两个活着的,看着情况也非常不好。
  这个事情处处透露着古怪,单铃虽然不想带这个绑了自己的人去找他爸,但又担心着如果这个事情是真的,爸爸也会像照片那些人一样,最后终于是点了头。
  单铃家是单亲家庭,没有妈妈,家境算不得好,他爸每月那微薄的小工资也就仅仅够父子两人平日最基本的开销,但起码吃得饱,穿的暖,也没什么不满足的,从小单铃也是个省心乖巧的,虽然也会像一般孩子那样调皮捣蛋,上山掏鸟窝,下河捞鱼,但学习成绩那是杠杠的,每次考试都在前三,光是那奖学金就够他用来当学费,一点都不用单爸爸费心。
  就连刚上大学的那一大笔学费,其中的一半都是单铃在假期时去做暑期工赚的,而且为了不增加家庭负担,假期他就直接留在四川打工,所以也有两年父子两个是没有见过面的,再加上他们所居住的村子比较偏僻,信号非常不好,通电话不方便,所以就每隔一段时间,才会通一遍电话,而且每次都是单爸爸打过来的。
  而最近,单铃都没有接到爸爸的电话,这也是他看完那文件,心里着急的原因。
  “嗯。”楚一骤淡淡的应了声,拉开车门就下车。
  单铃也从另一边下了车,绕过车子就往那小道上走,也不管那位骤爷和他的刺猬头小弟。
  没走多远,身后就有人跟上来,单铃偷偷回头瞄了一眼,见只有那个面冷骤爷,那金色刺猬头没有来,显然是被留下在看车了。
  两人一前一后沿着野间小道走,也不说话,途中没有看到有人,小道的尽头有条河,河道很长,但不宽,两旁杂草丛生,能够看得出这里常常有人走动的痕迹,因为有条被踩出来的小泥路,小泥路尽头是一座很窄的小石桥,没有半米宽,只够一个人走过,小石桥是用花岗岩拼凑成的,下面的桥墩又是石头又是木头,还有的地方用板砖垫高,看着非常不稳固,踩上去有几块还“咔啦咔啦”的在响。
  现在河道里有水,水位并不高,小石桥建的比较低,水也就贴桥下,单铃偷偷回头瞄了跟在身后保持在三步距离,一身黑色西装的楚一骤一眼,黝黑的眸子一亮,起了坏心思,脚下用力,把小石桥踩的“咔咔咔”直响,有种摇摇欲坠的感觉,想要吓吓对方,却不想,那人依然还是一脸冰冷,眉头都没动一下,步伐稳健的宛若走在平地。
  单铃抿了下嘴,瞬间就没了玩心了,哼,像个木头似的,爸爸真的认识这样的人吗?
  走过小石桥后是一条坑坑洼洼的小泥路,穿过小泥土后绕着山边小路转一圈,就到了山中的村子里,这一路走了大半小时,也挺远的。
  在这一路走来没有看到半个人,进了村子也是静悄悄的,没有一点人声,对此单铃也是见怪不怪了,他们这小山村很偏僻,屋子大多数都是泥坯房,屋顶盖着瓦片,看着非常不牢靠,很多年轻人都已经外出了,就连留下的老人都到小镇上买房子住上了,再过一段时间,到了稻子收割时,才会见着人。
  来到村尾最后的一家用泥块堆叠着围了小院子的,院子的破烂小木门歪歪斜斜的,欲掉不掉的打开着,抬头看向屋子,也是打开了门,一般只要有人在家,门是不会关的,单铃直接走进去,在院外就有些激动的开始喊。
  “爸爸,我回来啦,爸爸,爸爸……”
  然而,连续喊了好几声,屋里静悄悄的,没人应答。
  心里咯噔一跳,单铃和楚一骤脸色大变的冲入屋里,却见屋里一片昏暗凌乱,就像遭贼似的,桌椅全都倒在地上,满地破碎的玻璃,还有触目惊心的点点血迹。
  “爸爸!!”单铃惊叫一声,冲到屋里唯一的房间,里面也是空荡荡,空无一人。
  心里扑通扑通的开始快速跳动起来,那种不安的感觉快速在心里扩散,单铃只觉得脑子里一阵轰鸣巨响。
  爸爸……他爸去了哪里了,猛的想到什么,单铃转过身去疾步走向楚一骤,一把将蹲在地上不知道查看什么的男人扯起来,满脸愤怒。
  “你知道的,对不对,说,我爸去了哪里?”
  单铃的身高没那楚一骤高,此刻扯着对方的衣领,满脸愤怒的抬头,那画面怎么都有那么点古怪。
  楚一骤眉头轻轻一皱,修长的手指摩擦着指尖沾染的血迹,表情显得无比阴沉,一把扯开单铃拽着自己衣领的手,转身就往外走。
  见状,单铃气的头发都炸开了,那男人显然是完全没有将他放在眼里,急急忙忙的追出去,大喊:“喂,你等等……你还没有回答我的话,我爸……”
  “地上的血迹没完全干,他被带走不久。”一边说着,楚一骤一边掏出手机拨出一个号码,然后眉头皱的更紧了。
  知道这个爷是要去追他爸了(好像有什么奇怪的东西混进来),单铃亦步亦趋紧追其后,见他拿手机要打电话,就道:“这里是山中,没有信号,要出到山外面,才能有信号。”
  两人的速度加快了不少,一出到山外,楚一骤又拨出电话,很快另一边就被接通了。
  “用最快的速度给我查出陈死狗家的那队人从广东鹤山出发后去了什么地方,立刻准备十个人份的装备,让老鬼和烽子那两组准备,随时等我命令……”将事情都交待好后,就断了线。
  单铃和骤爷按照来时的路返回,因为走得急,竟然用了半个小时就回到了停车的地方,单铃气喘吁吁的,而楚一骤的呼吸竟然未有半分的凌乱。
  “爷!”在车里玩手机的刺猬头见到两人这么快就回来了,脸上露出几分诧异,快速从驾驶座出来,就打开后座的车门。
  楚一骤示意单铃先上车,自己随后坐进去,然后拉上车门,等金色刺猬头坐上了驾驶座后,道:“先送我到佛山沙堤机场,然后你送他回四川那学校。”
  不等开车的刺猬头回答,单铃就道:“不行,我要去找我爸。”
  “四儿,看着他进学校。”
  “我不回学校,我要去找我爸。”单铃不算是个脾气好的,现在更是气的脸都红了。
  莫名其妙的被绑了,又知道他爸身上有那个什么鬼诅咒,现在还失踪了,心里的怒意也终于是压抑不住,也顾不得自己是在车里,猛地扑向楚一骤,握紧拳头就去打。
 
  ☆、第2章 爸爸不见了(修)
 
  前面开车的四儿吓了一大跳,脚下猛的踩下急刹,因惯性使然,扑向楚一骤的单铃完全没有防备,身体一晃,向着前座摔过去,倏然,一只手伸出,扯着单铃的衣领将他拖了回来,单铃只觉得自己扑入一个陌生却温暖宽阔的怀抱了。
  身体一僵,就算他已经是个二十岁的大男孩,也终于是忍不住,双眼一红,哇一声哭了,握起拳头狠狠的打在对方的身上。
  “我爸不见了,都是因为你们,如果我爸有个万一,我做鬼也不会放过你们的,呜呜……”
  骤爷看着面前泪流满脸的大男孩,这张脸与那个人非常的像,只是那人哭的时候都是安静的,除了在那一晚……
  “要跟着来可以,但要听我的。”
  听到这话,正处于哭闹状态的单铃捶打的动作猛然一顿,快速擦去脸上的眼泪,点头如捣蒜。
  “听听听,你只要带我去找我爸爸,我什么都听……”然后,七手八脚的从楚一骤的身上起来,乖乖的坐到旁边,睁着一双漂亮的黑眸看着他。
  “哼,到时候希望你不要后悔的哭。”楚一骤淡淡的看了单铃一眼,靠在椅背上,闭上了双眼,车子再次开动起来。
  想起刚刚自己大哭大闹的样子,单铃脸上微微一红,那还不是压力太大,放放存货嘛。
  “我才不会哭……”这话,把自己的脸说的更红了,继续嘴硬,道:“我胆子可大了,晚上十二点都敢看鬼片呢。”
  前座的四儿听着,呵的笑了一声,也不知道是什么意思,之后,车里陷入一片寂静之中。
  倏然,清脆的手机铃声打破了车里的寂静,闭目养神的骤爷睁眼,快速接了电话,就见他眉头轻轻蹙起,一旁的单铃也竖起了耳朵,想去偷听,可惜距离有点远,完全听不到电话里在说什么,只有一阵沙沙声。
  “知道了,你现在给我安排专机,再过二十分钟就到沙堤,还有你让老鬼他们现在就出发,如果遇上陈家的人,就想办法截下来……”之后,骤爷又交代了几句,就收起了电话。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