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狐王太美 作者:静候晨曦

字体:[ ]

 
   文案
 
宁楚仪原来只想当个县城捕快,守着他的前世恋人狐王子硕好好过日子,却因为一句“麒麟现,天下变”被迫入魔,痛失所有。
复仇?还是逃?
 
注:禁欲主角,狐王诱攻,心情好的时候也会诱受
 
狐王出场晚,以人形出现在三十章后
 
1V1 HE 慢热,慢热,慢热!
 
日更
作者智商低 不喜慎入
 
 
 
内容标签:强强 前世今生 灵异神怪 情有独钟
 
搜索关键字:主角:宁楚仪,子硕 ┃ 配角:七先生,孙景昊,沈白凤 ┃ 其它:王侯将相,江湖侠客,奇幻仙侠
==================
 
  ☆、捕快
 
  “凶手与死者该是熟人。”沈白凤手指捏着白皙光滑的下巴缓缓道,一双狭长的眼睛也眯了起来。
  “哦?”半蹲在他身边的宁楚仪眉头挑了挑,深褐色的眸子转到年轻仵作的脸上,“沈郎有何见解?”
  沈白凤合起折扇,用扇骨敲着掌心,高深莫测地笑了一下,道:“宁公人莫急,听我慢慢道来。”
  没错,宁楚仪是个捕快。
  捕快不是个高档职业,只能算是县衙里的杂役,虽然干的也是公职,着官服,配横刀,平时三五成群走在街上、坊间,看着威风凛凛,正气逼人,可惜薪水少,地位低,无品级,人称一声公人都算抬举。
  不过干这个活,要求不高,是个成年男人就能干,也不需要科考什么的,只要手脚俱全,身体灵活,直接去县衙登记一下,领了缁衣横刀和腰牌就能上街巡逻,这活计对于无父无母家贫苦,无妻无子朋友少,身边只有一个聋哑哥哥相依为命的宁楚仪来说就再适合不过了。
  宁楚仪今年二十有一,身材健壮,面容俊朗,一双剑眉斜长入鬓,一对深眸如秋水寒星,端的长了一副好皮相。他在十五年前跟着自家的聋哑哥哥宁平举来到上洛县,当时一大一小两个少年身上一贫如洗,都是蓬头垢脸,衣衫破旧,浑身上下除了牙花和眼白是干净的,其他都跟在泥灰里滚过一样,看起来分外可怜。
  时天下初定,离高祖李渊建国立业也不过几年时间,因为战乱流离失所的人家太常见了,因此这对兄弟的到来没有引起任何人的注意。
  度过了最初的一段艰难时光,靠着好心的邻里乡亲的接济,这对兄弟终于在这上洛县安家落户,定了下来。
  两个小孩过日子定然无比艰辛,宁平举长宁楚仪五岁,又聋又哑,但是一身蛮力惊人,人也厚道老实,被坊间的铁匠师傅收了当学徒,学了一身打铁的好手艺。
  老铁匠年纪已经老迈,子息单薄,早年两个儿子早因为战乱不知所踪,只有一个女儿也嫁在外乡,不常归家,在将铁匠铺子交予了宁平举的几年后就撒手归西了。
  宁平举葬了师傅,拿着师傅留下的钱,将宁楚仪送进书馆,让他一边帮工一边读书,自己则靠着打铁的好手艺,慢慢撑起了家,也把宁楚仪给拉扯长大了。
  虽然是兄弟俩,然而性格完全不同。宁平举性格木讷沉稳,宁楚仪却是安静而灵变。比起读书,他自小更喜欢舞刀弄棒,肚子里有着些许学问,同时也学了一身好武艺。
  教他武术的师傅名陈玄之,据他喝得醉生梦死的时候稀里糊涂的说法,他是前朝禁军中的一员,当年炀帝在扬州被部下绞死的那晚,他亲眼见到灯影憧憧的帷帐上,有个双目血红的怪物影子一闪而过,第二天他就当了逃兵跑了,从此隐姓埋名,浑浑噩噩过日子。直到贞观元年新帝登基大赦天下,他才敢说出原本的名字,来到上洛开了家武馆勉强讨个生活。
  宁楚仪向来不太信这些神神鬼鬼之物的,对于自己师傅醉醺醺时候的说辞,他只是抿起嘴角安静地笑笑,把酩酊大醉的陈玄之扔上卧榻之后,在武馆里安静地打上几套拳,再耍上一段棍子,然后回家帮着宁平举一起准备晚饭。
  三年前,宁楚仪对宁平举说自己想当捕快。宁平举对于这个弟弟向来是千依百顺,溺爱得紧,他对自家弟弟要求不高,识得点儿字,身体健康,开心就行,因此对于这个决定没有丝毫反对就应了下来。从此,宁楚仪就成了上洛的一名捕快。
  上洛是个小地方,平时处理的事件无非也就是东家丢了头耕牛,怀疑是西家偷了;南家今年刚收的稻米少了几筐,怀疑是被北家趁着夜黑悄悄搬走了……等等等这些事情,倒也繁琐无聊。偏偏宁楚仪做得有滋有味,而且他人聪明,爱动脑,勤动腿,几年下来,不大不小的案子破了不少,私下里还被人叫做“小神捕”,甚得县令的欢心。
  今天,宁楚仪又出门办案。不过不同的是,今天他办的是一起命案。
  命案,在上洛县可是件不得了的大事。宁楚仪当了好几年的捕快,除了有时候帮忙打捞河里漂来的流漂(水里淹死的人),这还是少有的几次见到死于非命的尸体。
  如今,他们就身处案发现场,蹲在地上正在查看尸体一边发表见解的,就是县衙里唯一的仵作,也是上洛氏族大家的异类公子-----沈白凤。
  说他是异类,是因为仵作是个低贱的职业,正常人家的儿郎,谁愿意去从事整天对着死人的晦气的职业,更别说是大家族的公子哥了。
  偏偏沈白凤不一样,他硬是不顾家族所有人的反对,甚至将他逐出家门的威胁,历尽千辛万苦当了这个仵作。这般张扬任性也便罢了,这位怪公子还放出风声来,谁要是敢跟他抢这个工作,他定然让人上门好生伺候,保证揍得他耶耶阿娘都认不出他,绝对要让他下不来床,出不了门。
  本来就没人抢的活,被他这一说,谁还敢来插手?
  您看看,这不是脑子有病是什么?
  然而沈白凤对此不以为然,他要当这个仵作,自然是有理由的。他的理由很简单,就是因为……
  沈公子爱美成痴……只要是美人,不管是男的还是女的,只要是他看中的,他必然会以狼一样的迅疾,狗一样的敏锐还有黄鼠狼一一样的厚脸皮,哦,不对,应该是执着,死死盯着不松口,天天追在对方的屁股后面,直到------------被追着的人烦躁无比,再也控制不住露出夜叉一般暴怒的脸冲他跳脚,这个时候沈白凤就会摇摇扇子,深深一声叹息,摇头晃脑道:“可惜呀可惜,好花不常在,盈月两三天。没劲,没劲。”之后便不再盯着美人,又自寻了下一个目标,继续贴烧饼去。
  整个上洛的美人对这个怪公子是又气又恨,心底又爱得诡异。
  不巧的是,宁楚仪的长相正对了沈公子的胃口。不仅如此,宁楚仪也是到现在为止,唯一一个还没让沈白凤腻味的人。也因此,沈白凤整日粘着宁楚仪,说是要和他一起办案,宁楚仪去哪里,他就跟着去哪里,也不管那案子到底需不需要仵作。
  自我又任性的沈白凤,当真气死人!
  现在,这气死人的沈公子薄削的嘴唇扯了扯,又开始摇他那把怀袖雅物-------聚骨扇,一边慢吞吞手指着尸体分析道:“你且看看,这里可有什么不妥?”                        
作者有话要说:  许久没来,惭愧,惭愧。因为工作太忙,更文只能尽量兼顾。二哈那本仍旧会更新,只是速度会慢一点,保证绝对不弃坑。
新文求支持,作者专栏求收藏,鞠躬,感谢各位的捧场!!
 
  ☆、追凶
 
  有何不妥?宁楚仪眯起眼睛蹲下,忍住胃部不适,仔细打量这具尸体。
  眼前尸体属于一名身强力壮的成年男子,男子仰面躺在青砖地面上,双目无神睁开,仿佛死不瞑目,额头上一块骨头深深凹陷下去,形成一个血洞,流出的血迹在脑下汇聚成一滩,看起来触目惊心。四肢摊开,无束缚痕迹,肢体完整,无醒目伤痕。右手指节僵硬蜷缩,看起来里面似乎捏着什么一般。
  宁楚仪颇费一番功夫才把死者手指掰开,发现里面是一片碎布帛,看起来像是袖口一类的东西。他又四处打量现场痕迹,这才点点头说道:“沈郎君说的是,这男子身强力壮,然而致命伤却在门面上,死者颅骨破裂,血流量大,几乎可以说是一击致命,若非是对熟人心无防备,怕是无人能做到这点。”
  沈白凤摇摇扇子:“你看这里,”他指着死者边上的床柱上一串殷红血迹道,“这些血恐怕就是他受到打击之时血液喷出的痕迹,这里应该就是第一案发现场。这里是死者的卧房,死者身上还穿着中衣,说明嫌犯不但是死者的熟人,还极可能是非常亲近之人,否则死者绝对不会心无防备地将他请到自己的卧房来说事。”
  房间里的血腥味太浓,宁楚仪被熏得一阵阵发晕,胃中翻搅不已,双目也像是被迷上浆糊一般,烫热地几乎睁不开来。他吃力地揉揉眼道:“沈郎君高见,宁某赞同的很。这样看来,这凶犯的嫌疑范围可就小了很多了。死者名翟成大,外来人士,祖籍何处暂且不知。他是个桐油商人,六年前来到上洛落户。家境殷实,家中无长辈,有正房张氏,两个小妾江氏与李氏。家中上下服侍的仆人共六人,两个男子年近五十,两个丫鬟年约十八上下,还有两个粗使婆子。”
  “从血液凝固的情况和家中成员的供词看,死者大概是在昨夜酉时到戌时之间死亡。”沈白凤又摇了摇扇子,“凶犯是死者非常熟悉亲近的人,死者头上伤口由右上自左下,说明嫌犯是个右撇子。看伤口形状,凶器应该是铁棍之类物事。死者身高约六尺,体型壮硕,嫌犯却只用了一击就要了他的命,可见也是个壮硕之人。”
  宁楚仪闭上眼睛按住眼中灼热,顿了一会道:“嫌犯或者是与死者体型差不多,身强力壮,尤其是右臂,应该格外强壮才是。”他犹豫了一下,眼睛又转向仍然一脸悠然的沈白凤道:“沈郎君可知江湖上奇人异事颇多,即便是身材普通的女子,若是常年修习武艺,要做到这点,怕也是不难。”
  沈白凤眯着眼睛笑嘻嘻道:“我就等你这句话,若是一个常年习武的女子跳起来击打死者面部,要做到这样也是极有可能的,所以凶手不一定是男子。”
  宁楚仪点点头,咬了咬牙站起来,血腥气太重了,浓重的腥气一直朝着鼻腔里钻,心口跳得厉害,惹得他说话都颤抖起来。他将手中从死者掌中翻出的布帛碎片递过去道:“看这布料,可像是女子襦衫上的领口?”
  沈白凤接过去一看,顿时便笑了:“看来小神捕又要立功了,有了这个,嫌犯是谁还用多想吗?死者在上个月刚带回的小妾江氏,那江氏虽然看着纤瘦矮小,据说倒是出身武林世家,因为家道中落才屈身做妾。死者正妻善妒,那小妾进门之后就没过过好日子。因为争宠不过一怒之下杀了人,倒也不奇怪。只是要杀也该杀那妒妇,却又为何要杀这当家人呢?”
  宁楚仪再也忍不住冲出门外,扶着门框狠狠吸了几口气才仿佛又活了过来一般。抬头一看院中被众捕快围站着的战战兢兢的人群中,却哪里有那个身材瘦小容颜明艳的小妾?心中暗道一声不好,他急忙拽过平日里的跟班小六问道:“那个小妾江氏呢?她去哪里了?”
  小六一愣:“她,她说她尿急,去茅房了。”
  “什么时候去的?怎么不叫人看着?”宁楚仪觉得自己双目似乎要烧起来一般,因为太过灼热,他连忙伸手按住。
  小六委屈道:“她一个小女子要上茅房,咱们一群老爷们怎么能跟过去。头儿,你先别急,那小娘子是带着丫鬟过去的,应该没事。你怎么了?你眼睛看起来很红,好吓人的样子。”
  宁楚仪摇摇头:“她朝什么方向走了?快指给我看。另外再叫上几个兄弟,跟我一起去捉凶。”
  “哎,好的。头儿,这么快就知道凶手是谁了?你可别说是那千娇百媚的小娘子。”小六挥手叫上几个捕快,跟着宁楚仪朝茅房方向奔去。
  宁楚仪没有回答,只叫了一声凶手武艺高强,让众人都小心。他带人围到小院中,只见一个身穿粗布衣裳的丫鬟倒在血泊里,已然断气。小院里声寂寥寥,哪里还有那小妾江氏的身影。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