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我有独特的怀孕技巧 作者:九庭

字体:[ ]

 
 
文案:
 
     阿方是个小树精,因为不小心摔了一跤,雌蕊碰到雄蕊,于是喜闻乐见怀孕了。身无分文的他找了个小诊所打胎,医生大大真是个大好人嘞,知道自己没钱,二话不说就让自己脱裤子......
 
因为身体构造不得不经常打胎的小树精*腹黑病娇无执照黑心医生CP
 
本文ABO设定,是因为阿方在另一篇ABO里出场,实际ABO设定意义并不大(哎喂!),小短文,大概几万字的样子,图个乐呵。更新缓慢,跳坑谨慎。
 
内容标签:科幻 未来架空 星际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 ┃ 配角: ┃ 其它:
==================
 
  ☆、怀孕了
 
  乐达坐着店门口抽烟,他的店开在红灯区街口,身后就是糜烂的红灯区。这里有最高贵的上流人,也有卑微的下等人。这里有最高档的会所,也有藏污纳垢的破败小巷。
  乐达是个二十出头的Alpha,戴着一副银丝边眼镜,穿着雪白的衬衣,笔直修长的腿藏在西裤里,与他身后花枝招展的特殊服务工作者格格不入。当然与他靠着的招牌更加不搭。
  “无痛打胎,快速高效”
  这样一个看起来很精英的Alpha,不过这个红灯区的一个无执照的违法医生。他打探着不远处几个聚在一起的Beta,其中一个男性Beta穿着齐B小短裙,正在挤自己的假胸部,让自己看起来丰满一些。
  乐达眯了眯眼睛,狠狠地吸了一口手里的烟,他棱角分明的脸隐在烟雾里,性感而又忧郁。
  一个踩着恨天高的金发Beta激动地摇着她好姐妹的手臂,“噢噢噢噢,好想睡乐达,我给他钱都行。”
  她的好姐妹翻着她五颜六色的眼皮,“得了吧,就橙天会所那个骚狐狸都上不了乐达的床,你就别想了。要我说啊......”她摸了摸对方的肚子,“好好争气,怀一个。打胎的时候不就上他床了嘛,他还会摸你呐。”
  金发Beta呼吸加快了起来,眼睛放出光彩,“好的!从今天起老娘不带套了!”
  乐达一根烟快抽完了,他将烟头丢在地上,站起身,将烟头踩灭。
  突然一片雪白出现在他眼前,在红灯区穿着这么朴素的棉麻T的人可不多。他还没做出反应,一颗小脑袋已经钻到了他脸下面。
  第一眼就是对方水灵灵的大眼睛,他的脸很白很小,睫毛又长又翘,肌肤像是白雪一般剔透,浑身还散发着青草香。被脂粉味熏久了的乐达忍不住嗅了嗅,感叹道真是个妙人儿。
  只可惜品味太差了,他戴着顶土褐色的帽子,上面是现在小孩子都不喜欢的过时卡通刺绣。乐达不喜欢和人太接近,于是他向后退了一步,又看见对方白色的T,洗得发白的牛仔裤和平淡无奇的帆布鞋。可惜了这么个脸蛋和修长的身材。
  男孩的眼睛很纯洁,与他对视的时候,乐达觉得自己阴暗的内心都在被灼烧。他不着痕迹地移开目光,余光瞄见男孩兴奋地指着旁边的招牌,“打胎!”
  乐达,“?!!”
  乐达觉得这违和感就跟看见天使跳钢管舞一样,他有些疑惑地等着男孩接下来的话。
  “太好啦!我要打胎!”男孩兴奋地冲上来拉乐达的手,他的手很凉,夏天里摸着很舒服。但是乐达讨厌别的的接近,于是皱着眉头,不着痕迹地挣开了。
  他朝男孩点点头,示意他跟着自己进去。
  男孩显得十分好奇,一边四处张望,一边笑着打招呼,“我叫阿方,你叫什么呀?”
  谁想知道你叫什么,不过出于礼貌,乐达还是不痛不痒的回答,“乐达。”
  “哦哦。”阿方开心的点头。
  诊所里头格外的干净,倒是和破败的入口不太相称。
  乐达走到柜橱边,从里头拿出手套给自己戴上,随手一指旁边的小床,“躺下。”
  阿方有些紧张地坐在床边,手不停地抠着雪白的床单。因为不好意思,他脸红的厉害,“那个......”
  乐达倚在柜子边,偏头看他,阿方的皮肤极好,此刻脸上挂着一层淡粉色,格外动人。乐达觉得喉咙有点干,他又想来一支烟了,有些不自在地整理了一下领口。这个人太干净了,不知道怎么就有点想要把他弄脏的欲望。
  “我没有钱。”阿方一脸忐忑地看着乐达。
  乐达有点无语,他以为自己搞慈善的么?不过以前也有不少人,愿意陪自己睡一晚,抵打胎费。他觉得太脏,都拒绝了......眼前这个么,看着挺干净的。
  “哦,把裤子脱了吧。”乐达为人很坦荡,行就行,不行就不行,不爱留什么余地。作为一个成年Alpha,又在一个信息素格外浓重的地方,他确实急需纾解。
  “啊?”阿方觉得眼前的一定是个大好人!他都说自己没钱了,这个人没想别人一样把他赶出去,还让他脱裤子!
  阿方顿时就感激的眼泪汪汪的,他独自一人来到帝国,身无分文,不知道受了多少委屈,“谢谢你,你可真是个大好人。”
  乐达,“......”
 
  ☆、救赎
 
  “我没钱,不过我带了点家里的特产咧。”阿方解下随身背着的小布包,从里头掏出一株又大又长的人参,“用这个抵药费,行不?”
  作为医学院的高材生,乐达心里的震惊就别提了。他曾在药材鉴赏课上见过这个植物,这是古地球上的人参,由于环境污染,早已经绝种了。眼前这棵,看起来都上万年了。
  “家乡特产?”乐达声音终于有了点波澜,“你从哪里来的?”
  “我也不知道嘞,离这里好远的!我路上问了个大叔,他带我来这里的。”阿方似乎想到些什么,站了起来,“乐达你见过帅哥吗?”
  乐达,“……”每天照镜子都能看到啊。
  “他黑色头发,眼睛是碧蓝色的,大肚子,四条腿。长得超级超级好看!”阿方想到他男神就不自觉的开心,眼睛里满是星星。
  四条腿?这还是人么?乐达觉得这个小男孩脑袋估计不太好,他不想跟这种人浪费时间,把另一只手的手套也戴好,“人参放下,脱裤子。”
  “哦。”阿方听话的把裤子脱了。
  乐达随意一瞥,还是个毛都没长齐的小孩啊,人又长得这么纯,怎么就怀孕了呢,“你不是帝国人?”
  “不是嘞,我来找我男神的。”阿方大喇喇的站着,完全没有半点不好意思。
  乐达看他这样又皱了皱眉头,到底是太纯还是太放/荡,他眼珠转了转,“你怀孕是因为他?”
  阿方想也想,应该是吧,要不是男神走的时候带起了大风,自己也不会摔倒了,“是啊……不过他也不知道。”
  看来是个乡下傻小子被人玩了,现在千里寻亲来了。乐达不知道怎么心里微微有点不痛快,“躺下。”
  麻醉过后,阿方微微醒转,他还睡在床上,乐达给他盖了块小毯子。他觉得自己肚子和腿都沉沉的,有一点难受,挣扎着爬起来,“不好意思,耽误你很久了吧。”
  乐达在一边抽烟,看他露在外头的光洁小腿,“没事,你这么年轻……以后要多注意。”
  “放心,我现在安全措施做的可好了!”阿方咧嘴一笑,“乐达你真是个大好人,以后打胎还找你。”
  安全措施?以后打胎?还?!乐达表情微微皲裂,想到他一个人没有钱,出现在红灯区……难道他已经开始以出卖肉体为生了吗?
  也是,喜欢他这口的应该不少。
  阿方爬起来,走路一颠一颠的,挥手跟他告别,“那我先回去了。乐达你要是看到帅哥,一定要跟我说哦。”
  这颗星球就是一个专门提供情/色服务的星球,由于地理位置特殊,现在战情也紧张,每天都有成千上万的士兵在路过时,顺便解决一下身体需求。如果他的男神来这里,那还真不是什么好东西。乐达吐了个烟圈,晦暗不明地笑了。
  他走到门口,看见阿方雪白的背影消失在肮脏的巷口,这里有很多这样的巷口,里面住着收费最便宜的特殊服务工作者,几个星际币就可以睡一晚。乐达把烟在墙上碾灭。
  人类啊……为什么这么肮脏。
  乐达的生活一如既往,他的店生意还算不错,只是偶尔他会想到那天遇到过的纯白少年,那之后倒再也没见过了。
  平静的下午,乐达躺在柜子后头吸烟,突然柜子上面探出颗小脑袋,来人欢快地喊他,“乐达,我又来了!”
  乐达抬眼一看,是阿方,不过他比起上次狼狈了许多,还是跟上次一样的装束,但是上面已经有了些污渍,还散发着淡淡的酸臭味。
  没洗澡?
  阿方看着乐达手上夹的烟头,“这是啥啊,上次就看你在吃,好吃吗?”
  乐达看看烟头,又看看阿方纯洁的眼睛,鬼使神差地伸手递了过去。
  阿方大概有些饿了,急忙咬了上去。乐达哑然失笑,哑着嗓子说:“吸。”
  阿方听话的吸了一大口,然后整棵树都不好了,他剧烈的咳嗽着,鼻涕眼泪都被呛了出来。
  乐达看着他,有一种诡异的满足感,烟头上还带着阿方的口水,但他这么一个有洁癖的人,竟然一点都不抗拒地放入口中,吸了一口,好像比之前甜了一点呢。
  等阿方缓过劲来,乐达才懒洋洋地站起来,“怎么又来了?”
  阿方哭丧着脸,“这不又怀孕了嘛。”
  乐达,“……”
  阿方有苦说不出,他没有钱,只好住在桥洞下面,这里人多眼杂的,他也不敢随便化形,只好一直保持人形,既然是人,就要像人类一样吃喝拉撒睡,要洗漱打理。他已经很久没洗过澡了。
  前两天,有个老头路过看见他,说要带他回家洗澡,阿方别提多高兴了。
  他在浴室里脱了帽子,准备洗头,结果不小心把之前包着触须的油纸弄掉了……
  他连招呼都没打,穿好衣服就哭着跑了,在桥洞里等了两天,果然又怀孕了。
  阿方从包里拿出一根人参,“还是用这个抵,可以吗?”
  乐达觉得这个人太傻了,他这种水准,怎么也不至于这么惨,看样子,好几天没吃饭了,整个人瘦了一圈,脸色都蜡黄的,没了第一次遇见时的红润。
  他从后头,将阿方圈在自己和柜子中间,声音低沉,“太便宜了。”
  “啊?”阿方以为他说自己支付的打胎费不够,于是又拿出一根,“没事,我还有嘞。”
  乐达嗅他身上的青草味,即便他衣服有酸臭味,但是他身体上带的青草香一如既往,“你卖的太便宜了。”
  阿方不明白的回头看他。
  乐达差点脱口而出,你跟着我吧,我包你衣食无忧。但是却怎么也说不出口,他有洁癖,被别人碰过的人,他是绝对不会碰的。
  但是看着眼前人的眼睛,他突然想到一个词——救赎。
  没人肯救赎自己,那他可以救赎眼前的这个小笨蛋吗?
  
 
  ☆、赝品
 
  “你跟着我吧,不要再做那种事情了。”乐达终于还是开口了,他这么纯洁,自己怎么能弃之不理呢。
  谁知道阿方想了想,摇了摇头,“不行嘞,我还要找我男神。”
  难得想做一回好事的乐达差点一口血吐出来,咬牙切齿地问:“他孩子都不要,会要你?”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