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尸祖在上+番外 作者:厚起之锈

字体:[ ]

 
文案
 
○赵殊乾作为祖传驭尸人,血统纯的不能再纯!他招惹到的尸官也是精到不能再精!一个老想着吃奶,一个老想着守家,尤其是最好看的那个,时而的忧桑,时而的酷帅,经常的……喂,别老想着嘿嘿嘿好不?!
 
○一个人VS一群尸
○单纯可爱(鬼信哦)受VS外冷内热别扭攻
 
○甲受:我是主,你是仆,记得听话!
乙攻:我在上,你在下,记得哼哼(无表情的得逞脸)
 
○温情向,主受,或有副CP。口号——注意,前方一大波尸官来袭!!
○酥麻带脆!请自带避雷,不喜勿喷,勿考据~~
 
内容标签:都市情缘 灵异神怪
 
搜索关键字:主角:赵殊乾寒芜霜 ┃ 配角:其余人 ┃ 其它:
==================
 
  ☆、第001章
 
深夜的南阴山,野树林深处,一捧跳动的火苗在漆黑的野林里显得特别扎眼。靠近石壁有个三米深两米宽的凹槽,形成一个天然的洞穴,一老一少带着三个高大壮实的男人蹲在火边取暖。
    仔细一看,那三个男人头上都套着黑色的头罩,就跟抢银行的匪徒一般,三个大汉直撅撅靠在石壁上,双手垂在两侧,冷风吹过,吹起他们破旧的衣角,连山里的乌鸦都不敢叫一声。
    “小乾,夜里阴气盛,赶紧把你头上的窟窿给我包严实,还飙血呢!”老头从背包里取出医疗箱,拿出新绷带和消毒水,丢给小伙子,“你一身血腥味非得把他们几个诈活了不可!”
    小青年叫做赵殊乾,老头子是他的爷爷赵武山,他们是隐于世间少有的驭尸人,他们与赶尸人不同,赶尸人赶的都是普通尸,把尸体带到亲人跟前就可以入土为安了。
    而他们赵家,则世代以驭尸为生,驭的是尸中极品,原本就不是普通尸,驭尸人与尸就像搭档,也有主仆的意味。就像今晚这三个大家伙,就是他们此行深入深山的目的。
    赵殊乾头上的绷带全染红了,之前遇到一帮不明身份的家伙袭击,那帮人出手狠厉,招招都下死手,要不是赵殊乾出手不错,加上他自愈系统特别给力,早就死翘翘了!
    “爷爷,这个三个大块头是什么来历,看上去跟我们平时驭的有点不一样啊!”这几个家伙太大只了!
    而且看上去都是年轻人,虽然不知道长相如何,这么年轻就翘辫子的可不多,赵殊乾别看才二十多岁,从小就跟着爷爷驭尸,眼力还是有的。
    这几个家伙一看就不是生病灾难死,因为那一身的气韵非常平和,一点杀气都没有!
    “别想了!这几个人可不是一般人,尤其是那个!”赵武山指了指那个瘦高的尸,杵在那里也颇显风姿,“五十年前的一个大户,一夜之间被灭门,这个人就是那大户的儿子,这个年轻人了不得,当时在洋学堂里读书,家里出事的时候没在家,后来,他就找了个老巫自己祭献了自己!”
    赵殊乾一屁股坐到地上,“爷爷,你说他五十年前……那,这要出乱子了怎么办!”驭尸人最不愿意遇到有执念的尸,这对驭尸人而言可是大忌,被驭的尸称作尸官,也叫尸傀,没有自主意识,干活卖力,也很听话,根基好一点的有基本智慧,可以听懂主人命令,当然,如果尸官发育的跟普通人一样聪明灵活,那这个尸就是极品的s级,目前只是传闻中存在。
    “爷爷,这几个带回我们赵家该不会是要给他们找主子吧!”
    赵武山点点头:“你二叔确实是这个意思,其实他也是受人所托,寒家一门有个特别出息的后人,还是寒家的一个旁支,前些日子来找我们将寒芜霜的尸驭回来,也好歹了一个心愿!当初他也是寒芜霜的父亲伸以援手,给了他很多本钱,才能出门经商,后来才成了富贵人家,这人还挺有良心!”
    赵殊乾哼哼:“估计是人家给的报酬多吧,二叔那个财迷!”
    “小兔崽子,你二叔不财迷你们几个小的喝西北风去!这回你二婶子还说了,等你完了这事去就给你找个好姑娘相看相看,都这么大的人了,还一个人晃荡!”赵武山是个小老头,嗓门却不小,一嗓子连树叶子都跟着震颤。
    “行了行了,爷爷,您别跟我说这事了,我还小,我注定孤独终老,我伺候您一辈子还不成吗!你要是再撺掇他们给我相亲,我现在就回城里,反正还有几天就开学了!我还要备课呢!”赵殊乾可没心情相看啥姑娘,他喜欢的也不是姑娘啊!
    “再说了,爷爷您觉得在这深山老林里说这事真的好吗”那三具尸还站在那里看着呢!虽然不是活人,可对赵殊乾来说,人跟尸没啥两样,尤其是那些认了主的,那都是可爱的小伙伴!
    老爷子瞪了他一眼,也不说话了,心里讪讪然,他底下的小子就赵殊乾不让他省心,爹妈走得早,是老爷子和赵家二叔将他拉扯大的,从高中开始就独立生活,一年半载也不常回家,寒暑假都用来赚学费打工了,说不心疼他是假的!
    再说赵家一大家子,亲疏远近有别,有些胳膊肘往外拐的经常说些风凉话,说赵殊乾长这么大吃了赵家多少,这可是个无底洞啊!
    表面上看着亲和,背地里也扔刀子,老头子对赵殊乾更是愧疚!
    赵武山叹口气:“我管你怎么着,反正还有时间,你跟我乖乖回去一趟再说,你二叔早就念叨你呢!”
    赵殊乾乐呵呵一点头,连忙跑到那珍贵的三尸面前看究竟去了!
    尤其是这个叫做寒芜霜的,赵殊乾心里好奇的要死,赵家究竟有多么乐于助人,才能将这个古董找回来啊!想到这,赵殊乾悄悄看看爷爷,火堆旁边,老头钻进睡袋里已经准备睡觉了!
    寒芜霜的头罩最大最严实,连下巴都遮住了,驭尸人自然不用担心他们看不见路,只要拿着家族的引路幡就没事,加上尸的生辰八字,自然一路无忧。
    赵殊乾将寒芜霜的袖子往上拨弄几下,终于从里面看到了他的手,尸的长甲发红,无杀气,有杀气的尸甲发黑,杀气越重,尸甲的颜色越晦暗沉重。
    赵殊乾就有点不明白了,明明这个家伙全家都被灭门了,为啥他只有执念没有杀气呢
    他注意到寒芜霜的皮肤,白皙,微微发灰,特别的干净,指节修长,骨节匀称,真是一双少爷的手,好看!
    赵殊乾怕爷爷发现,急慌慌想要看看寒芜霜黑头套下的脸,虽然这么做有点不礼貌,可他真的非常好奇,尤其是看到那双干净苍白的手后,就越发忍不住了!
    谁知刚掀开头罩的下面,依稀看到皎白如玉的下巴,赵殊乾就感到手背传来刺痛!
    原来他一慌张,手背皮肤就被寒芜霜的指甲勾住了皮,浅浅的划痕带出了几滴血珠子,赵殊乾一拍寒芜霜脑门,冲人家做了个无意义的鬼脸,赶紧灰溜溜跑到火堆边上找创可贴去了!
    心说:好你个寒芜霜,不就是看一下你的脸嘛,干嘛还抓破爷的小手啊!
    然后,赵殊乾就窝在睡袋里看手机小说,最后睡了过去。
 
  ☆、第002章 回家
 
凌晨三点,赵家接人的小面包车停在里山林最近的国道边上,赵武山带着没完全清醒的赵殊乾下了山,他们身后,三个魁梧健硕的“人”规整的迈步走来,天黑没人注意到,那个最后的家伙一边走一边踢开了挡路的石子儿,赵武山冲三尸甩了甩引路幡,三个大个子齐刷刷钻进了车里。
    赵武山坐在副驾驶位上跟司机聊天,来人是赵殊乾二叔的专用司机,专门负责接尸官的远房表哥,姓赵家中排第五,赵殊乾叫他五哥。
    赵殊乾没睡醒,干脆跟三个家伙挤到后面,反正活人地方有限,他挤死人也不会反抗,赵殊乾觉得自己占了很大便宜,于是挤了挤身边的大个子,满意的闭眼补眠。
    昏昏沉沉中,那个叫做寒芜霜的尸很微小的往一边挪了挪,赵殊乾睡得更舒服了!他还做了一个好梦,梦见自己拉上了某位帅哥的小手,那双小手真白啊,就是有点冷!
    赵家是个大家族,加上旁支的话约莫得有几百人,赵家人一部分住在霖山县祖宅,另一部分迁出来在市郊买了房子,赵殊乾一行直接到了祖宅,他的二叔全家都在这里。
    如今赵家驭尸一行也越做越少了,社会大潮朝钱看,很多族人也下海经商,混得好的也发了一笔小财。赵二叔一家四口人,夫妻俩育有两子,如今一个上大学,一个已经参加了工作,只在节假日回来做几回本业。
    赵二叔一大早就在老房子门前等着人来,等赵殊乾一下车,他一把就将赵殊乾给抓到了近前,扬手一巴掌抡在了他脑瓢上:“混小子你还知道回来啊!”
    “二叔二叔,您轻点,多长时间没见了,一见面就打我,你一点不爱我!”赵殊乾往后躲,赵二叔后面追,他身材没有赵殊乾的高大,一六五的身高,瘦巴巴的像个猴子,那双眼睛无时无刻不闪烁着财迷的光亮,虽然他爱财不假,他对赵殊乾可是跟亲爸一样,有好的全都给他,一点都不吝啬!
    “行了,别胡闹,里面还关着尸官呢!”赵武山叹气,他的二儿子一看见赵殊乾就成猴了,平时的沉稳和老成都去哪了!
    两人停止打闹,赵二叔跑的有点气喘,他眯着眼睛打量了赵殊乾一番,点头道:“嗯,模样还是那么俊,你说姑娘家都没有你漂亮,就是瘦了点,你爷爷跟我说了,说你这次功劳大,晚点给你好好补补,别急着回去!”
    赵殊乾翻个白眼:“二叔,我这叫做帅,怎么就漂亮了,我可是男人!”
    赵二叔不理他,将那三个尸官引到了祖宅的正堂,这里是赵家专门接管尸官的地方。
    “爸,这次出门还算顺利吧,我看小乾都伤了!”赵二叔趁着没人问赵武山,“前几天寒家人又来跟我说这事,我跟他们多敲了点油出来!”赵二叔的意思是,他又多收了人家钱!
    赵武山白了儿子一眼:“要不是任务特殊,我才不想要小乾出门,他现在就是个老师,平平静静过日子多好,可这几个尸官根本不是一般货,那波人很凶,看上去早等着我们过去,连家伙都带着,你这次怕是惹了不该惹的人!”
    赵二叔难得愧疚的挠挠头:“爸,你知道,这事也不是完全为钱,小乾的血统在我们家是最好的,尸官一向喜欢生血,只有小乾出面才能把他们顺利带回来啊!”
    赵武山挥挥手:“以后可不能这么冒险,否则这孩子麻烦大了!还好他皮厚,头上的伤也好的差不多了!”
    “寒家人说要我们帮他们驭尸,要寒芜霜跟他们走!”赵二叔皱眉道,“说这事他们寒家祖上的心愿,就算寒芜霜不是人了,他们也想把他带回去!”
    赵武山也犹豫:“尸官一认了主,就会认定这个人,我就怕如果有人别人用心,用尸官做工具,到时候就麻烦了!”
    驭尸人赵家已经很多年不养尸官了,赵家长辈和几个元老的尸官也好好的在祖坟里埋着睡大觉,几百年前,赵家一族可是驭尸高手,他们经常带着自己的尸官接单干活,很多危险的事情都是尸官做成的!
    换言之,尸官没有意识,没有记忆,没有情绪,只是个躯壳罢了,认主的尸官也会做坏事,因为都是主人唆使的!
    赵武山就是怕寒家有了寒芜霜后会做不好的事情,到时候他们可就无法阻止了!
    毕竟人心难测!
    赵殊乾终究老老实实留了下来,赵二叔夫妻俩对他好的没话说,二婶还专门弄了野味回来给他补身体。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