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店长的见鬼日常 作者:发呆的樱桃子(下)

字体:[ ]

 
☆、第71章 世界九
 
真相靠脑补是脑补不出来的,而系统都检测不出来的故障,他也不指望自己柯南上身马上推理出个所以然来,只能认命地letitgo。
    关于处理后续,系统是这样回复的:
    “我已经提升刷新了防卫等级。再有类似的磁波干扰,我会在第一时间发现。”
    ……so?发现了之后呢?
    系统的回答是那么干脆:
    “发现了之后,反向追踪,杀。”
    这么霸道总裁的宣言,让路早白好歹放下了点儿心。
    系统的麻烦料理得差不多了之后,路早白才感到一股疲惫从内心直升了上来。
    这些日子他受到的心灵创伤和*创伤实在是太多,时醒的那个出游计划,虽然从里到外都透着股不靠谱的味道,可倒不如跟着一起去,反正舒游也要跟着一块儿去,应该不会出事。
    ……的吧?
    这么美好这么甜的期待,在路早白看到时境强制搂着舒游的腰,把他推上他的保时捷时,就已经碎成了渣渣随风而去。
    看时境那阴沉似水的打劫脸,路早白一瞬间觉得他们不是去旅游,而是被绑票。
    相比之下,后车窗里那个冲自己一个劲儿招手、温柔宠溺地笑着的家伙,简直是传说中的哈士奇天使。
    两天两夜的行程,就在一种极度压抑的绑架氛围中开始了。
    时境负责驾驶,面无表情神情森冷,自从见到路早白后,他只说了七个字。
    “好。”
    “坐后面。”
    “安全带。”
    果然是总裁,惜字如金。
    然而总裁做司机,这个画风是不是哪里出了问题?
    对于这个问题,时醒痛快地给出了解答:
    “我大哥说我上次把别人的车给撞成那样,要是敢拿他的车再来一回,他就扒了我的皮哈哈哈。”
    ……为什么他还能笑得出来?
    脑补一下时境说这话的表情,配合他这张冰山脸,完全是在讲真的吧?是真的要扒他的皮不是在说笑吧?
    听到时醒这样大无畏地把大哥的话当玩笑,路早白从后视镜里瞄了一眼时境,发现他不动如山的眉头微微地抽搐了一下。
    ……他突然明白为何时醒对恐怖的感知能力如此低下了。
    有个能自主散发诡异低气压的大哥在身边,跟座门神似的压着,他估计早就麻木了。
    然而,路早白还没能彻底融入这个气氛,另一个人就比他更自然地开了腔:
    “你也学过开车?”
    时境目视前方:
    “学过。”
    “你有司机吗?”
    “有司机和我会开车是两回事。”
    “路上得花多久?”
    “三个小时。”
    “会累吗?要我替吗?”
    时境乜了他一眼,双臂的肌肉舒张了一下:
    “你替我?算了吧。我信不过你。”
    某总裁的内心世界:呵,当我稀罕你关心吗?现在才示好,未免太晚了一点吧。
    但是,舒游坐在副驾驶上,舒舒服服地双手抱头,眯着眼睛道:
    “嗯。信不过最好。我本来就不会开车。”
    时境:“……不会开车你说什么替我?!”
    舒游歪着头打了个哈欠:
    “随口一说。……啊?你居然信了?”
    时境握住方向盘的手指猛然收紧,把皮套给摁出了十个清晰的指印。
    他有一种急刹车现在就把舒游做死在副驾驶座上的冲动。
    好容易控制住冲动后,他顶着一张阴森的面瘫冰山脸,继续往前行驶,而时醒在围观了整个交锋过程后,侧过身去对早白说悄悄话:
    “早白,我是不是错觉了?我大哥被舒游调/戏了?”
    路早白无语望车顶棚。
    你这悄悄话说的声音略大啊,你有没有注意到你哥背上的毛都炸了?你有没有注意到从后视镜里传来一道含着杀意的视线?
    显然,时醒并没有,他还在一脸热切地等待着自己的回应。
    路早白觉得自己最好闭嘴安静如鸡地坐着,可同样听到了一切的舒游却不大愿意做一个安静的美男子,带着那种欠扁至极的挑唇笑,接过了时醒的话:
    “是的。还有,时醒,怎么不叫我姐夫了?”
    以前从来不知道自家基友嘲讽能力max的路早白,面对此情此景,心情较为复杂。
    时境用砸地桩的力度摁了一下喇叭,声震四方。
    时醒也总算察觉到了危险,立刻乖巧地收起了那嘚瑟地乱摇的大尾巴,原地坐好,伸出爪子捏捏路早白的手腕,表示了对自己生命安全的忧虑。
    路早白觉得心好累。
    与这两位给时境添堵的家伙相比,一言不发的路早白看上去是辣么可爱而端庄。
    但时境在摁过喇叭后,还是没有放弃对路早白的关注,从后视镜里看向他,冷冷道:
    “管管他。”
    路早白扶额。
    他预感,自己选择这两天两夜的旅程,也许是个错误。
    随着车子的颠簸摇晃,路早白渐渐困意上涌,拉了拉时醒的衣襟后,迷迷糊糊地说了声“困,让我枕一下”,就照着他的胸口埋了进去。
    他这些天的确都没能睡好,梦魇的那件事,委实是伤了他的元气。
    时醒猝不及防地就被早白袭了胸,一低头,就看到那张昨天才梦到的脸近在咫尺,内心顿时雀跃不已。
    嗷嗷早白靠着他了!看来早白很信任自己了!
    单是这个认知,就足够时醒自我满足好久了。
    当然,如果路早白知道,时醒居然没有留下一点心理阴影,还在梦里夜夜和自己相会的话,恐怕就会选择离这个坑爹货远一点了。
    时醒小心翼翼地用手指梳理着早白的头发,缠了一缕在自己的手指上,打着转儿地玩得不亦乐乎。
    而坐在前排的两个人,都从后视镜里看到了这一幕。
    一瞬间,二人同步挑眉,扬唇,嘲讽脸:
    时境、舒游:呵,智障。
    时醒根本没有接收到从前排传来的讯号。
    说起来,他这次来还带着哥哥送给他的礼物呢。
    他最近被大哥整得苦不堪言,时境前些日子的话不是玩笑,他还真的要给自己出mba的考题。
    生怕被大哥抽死的时醒同学只好咬着牙熬夜补习,跟考前临时突击没什么两样,根本腾不出时间来研究硬盘里的内容。
    嗯,这两天自己要抓紧时间,好好研究一下各种姿势,这样以后和早白酱酱酿酿的时候,早白就不会嫌弃自己了!
    握拳!
    时境要是知道他此刻的心声,估计会把他吊起来用蘸了盐水的小皮鞭抽到死:
    呵,你复习考试的时候有这么专心吗?
    而更叫时境对他信心跌停的是,在晚上七点抵达温泉山庄的时候,时醒居然主动提出,要跟路早白分房睡。
    有机会你不把握,你简直丢尽我时家的人。
    可时醒坚持,他也不能把俩人往同一间屋里一关然后放点儿x药了事。
    这么一来,他原先预定的两间大床房,就强行变成了三间。
    不过,幸亏这是还未正式对外营业的景点,整个山庄入住的,也只有路早白他们一拨人罢了,房源简直不能再充足了。
    在时境把自己的弟弟从内到外默默嫌弃了个彻底后,时醒却握着大哥的馈赠硬盘君,浮想联翩地摇尾巴:
    虽然很想看早白的锁骨胸肌腹肌人鱼线小红豆还有不可描述的部位,可他要尊重早白的意愿,一定要等他答应了他才戴餐巾开吃~
    至于那奔放地住在一起的大哥和……姐夫,时醒只能在心里暗暗地表示向往。
    他们的行程安排得不那么紧密,今天就先休息下,不急着去泡,第二天早上泡个早泉后,去附近的一座山林里的森林氧吧,休闲放松一天后,晚上再泡一次,第三天,全天滑雪,晚上再泡泉。
    时境在这紧凑的行程里,紧锣密鼓地安排着自己睡舒游的计划,而时醒,则紧锣密鼓地安排着自己学习各种姿势的计划。
    但是,时醒很快发现,自己太天真了。
    #来自大哥的爱,他真的承受不来#
    路早白独身入住了一间日式的榻榻米房,正在洗澡的时候,就接到了时醒的电话。
    路早白路上睡了一觉,导致现在没什么困意,一个人翻了翻电视节目,发现没什么可看的。
    找舒游?
    算了吧他也许正在愉快地和时总裁交流着什么,自己去插一杠子不太好。
    那么……时醒?
    处在陌生的环境里,路早白总觉得缺了点儿什么,心里有那么点儿空,他打算洗完澡就给他打个电话,或者去找他,看他在干什么,没想到刚洗了一半,他的手机就玩儿命地响个不停。
    路早白披着浴巾,*地溜达过去,发现是时醒的电话后就接了:
    “喂?”
    那边,时醒的声音听起来略有点儿一言难尽:
    “早白,你在……干嘛?”
    路早白抬手擦了擦头发,说:
    “洗澡。”
    他话音刚落,马上听到了那边某种大型犬科动物的哼哼声:
    “我不行了……”
    ……
    对于时醒这种自己把自己关在家里看g/v、然后看得兴奋了、憋得□□满床打滚的行为,路早白对他进行了毫不留情的嘲笑。
    时醒在那边捂着滚烫的小腹,难受得往毯子里一拱一拱的,像只深受委屈的大猫。
    他哪里知道大哥给他弄来的东西这么有效,等他回过神来,满屏都是路早白的脸,抹都抹不掉。
    他本来想打个电话纾解一下相思之情和焚身之火,结果对方告诉他,他在洗澡。
    不带这么欺负人的!
    脑补出了一整出浴室暧昧小剧场的时醒哼哼着表示:
    “你……你过来一趟行不行……”
    路早白智商还在线,对于这种无理要求断然拒绝。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