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庙祝+番外 作者:甲子亥(下)

字体:[ ]

 
    第七十一章 天理昭昭
    
    宴昭觉得自己真的不适合看电影。尤其还是看这种几个男人追一个女人,男主各种作,女主各种单纯圣母,外界各种阻挠,最后居然还能因为男主的轻轻一吻就让女主原谅了一切而he了。逻辑呢?看的宴昭一脸血。
    顶着四周若有若无的探究的视线。宴昭撇过头就看见陆远行正儿八经的摒着气一脸认真的模样。当即一愣,倒是没有想到陆远行居然喜欢这种调调,话说和这人的性格怎么也不大搭啊!
    等到电影散场,天色已经比较晚了。宴昭看着街道上灯火通明的各色店铺,这才说道:“想吃什么东西吗?”
    “啊!恩!”一直在回顾刚才电影里面某个片段的陆远行似乎是刚回过神来,身体顿时一僵,脸色莫名的有些泛红。听了宴昭的话随手指向旁边的一家店铺。
    于是这一位京城第一公子,坐拥亿万家财,西装革履的陆远行就这样和宴昭坐在一家普通的火锅店里面看着眼前红辣辣的汤底一脸的出神。
    宴昭挑起唇角,伸出筷子从艳红的汤水中夹出肉片放进眼前陆远行的面前的小碗中,说道:“试试看!”
    陆远行稍一迟疑,抽出筷子,缓缓的夹起肉片,伸进嘴里。灼热感从舌尖一直滑落到喉咙。刺激的感觉顿时让陆远行眼睛一亮。不由的咬了咬筷间。若说这火锅店里面的东西究竟有多好吃那倒是不一定,只不过是一种长远的怀恋而已。
    “既然喜欢可以多吃些。”宴昭笑着说道。
    看着眼前热气腾腾的小锅和面前一脸笑意的人。陆远行莫名的有些出神。上一次和其他人敞开心情吃饭是什么时候来着!
    呐,似乎是十年前的事情了。那个时候,自己妈妈和弟弟还在。那个时候自己还不是孤身一人。那个时候自己才十六岁。那个时候自己的精神状态还正常。那个时候,还没有宴昭出现。
    陆远行看着眼前面目越发清晰的宴昭。大概,他就是喜欢上了这种被人呵护的感觉。进而喜欢上,这人了吧!陆远行淡然的想到。
    吃完火锅,出了店门,宴昭看着身边略显饕足和疲惫的陆远行,当即说道:“要不然,我们就回去吧!”
    “嗯!”陆远行脚步一顿,稍一迟疑。陆远行回味着这半天的经过,好像也没有什么特别的事情发生。这对于原本大感新奇的陆远行来说稍稍有些失望。
    即便如此,他还是点了点头表示答应了。毕竟自己的确已经有点累了。一大早就上了飞机,到了海市又马不停蹄的往河市赶,到现在为止一直都没有休息。况且现在天色的确已经不早了。
    两人所处的位置距离酒店并不远,三两步的就到了地方,看着电梯间的红色数字慢慢的增加,寂静狭小的空间里,陆远行不自在的撇了眼依然平静看着前方的宴昭,然后又立时转过头看向前方。
    原本就时刻注意着陆远行的宴昭敏锐的捕捉到了陆远行这一动作。当即扭过头来说道:“怎么了!”
    谁知宴昭的这一动作顿时让陆远行僵硬的挺直了腰杆,下意识的昂起了下巴。捏了捏衣角,嘴角微动,却依旧面无表情的说道:“恩!没事!”
    宴昭眼底含笑,他可不相信这人这话,当即看着陆远行的侧脸也不说话。
    原本就已经僵直了身体的陆远行不由的皱了皱眉头,一股子的不自在,瞥眼看着宴昭满脸一副我不相信的模样。不由的挑起下巴,当即扭转过头来直视着宴昭。
    宴昭轻轻一笑。
    然后陆远行眼见着宴昭眯着眼睛,慢慢的逼近自己,双手勾上自己的腰间。微重的呼吸打在自己的脸上。陆远行下意识的想要往后退。下一刻,两片薄薄的嘴唇贴上自己的唇瓣。陆远行不由的仰起脑袋,双眼微睁。
    感受到身下人瞬间的僵硬后软下的身体,宴昭不由的加重了这个吻,双手搂紧这人的腰肢。慢慢的舔舐着对方的唇瓣。
    陆远行只觉得自己的呼吸慢慢的急促起来,对方肆虐的攻占着自己的领地,感觉自己的舌头被对方吮吸舔舐,陆远行只觉得脑海之中炸开了绚丽的烟火。双手不由自主的搂上了对方的脖颈。
    下一刻,宴昭一伸手将对方压倒在墙壁上,看着陆远行潮红的眉间和水润的唇瓣。双手不由的下滑。抚着这人的翘臀。继续一点一点的勾起搅动对方的唇舌。左手慢慢的就要往衬衣里面探去。
    迷迷糊糊之中,感受着对方温凉的手掌。陆远行不由的想起刚才电影里面男主亲吻女主的时候的样子,大概是没有这家伙吻得舒服。果然这才是约会的正常步骤。
    “叮咚!”一声,只看见电梯门慢慢的打开。原本路过的王进和蔡小玲等人就这样眼见着自家boss被野男人,呸——宴昭压在墙壁上壁咚。
    再怎么样的热情此刻看到几个下属震惊的神情夸张的面容也会在顷刻之间消失无踪。陆远行只觉得自己的脸裂了,不由的瞪大了双眼。平日里在下属面前立下来的威势仿佛瞬间摇摇欲坠。陆远行的脸烫的厉害,眼见着身上这人依旧不依不饶的样子,那只万恶的手掌甚至还在自己身上探索。
    陆远行顿时气不打一处而来,当即抬起脚向宴昭踹了过去。
    只看到宴昭立时捂住自己的半身,瞬间瘫软了!看着眼前一脸冷冽模样的陆远行,宴昭一脸的懵逼。
    散发着强烈气场的陆远行看了看不远处瞬间低下了脑袋的两人,再看看自己身上凌乱的模样,就连皮带都让人解开了。
    当即一阵气急。话说自己这是怎么了!自己的坦然若素,自己的教养呢!这是喂狗了吗?一定是眼前这人使了什么诡计,要不然自己怎么会这样。恩!一定是这样的没错。想到这里,陆远行不由的哼哧一声。
    宴昭赶紧从一旁滚了过来,顶着陆远行的怒火给他整理好衣服。然后就又听见对方一声哼哧,随即抬脚走了出去。
    看着对方面无表情的模样,再看看自己裤子上分明的脚印,宴昭莫名的觉得自己就像是被拔屌无情了的那一方。
    随即摸了摸自己的嘴角,眼里却满是笑意,话说这样的事情多来几次也无妨。
    等到了房门口,陆远行分明是没有听到跟上来的脚步声,当即回身一看,果然没有看到那家伙的身影,脸色当即阴沉了下来。哼!管那家伙去死。当即关上了房门。
    王进和蔡小玲眼见着自家boss顶着高挑的双眼和略显红润的嘴唇一脸冷冽的表情从自己等人身边经过,一脸的生无可恋。
    高冷变傲娇只在一瞬间。
    虐狗如斯,我等好想死一死。
    
    第七十二章 天理昭昭
    
    宴昭之所以没有跟着陆远行回去,源自于宴爸打过来的一个电话。
    只听见宴程远火急火燎的说道:“昭子,你快回来,咱家出事了。”
    “什么事情?”宴昭当即一个皱眉。起码现在在宴家村,宴昭敢说现在可没谁会招惹自己一家。
    “唉,就是你大嫂那一家子在咱家闹呢!电话里面也解释不清楚,你快点回来就好了!”宴程远焦急的说道。眼见着于时带着于村大堆的人堵在自己家里,自己的大儿子宴昊还被他们绑在地上,势单力薄的宴程远也只好打电话求助宴昭。
    “哎!你干什么——把手机——”宴昭只听见从电话里面出来宴爸爸盛怒的声音。
    下一刻电话里面就换过来一个年轻男人的声音:“我说宴昭,宴昊那家伙他害的我妈重伤,现在可就躺在你家里,你现在立刻回来!今儿个要是不解决这件事情,别怪我不顾及咱们两家是亲家。”此人正是宴昭大嫂的亲哥哥于时。
    宴昭的脸色当即就暗了下来,沉着声音说道:“你把手机给我爸!”
    “哼,你最好快点赶回来!”于时把话一说完,当即把手机塞进宴程远的手里。
    “喂,昭子。”宴程远接过手机,狠狠的瞪了于时一眼,对着电话,说道“爸,你别急,我马上就赶回来。”宴昭当即对着宴程远说道。
    “好好好,那你快点回来。”宴程远忙不迭的说道。
    挂断了电话,宴昭看着前方空荡荡的走廊,当即也是无奈。想起陆远行傲娇模样的小眼神,当即心中一热。脸上一阵邪意的扭曲。这得是多好的机会,就算不能真的吃到肉,但是起码也能为自己谋上些福利,可是现在全毁了。想到这里,宴昭的神情越发冷冽,抬脚便往外走去。
    本来就已经很晚了,况且宴程远一家的新地址原本就在宴家村靠边的位置。于时带着人押着宴昊来宴家村的时候,宴家村的人大多已经自回自家了。听见宴家吵吵闹闹的声音,这才有人急忙通知了宴程科等人。所以宴程科当即带着人往宴程远家里来了。
    进了门就看见趾高气扬的于时等人,地上摆放着一副担架,担架上面是一位老妇人,捂着腰腹处,一脸的痛苦,时不时的发出痛苦的呻吟声。
    宴昊却被绳子死死的捆绑在地上,于村人严严实实的围在他身边。看着宴昊鼻青脸肿扭着身体瞪大眼睛的看着自己的模样,宴程科简直无法形容自己此刻愤慨的心情,话说在自己的眼皮子底下,宴昭的家人居然被人这样对待,宴程科当即指着中间的于时怒斥道:“于时,你这是做什么?”
    “原来是宴家村的村长。”于时当即哭丧着脸说道:“还请宴村长给我们一家子做主啊!”
    于时随即指着地上的宴昊说道:“就是这家伙,我原本想着他好歹也是我们于家的女婿,我妈病了,我们一家子又忙不过来,只好请他们夫妻俩过来帮忙照顾我妈。”
    说道这里,于时刻意的抬起声音说道:“我也知道我们平日里有些苛责于秋,就算是我们再对不起于秋,那她也是我妈生养大的女儿啊!不就是你们宴家现在发达了吗?看不上我们一家了。这家伙居然眼见着我妈从床上跌下来,不仅不去帮扶一把,反而恶语相向冲着我妈踢了一脚。要不是我们正好回家,怎么会发现这家伙居然这样丧心病狂。”
    说着,于时上前捞开担架上老人的衣服。果然看见腰腹部一处鲜明的青紫色伤痕。“你们看,这就是这家伙犯下的罪证!”
    一旁的宴家人当即下意识的扭过头回避。
    听到这话,只看见宴昊当即露出激愤的表情,奈何嘴里面被布条塞住,身前还有两个于村人死死压着他。让他动弹不得。
    一旁的宴妈妈当即怒声说道:“你说我儿子丧心病狂!马上就是休渔期结束的时候了。你以为就你们家忙,我们宴昊就不忙了!我们家也忙着做出海前的准备。要不是我们家顾着她是于秋的亲妈!怎么会放下了这么多事情回去照看她?”
    “我儿子的人品我还不知道,他要是能做出这样的事情来我第一个饶不了他。你说我儿子做了这事儿,你们是亲眼见到的吗?”宴妈妈指着于时愤慨的说道。
    旁边的宴程科顿时斩钉截铁接着说道:“宴昊的品行我们整个宴家村自然是有目共睹。他绝对不可能做出这样的事情。反而是你们于村的人,既然发生了这样的事情,为什么你们不干脆报警,不把老人送医院,反而送到我们这里来。一大群人围着人家家门。而且宴昊全程被你们绑着。话都说不出来。我看这就是你们设置好的一场阴谋——”
    “阴谋,什么阴谋,我们不报警不过是顾忌着两家的关系。事实摆在这里,你们还想狡辩,好啊!不就是因为他是你们宴家村的人嘛!你们就想要包庇他。”于时当即冷笑着说道。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