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虫婚 作者:风享云知道

字体:[ ]

 
    文案:
    此文攻“渣”!
    狗血!
    雷!
    慎入……
    一只雌虫出嫁了。
    它的雄虫说,“我厌恶虫族。”
    结局HE,先婚后爱,坑品有保证~
    纯血雌虫隐忍受X人类芯子厌世攻
    内容标签:
    搜索关键字:主角:李青、幂 ┃ 配角: ┃ 其它:
 
    ==================
    
    第1章 新婚
    
    幂第一次看见那只雄虫,是在婚房里。没有喜宴,没有宾客,甚至没有一滴酒水。
    空荡荡的房间里,连一丝虫子气都没有。
    在此之前,它一直在前方战场上抗击敌军,浴血厮杀,百般努力爬到了中将的位置,却被一纸调令招了回来……战功尽弃,红衣加身,全身沐浴干净后,被送到了一只雄虫的房里,今日它的终身便已订下。
    作为一名没有名分及其低微的雌侍,若是以后雄虫娶了正君,幂的地位更是会一落千丈,往往被不喜卖掉都有可能,雌虫悲哀的一生,总是从婚姻开始。
    只有爬到上将位置的雌虫们,才能自主选择的机会。
    仅仅差那么一点,就能不被毫无尊严的屈居在下,它心里百感交集,却只得一步步走去床前,按照习俗,一路上自动脱掉了身上那件长到地面的红色外衣,最为简单的婚服,便宜而廉价,看得出来这一只雄虫没有花任何心思在这场婚礼上面,连最基本的体面都吝啬给予。
    婚服里边没有任何遮蔽物,结实的胸肌,平滑的小腹,笔直的背脊,犹如劲松一般的体格,蕴含着惊人的力量,幂的眼前划过硝烟四起的战场,划过弹药纷飞的夜空,划过生死与共的战友,划过无奈接令嫁人的现场,最后全都消失殆尽,只留下婚床上坐着的,被帘纱遮挡着的隐约身影。
    除非雄虫允许,否则嫁人的雌虫一生都难以得到回归本职的机会。这个星球为虫族所主宰,作为一个历史悠久,底蕴雄厚,让敌人闻风丧胆的强悍种族,社会中并不缺乏雌虫,可以说,在发展了数千年后,数量最多的,就是雌虫,即便连曾经遍地都是的战斗力较弱的亚雌,都得屈居第二。
    而雄虫,更是稀少无比!
    为了迎合一只未婚雄虫的喜好,军部牺牲掉一名中将并不要紧,虫族中天资出众的雌虫不少,完全可以再找一只替补上来,即便是效果差一些,也比不过繁衍生息的重要性。
    听说这只雄虫的性子不好,幂心里想着,动作利落的爬到了床上,跪伏下来,背对着那个身影,不敢抬头,只是摆好了姿势,等待被使用。
    雌虫屈辱的感觉,从来都不会有人去在意。
    “请您享用。”他能听见自己的声音不带丝毫颤抖。
    “你就是那个领军攻打地球的将领?”那名雄虫的声音似乎有些嘶哑,带着些许不耐。
    幂沉默下来,寻思片刻后,低声应道。“……是,雄主。”
    “滚!”雄虫一脚将他直接踹下了床,浓郁的厌恶几乎化为实质。
    幂重新摆好姿势,冰凉的地板让战场受伤还未痊愈的膝盖感到一阵刺痛,雄虫的怒意来得莫名其妙,但是他没有任何质疑或者反抗的权利。
    床上的雄虫似乎气息变得粗重了一些,幂能感受到对方的视线,即便没有抬头,没有看见,也能发觉那穿透帘纱的冰冷和憎恶。
    一只被雄主憎恶的雌侍?
    幂心下苦笑,身子一动不动,微微上抬,希望能让雄虫心情好一些,他已经猜想对方会直接下床,教训新婚不听话的雌虫的工具就放在一旁,被擦拭得十分干净锃亮,一点血腥味都闻不到。
    自己能挨几下呢?幂对于锻炼出来的抗审讯能力还是有些自信的。
    床上的呼吸声渐渐归于平静,他在地上跪了一夜。
    意外的,那只雄虫没有任何举动,也没有走下床来,似乎是和衣而眠了,但是那种极为嫌弃的视线却是经久不散,或许他的雄主,只是想休息好了,明日再做处置罢了。
    那样厌恶痛恨的目光,幂不认为他还会有得宠的希望,难道是之前哪里得罪过对方?
    真是祸不单行……
    幂闭上双眼,等待依旧黑暗的黎明到来。
    虫族婚后第二天,原本还是属于婚期内,至少在三天到七天后,才会出门见人,至于持续时间的多少,就要看雄虫的能力,和雌虫的诱惑力了。
    事实上,在G市,即便是再不行的雄虫,都还是能保证三天这个数字的,不然说出去,平白惹人笑话。而这天位于G市中央繁华区域的权门李家,却是破天荒的将那间新婚房门给打开了。
    李青不是第一次见到虫族,也不是第一次近距离的看见雌虫这样的生物,但是平生第一次,他想把这只完全陌生的虫子给狠狠的踢爆!仅凭对方领军攻打地球这一项,就死不足惜。
    最后还是忍住了……
    只是死一只,显然不能达到解恨的目的,他在窗台上散开一片日光的时候,起身下床,穿上那件材质柔软的天青色外袍,大红衣服是给雌虫穿的,在这里,雄虫只需要穿着高雅大气的衣物便是,如果有个人爱好,婚服也随时可以换,全凭雄虫指定。
    李青淡淡的扫了眼还在地上的那只雌虫,臀部的红印显示出昨晚力度不小,他其实不是对准了踢那里……显然腹部或者心脏部位更能让对方感受到痛苦,昨晚一时愤怒忍不住,便也不挑地方了。
    “滚出去!”李青带着婚礼上的装饰面具,就连声音,都有着一种回音般的嘶哑,这是虫族的习俗,当然雄虫不喜欢也可以改,不过雄虫们大都长相一般,而且声音普通,此时有一个华丽的面具和安装在面具里边的调节声音的装置,完全可以让他们在婚礼上大出风头!
    比如数面具上的昂贵饰物数量,也是一种炫富的手法。
    幂爬出房间,爬过客厅,跪到了外面,什么也没穿。
    院子很大,这是独栋的别墅,基本上每一只雄虫在成年之后都可以领到属于自己的豪华住所,因为附近的楼距比较大,清早上路上的行人稀少,幂觉得他或许还能有点时间,做好咬牙忍受被人观仰的准备。
    待雌虫出去后,房门被大力关上,响声惊动了周围的一些居民,而那件红色外袍,在大门被合上的那一瞬间,被从缝隙中丢出来,盖了幂一头一脸,将整只雌虫的身子包裹大半。
    李青拿着洗漱用具走进浴室,红色的东西,看了就碍眼。
    
    第2章 鞭笞
    
    幂在院子里跪了一天一夜,才被允许起身回房。
    这还是近日荣升为少将的肃,在看今日头条新闻的时候,诧异认出了画面里边那位仅穿着单薄婚服,头发凌乱,被雄主罚跪了许久的新婚雌虫,正是自己曾经的上司!他连忙驱车赶来,并通知了李家那边的长辈,才结束了这一场被众人围观了一整天的新婚雌虫展览。
    幂走进客厅的时候,没有看到自己的雄主,想必是还在房间里,他俯身朝坐在主位上的长辈行礼,苍白的脸色看上去有些虚脱。
    一天两夜,滴水未进,也没有任何吃的。
    要知道,在新婚之前,雌虫是要被饿三天的,以免那晚上有什么动静让雄虫不喜,也可以使得强悍的雌虫力气变弱,方便雄虫摆弄。这样加在一起算,他足足饿了将近五天。
    幂挺直膝盖,刺痛的感觉并不陌生,从战场上下来的雌虫,总不会太较弱,这也是不少雄虫喜欢娶了练练手,他们觉得将领级别的比较不容易玩坏。幂早已做好了准备,只是没有想到,那名雄虫,比想象中的还要不喜自己。
    第一天便被雄主嫌弃的雌侍,要受到处罚。
    按照规定,鞭笞二十,在客厅中执行,道具都是现成的。短鞭划过空气的声音,噼啪作响,环绕在偌大的别墅内,显得尤为沉闷。
    虽然今日头条新闻中的照片后边被删除掉,但是前任幂中将不受到现任雄主喜爱这件事,已经传扬开来,入门第一天就被下脸子,日后的遭遇可想而知。不少市民都对此抱着些许同情心,不过他们更加喜欢议论的是——李青的持久力问题。
    而李青的独栋豪华别墅中,几名虫子也在讨论他的事情,和持久力无关,主座上的一名雄虫听完了幂不掺杂丝毫感情,平铺直叙一般的描述,叹气道,“李青真的问你是不是领军攻打地球了?”
    幂将布满二十道鞭痕的背部微微弯下,垂眉应道,“是。”
    “果然,他那病还没治好。”雄虫无奈看向身旁的伴侣。
    “什么病不病的,这都是被你惯坏的!”主座上的另外一名雌虫吹了下自己的指甲,道,“如果不是你非得答应他单独去外星球旅游,又怎么会患上这种离魂症状?”
    “不知道李青口中的地球人为何物……”雄虫百思不得其解,“我查遍了许多资料,也没有找到记载的只言片语。”
    “臆想出来的东西,怎么可能查得到。”雌虫端起身旁的瓷杯,喝了口热茶,看着垂首肃立在一旁的雌侍道,挑眉道,“他一直以为自己是被灭掉的什么地球的幸存者,你配合着点好好演戏,医生说了,精神疾病不好治愈,这样顺着病人的话说,或许会有好转的希望。”
    “是。”幂的声音和方才没有任何不同,甚至连忍受疼痛的颤音也没有,他的雄主是一名被确诊的神经病,这一点众所周知,不是什么秘密。
    主位上的雌虫感到稍微满意了点,不然一出门就到处哭诉,岂不是显得他们李家很苛责嫁进来的雌虫。
    “好了,你也辛苦了,下去休息吧,今晚记得好好服侍你的雄主。”雌虫站起身,挽着旁边雄虫的胳膊,朝外走去,不忘叮嘱道,“不许惹他生气!”
    “……是。”幂心下苦笑,恐怕今晚他一踏进房间,就能让里边的雄虫动怒。
    
    第3章 水浇
    
    新婚第三天,幂依旧没能爬上那张婚床。
    李家的长辈离开后,晚上雌虫按照婚姻法的规定,准时来到雄虫的脚边,俯身跪地,等待雄主决定今晚办事的地点。不一定是要在床上,那种豪华大气的婚床,一般雌侍是不允许随意躺下的,除非得到雄主的疼宠,才能获得享用的资格,而不是在地板上、或者桌子上被使用。
    幂一直保持着同一个姿势,直到半夜,小腿泛麻,肌肉僵硬,也没能等到雄虫的只言片语。对方就像是无视掉他这个雌侍一般,除了偶尔划过背脊的那种几乎凝固为实质的厌恶之外,再没有其他的目光停留。
    过了一会,雄虫似乎是准备入睡了,七天婚期,今晚是第三天,幂神情平静的挪动膝盖,跪着爬到了那张婚床边上,见上边的雄虫无动于衷,连一个眼神都吝啬,他想到了李家长辈临走前的叮嘱,不禁心里苦笑,稍稍抬起身子,慢慢的朝床上爬去。
    脖颈在下一秒就被狠狠的掐住。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