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无常成长手册 作者:安萧苏苏

字体:[ ]

 
文案 
 
黑无常名字叫范无救,白无常名字叫谢必安。
 
谢必安打算去人间寻找一个接班人,就看到了已经快要死透了的范无救。
将他带回了冥府之后,他才发现自己带来的这个孩子一天比一天冷漠了起来。
养大的几个孩子性子一个比一个古怪,就在他盘算着再养一只小狐狸的时候……范无救顿时就不干了。
一身黑衣的无常神君面无表情的扯着他的衣袖,“你说过最喜欢我的。”
话是这么说……可看着眼前开始勤勤恳恳脱衣服的范无救,谢必安更加的发愁了。
外表冷漠内心病娇占有欲强攻X不自觉就把小忠犬惯成狼崽子受,HE,暖甜。
 
 
避 雷 针 
 
☆全文设定背景等等皆为虚构,谁较真笑话谁。
☆主受文,仙侠神话背景。
☆金手指略大,尽量暖甜。
☆一切世界背景以作者说的为主,有前后矛盾欢迎指出。
 
 
 
内容标签:年下 情有独钟 奇幻魔幻 异世大陆
 
搜索关键字:主角:谢必安,范无救 ┃ 配角:长歌,溪城;曼珠,沙华;溪山,海又 ┃ 其它:仙侠神话,童话,安萧苏苏,小萌文,甜文,HE,年下攻,受养成攻 
 
==================
 
  ☆、第1章 阴差
 
  谢必安最后一次站在冥界大门上的时候,很出乎他意料之外的,即便是他当时有多么的伤心难过,面上却都没有显露出一丝一毫。
  甚至他还有心情笑着看城门上正在缓慢抽枝的一些壁花,欣赏着冥界独有的无边景象。
  永远拥挤着的奈何桥上依然是一眼望不到边际,双目空无落点,神情呆滞,面目或喜或悲的鬼魂,有很多都保持着死前最后的一张面容。
  他们来来往往的经过桥上布粥的小摊,由一个个手持长勺的小仙引领着喝下去孟婆汤,再经由一个长长的不见光影的回廊,留下他们还有着记忆最终或喜或悲的眼泪,被那一幢幢隐藏在影壁之中的灵吸收之后,转成忘川水,复又归于奈何桥下。
  回廊的尽头有一个个或悲或喜,如同带着泥人面具的鬼差押送到判官面前,由功德笔断定此人前世来生,最后再走到转生台前。
  奈何之下的三千忘川弱水由魂一生最后一滴眼泪,经历数不清的年月滴滴凝聚而成,每日震慑着压在奈何桥下的无上天的三千妖魔和数不清的厉鬼冤魂,不给他们一丝一毫破除而出的机会。
  他们日日嘶吼哀嚎,总是希望着能抓到桥上一个功德足够的人脚踝从而带着他们脱离苦海,得有一丝生机,可从始至终,谁都没有成功过。
  谢必安眸色无波,唇边带着一抹笑意看着浩瀚无垠,一眼看不到天边破晓黎明的冥府。
  “长安,你在看什么?”谢必安身边出现了一个如最深的墨色般的身影,慢慢的显现在了白衣的无常神君身边,下意识的敛去了一副冷厉的面容,双手背负在身后,生怕那洗不干净的血气会让眼前的人不适。
  谢必安回头轻轻一笑,软软的靠在了黑衣无常神君的身上,懒懒的抬起手臂,遥遥指着城门下不远处的奈何桥。
  “冥府之中很难有什么热闹,闲暇之时,也就是跑来这里看看孟婆娘娘骂一骂那些不安分的妖魔了。”
  范无救随即就眯着眼睛向下看了一眼。
  长长雾蒙蒙一样的队伍之中有一个浑身充斥着蓝色光芒的魂魄正在其中突兀的走着,神色茫然而焦躁,并没有跟着长长的队伍一起走,随意走动却又找不到来路与归途。
  从他身上传出的郁气让他周围的魂渐渐发出了低低的哭声,没一会儿,整条长长的队伍都发出了沉长又直直钻入脑海的呜咽声。
  与此同时,范无救手中的百骨哀也开始轻轻的颤动,像是被下面的哭声影响了一样,发出了一阵阵的长鸣。
  范无救一皱眉,收起百骨哀就要向下飞去,胳膊上却突然被一只手轻轻的拉住,力道轻的就像是随意搭上的重量,却让他停在了当场。
  “长安?”范无救疑惑回头,一只脚尖已经踏上了城门的突起,却见谢必安一身洁白的袍子在这因为鬼气弥漫而显得有些阴森的地府发出了一阵柔和的光泽。
  他的脸非常的白,就像是最上好的羊脂玉一样,从他第一次见到他起,他就纤尘不染的好像是落入了凡间的神祇一样。
  谢必安眯着眼睛笑了一下,收回自己的手,温和的看着范无救的双眼,问了一个牛马不相及的问题,“你还记不记得,你第一次遇到我的时候,是什么样子的?”
  范无救下意识的顺着谢必安的眸子回想起了他们初遇的那个傍晚。
  那一次甚至并不能算得上是一个很好的回忆——就包括是在遇到谢必安从前那么多的日子里面。可一切的经历,好像只要有了他在身边,就好像是什么都不重要了。
  一身脏污、衣不蔽体,浑身上下都是血迹,就连指缝都在渗着血,被人打的奄奄一息的乞儿躺在一个阴暗的只有墙角不停爬动的虫子在的小巷之中,双目空洞的看着那仿佛是触手可达,之于他却又遥不可及的深色的天空。
  他慢慢的伸出了瘦弱的手臂,可他浑身都疼得不得了,究竟有没有抬起手臂他并不知道,只是在他觉得他的手像是要落在路边泥泞的雪地上的一霎那间,被一只像是发着荧光的手抓住了。
  随后就是一张用他仅有的词语根本无法描绘的美丽的脸出现在了他的视线之内。
  就在他闭上眼睛的那一刻,心里却是笑着的——他想,这个人可真好看呀。
  就像是从前所有磨难都像是在他死前遇到这么一个人的历险一样,如果这是真的,他甚至觉得他还可以再经受无数次。
  哪怕当时有多么痛苦煎熬,就在遇上谢必安的那一瞬间,好像都变得不再那么重要了。
  范无救的回忆被谢必安在眼前晃着的双手打断,回神的时候就见谢必安显得有些忧虑却又疑惑的面容。
  他小心的扫了谢必安一眼,低着头反手握住了他的手——他长大了,谢必安却没有变,这么多年过去,他的手比谢必安的手还要大上一圈,个子也要高出半个头,他又多看了一眼两人牵着的手,似乎是漫不经心的道:“我怎么会不记得呢,当时我在想,这个世上怎么会有这么干净漂亮的人。”
  谢必安扑哧一声,好笑的敲了一下范无救的脑袋,“肤浅。”
  “你是最漂亮的。”范无救乐滋滋的把脑袋凑到了谢必安面前,腆着脸道:“我想着,有朝一日我可以娶亲,一定要找到你这样的。”
  他的头都没有敢抬起来,胸口一阵阵跃动着的心跳仿佛是要传到耳边,就在他几乎要放下手的时候,却听到耳边一声轻笑,也不知是不是认真的,“等哪*你能破得了大慈悲咒再说这个好了。”
  范无救顿时抬头,委屈的表情出现在脸上。正想说什么,却见谢必安随即叹了一声,“也希望我在你记忆之中一直都是最好的样子。”
  范无救刚想要说什么,却见谢必安突然放开了他的手,眯着眼睛笑着拍了拍他的脸,“小阿赦都长这么大,想要娶亲了。”
  不等范无救说话,谢必安又说道:“那你记不记得,我将你的名字改为无救,又是为了什么?”
  “……知道。”范无救楞了一下,随后垂下眼睑轻轻一笑。
  “你说无赦太过阴刹,我想要跟在你身边,改名为无救,便要无不可救之人,而不再是无可赦免之人。”范无救抬头扯了扯谢必安的袖子,“我说的对不对?”
  “对。”谢必安奖励一样的摸了摸他的头发,“你要好好记得。”
  “只要你在我身边,我想忘记也忘不了的。”范无救不知是想到了什么,随后紧了紧两人相握着的手,道:“只要你在我身边就好。”
  谢必安没有再回他,转身指了指下面的奈何桥,说道:“下去看看吧,孟婆娘娘怕是要慌了手脚了。”
  范无救有些失落,却也没有继续逼问他。这里正说着,却见孟婆身边的一个红衣艳艳的小仙踩着一根白生生的骨棒朝着这里飞过来,还不等站稳,就像是看到了救星一样从骨棒上跳了下来,□□的足见在城墙上显得格外的好看,“二位神君,婆婆有些忙不过来手脚,烦劳二位下去看一看。”
  谢必安身上的佛性太强,贸然下去反而是不好,于是就只遥遥站在城门上看着范无救的背影。
  范无救在半空之中突然一阵心悸,随后他猛地一回头,却发现谢必安垂着手站在城门之上,广袖长袍在他身上突兀显得及其宽大。
  他看向远方的双目并没有一个落点,可满满的都是不舍以及哀怮,仿佛是被下方的哭声感染了一样,悲伤几乎要满溢出来。
  范无救狠狠的一皱眉,再看向下方那只鬼魂的神色之中就带了一丝狠厉。
  “怎么回事?”他一身戾气在桥上仿佛是化为有形一样铺天盖地的压到了万千鬼魂的身上,本来弥漫着的哭声戛然而止,只余下孟婆身前那个鬼魂还在不停的低声抽泣。
  “状元紫光?”范无救皱眉上前一步,双指并拢指着对方眉心将对方的脸抬起了一些,观察着对方隐在迷雾之后的面容,对着一边的孟婆说道:“状元紫气被困在黑雾之中不得而出,魂缺了情魄,又是一只负心鬼。”
  孟婆长叹一声,随后将手中长长的汤勺交给一边候着的小仙,一手在身前轻轻摆了摆,将那只已经止住了哭声,却依然面色茫然的鬼魂带到了别处。
  没了鬼魂的影响,长长的队伍很快恢复了秩序,站在奈何桥上的小仙逐渐忙碌了起来,有条不紊的继续着动作。
  谢必安这个时候才从城门上下来,掀开了外面看似破旧不堪的帘子进入了这座小茶肆,对着一边正在沏茶的孟婆打了声招呼。
  “帝女婆婆。”谢必安叫了一声,随后端坐在范无救身边。
  孟婆眯着眼睛慈祥的笑了笑,笑眯眯的给他们二人都递了一杯茶,“小长安来啦?”
 
  ☆、第2章 阴差[捉虫]
 
  坊间对于孟婆的传说有很多,很多的人或神说她自出生起就在人间降下了满天的祥瑞,那是天兆。
  还有不少传说,都是人间所拟化出的,可既然有这么一个说法,大概也是有些许猜测露了出去。
  有人说孟婆一生吃素、不喜肉食,且一生行善,渡了无数鬼魂,最后功德圆满,才得以飞升。
  可只有极少数上了年纪才会知道,孟婆本是食梦而生,经由地府天生天养,因此才有了一个地女的名号。
  地又通帝,那时候的地府还是一片荒芜,她是第一位自地府而生的女神,因此,又叫帝女,后世就有不少人尊称她为帝女婆婆,只是时间过去这么多年,现在反而大多数人都叫她孟婆娘娘了。
  孟婆朝着谢必安打了个招呼,随后在她温和又慈祥的脸上出现了一抹愁容,“冥君之位空余多日,冥后龙章从来都没有主人,地府眼见就要乱了,却没有一个可以镇压的住暴动的神在。”
  范无救成为无常神君的日子并不算久——至少比起孟婆这种自冥界初开时就诞生的古神来说,他甚至没有孟婆上一次亲手缝制那件凤冠时的时间活的久。
  就连冥府之外看上去还很是稚嫩,就爬满了冥府城墙的倔强的小草仙都要来的比他岁数要大上一些。
  也是因此,他虽然同样的下意识知道了最近的冥府不是很太平,却并不知道究竟是因为什么——这些东西,要追溯起来,恐怕没有几个神会知道。
  “天上那位天帝也不过刚刚接了王印,”谢必安的面容隐藏在氤氲的茶雾后面有些看不分明,“巫族避世不出,天边金气虽在,可其中隐约缠绕着黑雾,冥府紫气从来都没有升起过。”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