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龙好叶公 作者:公子六妖

字体:[ ]

 
文案:
 
     这是一篇小短文。(应该是)故事很简单很轻松,就是龙爱上人间的某位公子的轻松故事。
 
黑衣公子似乎仔细思量了一下,道:“你说的甚有道理,可我没法变成女人。”
 
“所以说······”叶子知满怀期颐的看着他。
 
“所以······”黑衣公子顿了一下,“我把你变成女人好了。”
 
我把你变成女人好了。
 
叶子知忽然很想抱着对方大腿大喊好汉饶命。
内容标签:三教九流 情有独钟 布衣生活 灵异神怪
 
搜索关键字:主角:麟照,叶子知 ┃ 配角:叶子萋,秦安然 ┃ 其它:架空,幻想
 
  ☆、叶子知的桃花
 
  叶公子高好龙,钩以写龙,凿以写龙,屋室雕文以写龙。于是天龙闻而下之,窥头于牖,施尾于堂。叶公见之,弃而还走,失其魂魄,五色无主。是叶公非好龙也,好夫似龙而非龙者也。
  ——《叶公好龙》
  叶子知喜欢龙,人尽皆知。
  他的房间挂着龙的画像,裘被上绣着龙的图案,坊柱上刻着龙的花纹。由此可知,叶子知生活在一个开明豪放的朝代,不然的话,他早就因忤逆圣上而被杀之又杀,杀了再杀,各种杀。
  姐弟俩开了个小药店,加上叶子知天资聪颖,工于绘画,于是平日里常画上几幅春宫图,啊不,失言失言,是画上几幅美人图,也能买上几个银钱,补贴家用。
  日子过得也算滋润,不过俗话说,饱暖思- yín -|欲。
  所以······
  一日,阿姐将叶子知传唤到药房,一面整理着药草,一面细声细语地说:“子知啊,你今年多大了?”
  叶子知用眼风瞥着门口,一边思量着逃跑路线,一边毕恭毕敬的回答:“再过两个月就及冠了。”
  “子知啊,咱爹娘临走的时候,就嘱咐我一定要拉扯你长大,然后在你成亲之日去坟前祭拜,好让他们在九泉之下也能瞑目了。”阿姐叹了口气,放下草药,拿起一把竹篾开始编织竹篮,“邻家打铁的邓三弟比你还小一岁,前些日子也成了亲。”
  “啊?”叶子知不自觉的向前挪挪身子,低声道:“我听买画的人说,邓三弟似有阳气不足之症,他···他竟也成的了亲吗?”
  “你也知道啊?”阿姐也不自觉的压低了嗓音,“听闻,邓家阿母为他去城门张神医处求得了一味灵药,还在我这儿找了些药引来着,好像才服了两三贴药,邓三弟就好的跟寻常人没什么差别了。”
  叶子知拄着下巴沉思,“这张神医竟有如此神通?”
  “可不是。”阿姐说,“真真是个神仙下凡的人物。”
  “对啊对啊···”叶子知点头称是。
  一阵寂静之后······
  啪!
  阿姐掰断了一根竹篾,“叶子知!别岔开话题!”
  “我哪有······”叶子知状似委屈道,“明明你自己······”
  “胡搅蛮缠!”阿姐柳眉一竖,杏眼一睁,现了本色,骂道:“每每说到成亲你就胡说八道!都已是弱冠之年了,长得也不难看,怎么就不思量思量娶亲之事!你就知道龙!你是叶子知还只叶子痴啊!你和龙结亲去吧!”
  声音震耳欲聋,比河东狮吼更甚。
  叶子知捂着耳朵,落荒而逃。
  其实,叶子知长的不但不难看,还很有几分好看,唇红齿白,明眸善睐,这几个形容女子的词字放在叶子知身上贴切的很。
  京城里很有几个未出阁的大家闺秀红着脸给他绣香囊以表举案齐眉之心。
  叶子知对此表示,所谓树大招风,人帅招人。他也不是故意要如此有魅力的,只怪爹娘生得好啊,桃花一朵接一朵的也是很烦恼的呀。
  阿姐闻之,一脚将其踢出大门外。
  说是这样说,但叶子知心里却不这样想。
  叶子知不愿意成亲,其实是在等一个人,确切地说,是在等一条龙。
  往事如烟,叶子知正要背手望天,好好回忆一番,感叹一下人生的沧桑,身后就随风传来一俏生生的嗓音。
  “子知哥,我来了!”
  叶子知后背一阵毛骨悚然,僵硬的转过头,一位模样周正端庄秀丽的姑娘正向他跑来。
  自古以来,每一位美人都应该姓秦,秦罗敷的秦。
  这位及笄已三年的姑娘名为秦安然,至今未嫁。
  安然长得好,家里开着个胭脂铺,生意也不错,所以她至今还未出阁的罪魁祸首,就是眼前这个后背发毛的叶子知。
  街坊邻里的都知道,胭脂铺的那姑娘对草药店的清秀公子可谓是痴心一片,穷追猛打了三年,可偏偏草药店的公子榆木脑袋不开窍,硬是躲躲闪闪了三年。
  一众爱慕叶子知但脸皮没秦安然厚的姑娘们都咬嘴嚼舌地说她不知廉耻,另一众倾慕秦安然但脸长得没叶子知好看的公子们都咬牙切齿地说他不知好歹。
  然而不管别人怎么说,这些风言风语都是传不到二人的耳朵里的,至少传不到秦安然耳朵里。
  左耳朵进左耳朵出是秦大小姐的独门绝技。
  闲话少说,反正秦安然现在是在叶子知眼前了,后者是想跑也不好意思跑了。
  “子知哥,快看我给你绣的新香囊!”秦安然把手里的状似香囊物示意给叶子知看。
  “安然,纵然送香囊是自古以来的传统。”叶子知语重心长地说,“可是,我一个男人,真的用不了这么多香囊啊。”
  “哎呀,你可以放在房间里啊。”秦安然指出一条明路:“这样房间也会很好闻了。”
  “可是,我的房间也不需要一百三十一个香囊啊。”叶子知说明。
  “你···你·······”秦小姐的眼眶瞬时红了,哽咽道,“你是不是嫌我烦?”
  叶子知的一大不知是缺点还是优点——心软。
  “没有没有。”叶子知连忙哄到,“我只是心疼你的手。”
  要是让京城里那帮‘爱安然小姐到死去活来团’的公子们看到这一幕,自己就看不到第二天的太阳了。
  “没关系,我刺绣很厉害的。”秦安然破涕为笑,“你看我绣的这个。”
  叶子知不得已的接过,看了看,不由得赞叹,“你这只鸭子绣的真像,简直要活过来了。”
  “哈哈,子知哥。”秦安然巧笑嫣然目露凶光地说,“我是照着你送我做寿辰礼物的那幅《鸳鸯戏水图》绣的。”
  “······安然妹妹,我好像听见阿姐唤我回家吃饭,在下先行告退。”
 
  ☆、从天龙降
 
  这样桃花朵朵开的叶子知能够保持自己的清白之身,靠的就是对龙的那一份虔诚。
  而佛曰:心诚则灵。
  这日子夜,忽的风雨大作,雷电交加,大门二门三门啪的被吹开,雷光把屋里照的十分亮堂。
  按照古今惯例,天有异象,人间必有奇事。而且按照小说发展习俗,这个时候,若干配角是不符合常规的不能醒来的,而主角,要在此时恰如其分的醒来。
  于是,叶子知从梦中惊醒,竟看到一颗巨大无比的龙头挤在卧房,长不见尾的身子横亘在大堂,鳞片在电光中闪烁,威风凛凛。
  叶子知的内心是崩溃的,两眼一翻,就合乎常理的晕了过去。
  不知过了多久,叶子知悠悠醒转。
  卧房里的烛灯已经点了起来,一位黑衣的年轻公子坐在床边看着他。
  灯光昏暗,公子的美貌却一点不差地被叶子知看在眼里。说是沉鱼落雁闭月羞花都不为过,风流倜傥,美到不可方物,真真的一位大美人。
  叶子知猛然坐了起来,手指颤抖地指着黑衣公子,“是···是···是你!”
  黑衣公子温柔的握住叶子知的手,道:“是我。”
  叶子知使劲抽出手来,毫不避讳的按在对方胸口上,甚至还乱摸了一通。
  “你···你是男的!?”叶子知不可置信的问。你若是平胸我们还有可能。
  黑衣公子微笑着点点头,“在下确实是男身。”
  噼里啪啦。
  叶子知做了十年的梦,绝望地碎了一地,比二维码还碎。
  趁叶子知沉浸在悲痛中无法自拔时,我们来回忆一下叶子知与黑衣公子的渊源。
  十年前,十岁的叶子知上山采药。当然,这只是通俗的说法,一般传说中,主人公上山都是采药去的,不过,叶子知其实是上山采风去了。
  小叶子知带着几张白纸一根毛笔一盒磨好的墨,欢乐的上山了。结果途中居然遇到了一条修炼千年的巨大蟒蛇精。
  这绝不是许仙和白娘子的浪漫故事。比起喜结良缘,那条公蛇精倒是很想吃了叶子知补补阳气,请注意,是公蛇精,要补阳气。
  也许它的肾不太好,总之,它要吃了叶子知。
  就在万分危急时,一条黑龙从天而降,一道电光打散了蟒蛇精的千年修为。肾不好的蟒蛇精被打回原形,变成一条小蛇灰溜溜的钻进了草丛。
  叶子知从地上爬起来,正好看见黑龙幻化成人。叶子知被对方的容貌惊艳了,顿时一见钟情。
  到底人小眼拙,长得好看的都是姑娘这个观念已经在叶子知的幼小心灵里根深蒂固。
  叶子知想道声谢,于是庄重地说:“大恩大德在下无以为报,不如我以身相许。”这就是平日里,跟着阿姐看戏看多了的后果。
  没成想,美人诧异了一下,竟点点头,说:“待你弱冠之年,我来找你。”
  这场情缘就是如此结下的。
  叶子知从痛失初恋的悲哀中自拔|出来,抱着被子缩在床角,颤声道:“那你如今前来,做何用意?”
  做何用意,不言而喻。
  “在下特地前来兑现十年前的承诺。”黑衣公子向前挪了挪。
  “童言无忌,您何必当真呢。”叶子知又往里缩了缩,“再者说了,你我都为男儿身,怎可共结连理?”
  “那你当初,为何说以身相许?”黑衣公子摸摸下巴,饶有兴趣的看着他。
  “我······”叶子知很想哭,“我以为你是姑娘,我真的没有龙阳断袖之好啊。人们说,好男儿当断则断,却万万不可断袖。”
  黑衣公子似乎仔细思量了一下,道:“你说的甚有道理,可我没法变成女人。”
  “所以说······”叶子知满怀期颐的看着他。
  “所以······”黑衣公子顿了一下,“我把你变成女人好了。”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