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第一仙师 作者:妖月空(三)

字体:[ ]

 
    第141章 整合完毕
    
    为什么不行?
    有那么一瞬间叶天阳差点被容玄淡然无波的神情给迷惑住,为什么不要,既然是必赢之局,胜了还能与炬赤峰交好,为什么不!就算是炼药师听到血华圣丹,也不会不动容。可师父平静得不正常,必定是有什么原因,以至于大好机会都得放弃。
    难道师父是担心血脉觉醒,修为恢复让人生疑?还是说血华圣丹是圣殿故意抛出的诱饵,大衍皇族只是幌子,目的是师父?那为什么当初不直接给师父服下血华圣丹,是不想让师父血脉返祖?还是说就连上清仙宗也并不确定……
    叶天阳迅速理清思绪,脸上的笑容快挂不住了。怎么想都是虚的,首先得拿到血华圣丹,决定权在师父,他不想师父连选择的机会都没有。
    叶天阳才下定决心一定要赢,实在不甘心解药近在眼前就这么放弃。
    退一万步讲就算解不了诡毒,圣丹也能改善体魄,延年益寿,增强气血,百利而无一害……叶天阳收敛神情,无比认真的表情,嗓音竟还带着些急切:“为什么?师父先前不也同意说参战比旁观要好么?师父相信我,这一次我定会竭尽全力,因为我有非要不可的东西,如果放弃定会后悔。”
    容玄看着他冷冷道:“没有为什么。尽力也没用,想都别想。”
    叶天阳正要开口,容玄打断他:“别忘了为师的初衷是要让你得到磨砺,这场战役太过简单。”
    以万兽峰的实力被带着走个过场溜一圈很简单,想脱颖而出却其难无比。圣丹和天阶法器谁不想要,两大炼器副峰死斗,圣殿默许,无数副峰势力蜂拥而至,又有屠神族再加上叶天阳的身份,谢宇策态度不明……变故太多。稍有不慎会牵扯到其他,再者会有麻烦。
    容玄发誓后边的话他就随口一说,毕竟他从没这样的想法,他的打算自然是不惜一切恢复修为,可就算恢复了迫于压力估计也得装成普通人的样子。
    “只想捞点好处保全己身或者招一两个人,再容易不过。比起虚度时日,你还不如靠这段时间好好修炼,趁早突破五阶灵王境,再冲击灵皇位,这样峰主之位才能稳住。哪怕为师沦为凡人,再难镇住旁人,又或者为师不在了,你也能……”
    谁知,叶天阳倏然脸色一变:“别说了!”话音刚落,容玄眸光一凛显然没料到叶天阳敢朝他大吼,叶天阳低下头差点跪了下去,嗓音低了一截:“师父为徒儿考虑的时候,多想想自己好不好,求您了。”
    容玄受不了这货一脸可怜相,估摸着对方理解错了,居然会为一两句话感动,容玄又不高兴了:“我做什么事都是为了我自己,只是我想,跟你无关。呵,你以为你是谁,什么事都揽到自己身上。”
    叶天阳吸了吸鼻子。
    容玄抬起徒弟的脸一看,叶天阳鼻子红了,眼睛迅速蒙上一层水雾,像犯了天大的错,虽然极力压抑却还是带着哽咽腔:“师父,我是不是很差劲。师父都这个样子了,还要师父为我劳神费心,甚至还故意说这些话来安慰我。”
    “谁说你差劲了!”容玄听得浑身都不舒服。
    “其实我早就想通了师父,以后不会再站在您身后让您费心思保护,换我守护您。如果您觉得徒儿没有这个实力,徒儿证明给您看!”叶天阳道。
    话说到这份上,目的很明确,就是这货不打算听他的,容玄心情有些复杂,他的掌控欲正在和理智较量。
    难得这货这么有主见,说到底还是容玄自己不放心,为什么不放心?事出有因,而原因叶天阳不知,容玄不会解释,也就是说这货得无条件言听计从,没有自己的判断,没有思想,一峰之主如果处处受制于人,这个峰主当没当不都一个样,不然他挂个长老虚职是为了什么。
    叶天阳就是太乖,难得叛逆一回,容玄复杂中又有点欣慰,顶多嫌他说的太委婉,并不会不乐意。
    容玄沉下脸:“你是峰主还是我是峰主,什么时候峰主得听长老的了!其他人都只是给出建议而已,至于听不听还是你的事。你既然打定主意了,那还来问我做什么。”
    容玄知道这货尊师重道讲良心,可现在地位颠倒,面对个插不上手却还叽歪的普通凡人,至于用哭求这招么!
    叶天阳只觉不可思议,他坐到师父旁边,眸光炯炯地笑着:“其他人的话可以不听,但师父的话一定有师父的理由。师父同意与否,对我来说很重要,这样我才能义无反顾,放手一搏。”他双手握着容玄的胳膊轻轻摇晃,“师父可以吗?”
    容玄沉默良久,不知在想些什么,才道:“你的修为不足以镇场,若能在十日内突破五阶灵王,到时为师或许会考虑考虑。”
    叶天阳一顿,要想突破瓶颈,十日太短,在这种情况下,十日估计已经开战了。
    叶天阳放开容玄的手臂,眸中绽放夺目的光:“三日,最多三日。师父,我若在三日内突破五阶灵王,您就答应我。”
    看来真是下定了决心,斗志不错。容玄弯起唇角:“好,那就三日。三日不成你主动放弃,三日若成,为师不妨碍你的任何决策。”
    “是!师父!”在他做决定的时候有刹那顿悟,瓶颈略有松动,叶天阳打算拼了,于是不做逗留,起身就走。
    “师父我去闭关!”
    突然屋内传来一声巨响,继而花瓶砸地碎裂的声音打断了两人谈话,骂骂咧咧的声音断断续续地传来。
    “别闹了,去把峰主叫过来。”宁枢的声音,似在劝架。
    容玄皱眉:“去看看。”
    叶天阳五感过人,一听就听出名堂,他停下脚步转回来,脸色古怪:“师父,吴大仁回来了,他在跟龙云磐吵什么?”
    “你们刚出去没多久,他就回来了。”容玄不以为意,对叶天阳道,“你去闭关,无妨。”
    叶天阳听话地点点头,没入内院矮山处,那里有闭关石室,石门用禁音灵纹勾勒,灵气充裕,空气怡人。
    等他走后,容玄一进门就闻到一阵血腥味,比先前更浓郁。
    吴大仁脸色苍白,浑身伤痕遍布,他刚从床上翻下来,一身褐色里衣被鲜血溅透了一半,道士帽歪斜着,狼狈不堪,正一脸凶神恶煞怒视龙云磐,杀气逼人。唐月正搀扶着他,实际上拽得胳膊都快废了。
    “姓龙的,你狠!大爷好心好意去圣殿给你搬破丹炉,你竟然派人来堵大爷还把大爷害成这幅样子,设了套让大爷钻的是吧,你把大爷当破鸟了给你通风报信,圣殿管你了么,大爷逃回来就是要把你抽筋扒皮……”
    以吴大仁的身手和隐匿身形的能力,去龙云磐无主的闭关地搬东西简直小事一桩,可去了一个多月,回来几乎浑身血骨都散了架,难以想象的九死一生。
    龙云磐手臂被割出一道伤口正往外冒着血,听到圣殿那句话,他想到那句无头无尾的暗语,眸中略带自嘲,表情痛苦地笑笑:“你竟然还没死,阴险狡诈活得久么,我明白了。”
    “你还不叫卑鄙么!大爷看错你了,原以为你就算一身毛病,至少没有强烈的害人之心,没想到你也是蛇蝎心肠。”吴大仁怒吼。
    “这都上当,是你蠢。”龙云磐淡淡道。
    宁枢挡在两人间,看到容玄过来,却没有从龙云磐面前移开。
    “谁蠢!在别人的地盘上还敢嚣张放肆,你活得不耐烦了,知不知道大爷一根指头都能捏死你,要不是看在宁枢的面上,大爷早就……”吴大仁作势要冲上去,唐月拦都没拦住,宁枢动用灵力抵住他。
    唐月责备宁枢道:“你也太偏心眼了,什么时候了还向着外人,副峰主差点少了一个!”
    宁枢:“……”
    可龙云磐没听出来,他看了看宁枢,有些欲言又止。越相处越觉得宁枢对他有些上心,藏得很深,但对于这种闷葫芦来说已经很难得了。
    “怎么?过了一个多月和我一样的日子,还没有回心转意?”容玄道。
    “用不着你说!”对上吴大仁,龙云磐尚且还能从善如流,一听容玄的口气,他眉头就皱起来了。
    容玄扫了他一眼,龙云磐立刻闭嘴。
    吴大仁因愤怒而扭曲的面上,戏谑一闪而逝。
    龙云磐拿出装着丹药的玉瓶,玄阶灵丹散着温润的白光,溢出瓶口,他把整瓶递给吴大仁:“我承认有些事我做的有欠妥帖,既然你回来了,我也决定好要留下来,同峰弟子相互扶持。这东西就当赔罪礼,一天一夜内外伤均会痊愈,如果你觉得屈辱,那就算了。”说着作势要收回去。
    吴大仁想都没想,扑身上前夺了过来,接着冷哼一声,低头的刹那露出女干计得逞的笑意。他的重点全在丹药上,别的什么都没听进去。
    反倒是其余几人有些微愣神,还以为听错了。龙云磐扬着下巴,做好了被恭维的准备静候在场众人的欢欣鼓舞。
    容玄率先回应:“总算看清现实了,简直蠢得无可救药。”
    龙云磐:“……”
    容玄依旧是高姿态:“我原本很欣赏你,却没想到你的脑子喂了狗,主动权从不握在自己手里,硬要别人给你最后一击才死心,你还敢说自己不是受制于人?我真同情你。”
    龙云磐像听笑话一样:“欣赏我的人多得去了,轮得到你,你以为我会在乎?”
    容玄说得清晰:“你就是个废物,失败者,被抛弃,在乎你的人一个都没有。”
    龙云磐怒得喘气:“你闭嘴!你个彻头彻尾的废物有什么资格说我!”
    唐月等人变了脸色,全场死寂,所有人都被镇住了。
    容玄漫不经心道:“还说不在乎,那你为什么气得发抖?在我看来,你就是这样。我实话实说罢了,至于其他人的谄媚追捧,你听信了,但不是事实。”
    龙云磐再一次被打击得体无完肤,真的浑身抖得厉害:“你凭什么这么说!”一个低阶炼药师凭什么这么说!
    容玄道:“凭你还不是我们的人,却还敢对我们的人下手!如果胖子出了事,就算你甘愿加入,也得受罚。”吴大仁没想到容玄会为他说话,一时露出感动之色,裂开嘴笑着倒出两粒丹药塞入口中。
    龙云磐满脸不服,拿什么货色跟他比。
    容玄随手捡起摔散架的木椅,捡起一角就想朝着龙云磐的头砸去:“发现没,就算被欺负,你也只能想到搬救兵,自己一点用处都没有。”
    “混蛋,我是炼药师!你见过炼药师亲自……”容玄一记眼刀扫过来,龙云磐说不下去,绝美的脸气得涨红,气势收敛得都快没了,迫于- yín -威不能反抗,他双手捏成拳直颤,指甲几乎陷进肉里。
    容玄丢了木棍,对他道:“不受制于圣殿,百年内超越你师父,证明给我看。”
    “我凭什么要做给你看!”
    “不敢?”
    龙云磐脱口而出:“有什么不敢,我们走着瞧!”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