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肉文  hp

第一仙师 作者:妖月空(四)

字体:[ ]

 
    第211章 真死假死
    
    鼎内禁制可怖,一旦落入其中,但凡有血被化灵,就再也逃脱不了,肉身只能往下沉,无法上浮。
    叶天阳像一块浮萍,在一片黑暗中漫无目的地飘荡,俨然忘了时间流逝。
    追溯到过去,渐渐地,他仿佛看到了可怖的画面,刺眼的法光映照天穹,漫天鲜血飞洒,朦胧中有谁在对他说着,凄厉的嘶喊声中,还有孩童的哭声。
    “孩子,活下去,永远不要再回来!”
    谁在哭?
    谁在说话?
    叶天阳体内被封禁的血脉之力发威,与鼎内噬血黑雾相抗衡,僵持不下,所幸保住了一口气。叶天阳脑中无比清晰,还能思考,却感受不到疼痛。
    难怪谢宇策让他喊哥哥。原来如此,他是姬族,所谓的姬氏皇族,幼年从鬼门关回来,独自一人无依无靠,似乎也没多少尊贵。
    叶天阳有些茫然无措。
    拿命换来的真相,值得吗。
    就算知道了这些又能怎么样,到最后,还是只剩下自己了。
    “天阳!”熟悉的声音由远及近。
    刹那间,漫天术法圣芒、血腥场面如裂镜般寸寸剥落,一切声音如潮水般退却,周遭安静了下来。
    叶天阳倏然睁开眼,他看到了容玄,正俯冲而下,朝着另一个方向伸出了手。
    师父,师父我在这……他追逐着容玄看过去,那个方向的尽头,有一个人。叶天阳僵住了,难以言喻的荒诞和恐惧升起,他竟看到自己的躯体躺在那儿!
    叶天阳低头打量自己,环视四周,除了黑雾,什么也看不到,就好像有双无形的眼睛,他能看到师父,能看到师父身边的人,能思考,对方却无法察觉到他。
    那自己又是什么?不存在的东西,魂魄还是意识体?
    容玄停在叶天阳的躯体身边,手竟有些颤抖,他眉头皱得很紧,拦住古含璋不让她靠近。
    “我就知道……还是来晚了一步。”古含璋面如死灰,喃喃道。
    青年静静地横躺在那里,泛白的面容还是妖孽的模样,闭着眼,没有呼吸。
    “天阳天阳!你怎么能死了呢,你快活过来,我不要你死。”女王大哭,软腻的声音并没有多高,在这样的环境下却有些突兀。
    “女王乖,别哭了。师父,我在这儿。”叶天阳围着容玄转了几圈,甚至从师父身上穿过,也毫无阻碍。
    没人能看到他。
    “好啦,再哭,他也不会活过来。”古含璋摸了摸女王,谁知刚碰到,顿时呀地叫出声来,有毒!
    她赶紧收回手,手呈青黑之色,肿了一圈,很快麻木没了知觉。
    女王眨了眨眼睛,十万年份冰虫浑身都是毒,毒性强弱随女王的意愿而变化,好在知道古含璋没有恶意,只是最弱的毒就能让灵皇遭罪,这些年女王也成长了不少。
    容玄一言不发,看似平静,拿了件地阶防御外袍盖在徒弟身上,略微颤抖的手却还是出卖了他。
    古含璋察觉到容玄的异样,对方那种拒人千里的冷漠好像消失了不少,说不出是什么情绪。此时此刻,徒弟已经回天乏术,还把地阶至宝拿出来给他御体,看来是上了心的。
    “现在怎么办?”她诧异地看了一眼,轻叹出声,看到叶天阳的尸体难受,接下来自身难保,一时间安慰的话一句也说不出来。
    容玄低声道:“可惜,没带回魂灵药。”先回去,拿了丹药再来,或许就晚了,到了进退两难之境。
    容玄想了想,叶天阳可能自己就有带,可搜遍全身,也没找到空间法器。容玄看向古含璋,目似询问。
    古含璋咳嗽了声:“要么是丹药耗尽,要么是空间法器被夺。”
    容玄脸色越发难看。
    “哦,对了,”古含璋低头翻找了下,拿出一个玉瓶递给他,“如果你要回魂灵丹,我这儿恰好有一枚,难不成你觉得天阳是假死?可是这明明……”
    容玄眼睛亮了,正要去拿,古含璋一把握住玉瓶:“这可是天阶魂丹,我也就这一颗。反正也快没命了,给你也没什么。你先告诉我有什么用。”
    “死马当活马医。”容玄把玉瓶拿过来,倒出一枚丹药,捏着叶天阳的下巴,把药塞了进去,然后对古含璋道,“我送你上去,能不能活命,就看你自己了。”
    “什么!你能救我?”古含璋漂亮的眼睛睁大,简直不敢相信空有精神力,却没修为的人也敢说这种大话。
    容玄取出许久未用的圣灵道台,他手法熟稔,迅速布下进攻一人通过的传送法阵,把古含璋推了出去!
    传送阵连通古堡内另一处安然的密室,那里已经提前布下阵法。容玄敢只身闯进此地,不可能一点准备都没有。
    再说留着古含璋在这里,他动用灵力也会碍手碍脚,送走了也好。
    灵纹师!古含璋倒吸一口凉气,她怎么忘了这个。
    “你,你呢!?”古含璋想要拉住容玄,却被后者甩开。
    “我留下。”容玄看向叶天阳。
    这是一心求死么。
    古含璋简直不敢相信,世上有这样的师父,徒弟丢了命,竟然连自己的性命也不顾了?
    传送阵消失,偌大的鼎内空间只剩下两人。
    容玄拿出最精纯的灵力本源灌入徒弟躯体之内,催动圣灵道台放在叶天阳身下,引导灵力运转,让回魂丹药滋养其身,容玄上一世被困仙谷的时间太长,对仙谷的了解仅限于偶然在遗迹内得到的一本古札,着实有限。
    徒弟这个情况,真死还是假死,魂魄消亡与否,能不能救回来,老实说,容玄没有把握。
    回魂丹药起作用,刚刚好是半个时辰,如果半个时辰后一点反应也没有,那就真完了。
    接下来,只能等。
    容玄背靠着道台坐了下来,姿势很随意,一只长腿伸直,后颈搁在叶天阳的腰上,如老僧入定般,闭上眼,挡住了眼里的疲惫。
    叶天阳从来没有见过师父如此颓败的样子。他暂时还是无法进入自己的躯体,只能在外晃悠。
    叶天阳飘浮在容玄长腿上方,正对着师父的脸,细细地描绘眉眼的模样。
    “你在做什么?”容玄睁开眼,和叶天阳对了个正着。
    如果有实形的话,叶天阳肯定是一身冷汗。
    而实际上意识体后移了三尺有余,却发现容玄的视线并不在他身上,而是更后方,接着是四周,准确的说神识之下什么也没有。
    “我知道你在这里。”容玄看向各处,四下空空荡荡什么也没有,“为什么不说话!”
    “师父,我一直都在。”叶天阳回答。
    “叶灵燕算什么,值得你拿命来护?”容玄面对一片虚无,“既然有灵果保命,短短几年而已,她的娘为什么还是死了,初见她不过一届凡人,几年后再见,天赋却高于你,你就从来没想过原因!谁该活着?”
    “所以她没了,我还在。”叶天阳已经想通了,世人险恶,他大致看清,他将谨记师父的教导,不再像是非不分的烂好人,也永远不会被这世间污浊所同化。
    容玄声音低了一截:“如果你死了……”
    叶天阳立刻答道:“我会活着。”
    师父表情不太对,叶天阳盯着自己的躯体,紧张得很。
    这种情况也是第一次碰上,但典籍上有记载,既然意识还在,那他理应还活着,只希望别出意外。这鼎太邪异,师父只身前来已经让他大受惊吓,再不能让师父以身犯险,他怕师父的身体承受不住。
    容玄冷笑出声,飞跃而出,混元噬道疯狂催动,浓郁的血灵之气如同实质性的洪流,从四面八方滚滚而来,将容玄整个淹没。
    太虚剑意在半空中凝聚成型,化作灵力光剑横扫四方亡魂,恐怖的波动如同飓风般刮动,哐哐击向壁面,发出刺眼的火花,容玄把残存的怨气聚拢过来,一一判别,再搅碎成虚无,彻底搅乱了鼎内的平静。
    毁了这里!毁了这里!毁了这里!
    秦路,何青,青门峰……一个不放过!
    容玄衣袍鼓动,如亘古时期征战三千州的杀神,浓郁的黑气旋绕其身,背景成了偌大的漩涡,狂风呼啸,长发乱舞。
    整个鼎内沸腾,自从古余留至今的血气,全部化作最精纯的灵力,被尽数吞噬,容玄灵皇三重天的修为全数爆发,缓慢朝着后期甚至巅峰推动。
    叶天阳看呆了,他在躯体附近未受影响,视线落在容玄身上,看得无比真切。
    师父的修为恢复了?!
    什么时候?
    鼎内有仙血?不对,能无惧鼎内噬血雾气,体内有仙血,师父是容族?
    叶天阳混乱了,他目不转睛地盯着那个人,一时还无法消化这个消息。
    等等,如果不用再担心师父会变老,甚至老死,叶天阳突然浑身战栗,想到这个,只觉其他什么都不重要。
    适时,躯体下圣灵道台散着温润的光,有道微弱的吸力从躯体上散出,却如同锁链把叶天阳捆住,他没有抵抗,反倒是松了口气,眼前一黑,只觉像摔下万丈深渊,头晕目眩,陷入昏迷。
    短短半个时辰却像过了一个世纪,如同煎熬。
    容玄瞬移过去,可才走到一半,他停了下来,隔了数远能听到横躺着的那人心脏起伏的声音,容玄加快步子,捏着叶天阳的衣襟提了起来,好半晌才平复心情,后退两步。
    这么说叶天阳没死,那么刚才他的意识体很可能在附近,只是自己看不见,那他暴露修为,这货也看到了?
    有惊无险,容玄无暇细思,失而复得的心情占据全部,他按了按眉心,弯下腰来,摸了摸徒弟的额头,竟还算温柔。
    大不了传仙谷遗迹得了仙血解了诡毒,但他能在鼎内畅通无阻,噬血雾气不能左右他分毫,是体内容族血脉起的作用,这要怎么解释?
    容玄取出吞噬本源力在鼎内游走,汲取血灵之力继续修炼。
    若是真说不通,那就看叶天阳愿不愿意帮他保密了。
    容玄深呼吸。
    老实说,他不想重蹈覆辙,无论是叶皓然,叶天阳,亦或是所有人,容玄不打算给人以制约他的权力,他的生死由他自己来掌。
    所以,容玄并不确定叶天阳有没有这份自觉。
    容玄将精纯的灵力灌入后者体内,修复残躯,看得出来叶天阳被推入鼎中之前受伤不轻,看来这一路叶灵燕扯后腿还是其次,鼎外上清仙宗那么多人,几乎全成了天门峰的帮凶。
    这件事他绝不会就此罢休。
    等叶天阳苏醒还有段时间,容玄沉下心来,收回吞噬本源力,安心打坐。他催动混元噬道,继续汲取灵力,只是吞噬而来的灵力足有两成没入叶天阳的体内助他修炼,其余全都进了容玄的识海,他一鼓作气冲击灵皇四重天壁垒,大有不把巨鼎掏空誓不罢休的势头!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