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第一仙师 作者:妖月空(五)

字体:[ ]

   
    第291章 初见真仙
    
    小灵界是用逆天手段隔绝出的空间,而这里已经位于上界边界地带,空气中飘荡着灵气本源本该极为浓郁,到了这里却变得格外浓郁,随处可见千年、万年份的高阶灵药生长。
    寻常灵草吸纳了死气阴气之后,那些喜阴的灵药至少也是上品级别。
    闯入的弟子表情古怪得很是难看,上了年份的灵药珍贵,但直接吞了对人有害无益,对于不认识的灵药摘了保管不当也会迅速枯萎,溢出的死气还会腐蚀其他灵药。
    唯独容玄不同,作为唯一进到小灵界来的炼药宗师,再有危害的灵药在他手里都能被提炼,特定时候会有意想不到的效果。
    灵药珍贵是珍贵,可惜不能出去摘,容玄皱眉,似乎下定决心般微微眯了下眼睛。
    双方势力厮杀,半日后总算消停下来,残存的数十人人达成共识,互不干扰,原先寻求机缘的一批强者纷纷顺着水流方向往源头走去。
    没多久就到了尽头,瀑布从天上垂下,极其壮观,泉水波及之处,但凡有灵性之物全被腐蚀,时不时散出的无形波纹,隔了数远就能将低阶灵皇撕裂成灰,越是靠近,破坏力越大,就连五阶灵皇都站不住。
    只有轰隆巨响声振聋发聩,万钧黄泉从上而下,犹如巨山当头,只一眼便头痛欲裂,却只能看到瀑布的末端直入云层深处,诡异莫测,威力巨大。
    “这儿并没有山,尸水从哪里降下来的,真从天上掉下来的不成,我曾在典籍中见过,好像撞大运了。”
    “瀑布里面全是死人躯,什么时候流传下来的,服饰都从未见过。”说这话的人转念一想,大惊失色:“服饰并未腐烂,穿着的古衣盔甲定是至宝!”
    “竟然还有道残缺的古刀泛着金光,莫非是完好的古器。”有眼精之人大叫出声。
    法器!上古流传至今,至少也是高阶圣器,甚至是仙器……不怕死的弟子眼里露出癫狂般的贪婪之意,瞬间冲了出去。
    界壁法光,无形灰芒大盛,从界壁外透了进来,将冲在前头的四人笼罩,瞬间湮灭成虚无。
    有人额上冷汗直冒,嗓音发颤:“快退!不能过去!黄泉之水连圣人都能腐化,里面的东西动用逆天圣法都很难取出,更何况是灵皇!如果掀翻了黄泉,会有大灾祸。”
    后边弟子脸色煞白,迅速飞退。他们一路厮杀,还是头一次看到这种诡异的景象,不过是一道瀑布而已,浮着几道尸体,竟能隔着小灵界壁垒杀人于无形。
    “黄泉瀑布,上界最不能靠近的绝地之一,好几千年没出现了,竟然出现在小灵界。据说黄泉连通古今,能扭曲时空,只在边界禁区出现过。能泡在里头的古尸想必也是一代大能,撞见就是机缘,这要是能搬一头回去炼制成血傀,定是一大助力!”
    有人眸光阴鸷,贪念极速膨胀,危机感荡然无存。
    ……
    剩下的部分则留在此地仔细搜寻容玄的踪迹:“躲起来也没用,你逃不走了!”
    “谢宇策究竟给了你什么好处,你至于这样为他卖命!真不打算解释下你跟他毫无瓜葛么,不然他仇家不断,你也不得安宁。”凰雀憋屈得很,它在这里修为受压制,哪怕恢复真身也只能发挥十级灵兽的实力,竟然被些小辈灵皇逼得走投无路,亏它还是上古圣兽。
    虽然说解释了也没用,但也总比什么也不说得好,这些所谓的帝位继承者的死忠,简直不达目的不罢休,招揽不成就要赶尽杀绝,十几二十位灵皇来围追一个双宗师级人物,这要在外界,就算是姬皇族的手下,也没那个权力敢对宗师级人物出手,这会惹怒九炼公会。
    “无妨,太久没被追杀了,提前试试。”容玄受了些伤,脸色泛白,淡淡道。
    凰雀嗤笑了声,心想都这种时候了还有心思开玩笑,退也退不得,进也进不得,就这一马平川的地方,等双方势力两败俱伤后,敌人再来随便一搜寻就能发现容玄。
    一阵强烈的灵力波动骤然从身侧苏醒,凰雀猛地回过头却发现波动竟然是从容玄身上传出来,顿时目光火热:“你的修为……”
    容玄弯起唇角,盘腿而坐,体内混元噬道自行运转,缓缓恢复如常。他望着远处小灵界界壁处,降下的滔滔黄褐色泉水,散着可怖的阴寒气,容玄眼里露出深深的忌惮。
    轰!
    猛地一声巨响打破沉寂,紧接着凄厉的惨叫声传来,数道人影疯了似地往外跑,还没来得及就被黄泉水淹没,血骨腐蚀得不成人形。
    “有古怪,此地不宜久留,”凰雀看了眼自虚空降下的黄褐色尸水,难得紧张起来,“赶紧走。”
    适时有脚步声临近,有人正往他们藏身的地方过来,容玄和凰雀相视一眼,一跃而出。
    “站住,容玄在这里!”
    那人笑得残酷,有种势在必得的猖狂:“先收了你的头颅,再灭了谢宇策!这里是道修的地盘,可不是在外界,阵药双宗师再尊贵,不是自己人,就只有死路一条!”
    “你自个进来找死,还屡次三番无视我族殿下的好意,今日休想活着离开!”
    “小喽啰。”容玄脚下银光一闪,炼神一转的翼鸟护卫浑身羽翼如刀锋般尖锐,直接将那人拦腰斩断,容玄捏着后赶到那人的头颅,嘭地一声捏成粉碎。
    后者连惨叫都没能骂出,临死的时候眼里分外惊悚。这一幕深深戳中的那十余人的眼球,对面容玄站在完好无损的翼鸟背上,长发无风自动,惊人的气势跃起而出,如同凶兽一般让人望而生畏。
    这……绝非一个凡人所能有的灵力波动,强大得超过了灵皇级!
    一路追杀容玄来此的敌人脸色煞白:“这怎么可能!”
    不是凡人吗!?
    容玄手持吞噬神火收割生命,如同出入无人之境,修为全部爆发,哪怕只能动用灵皇五重天的修为,但以他混元噬道和纯血真仙后裔的惊人天赋,几乎同阶无敌,那种处变不惊的冷傲决然,仿佛天生适应战场般的杀神气场,有种说不出的傲然恣意,让人无法移开视线。
    短毛鸡看得目瞪口呆。
    短短两刻钟后,空旷的地面骨灰随风而逝,容玄贪婪地呼吸手中的灵力光团,迅速恢复巅峰,憋了太久,能肆无忌惮施展灵决的感觉太好了!
    “你不是需要仙血的吗,不是说半滴仙血不够解诡毒么,仙血哪来的,修为怎么就恢复了,什么时候?”凰雀越想越不高兴,“既然早就恢复了,怎么不早说,硬是要我护你一路!”
    “你又没问。”容玄淡淡道。
    虽说只得了谢宇策半滴仙血,但容玄有了阵药双宗师的身份在,经过他临行前的一番铺垫,想必现在外界真假仙血满天飞,他的修为已经可以恢复,至于修为远胜从前,可以说是在小灵界得了机缘,谁又能质疑半句。
    无论是什么姬皇族,不到圣者境级别的帝位继承者中,谢宇策是当之无愧的第一,手下实力厉害得多,这回谢宇策说是为了得仙血,只身一人进来,却在短短一个月时间内迅速招揽了一批自己的帮手,斩杀竞争对手迅速收刮资源,其雷厉风行的手段令不少人胆寒,因此引得其它排名靠后的帝位继承者联手对付他,所以追杀容玄的并不是一方势力。
    既然这些都是谢宇策的敌手,自有后者来收拾,容玄连名字都懒得去记,只是顺手把这些人随身携带的空间法器或灵决功法、仙珍灵药全数收走,也算小有收获。
    除此之外,最值得一提的自然是此地的灵药了。
    容玄步步踏出,小心避开杀光,他在此地走了一圈,沿着蜿蜒的黄泉尸水河流往里走,把灵药圣药能摘的全部采摘完毕,及至安全地带最边沿,靠近黄泉瀑布十余丈的地方,才不得不驻足。
    哪怕有界壁阻隔,容玄站在十余丈开外,都还能感受到刺骨渗人的寒芒,实在无法忍受。虽然远远能看到里头的圣药长势更好,那里无形杀光时隐时现,之所以长得好,估计没人敢摘。可见黄泉瀑布在这里已经停留过一段时间了。
    容玄得了足足四十多株灵药,圣药也有十余株,简直是天降大运,单吃吃死人,但却是不少高阶丹药中必不可少的主药,由于生长条件苛刻,在外要么卖出天价,要么有价无市,总之这回容玄是赚多了。
    仅仅是有这些东西,被一群废物追杀了一路就算值得了。
    容玄深深地望了一眼前方铺叠的凶兽白骨,散着可怖的威势,尽头处浩浩荡荡的黄泉瀑布流向无尽深渊,有古尸骸或可怖骨刃绽出金芒……容玄露出惋惜之意,黄泉瀑布难得一见,这里头的东西任何一件,全都是至宝无疑,但这地上的尸骨成堆,方才入内的那几十人竟是一个都没有出来,容玄虽心有不甘,但也没有别的办法。
    “可以离开了。”容玄转过身去,背对着神泉瀑布,正要离开。
    “……留步。”
    “谁在说话!”容玄微微皱眉,声音低哑却并不模糊,方才进去的还有人没死吗。他回过头却只看到满地白骨,肉眼所及之处没有一个活人。
    “你怎么了?”短毛鸡跳了过来,奇怪地瞄了容玄一眼,又看了看后方,“没听见声音啊,你的耳朵不可能比我的灵敏。”
    容玄一脸莫名,他摇了摇头往外走,就算是逃过一劫被掩埋在白骨中的人,那也与他没关系。
    “本尊在黄泉之中,你用神觉来看。”声音一下子清晰了许多,很冰冷的嗓音,听不出丝毫情绪。
    “什么人!?”还敢自称本尊!容玄猛地回头,右臂一展。圣骨发威。
    拳威所及之处森白的骸骨轰然倒坍,骨屑四散,地面被击出一道深坑,焦黑一片。
    反噬的乌光从里头迸发而出,触之即死,容玄站在翼鸟背上迅速腾空,定睛看向黄泉内,陡然倒抽一口凉气。
    他看到了两世以来最耸人听闻的景象。
    黄泉内藏洞天,大块大块的仙晶、天石罗列其间,在外将是一座矮山大小,可与庞大的黄泉一比显得不值一提。
    瀑布里头有个人。
    黑发黑袍,玄黑面具遮了半张脸,可怖的雷霆闪烁,秩序神则缠绕,明明被禁锢在黄泉中无法脱出,却仿佛独在一方天地,隔绝尘世,遗世独立。
    容玄蓦然睁大了眼睛,倒抽一口凉气,那一瞬间有个极其荒诞的想法填满了脑海。
    真仙?
    踏破铁鞋无觅处,寻遍万千河山寻不来一滴仙血,如今竟然看到了一尊活着的真仙!
    是容族的敌人,或者不是?
    容玄急需求证,无意识朝前半步,却被凰雀拦住。
    “你魔怔了,我什么也看不见!”
    容玄强忍住激动得战栗的心情,并没有再向前,他很清醒,静静地望向对面,直接开口:“少装神弄鬼,你究竟是死是活,所为何事?”
    游走于各大位面很多年了,其实这人能否听得到他的声音,渊落并没有太大把握,不同位面修炼方式各有差异,就连交流都成障碍,既然能沟通,那么此人很可能接触过类似仙元大陆的术法。
    渊落默了下才道:“区区尸水还灭不了本尊的灵身,唯有神则才能困住本尊。方才听说你有半滴仙血,本尊用这里头的东西跟你交换。”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