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第一仙师 作者:妖月空(七)

字体:[ ]

 
    第381章 心悸
    
    “叶天阳和容玄决裂是真是假?”叶天阳前脚刚走,剩下的人就开始议论纷纷起来。
    “这还看不透么,他至今仍在袒护容玄,为了个容族余孽不惜忤逆谷族,陷谷圣子于危险境地,这样的人若是当上大衍神帝,神朝岂不落入容玄手中,那还得了!”
    古教强者皮笑肉不笑,就因为容玄,从叶天阳屡屡变卦的态度,足以看出他并不像表面上那么正值,叫人难以接受。
    “难以置信,我等竟然看走眼,若新神帝表里不如一,优柔寡断,对上界公敌仁慈,就是与我教为敌,此事没得商量。奉劝上清仙宗擦亮眼,以免信错了人,不知不觉就受了牵连。”
    上清仙宗众人感受到明显的敌意,这些大教明着排挤,甚至不惜联起手来对付他们。
    “所以,你们故意闹这么一出,就为了把人支开,趁叶殿下不在,策反我们。”谢族元老相视一眼,当着五行老祖、天门老祖等上清仙宗高层的面,态度很坚决:“总之,谢族的选择不变,拥护叶天阳。把容玄押往姬族的是谢族,老夫以为谢族与叶殿下一同出现,就说明事情已经很清楚了。”
    “而今异族肆虐,最重要的是斩除异族,而不是管他教的闲事。上清仙宗拥护叶殿下,这点始终不变。”五行老祖沉声道。
    忌于谷族在煽风点火,有句话老祖没说。
    他们忌惮的不是容玄是容族或是异族会给他们带来多大的麻烦,而单纯是忌惮容玄这个人,正因为接触得多,所以更清楚容玄的可怕。
    就凭刚刚的圣皇劫,雷霆降临,还能分出心神对付异兽,仅是一击就杀了他们众人联手都无力对付的巨型异兽,无论其他古教弟子怎么想,总之上清仙宗全众顿时就清醒了。叶天阳看似模棱两可,举棋不定的态度,其实在相熟的人看来,再清楚不过——他并没有和容玄决裂。
    如果真是如此,以容玄足以吊打谷圣子的实力,不可能被低了一个大境界的叶天阳擒获,只能说当时趁乱两人达成了共识,从说着要斩杀容玄的谢族,却与叶天阳一同赶到,并拥护叶天阳继位的时候,上清仙宗众高层当时所想就跟谢族元老方才说的那样,听到叶天阳与容玄决裂的消息,让古教沸腾,人心所向的程度令一众姬皇族目瞪口呆。
    显然事情已经解决,但上清仙宗众高层并没有松一口气,反倒提心吊胆起来,特别是在容玄突然出现的刹那,那种压在内心深处连自己都没察觉出的恐惧瞬间达到顶峰。
    纵使有三头六臂也难以脱逃的姬族死牢,容玄竟然出来了!
    甚至直接出现在对他而言最危险的广场,无视杀气腾腾的各大强者,强势出手与谷族圣子大战胜出,再于重重包围中挟持了谷圣子,全身而退当场渡圣皇劫的肆无忌惮……
    容玄是那种万年难得一见的奇才,不单单是逆天天赋,而是他这个人,心性不能以年岁来判,拥有雄韬伟略,却懂得如何隐忍,一旦锋芒毕露,神挡杀神,魔挡杀魔,就连上古大教也曾毁在了他手里。
    这种人,绝不能为敌!
    上清仙宗至始至终只觉得容玄突然之间被妖魔化,只是大衍神朝夺位战中对手想扳倒叶天阳的一种手段,除掉容玄,抹黑了上清仙宗,等同于斩了叶天阳的羽翼。
    叶天阳屡次三番、貌似不经意地替容玄解围,上清仙宗众高层总算是明白了,心情既庆幸又不由替他捏了把汗,与他们不同,叶天阳另辟他径参与帝位争锋,得靠着这些古教外援才能坐上帝位。本来就差一点点,帝冠都要戴头上了,容玄突然出现打乱了全局,甚至直接对谷族圣子出手,难不成是有别的对策,用不着讨好这些自私又势利的古教了么?
    被各大古教以各种借口围堵大半个月,早就看这些古教弟子不顺眼的上清仙宗众高层,心里既担忧又期待。
    试图说服上清仙宗和谢族的其他势力碰了一鼻子灰,不得不重新掂量,其实在见识到吞噬天劫碾杀异兽的那一击之后,全场悚然,对容玄的谩骂骤然少了许多。
    容玄的强大令人心悸,置身圣皇劫九死一生,本该分不出心神,可容玄能调动天劫斩杀巨型异兽,是不是说明他的精神力在圣皇境以上?
    如果圣皇劫都能轻松应付,突破圣皇境指日可待,那被带入天劫中同样渡圣皇劫的谷圣子,只怕凶多吉少。
    叶天阳明显袒护容玄,在原本拥护他的古教那边遭到冷遇,帝位堪忧。
    老实说,其他古教强者有些举棋不定,一切还等出了结果再说。
    “慌什么,容玄小儿区区两百多岁,道基不稳,相比而言圣子殿下的赢面更大。”谷族强者冷哼道。
    “对对……”其他人连连附和,虽说不知为何上界数十万年来没出过圣皇强者,可如果连谷圣子都渡不过劫,那其他人就更没指望了。容玄再逆天,可毕竟才两百多岁,刚突破圣王境没多久,这样根基不稳,渡劫不失败真没天理。
    话是这么说,以太上长老为首的众谷族强者面色凝重,视线落在天穹上方,一直没有移开过,从异兽遭袭之后谷圣子的消息一直没有传来,他们心里的担忧上升到极致,也越来越不安。
    要不是对谷圣子渡劫成圣皇很有信心,他们也不会继续留下,不过古教谁也猜不到现在天劫内的情况,更不知道他们所倚仗着的谷圣子,已经是强弩之末。
    谷族真仙费尽心思隐瞒真相,改容字为谷,现在报应终于落到自己头上。
    他连自己儿子都隐瞒着,让谷倾衣学的错误的道法,就等着太古道宫开,谷字得仙碑认可,道则瞬间转正,所有人的实力就会在突然间猛地增长,恢复到三千试炼内同境界原住民的水平。
    可惜事与愿违。
    要不是谷倾衣手上的底牌层出不穷,同境界下,容玄的实力足以碾压他,现在对方已是黔驴技穷,被天劫击穿,千疮百孔,就连血气和生命力也随之流失。
    谷倾衣祭出真血,演化道法,却还是被压制,他融合了姬帝的道,姬帝的鲜血化成的攻击,无法破开容玄的防御,却起到了反效果。
    “从姬帝身体里剥离的真血,用得还顺手么。”容玄嘲讽。
    “所以你修为暴涨,是吞噬了姬族真仙,所以我的真血及法旨都对你没用。”谷倾衣死灰般的脸色陡变,这是只有谷族真仙才知道的秘密,他也才知道不久,容玄怎么可能清楚。
    姬族死牢等重地,就是圣皇也难以逃脱,容玄如果真能进到那里,若非真仙相助,除非有姬帝默许!?
    话音未落,谷倾衣惨叫一声,他的修为止步在圣王巅峰数千年,却还不到渡圣皇劫的地步,而今是被迫渡劫,处处受制,更让他不服的是,容玄的异类天劫竟然比他强许多。
    二者相容,对容玄没太大压力,但对谷倾衣而言,这次唯一的机会,看来只能喋血收场,渡劫而死与不渡劫战死,唯一的区别也仅仅是死法不同。渡劫失败,至少能让他保留最后一丝尊严,不至于让某个人看到他临死前的丑态,虽然对方并不在乎。
    “就算我死了,你也别想好过!”谷倾衣表情崩裂,再不复谪仙般圣洁超然的模样,可尽管到了将死之际,他还是人。
    “其实如果你不自作聪明,这个位面早就该是我们的囊中之物,暂时的低谷会迎来更大的辉煌,可惜用些温和的手段据为己有,你当我们软弱可欺,那就简单粗暴地攻占吧。论实力,支离破碎的上界,准备拿什么来和强盛的冥界抗衡!你以为区区一个外强中干的大衍神朝,光有口头上的大义,就能化腐朽为神奇么,你徒弟的天真看来还是学的你。”
    “这么说,难道你还有帮手。等我渡劫成功,底下这些谷族可没一个是我的对手。”容玄道。
    谷倾衣重伤垂死,却依旧是人形!
    虽说容玄没看出人族有什么好,任何种族都有其特有的优势,就像不是所有妖兽都想化成人形,就好比圣凰孔雀,比歇,狴犴等,对自己的外形很满意,不屑化成人形。
    那些拥有仙兽血统的圣兽其本身,比人族还要高贵,它们能选择幻化人形,但人类却无法进阶化成兽。
    在上古各种族林立,妖族兽族水族等与人类并存,逆天的圣兽一族也能收人类仆从,二者之间是相互的,而灵宠不单单只有妖兽。
    谷镜子是上古存活至今的一朵奇葩。
    如果谷族真仙的执念是变成真正的人,自己没可能了,就会把执念放在后代身上,那就不难解释为什么他会如此看重谷圣子,给他那么多逆天至宝来保命,因为拥有谷族真血却是人族的谷倾衣确是他最满意之作,哪怕本身实力并不算拔尖。
    而谷族有真仙的庇护存活至今,繁衍生息这么多代,但族人还不及姬族弟子的三成。
    谷镜子不在,谷圣子再一死,那剩下的谷族也就不足为惧。
    只是,谷镜子的血亲后代不该只有一个,那些‘失败品’是否还活着,去哪了?
    死了还好,如果没有没死……容玄只希望是他想多了。
    可方才异兽突然出现,容玄没忘记渡劫之前,谷倾衣有个小动作,如果这异兽是他招来的。容玄记起一直被他忽视了的重点。
    冥界冥主究竟是谁?
    “你果然聪明,但冥界掌权者不是我。”谷倾衣双臂张开,竭力演化道法,想要极尽升华再进一步,他底牌尽出,魂力耗尽,向来古井无波的眼里带着露骨的嫉妒和讥讽,以及无尽悲愤:“我的兄长会带着你想象不到的庞大势力卷土重来,他会为我、为父亲报仇,吞食整个上界,将所有领地并入冥界版图!”
    谷倾衣不是父亲唯一的子嗣,原本谷倾衣不理解为何要隐瞒,但父亲阻止他接触,对其他子嗣并不上心甚至是厌恶,似乎可有可无。
    由于父亲不愿提及,谷倾衣一直以来则备受呵护,同样对那些没见过面的弟兄毫无好感。
    可现在,他万分庆幸还有兄弟存在,如果他死了,这世间还会有人为父亲报仇!这么多年,谷族真仙镇守上界,没有功劳也有苦劳,这些忘恩负义的上界之徒,只配当奴隶,一个都不用留!
    要不是父亲出了变故,或许他都不知道自己还有素未谋面的兄弟,还有父亲在无尽岁月前就留下的后手。
    一旦父亲出了事,就昭示着冥界入侵刻不容缓,那才是真正的上界浩劫。
    “哦,是吗。”容玄战得不够尽兴,听着这话不怯反喜。他之所以在圣王巅峰与谷圣子战一场,除了时间上的问题,最主要的是一旦渡劫后,需要多少日暂且不知,是否成功又是一回事,可突破圣皇后要对付谷圣子简直动动手指头的事,那就没意思了。
    现在听说谷倾衣还有兄长,能在冥界做主的想必更厉害,容玄很有兴趣。
    竟然还笑得出来,这是怎样的怪胎!谷倾衣无法理解容玄的想法,他只觉得这人不可理喻,只是在装模做样而已,就算容族才是正统那又如何,全族都死绝了,就剩这人一个,一个人还能逆天么。
    “记住,接下来上界的灾难爆发,全都是拜你所赐!是你把一心为公的谷族推向对立面,让上界陷入真正的水深火热中,你才是罪魁祸首。”谷倾衣的肉身开始消散,剧痛中声音模糊不清,见容玄脸色阴郁,他卯足最后的气力挖苦容玄:“你以为是伸张正义,驱逐外族,为凋零的容族正名!但你忘了,在强权和灾难面前,糊涂才是存活的根本,只有真相才最不被需要。你的一意孤行,只会让所有与你为伍的人,陷入万劫不复。”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