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渡劫+番外 作者:玄玄于书

字体:[ ]

 
 
文案:
 
     青龙和玄武的故事。
 
双向暗恋。
 
欢迎收藏玄玄于书的专栏:邪魔外道
 
马甲同学建了Q群,大家交流用,感兴趣的小伙伴们可以加群。
 
群号:320663122
 
敲门砖为任一文名或角色名,期待大家来玩~
 
内容标签: 情有独钟 怅然若失
 
搜索关键字:主角:青弋,玄非 ┃ 配角:恒昭,白擎,朱翡,冥殒,华承南 ┃ 其它:双向暗恋
 
  ☆、天谕
 
  结印破,魔重出;劫中劫,三界乱。
  云层之上,九天之外,这十二个大字毫无征兆地出现,一时让安静了许多年的天界热闹了起来。
  那字像是云朵所化,一笔一划却又都蕴藏着不知名的神力,边上裹着一层淡淡的金光,让看到的人无端便会生出几许敬仰膜拜之心。
  十二个字高高悬在天宫之上,竟在永远都明亮的地方遮出一片阴暗来,久久不肯散去。
  天帝恒昭负手站在大殿之外,仰头看着天上的那一排字,幽幽地叹出一口气来。
  他旁边几步远的地方,一个姿容曼妙的少女正盯着他俊美的侧脸看,听闻他叹息,疑惑地询问道:“帝尊,这不知哪里冒出来的字害得许多人都慌了,您不想想办法把这东西弄走么?”
  “这是天谕,可不是我能驱散的。”少女清脆的声音让恒昭的心情微微好了些,还转过头来对她笑了笑,“不过不用担心,再过三日,它自会散去。”
  见他笑,少女胆大地靠近了些,“天谕?帝尊不就是天么,哪里还有比您更高的?那这天谕都说什么了?”
  “我便是天生天养,哪能大得过天去?”恒昭垂下背在身后的双手,转身要往殿中走。一身缃黄锦衫穿在他身上,有三分不怒自威的庄严,另有七分无风自动的潇洒。他顺手在那少女额头上轻点了一下,笑骂道,“说什么都看不懂,平日里要你多读些书,你总是不肯。”
  少女吐了吐舌头,颇不服气地跟了上去,“那到底说什么了呀?”
  “说……”恒昭脑中过了一串解释的话,又觉得自己说多了这丫头反而要更迷糊,最终便汇成了简短的一句,“说我们要倒大霉了。”
  少女:“……”
  恒昭懒洋洋地坐在了自己宽大的宝座上,大半个身体都陷了进去。他从一旁的果盘中摘了个葡萄丢进嘴里,含糊不清地对少女道:“暮雨丫头,你去把青龙玄武两位上神将请来见我。”
  宽敞明亮的厅堂里,白衣的英挺男人靠窗站着,手中把玩着两三枚五彩斑斓的石子,对厅中另外两人道:“天谕万年出一次,每出必有大事,看来好日子是到头了。”
  “这天谕为什么就从来不告诉我们些好事呢?”主位上坐着的男子单手撑着腮,有些愁苦地道。
  他左下首坐着个漂亮男人,一张白皙的脸上有墨黑的眉睫和红得让人眼前一亮又绝不过分的双唇;下颌尖削,线条却一点也不显生硬;双眸中总似藏着潋滟水光,与人交谈时,偏生又不如何惹人注意。
  这人美也美得收敛,仿佛经过精心打磨过一般,大抵便可用四个字来概括:恰到好处。
  这美得恰到好处的男人听了主人的话后,微微蹙起好看的眉,低斥道:“青弋,天谕不是你可妄论的,别胡说。”
  青弋耸了耸肩,脸上没见有多在意,不过还是听话地没多说什么不该说的话。
  “万年前天谕出后,那场神魔大战现在回想起来我还后怕,你们说天谕里说的‘魔重出’,可还是当年被我们封在北海下边的天魔么?”窗边的男子又道。
  “错不了,九成九又是那打不死的家伙。”青弋动作缓慢地喝了口茶,叹道,“只怕又要像万年前一样,三界再来一回生灵涂炭。”
  美人沉吟道:“帝尊的旨意应该快到了,你们猜他会拿出什么办法来应对?”
  “帝尊有什么办法我是不知道,”青弋看着窗边的人,道,“白擎,你是不是想把封着天魔的结印打开,与他决一死战?”
  靠窗玩石头的白擎闻言对他笑了笑,“还是兄弟你了解我,我就认为那是一劳永逸的办法,朱翡要是在这里,一定同意我的话。”
  “朱翡那妖孽又不知道跑到哪里去迷惑无知少年少女了,不说他。”青弋站起来,缓步走到门口,抬头看向高悬的天谕,“万年前双方战至力竭,终是我们侥幸略胜一筹,才勉力将那魔头封住,可却连杀他的力量都没有了。万年的修养,我们的神力恢复了,焉知那魔头的魔力便没恢复呢?”
  美人跟过来,在他身后道:“你的意思是,天谕所指便是天魔找回了昔日魔力,就要冲破结印了?”
  “多半便是如此。”青弋道,“天魔的能耐不可估量,万年来帝尊未曾下过除魔的旨意,不敢动那结印,想必便是因为一直有此顾虑。”
  另外两人想起当年为了封魔所付出的惨痛代价,一起沉默了下来。
  青弋转身,看了看他们二人,道:“结印若是被冲破,三界都将出现裂缝,到时免不了又是一通好忙,都留心着些。朱翡……算了,回头我再去跟他说。”
  白擎走过来在他肩上拍了一下,“放心,我们能制住他一次,就一定有第二次。”
  青弋点了下头,温润的目光落在美人身上,道:“玄非,事关三界,唯你可以尽通,帝尊那里若有什么事,第一个可能便要让你去办,你……”
  他的话还没说完,外边便传来一阵极轻的振翅声,紧接着一道五彩霞光自敞开的门外划过,落在了地上,化成了一道少女窈窕的身影。
  “哟,这不是暮雨姑娘嘛。”白擎抱臂走出来道。
  暮雨探头探脑地往里看,撇着嘴道:“那只野鸡不在吧?”
  白擎忍不住笑道:“朱翡要是听见你这么说,他又要欺负你了。”
  暮雨哼哼了两声,道:“野鸡不过是毛都长开了,有什么好得意的?再等个二三百年,本姑娘一定比他漂亮!”
  青弋迈步出来,好笑道:“暮雨,你都已经沦落到要和男人比漂亮的地步了么?”
  暮雨连着呸呸呸了好几声,跺着脚道:“谁要跟他比?我才没那么没出息!”
  “那你来找他的?我帮你去叫?”白擎说着便要走。
  “等等!不许乱走!”暮雨拦住他,清了清嗓子,煞有介事地拖着长音道,“帝尊有命……”
  然而面前的三个人都没什么反应。
  暮雨不满地扫了他们三人一眼,干咳了两声,又道:“帝尊有命……”
  “我说姑奶奶有话你就快说吧,”白擎无奈道,“你再磨蹭一阵,帝尊就算有命也给你拖没命了。”
  暮雨:“……”
  白擎余光瞥见玄非一皱眉,就知道他又要数落自己胡说,忙一脸庄重地站直,对着暮雨礼貌地倾身问道:“姑娘,不知帝尊有何指示?”
  暮雨白了他一眼,挥手道:“一边去,帝尊那边没你什么事。”
  白擎:“……”
  “玄非大人,帝尊请您去一趟。”对这位处处守礼的美人,暮雨还是显得很尊重的。
  果然与青弋想的一样,他还有些事不甚放心,正待叮嘱,却听站在一旁的暮雨又道:“还有青弋大人,一起。”
  青弋意外地向他看过去,不大相信自己听到的,确认似地问道:“叫我和玄非一起,没听错?”
  暮雨气呼呼地道:“我有那么不顶用么,一句话还能听错?”
  青弋自言自语道:“不该啊……”
  “怎么,这么不想和我一起执行任务?”玄非挑眉看着他,语气已经不算很好了。
  从前青龙白虎朱雀玄武四将中,他与青弋是最常结伴外出战斗的,可自从天魔被封后,这万年的时间里,两人再没一同出征过。但那都是天帝恒昭的意思,玄非不曾怀疑过什么,可今日听到青弋这一问,才觉说不定那都是他们二人私下商量好的。
  我是哪里不好了?哪里惹他嫌了?
  玄非越想越生气,也不等他回话,直接丢下他,朝恒昭的宫殿走去。
  白擎不明所以地看看这个又看看那个,一脸无辜。
  青弋苦笑了一下,连忙去追玄非了。那家伙向来敏感,要是不解释,只怕他能把自己气出个好歹来。
  “玄非,我不知道你想到哪里去了,不过肯定是误会我了。”
  玄非充耳不闻。
  “玄非!”
  “小非……”
  “好阿非,慢点。”
  玄非:“……”
  青弋见他放慢了脚步,周身卷起的云雾一点点散去,露出裹藏在下边的玄衫玄靴来,这才追了上去,哄道:“我绝对没有不想和你一起外出的意思,只是觉得明明你一个人就能完成的事,非要多我一个累赘做什么呢?”
  玄非却不吃他这一套,“你不用担心得太早,帝尊叫你没准是还有旁的事,也不一定就和我一起出去。”
  青弋本没打算解释太多,只求玄非消气,闻言避重就轻地道:“我怎么会担心那个?”
  玄非恨恨地瞪了他一眼。
  “我说,”旁边不远不近跟着他二人飞的一只五彩凰鸟开口吐了人言,“帝尊那还等着呢,你们两个是要谈情说爱到什么时候?”
  青弋:“……”
  玄非:“……”
  忘了这只围观的鸟了。                        
作者有话要说:  儿童节快乐!
开新文求收藏!
 
  ☆、北海
 
  “当年天魔横行,天界与冥界倾尽全力,才勉强打了个两败俱伤,将天魔封入北海之底。”恒昭对下头分两边远远站开的青弋与玄非道,“当年无力除魔,后来又怕打开结印后不能将其一举诛杀,又会造成浩劫,一来二去,便拖到了今日。”
  他说的内容很是沉重,面上偏仍是一派轻松,好像这也不过就是无足轻重的小事一桩罢了。
  玄非的眉头习惯性地皱着,“帝尊……”
  恒昭似是猜到了他要说什么一样,摆了摆手,“天谕既出,这结果便是谁也改变不了,你愁苦也是无用。不过我总得做点什么意思意思,不然也没脸再坐这个位置了。”
  玄非:“……”
  恒昭伸出一根手指向旁边勾了勾,在旁侍立的小童立刻往前走了两步,他看看站在左边的青弋,又看看站在右边的玄非,最终将托盘送到了青弋面前。
  玄非:“……”
  青弋干咳一声,给那小童使了个眼色,小童便又面无表情地走去了玄非那边。
  恒昭在上头瞧热闹一样地盯着他二人,嘴角带着玩味的笑。
  玄非有些尴尬地垂着头,将托盘里的卷轴取了过来。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