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睡美人 作者:凉容

字体:[ ]

 
    文案:
    伪血族
    初代美攻长睡不醒瘫痪流口水,十九代血族不惜色相潜规则上位。
 
    打着血族旗号的奇幻文=w=私设多
    估计依旧没啥剧情,逻辑死傻白甜慎入。
    按照惯例,攻美,苏,黑发。
 
    序
 
    灯光渐渐的黯淡下来,我坐在吧台后,擦拭着面前的高脚杯。
    小酒馆已经开了十七年,与我是一个年纪。酒馆的主人,也就是我的父母,死于十五年前的瘟疫,带我长大的是我们的老伙计谢尔比。老谢尔比在我四岁的时候从街上捡回了刚出生就被丢弃的波西,从此我们一家三口也就在这暗沉、阴郁的小镇上勉强过起了日子,生活在一家破败潮湿的酒馆里,呼吸着夹杂着粉尘却轻松安闲的空气。
    今天夜里酒馆里只有我一个人——并不只是老谢尔比和波西离开了他们所在的岗位,就连往常稀稀落落的几位常客也没有踪影。
    我代替波西值夜班,百无聊赖地坐在吧台后,伸出手试图抓走在我眼前不断飞舞的瞌睡虫。
    这时候我听到了大门被拉开的声音。
    “有人吗?”一个我从未见过金发客人走了进来,弯下腰,缓慢地抽出一张椅子,在吧台前坐下,没有等我答话,就自顾自地说道,“是你,男孩,以前我没有见过你。”
    “您要喝点什么,先生?”困意让我提不起招待的热情,“抱歉,平时这时候工作的是我的弟弟波西,您自然没有见过我。”
    “不麻烦你,我可以自己拿。”男人笑了笑,抬起眼睛扫了我一眼,他骨节分明的手指插进发丝,将金色的刘海向脑后梳。透过昏暗的灯光,我隐约辨认出他的脸——他的面容十分英俊,并且看着有些眼熟,想来是曾经在酒馆里擦肩而过。说话间他站起来,对着我弯下腰,修长的手指几乎是擦着我的脸伸向了我背后的酒瓶,暗黄的灯光洒落在他深邃的眼眶里,使他海蓝色的眼睛显得神秘暗沉,那一刻我闻到了他身上同样浓郁沉重的香水味,还有一阵刀锋般逼人的冷气。
    我忍不住往后退了一步,直觉告诉我这个金发男人有些危险。
    然而只是一瞬间,他就单手提着酒瓶回到了吧台前,懒散地坐下,交叠着双腿,打开瓶盖喝了几口,他说;“我叫弗拉尔,男孩,你不需要害怕,我是这里的常客。”
    我点了点头:“您不去参加今晚光明神教的集会吗?”
    弗拉尔笑着摇了摇头,举起酒瓶,半掩着嘴角轻蔑的弧度:“我不相信这个。”
    我闭上嘴,芬里镇上很少有不信仰光明神教的人,所以在这个集会的日子里几乎是万人空巷,连一向热情敬业的小波西也扔下了手头的工作,强行与我换了班。
    当然,这无可厚非——我不相信光明神,正如波西对光明神教的虔诚一般,是没有争议的事实。
    几乎是与生俱来的,相对于壁画雕刻中金发碧眼的神祇,我更相信那些与之相斥的黑暗生物的存在,我时常觉得墨汁般漆黑的夜色里藏着无数血红的眼睛,或许下一个瞬间就会有什么东西从屋檐上爬下来,在我毫无防备的时候将獠牙镶嵌进我的脖颈,撕裂我的血肉骨节和筋脉。
    以波西的热情善辩或许能与这位金发客人理论一番,可惜我从小拙口讷舌,因此只能呆坐在吧台后面,半张着嘴,看着他一言不发。
    弗拉尔的坐姿非常的随意,但举手投足间却显得优雅自持,他似乎想利用倒酒、碰杯子时发出的声音使自己显得俚俗粗鲁,但他无声的吞咽和自持的神情无疑不昭显出他绅士的本质。似乎是察觉到了我的目光,他转过头来对我笑:“你是在看我吗?阿德莱德?”
    我的心猛地一跳:他声称从来没有见过我,却知道我的名字!
    他玫瑰色的唇角微微上扬,蜜色的灯光像是给他的嘴唇涂上了一层蜡,隐约间,我似乎看到他的下唇角处沾着一缕淡淡的血丝。
    我猛地站起来,一直以来不太好的预感似乎忽然成了真,我胆战心惊地后退了两步,手指搭在金属的后门把手上,用力地眨着眼睛,希望自己只是一时眼花。
    弗拉尔眯着眼睛笑出了声:“你看到了,是吗?”接着他伸出苍白的手指抚摸着自己的嘴角,然后低下头,慢条斯理地用色泽鲜艳的舌轻轻触了触指尖。
    幽蓝色的眼睛在一瞬间变成鲜血一般的颜色,我吓得屏住了呼吸,转过身拉开门,直冲出了酒馆。
    只一刹那我就看到了地狱般的景象——高大的金发客人神不知鬼不觉地出现在了我的面前,挡住了我全部的去路,他的面容俊美却邪恶,薄薄的嘴唇张开了,露出洁白完美的牙齿。
    ——那是一副獠牙,比匕首更加锋锐,是撕裂猎物的最好利器,里面中空的间隙能让灼热的血液最快地流入腹中,满足那没有止境的餍欲。
    毫无疑问他是黑暗的来客。
    他盯上我了!
    锐利的指甲划破我的衬衫,抵在我的背上,让我被迫抬起头,靠近他的身体。我的衣服很快就被撕坏了,头没有力气地偏在一边,露出一大截脖颈。
    他圈着我的腰,病态地狞笑着,獠牙看起来比先前更长了,眼珠子红得像能滴下血,他声音沙哑地说:“我抓住你了,男孩。”
    ——这是我生前听到的最后一句话。
    
    第01章
    
    我的名字叫阿德莱德,今年十七岁。
    我是一个血族的新生幼崽,我的父亲,弗拉尔,是屋利海尔家族的亲王阁下——手下的一个十八代血族。
    我是一名十九代血族。
    我在夜晚苏醒,我的出身地是一家小酒馆,那时候我还不知道,我嘴里的突然出现的两枚“橄榄”是用来夺人性命的獠牙。
    梅丽阿姨坐在床边,穿着中世纪贵妇人才会穿的蕾丝长裙,雪白的脖颈上系着白色的丝绸绢子,一大片皮肤暴露在空气里。这让我感受到饥渴,喉咙口干得像被强酸灼烧过,那白花花的皮肤看起来像雪糕一样清甜。
    “我的孩子,你饿了。”梅丽阿姨笑了起来,微胖的脸上有两个深深的梨涡。
    她解开白色的绢子,让脖颈贴近我的脸。
    我们靠得很近,我能看到她光洁雪白的颈子上细软的绒毛和皮肤下青紫色的静脉,甚至感受到那根更深处的动脉的跳动。
    砰、砰、砰。
    我睁大了眼睛,清楚地听到了自己的心跳,异样的芳香像是一条贪婪的舌,绞住了我的尖瓣,脉瓣和心房。我的呼吸粗重起来,梅丽阿姨看着我,依旧温柔地微笑。
    她把大红色的指甲按在自己的脖颈上,歌唱一般地蛊惑我说:“来吧——”
    “你需要它。”
    我清楚地感受到自己口中那两枚新生的“橄榄”在躁动,它们加剧了我的燥热和干渴——像是一条缰绳,牵引住了我的身体。
    我迷迷糊糊地抬起头,灵魂似乎脱离了肉身。
    嘴唇触碰到了温热柔软的肌肤,紧接着一种叫本能的东西,在这一瞬间化为了强有力的实体,它扼住了我的脖子,逼迫我张开嘴唇,把那雪白寒冷的罪恶嵌入了柔软火热的身躯。
    火热滚烫的液体喷溅开来,像是在口中炸裂开的地狱之火。
    我感到了燃烧。
    梅丽阿姨始终微笑着。
    我惊慌失措地松开了她,再看她,觉得她美丽得失真,全身上下都散发着随着热液在我肠胃中蒸腾的香气。
    “你感受到自己的变异了吗?”
    我张大了嘴,没有说出一句话来。
    液体顺着嘴角流下,我用手背抹了抹,借着月光一看——毋庸置疑是粘稠的鲜红。
    我下意识地用舌头去舔,低头的一瞬间我透过镜子看见了自己——皮肤惨白得惊人,嘴唇和舌头像烈焰一样,红得像是在灼烧。
    “我变成了吸血鬼?”
    我开口说了句话,发现自己的嗓子沙哑得不能听。
    “是的,我的孩子。”梅丽阿姨温和地笑了,“你刚才熬过了——用人类的话说,应该是黎明前最后的黑暗。”
    “你在开玩笑……”
    “不,我不在。”女人有耐心地解释着,她重新带上了洁白的丝绢,遮住脖颈上的咬痕,“你的父亲弗拉尔在酒馆里初拥了你,给了你新生。”
    前一日的记忆从脑海中浮现出来,我想到了那个奇怪的金发男子。
    “弗拉尔?”
    “是的,芬里镇臭名昭著的十八代血族。”梅丽阿姨耸了耸肩膀,她裸露在外的香肩让这个简单的动作看起来十分诱人,我——应该说是我的身体,下意识地咽了一口口水,“仗着亲王阁下对他的宠爱,在大街上初拥漂亮的少年——你是第五个。”
    “……”我仍然无法区分此刻荒唐的境遇是真实还是梦境,“我现在在哪儿?你又是谁?”
    “在亲王阁下的府邸里。”女人微笑着告诉了我的名字,“我叫梅丽,你可以叫我阿姨,我的孩子。”
    梅丽阿姨不是个特别漂亮的女人,但她非常有魅力。
    她比我大了二十岁,看起来却依旧年轻妩媚,成熟性感的举止甚至使她比一般的年轻女郎更有诱惑力。
    最重要的是,她的血液有着炸裂一般的热度和玫瑰花一般的馥郁芬芳,我从中尝到了灼烈又清醇的生机——那种感觉会让人觉得上瘾,像是剂量适中的致幻剂,让人足够陶醉,又起不了戒备之心,只得放纵自己,在其中无限制地沉沦。
    接下来的几十个日子我都和梅丽阿姨一起度过,没有见到我那位不负责任的父亲,更没有见到亲王德尔加,倒是从别人的口中听说,梅丽阿姨是极受亲王宠爱的血奴,虽然年纪不小了,但是她的味道始终芳香甘甜,让这位传说中的亲王着迷不已。她热情而尽心尽力地教给我许多关于这个黑暗族群的常识,给我讲述血族代代相传的传奇。她告诉我,自我进入黑暗的这一瞬,我就脱离了我原先的种群,世界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比如说现今不再是“圣薇薇安历1759年”,而是“莱缇西亚3576年”。
    我清楚地记得梅丽阿姨对我念出“莱缇西亚”这个词时的样子,她丰润的嘴唇开合着,微微露出颜色鲜艳的舌,甜蜜暗哑的鼻音让我一下子把这个单词牢牢地刻在了脑海里?——尽管那时我不知道这个词对于我有着更为深刻的意义。
    “几乎没有人知道‘莱缇西亚’是什么意思,亲爱的阿德莱德。”她温柔妩媚地笑着,艳红的指尖戳了戳我的脸,“或许是人名,又或许是地名。这个名字从远古的高等血族口中传来,然而现在他们差不多都死去了,尽管你们血族拥有靠近永恒的生命,但战乱、鲜血的争夺、人类的骚扰让高位血族所剩无几,德尔加亲王应该是现存的最强大的血族——三代血族的数量屈指可数。”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