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黑驴蹄子专卖店 作者:长生千叶(二)

字体:[ ]

 
  第42章 墓下墓(下)+蛇山(上)
  
  “很熟悉的感觉……我好像,来过这里……”
  温白羽听了他的话,有些纳闷,难道万俟景侯以前下过这个斗,那盗洞也是他挖的?
  可是盗洞如果是他挖的,没道理万俟景侯只记得这个斗,不记得那条盗洞啊。
  温白羽奇怪的看了他好几眼,只见万俟景侯走到巨大的石门边,然后举起手来,在门上轻轻的抚摸,似乎在寻找什么。
  突然,他的手不动了,脸色随即也变了变,手掌用力按下,就听“咔!”的一声脆响,门上竟然有暗板,但是因为墓门雕刻的栩栩如生,竟然看不到一丝不契合的痕迹。
  随着万俟景侯按动机关,石门轰然打开,里面出现了一条长长的通道,仍然是圆顶方底,雕刻的花纹栩栩如生,而通道两边,则是并排依次列着两队石头人甬。
  温白羽“啊”了一声,说:“这里面是活人?”
  他们走进去,唐子上前看了看,又抬手手摸了摸,敲了敲石头,疑惑的说:“是空心的,里面什么也没有……按说这么大规模的墓葬,应该是诸侯级别以上的墓葬,或者干脆是天子墓,墓里应该会有生祭,这里面却是空的。”
  温白羽咂嘴说:“这才是正常的吧,没事就拿活人浇一层水泥陪葬,那也太野蛮了。”
  万俟景侯听他这么说,转头看了他一眼,说:“走吧。”
  他们顺着通道往里走,这回没有回字迷宫了,一道通到底,前面出现了一个类似于回廊的东西,两边有抄手,中间有顶棚,而地上的砖十分诡异,分为黑白两种颜色,不知道的还以为棋盘呢。
  温白羽说:“这是什么东西?”
  万俟景侯说:“是机关地板,只可以踩一种颜色,否则就会触动机关。”
  温白羽说:“那踩哪种颜色?”
  唐子笑着说:“试验一次就知道了。”
  他说着拿出一个空的瓶子,伸手抛出。
  就在他抛出的一霎那,万俟景侯突然说了一声,“白的。”
  只见空瓶子掉在地上,正好掉在黑色砖块上,就听“嗖嗖嗖嗖”几声,弩箭从四面射出,黑色的砖块上还出现了金属刺,地上的空瓶子顿时就稀烂了。
  温白羽:“……”
  温白羽诧异的看着地上的瓶子,又诧异的看了看万俟景侯,没想到万俟景侯竟然猜对了,只能踩白的。
  众人依次踩着白色的砖块往里走,通道很长,砖块又不大,走的多了还挺累的,大家都小心翼翼的看着脚低下,说实话,就算是高手,在这种四面八方的机关里,也很难逃生,所以大家也就格外小心。
  他们走过去,进入了一个石室,石室的门是开着的,里面摆放着许多棺材,一列列很壮观。
  温白羽打了一个寒颤,这石室这么大,少说也有三十多个棺材。
  石室似乎已经有人来过了,应该是那些盗墓贼,石室被翻得很乱,很多棺材的盖子都打开了,温白羽壮着胆子探头一看,诧异的说:“空的?”
  他又看了看其他棺材,里面也是空的。
  雨渭阳说:“那些盗墓贼连尸体都不放过?”
  唐子说:“看这墓葬的样子,应该是战国还往前的,如果棺材里真的有尸体,那也绝对是宝贝了。”
  万俟景侯突然说:“不对,这里所有的棺材都是空的,根本没有尸体。”
  温白羽奇怪的说:“没有尸体?那放这么多空棺材干什么用?”
  万俟景侯只是摇头,说:“我不知道,不过我肯定里面没有尸体,你们可以打开看看。”
  唐子和雨渭阳也有些奇怪,就决定打开一个棺材看看。
  唐子拿了军刀,撬进棺材的边沿,然后顺着棺材盖子的缝隙划了一圈,皱眉说:“没有封死,没有上钉。”
  他说着,伸手一抠,就轻而易举的将棺材盖子给翻了起来。
  众人探头一看,果然没有人,里面空空如也,什么也没有!
  唐子又开了两个棺材,里面仍然是空的,剩下的棺材都不用再看了,这下他们倒是相信了,只不过温白羽更加奇怪了,万俟景侯对这个斗很熟悉的样子,真的好像来过,但是看他这样子,又不记得了。
  他们从石室走出来,进入了通道,这次通道的样子似乎有些不同寻常,圆顶里仍然刻画着日月星辰,但是这些繁星竟然构成了流动的银河,看起来壮观而璀璨,银河在圆顶的透明封板里静静的流淌着。
  而通道的两侧则是各种用宝石雕刻的壁画,在银河的光泽下,显得美不胜收。
  温白羽抬着头,感叹的说:“古人的智慧真是不能小看,这上面是什么,看起来真好看。”
  万俟景侯也仰头看着,说:“是密封起来的水银。”
  温白羽顿时一惊,说:“水银?那不是剧毒的?”
  万俟景侯点头,说:“这两边的壁画一定有问题,如果有贪婪的盗墓贼触动壁画,很可能打开圆顶的密封开关,水银倾泻而出,活埋盗墓贼。”
  要命的东西悬在脑袋上,这种感觉让人不寒而栗,温白羽赶紧低下头,也不敢张嘴了,刚才自己仰着头张着嘴,万一有水银滴下来怎么办,现在想想都后怕!
  他们继续往里走,温白羽突然回头看了一眼。
  雨渭阳看他快速的回头,说:“怎么了?”
  温白羽说:“没什么,就是感觉有人在看着咱们。”
  雨渭阳:“……”
  雨渭阳哆嗦了一下,说:“咱们是在墓里,你能不这么吓人吗!”
  温白羽耸了耸肩膀,继续跟着万俟景侯往前走。
  走了不远的距离,温白羽又突然回头,雨渭阳被他吓了一大跳,说:“又怎么了?”
  温白羽这回站定了,转过头去,说:“我总觉得有眼睛在远处看着咱们。”
  雨渭阳说:“你是不是恐怖片看多了,哪有眼睛?”
  温白羽咂咂嘴,就在他要回过头,继续走的时候,突然看到身后的墓道深处,有什么发光的东西。
  温白羽一惊,喊着:“真的有眼睛!”
  雨渭阳也回头去看,果然是真的,他们走过来的墓道深处,漆黑一片,在黑暗之中,竟然有一双眼睛看着他们,眼睛的颜色很诡异,不像是人眼的颜色。
  雨渭阳一惊,随即看到了第二双眼睛。
  黑暗的墓道里,一下又多了一双眼睛,然后又是一双……
  温白羽“啊”的大喊了一声,说:“动了!”
  就在他喊得时候,万俟景侯突然说:“当心!”
  就看离他们很远的眼睛突然往前飞窜而来,然后就听“嗖嗖”的声音,有什么东西捆在了温白羽的手腕上。
  温白羽低头一看,竟然是头发!
  杂乱的黑发,就好像几百年没洗过澡似的,头发慢慢的缩紧,温白羽顿时脸色发白,感觉双手要废掉了。
  “唰!”
  万俟景侯一下将卷在温白羽手腕上的头发砍断,温白羽向后踉跄了好几步,被万俟景侯拦住。
  温白羽喘着粗气,说:“是……是那些女尸的头!?她们竟然跟着咱们进了这个墓?!”
  万俟景侯点了点头,黑暗中的眼睛越来越多了,慢慢聚集起来。
  “嗖!”
  又有黑发卷过来,温白羽心里爆了一句粗口,快速的就地一滚,然后从兜里一掏,抓着凤骨匕首,立刻迎头给冲过来的脑袋一下。
  那脑袋被凤骨匕首划了一个大口子,卷过来的头发顿时断了,飘落在地上,女尸的头颅发出尖声的嚎叫,这叫声直吓得温白羽一激灵。
  头颅“啪”的一声滚落在地上,黑色杂草一样的头发掩盖在脸上,一双眼睛圆睁着,在黑发后面若隐若现,一道血痕从头颅的右眼划到嘴巴的位置,她的嘴巴大张着,露出里面已经烂的不成样子的牙齿,在地上晃了晃,就不动了。
  温白羽被她的表情吓得退后数步,这时候唐子推了雨渭阳一把,把雨渭阳推到温白羽身边,说:“你们先走。”
  那些头颅因为温白羽的一击,或者是“同伴”的惨叫,有所忌惮,都不敢贸然上前,只是从一侧包围着他们,时近时退,形成一个黑色的半圆,不断的收缩着。
  温白羽说:“咱们慢慢退,他们好像不敢追上来。”
  万俟景侯摇头说:“过来的路上有水银,如果这些头颅碰到机关,水银倾泻,咱们都要死在这里。”
  他说完了,稍稍侧头看向温白羽,说:“你们先走,前面左拐有一间石室,那里等我们。”
  温白羽听他这么说,也不好停留,抓住雨渭阳的手,说:“快走。”
  雨渭阳还有些犹豫,不过被温白羽抓着,就跟着往前跑去。
  他们一边跑,后面的头颅开始躁动,隐隐有攻击的势头。
  两个人往前跑,雨渭阳说:“他们顶得住吗,那么多脑袋!”
  温白羽说:“这个应该还好吧……”
  他说到这里,就听“咔”的一声轻响,雨渭阳突然停住了脚步,然后整个人都僵硬了,惊恐的睁大眼睛,随即低下头,说:“我……我可能踩到机关了。”
  温白羽也听到声音,瞪着眼睛看雨渭阳脚下,确实是一块活动的石板。
  温白羽立刻伸手过去,说:“快抓住我的手。”
  雨渭阳也伸手过去,紧紧抓着温白羽的手,然后慢慢的抬起脚来,就感觉到温白羽抓着自己,猛地往前拉。
  石板被踩动,没有出现机关,而是出现了一个翻板,翻板“咔”的一响,突然打开,温白羽正好站在翻板边上,雨渭阳虽然往前扑,但是脚下踩空,没有着力点,瞬间往下坠,“啪”的一声被温白羽拽着,悬在半空中。
  温白羽使劲抓住雨渭阳的手,低头一看,说:“我的妈,下面太深了。”
  雨渭阳被他一说,全身都打颤,只觉得被抓着的胳膊都要断了,整个人挡在空中。
  温白羽咬着牙,他趴在翻板边沿,感觉自己也一点点的顺着翻板往下滑,马上就要和雨渭阳一起掉下去了。
  就在这个时候,温白羽突然张大眼睛,看着前方的地方,雨渭阳不知道他在看什么,只不过他这个表情,让雨渭阳浑身的鸡皮疙瘩都起来了,说:“怎……怎么了?!”
  温白羽说:“头……头来了一个!”
  雨渭阳咬咬牙,说:“你松手吧!反正机关是我踩的,总好过大家一起掉下来,你快松手!”
  温白羽只是惊恐的抬着头,看着从远处滚过来的人头,那头的脸上有伤疤,显然是后面的万俟景侯和唐子弄伤的,不过她成了漏网之鱼,竟然过来了。
  女人的脸上露出一丝狞笑,黑色的头发突然“嗖”的伸长,瞬间去卷温白羽的脸。
  温白羽下意识的一低头,突然“啊”的大叫一声,整个人一滑,顺着翻板也掉了下去。
  温白羽只感觉到一股失重的感觉,他的手还紧紧抓着雨渭阳的手,两个人顺着翻板往下坠,下面不知道有多深,温白羽另一只手下意识的乱抓,已经根本没了章法。
  就在这个时候,“啪”的一声,两个人下坠的力道突然停住了。
  温白羽诧异的睁大眼睛,原来是自己的手里握着凤骨匕首,刚才慌了手脚,随便的乱挥舞,匕首竟然一下插进了翻板下面的石壁上。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