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黑驴蹄子专卖店 作者:长生千叶(三)

字体:[ ]

 
  第二卷:走哪哪有墓(神鸦)
  第61章 鬼眼1
  
  长明灯一灭,墓室突然就黑暗下来。
  不过幸好众人都有准备,绑在胳膊上的手电还亮着光,温白羽惊慌的往四周扫了一下,这一扫不要紧,倒是吓了温白羽一跳。
  “啊……”
  温白羽往后退了一步,正好靠在了不死树做成的棺材上,他再用手电去照,果然看到的还是刚才那样,并不是他眼花。
  两个一模一样的雨渭阳!
  雨渭阳站的离温白羽最近,温白羽心里一哆嗦,肯定有一个是假的,所以立刻就后退拉开距离。
  雨渭阳的手臂上也绑着手电,向旁边一照,顿时也是一哆嗦,两个一模一样的雨渭阳同时脸色惨白起来。
  这一变故太快了,而且四周环境黑暗,大家只用眼睛根本分辨不出来哪个是真的。
  唐子是最熟悉雨渭阳的了,他刚想动,就听两个雨渭阳同时开口,说:“唐子,危险,他是火魔!”
  这两个人的声音都重在一起,简直是一模一样。
  温白羽本身看见一模一样的自己,就已经觉得很微妙了,眼下又多了一模一样的雨渭阳,他眼睛也有点花,分不清楚谁是谁。
  众人僵持了几秒,万俟景侯的手掌突然搭在温白羽的肩膀上,说:“先别管这些,拿回你的肉身。”
  温白羽点点头,火魔一直跟进来,无非是想要鸿鹄的肉身作为躯壳,好借尸还魂,如果温白羽拿回了自己的肉身,火魔的计划就落空了。
  他这样一说话,两个雨渭阳同时动了,全都看向不死树的棺材,棺材里温白羽的肉身还静静的仰卧着,在手电惨白的灯光下,也显得无比安详。
  温白羽心想,拿回肉身,要怎么拿回?混沌的肉身需要祭祀才能拿回,拿自己的呢,总不能抱在怀里就拿回来吧?
  这些他都是不懂的,就在这一瞬间的空当……
  站的离温白羽稍近的雨渭阳一下就露出了马脚,他发出一声“咯咯咯”的怪笑,然后转瞬之间变成了一张破败的人皮,“嗖——”的一声卷了出去。
  温白羽想要扑过去枪自己的肉身,但是火魔的速度非常快,万俟景侯伸手抓住他,喊了一声:“白羽”
  随即竟然抓着温白羽后退两步,然后左手一动,就听“呼——”的一声风响,棺材里的肉身竟然自己动了起来,一下飞出了棺材。
  火魔扑进棺材中,扑了一个空,这个时候东海手中的三叉戟一转,就听“轰隆——”一声巨响,一个巨大的盖子从头顶一下砸了下来,正好盖在开口的棺材上,一丝一毫也不差。
  火魔被盖在棺材里,也没有拿到肉身,突然开始暴怒起来,疯狂的向上顶着落下来的盖子。
  盖子也不知道是什么材质做的,似乎非常沉重,散发着透明的光亮,把墓室都照的亮了起来。
  东海用三叉戟在盖子上一压,被顶起一个缝隙的盖子突然发出“嘭”的一声巨响,一下又压了下去,紧跟着就见东海用三叉戟在盖子上刻了几个字,温白羽是看不懂这些字的。
  但是这几个字竟然发出了蓝色的光芒,似乎是咒语一样,从棺材的顶上突然冒出几条类似于蛇的黑色锁链,就听“啪啪啪”几声,巨大的锁链一下把棺材给锁上了,严丝合缝,火魔在里面剧烈的挣扎,却最多震动棺材,始终逃不出来。
  温白羽松了一口气,却看见万俟景侯抱着自己的肉身,那肉身刚才动了,吓得温白羽魂不附体,现在竟然又静悄悄的没一点儿声息的样子,温白羽也闹不懂他到底是活的还是死的。
  万俟景侯也是松了一口气的样子,东海朝他比了一个手势,众人最后都动了一口气。
  混沌一边嗑瓜子,把瓜子皮扔到棺材上,一边笑嘻嘻的说:“哎,不枉咱们辛辛苦苦的布陷阱啊。”
  万俟景侯见温白羽狐疑的看着自己怀里抱的肉身,不禁笑了一下,扬了扬自己的左手,上面竟然系了一根很细的线,线是无色通明的,在黑暗的墓室里,如果不是手电的光反射了一下,根本发现不了。刚才温白羽的肉身突然从棺材里飞起,想必就是万俟景侯拽了手里的线。
  万俟景侯笑着说:“吓到你了?”
  他说着,把怀里的肉身塞给温白羽抱着,温白羽顿时手忙脚乱,竟然还挺沉的,虽然入手冰凉凉的,但是这个肉身保持了几千年,皮肤竟然还有弹性,一点儿也不缺水的样子。
  温白羽镇定了一下心神,看着自己的肉身,说:“我怎么才能把肉身拿回来?”
  混沌“咔咔咔”的嗑着瓜子,说:“流血。”
  温白羽奇怪的说:“流血?”
  混沌点头,一边搓着花生米,一边说:“当然是流血,最简单的办法也就是流血……咱们在树冢的时候,墓室坍塌之后,我就被压在石头下面,流了很多血,还以为自己的元婴就要散了,不过正好我的肉身就在旁边,就自然而然的拿回来了。”
  温白羽想着,就这么简单?他还以为要搞什么祭祀的仪式呢,如果这么简单就好办了。
  温白羽怕夜长梦多,而且火魔还在棺材里不断的挣扎,他心想着,让火魔睡不死树做成的棺材,还真是便宜他了。
  温白羽拿出凤骨匕首,在自己手心里划了一下,鲜血顿时涌了出来,疼得他激灵,每次看到万俟景侯很帅气的划手心,结果轮到自己,就疼得不行。
  鲜血涌出来,蹭到了肉身的白袍上,温白羽发现自己的肉身竟然在发光,散发着柔和的光芒,白色的光芒越来越浓,变成了金红色,那种耀眼的光芒,充斥着整个墓室。
  就在这个时候,“呼——”的一声,巨大墓室的四盏长明灯突然开始燃烧起来,将墓室照得通明。
  温白羽感觉到胸口的气息有些澎湃翻涌,似乎有什么东西呼之欲出,他的呼吸都加速了,紧紧盯着眼前发出金红色光芒的肉身。
  众人都紧盯着温白羽,身后的不死树棺材突然就不震动了,变得安静起来。
  温白羽觉得自己的思维很乱,大脑里又变得一片空明白,然后有很多景象像是过电影一样在自己的脑海里闪过。剔下翅骨的,被襄王囚禁的,双手双脚锁着铁链的,被迫承欢的,一切都是莫大的痛苦,让他一时间有些承受不住。
  温白羽的脸色变得狰狞起来,猛地跪在地上,万俟景侯不知道他看到了什么,但是他们的相处多半是不愉快的,这也是万俟景侯不想让温白羽想起来的原因。
  万俟景侯想要去扶他,却硬生生的住了手,温白羽看起来很痛苦,他或许想起来了,那么想起来往事的温白羽还愿不愿意见他这个暴君,甚至愿不愿意和他说话,这都是问题……
  万俟景侯目光复杂的注视着温白羽,温白羽痛苦的跪在地上,双手抠着地板,“啪”的一声指甲劈了,地上流出一丝血迹。
  “白羽……”
  万俟景侯似乎忍不住了,他半蹲下来,伸手想要碰温白羽,却被化蛇拦住,说:“主上不用担心过多,白羽先生必须扛过这节,谁也帮不了他。”
  万俟景侯双手握拳,最后只是攥了攥手掌,就站起身来,眼看着温白羽痛苦的跪在地上呻吟着。
  满眼都是无边的痛苦,温白羽感受到被铁链锁住的无助,空殿很大,却又显得无比闭塞,这就是他的活动范围,他锁在里面,一锁十几年……
  那就是他和襄王的相处,一切都被锁链束缚着……
  温白羽的胸腔都要炸裂了,肉身散发出金红色的光芒,越来越盛,越来越刺目,好像要像太阳一样燃烧起来,温白羽拼命的用指甲抓着地板,手心里的鲜血滴落在地上,心里已经快要承受不住,难道这样还不够吗。
  温白羽急喘了两口气,脑子里的景象却突然变了,是一个小树林,下着大雨,还显得稚嫩的襄王将他从地上抱起来,轻轻的抚摸着他受伤的羽毛,把他放在怀里,替他遮雨。
  温白羽在奄奄一息的时候,突然看到了一丝希望,年轻的襄王看起来已经很少年老成,但面容上透露出温柔和细心。
  温白羽瞪大了眼睛,这才是他们第一次相遇,并不是痛苦的记忆……
  温白羽又看见男人奄奄一息的躺在榻上,伸起手来轻轻抚摸着自己的脸颊,他把锁链的钥匙交给自己,说,我怎么舍得让你殉葬……
  啪嗒……
  温白羽感觉自己的眼泪涌出来了,一滴一滴的掉在地上,胸腔中那种炸裂的感觉突然开始减淡了。
  万俟景侯不知道他记起了什么,看他一时脸色狰狞,一时又突然落泪,万俟景侯知道自己是个暴君,不然也不会三十岁就遇到了大限,这是他应该受到的天谴。万俟景侯从来不想伤害温白羽,他想把自己最好的最宝贵的全都交给温白羽,但是他否认不了,做了不少伤害温白羽的事情。
  万俟景侯从没像现在这样,心里不安焦躁过,他心中有一团火在灼烧,好像随时要喷发出来,但万俟景侯必须要忍耐,他不能再伤害温白羽了。
  即使温白羽想起来之后,想要离开……
  温白羽的喉咙里发出痛苦的呻吟,众人看得都提心吊胆,就在这个时候,子车突然端起枪来,“嘭”的发了一火,与此同时,棺材的盖子一下从里面冲撞开,“嘭”的一下飞上了天。
  火魔从里面冲出来,子车的子弹一下打过去,“嘭”的击中了火魔。
  火魔的皮又多了一个窟窿,被打的向后一掀,却只是停留了一秒,薛柏立刻大喊一声“子车”,火魔的皮一下掠过去,子车只觉得自己胸口有温热的东西涌出来,眼前一黑,短暂的失去了意识,再睁开眼睛的时候,自己已经倒在了薛柏的怀里,薛柏满手是血,正颤抖的压住他的伤口。
  这一变故太过于迅速,众人立刻都反应过来,东海的三叉戟“唰”的一声飞过去,火魔的皮被插中了一个角,就听“撕啦——”一声。
  火魔似乎疯了一样,把自己的皮撕下来,继续往前扑去。
  而眼前的温白羽仍然跪在地上,他的面容不知道是狰狞还是隐忍,或许夹杂着痛苦,目光盯着自己的肉身,没有动一下。
  火魔一下扑过去,万俟景侯眼睛一眯,手心里突然冒出一股强烈的红光,一束火焰突然打了过去。
  火魔怪叫了一声,立刻侧身躲开那束火焰,他是在火库盗得火焰的火魔,天底下的火没有能烧死他的,但是唯独有一种不同,那就是烛龙的火精。
  火精的火焰打过去,擦着火魔的皮堪堪打过,大部分的火焰扑了空,一下打到身后的不死树棺材上,棺材发出“轰——”的一声巨响,突然着起了巨大的火焰,直冲上墓顶。
  火魔“啊——”的一声怪叫,他的皮擦到了一点火精的火焰,身上顿时着了火,那种正阳之火的焚烧感,让火魔喊得嘶声力竭。
  火魔身上的火焰越来越大,就在这个时候,火魔竟然一下撞开温白羽,一张着着火的皮,突然钻进了发光的肉身上。
  肉身的光芒一下黯淡下来,就像被水破灭的灯,突然散发出一股黑气,白色的袍子着起火来,那火焰仍然没有熄灭。
  “不好!”
  奚迟大喊了一声,说:“快快!温白羽的肉身着火了!”
  九命也叫了一声,说:“东海东海!快来点水!”
  东海则是握着三叉戟摇头,说:“烛龙的火焰,谁也息不灭。”
  他这一句话下去,好多人顿时心凉了一大半,温白羽是元婴,所有的力量都在温白羽的身上,这具肉身说白了就是尸体,如果没有元婴,就是一具死物,被烛龙的火精一烧,还不顷刻化成灰烬?
  就在这个时候,地上的肉身突然动了,艰难的从地上爬起来,他的白袍着着火,肉身却发出“嘎嘎嘎”的怪笑声,说:“哈哈哈,我终于找到了肉身,凤凰的肉身,我才是真神,真正的火神!你们……都来陪葬吧!”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