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黑驴蹄子专卖店 作者:长生千叶(五)

字体:[ ]

 
  第85章 养尸3
  
  众人一听都有些傻眼,怎么会死了,他们追上来的时间并不算长,而且没有看到噫风。
  就在这个时候,温白羽突然“嗬——”的一声,一下丢下邹成一的尸体,然后往后退了一步,就看邹成一的嘴里竟然往外爬出了许多虫子,各种各样的,还有白色的蛆。
  似乎是因为刚才温白羽搬动了尸体,所以那些虫子在邹成一的肚子里受惊了,所以才纷纷爬出来,这倒吓了温白羽一跳。
  这么多虫子,怎么从邹成一的肚子里爬出来的?
  万俟景侯走过去,蹲下来按了按邹成一的四肢,皱眉说:“人死后三到四个小时才会尸冷,显然咱们过来的路上绝对没有这么长时间。”
  他说着,一下撩起邹成一的裤管,让众人震惊的是,邹成一的裤管下面竟然是双腿,完好的双腿,并不是冰蓝色的骨头。
  温白羽一时有些说不出话来,说:“这……这是怎么回事?”
  万俟景侯说:“恐怕他不是邹成一。”
  温白羽说:“可是长得也太像了。”
  万俟景侯伸手去摸尸体的脸,尸体的脖子靠近下巴的地方,有一个翻起的皮子,万俟景侯拽住那块微小的皮子,使劲一拉。
  就听“嘶啦——”一声,皮子竟然被万俟景侯整张拉了下来,众人抽了一口冷气。
  讹兽钻在化蛇的脖子处,两只耳朵乱抖,说:“我的妈呀,暴君把人家脸皮拉下来了。”
  小血髓花趴在关楠的手心里,也小心翼翼的用两只肉肉的手捂住眼睛。
  万俟景侯确实拉下来一张人皮,这个尸体带着人皮面具,因为死的时间太久了,甚至肚子里已经开始长蛆,所以人皮面具开始有脱落的痕迹。
  人皮之下,这具尸体竟然没有脸,一片血粼粼的,好像真是万俟景侯把人家脸皮给撕下来了似的。
  尤其这个尸体还张着嘴,从嘴窟窿里冒出一股一股的虫子,白色的蛆从里面钻出来,温白羽顿时觉得嗓子里一阵恶心,差点吐出来。
  温白羽说:“这是怎么回事?这个人的身量,无论是高矮胖瘦都和邹成一几乎一模一样,还戴着和邹成一一样的人皮面具,他的目的是什么?”
  众人都有些不解,但是幸好这不是邹成一,也让他们松了口气。
  虫子从尸体的肚子里爬出来,屋子里又开始弥漫那种腐烂的味道,实在太过于难闻,众人从里面退出来。
  众人都不知道邹成一和噫风去哪里了,是不是遇到了危险,之前邹成一说这里养了一个大粽子,还是用各种血尸养的,肯定比一般的粽子要厉害,邹成一腿脚又不方便,众人难免就担心一些。
  前面一片漆黑,什么动静也没有,一切都静悄悄的。
  众人继续往前走,很快就看见挨着旁边的一扇门,温白羽看了一眼万俟景侯,然后又伸手去推开,就听“吱呀——”一声,门就推开了。
  这一推开,众人都是吸了一口冷气,也不管屋子里臭不臭了,都忘了掩住口鼻。
  温白羽诧异的说:“又是邹成一?”
  讹兽说:“主人,你说错了,应该是一屋子的邹成一。”
  他这样一说,众人都觉得后背发凉,不禁抖了抖,就像听鬼故事一样。
  因为有了刚才的经验,众人就走进去,开始各自检查。
  只见三十平米左右的屋子,里面堆叠着二十个左右的“邹成一”,他们都是穿着黑色的对襟衣,脸色烧白,嘴唇淡橘色,甚至手上也都带着扳指和戒指。
  而且也都僵硬冰冷了。
  温白羽这回长了心眼,先撩开那些尸体的裤管,果然,所有的尸体的双腿都是完好的,并没有像邹成一那样出现骨头。
  或许这些人生前都不是残疾。
  那些尸体一模一样,温白羽几乎觉得这是一间摆放了很多镜子的屋子,不然怎么能看到这么多相同人。
  从衣服,到面容,甚至高矮胖瘦,都一模一样,绝对不差分毫。
  那些尸体保存的很完好,只是冰冷僵硬了,散发出腐烂的臭气,但是尸体的面容和身体却一点也没有腐烂。
  温白羽压了压尸体的肚子,里面果然鼓鼓的,不一会儿就听到“簌簌簌”的声音,从里面跑出很多虫子来,还有那种白色的蛆。
  温白羽有些震惊,这么多“邹成一”,他更想不明白是为了什么了。
  难道是有神鸦族的人,想要做傀儡替换邹成一?
  温白羽觉得,也只有这一点说的通了。
  为了避免里面有真正的邹成一,众人都把裤管撩开看了,里面没有一个是真正的邹成一,众人都松了一口气。
  温白羽看着那些尸体,总有一种不寒而栗的感觉,总觉得不是傀儡这么简单,有一股奇怪的念头涌上来。
  房间里并没有找到真正的邹成一,众人又退出来,准备去别的房间看看。
  万俟景侯说:“刚才那些鲛人干尸拦着咱们,显然是不想让咱们发现这里面的东西,难道是不想让咱们发现这一堆‘邹成一’的尸体?”
  众人也都是不解,他们往前走了几个房间,无一例外,里面全是“邹成一”,而且都已经死了,让他们又发现的是,有的尸体还没有长虫子,甚至关节还是柔软的,也没有尸斑,关节还是柔软的,皮肤还保持着弹性,体温还比室温要高得多,这也就是说,这个“邹成一”是刚死没多久的,但是他身上没有致命伤,就连一个伤口也没有。
  看到越多的邹成一,众人就越是觉得后背发凉,这到底是做什么用的,有什么目的。
  众人往前看了五个门,就在打开第六个门的时候,终于不同了,这里并没有邹成一。
  房间里并没有邹成一,这里更像是一个工作间,屋子里一张铁的大工作台,上面放着各种工具,从钳子、镊子到画笔、眉笔,竟然一应俱全,一张大工作台上不知道堆了多少东西。
  漆黑的屋子里,在角落还摆着一口黑色的棺材……
  这里有棺材,众人都吃了一惊,随即警戒起来。
  室温非常低,棺材散发出一股寒意,棺材盖子竟然是打开的,静静的靠在一边的墙上。
  黑暗的房间里有灯,温白羽忍不住“啪”的一声打开了灯,灯光很亮,惨白的光线从头顶投下来,照的屋子里一下就亮了起来,但是这种惨白的灯光也是透露着一股诡异。
  灯一打开,众人就看清楚了,工作台上不止有工具,在最里面的地方,还堆放着一叠的东西,那种东西有点柔软,一个落一个的叠在角落里,比巴掌大一点。
  众人走过去,只见那有点柔软的东西,竟然是一叠一叠的人皮面具!
  虽然人皮面具是平摊开的,并没有立体的扑在人脸上,但是温白羽敢肯定,这就是邹成一的面具!
  众人都有些吃惊,这么多人皮面具,而且制作的非常精细,温白羽脑子里一闪,这必须是邹成一亲近的人,或者了解邹成一的人才能做得出来……
  大家看过工作台上的东西,又把目光转向角落的棺材。
  黑色的棺材静静的躺在地上,盖子竖在一边,棺材里躺着一具尸体。
  身量大小和邹成一差不多,尸体保存的十分完好,但是独独脸皮被拔去了,似乎是等待着戴上邹成一的人皮面具。
  众人都感觉胃里一阵恶心,讹兽说:“咦,我怎么觉得这么变态。”
  所有人心里只剩下一句话,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温白羽在房间里翻了一些,除了这具尸体,没有其他的尸体,显然这是一件工作室,这里的东西是未完成的半成品,而且可以确定一点的是,这里每一份工具只有一个,椅子也只有一把,说明在制作邹成一的人,只有一个人。
  就在众人要退出去的时候,万俟景侯突然说:“动了。”
  众人心头一紧,果然就听“腾腾”两声,棺材竟然开始打摆子,左右摇摆起来,里面的尸体似乎要爬出来。
  就在众人看向棺材的一霎那,那穿着黑色的对襟衣,却还没有脸皮的“邹成一”半成品,已经从棺材里爬了出来。
  不同于邹成一的是,他的腿脚很利索,根本就不是残疾,立刻摇摇晃晃的走过来,一张血粼粼的脸盯着他们,眼眶里根本没有眼珠子。
  万俟景侯见温白羽站着没动,说:“走。”
  温白羽这个时候才回过神来,说:“我在想,或许是他的眼睛不是邹成一的淡茶色,所以被挖掉了?”
  众人一听都有些反胃,抓着温白羽往外走,万俟景侯快速的关上门,就听“咚!”的一声,那个起尸的粽子一下冲过来,对着门狠狠的撞了一下。
  门是木头做的,虽然看起来很结实,但是没有锁门的地方,也没有门环,万俟景侯只能双手拉住门把手。
  “咚!”
  “咚!!”
  那粽子还在不停的撞着门,也不知道是拿脑袋撞门,还是用手在砸门,反正里面传来“咚咚”的声音。
  温白羽说:“怎么办,你总不能老拉着……”
  就在他的话音一落的时候,就听“咚!啪嚓……”一声,一只血粼粼的手砸开了木头门,一下从窟窿里伸了出来。
  血粼粼的手伸出来之后就开始乱抓,万俟景侯说:“帮我拉着门!”
  温白羽赶紧伸手去拉墓门,那粽子的手伸出来乱抓,同时还在不停的撞着门。
  万俟景侯则是伸手拿出龙鳞匕首,一下引出鞘,“啪”的一声,顿时就将粽子伸出来的手给砍断了,“啪”一声掉在地上。
  鲜血迸溅,最倒霉的是拉着门的温白羽,其次就是万俟景侯,两个人都是一身的血。
  关楠看见一只断手躺在地上,手心里还趴着小孩摸样的小血髓花,赶紧要伸手捂住他的眼睛,结果小血髓花却拨开他的手,饶有兴致的看着地上的断手,一边看还一边吃手,似乎一点儿也不害怕。
  讹兽嫌弃的说:“暴君,你也太暴力了。”
  那粽子似乎是觉得疼,一下把手就缩了回去,然后就听到工作室里发出“啪嚓……哐啷……嘭!”的声音,那只粽子似乎在发疯,把工作室里撞得一片狼藉。
  万俟景侯挥手说:“走。”
  他说着,拽着温白羽往前跑,温白羽摸了摸溅在自己脸上的血,心想着这些尸血不会有毒吧。
  他们往前跑,很快身后就传出来“啪嚓!”一声撞门声,工作室的门被撞了一个大窟窿,里面的粽子跑了出来。
  万俟景侯侧头一看,左边有一扇大门,大门是铁门,上面绕着锁链,但是并没有锁上,立刻把锁链一抽,拉开大门,招呼着众人进入铁门。
  众人跑进去,关上大门,这才松了一口气,看向身后的房间。
  这是一间非常大的房间,相比其他房间,总的有五十多平米那么大,没有窗户,屋里漆黑一片。
  这是一间很正规的屋子,屋里有很体面的摆设,桌子椅子一应俱全,还有茶具。
  温白羽发现了一个奇怪的事情,这里的桌子椅子和茶具,都是两套,而且擦洗的非常干净,一尘不染的。
  再往旁边看,是一个大的衣柜,然后是一张大床,大床上鼓起一个包来。
  讹兽小声说:“床上有人!”
  床上确实有一个人,他躺在被子里,似乎在熟睡,因为背着身,所以根本看不清是谁,但是身量并不高。
  一头柔软的头发,这个背影他们在半个小时之内看了太多了,所以一下就分辨出来,很可能又是邹成一!
  不同的是,这个邹成一竟然躺在床上在睡觉?
  就在这个时候,床上的人似乎动了一下,竟然不是一个尸体。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