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黑驴蹄子专卖店 作者:长生千叶(六)

字体:[ ]

 
  第三卷:出门就是墓(金蝉)
  第99章 玉蝉1
  
  万俟景侯紧紧搂着温白羽,温白羽一下就昏厥过去了,怎么叫也不醒,呼吸依然很急速,双眉紧紧皱着,似乎并不舒服的样子。
  万俟景侯有些着急,但是什么办法也没有,只能干着急。
  就在这个时候,噫风突然说:“鬼王回来了。”
  他一说,众人也仔细听着动静,就见破庙里面的青铜大门黑洞洞的,慢慢有声音从里面传出来,是“哈哈”的笑声,一听就是鬼王的。
  随即一只小鬼从里面慢慢的退了出来,奇怪的是他眼睛并不看向青铜门外,而是冲着青铜门里面看,一直“哈哈”的笑着。
  大家都发现了,鬼王笑不是他开心,而且是他戒备或者愤怒的声音。
  噫风立刻就站了起来,给众人打了一个手势,鬼王这个样子绝对有问题。
  果然是乱上添乱,温白羽还没有醒过来,呼吸越来越急促,脸色越来越苍白,手脚也发凉,在不停的哆嗦着,而这个时候鬼王回来了,却没有带来好消息。
  鬼王一点点的从青铜大门里退了出来,嘴里一直“哈哈”的笑着,一直冲着青铜门的方向,他整个退出来之后,就呆在青铜门的门口不动了,然后冲着青铜门“哈哈”的笑。
  噫风招了招手,冲鬼王说:“过来。”
  鬼王回头看了一眼噫风,然后又朝青铜门“哈哈”的大笑,噫风这次可以肯定了,青铜门里面有东西,而且那个东西正朝他们过来。
  万俟景侯抱起温白羽,往后退了两步。
  就在这个时候,鬼王突然“哈哈”大叫了一声,同时飞快的往后退,“嗬——”的一声响,一个黑影从青铜门中猛地窜来出来。
  众人一惊,定眼一看竟然是方教授!
  方教授冲出青铜门,脸色非常诡异,冲着鬼王疯狂的扑过去,鬼王被他一下兜头压在下面,然后发出“哈哈”的尖锐叫声,蓝色的光芒四处乱射,破庙本身已经破败了,被鬼王这一样一来,顿时发出“轰……轰……”的声音,有些摇摇欲坠。
  承重的柱子被鬼王的蓝光打中了两次,一下从中间断裂开,噫风立刻抱住邹成一就地一滚,同时喊着:“要塌了,快出去!”
  鬼王和方教授近身扭打着,这种近距离的搏斗,就好像泼妇打架一样,方教授似乎转了性格,像一只野兽,疯狂的撕咬鬼王,嘴里发出“嗬——嗬——嗬——”的吼声。
  噫风抱住邹成一,让众人快点从破庙出去,大家匆忙的拽住行李,飞快的往外跑。
  万俟景侯抱住温白羽,也飞快的跑出破庙去,但是就在这个时候,众人听到“喀啦……当——!咕嘟咕嘟咕嘟……”的一声响声,好像是什么金属的东西掉在了地上的声音。
  众人回头一看,顿时都是“嗬……”的吸了口气,就见一个外壳好像红色宝石一样的鸡蛋,“咕噜噜”的滚在地上,因为地并不平,地上是个斜坡,而斜坡的下端正好是破庙。
  那只红宝石一样的鸡蛋一下就掉在地上,然后“咕噜咕噜”的就朝破庙滚进去,里面已经塌方的不成样子,残垣断戟的,但是鸡蛋太小了,正好顺着缝隙往里滚。
  众人一时都傻眼了……
  鸡蛋?
  红色的鸡蛋?
  鸡蛋的外壳闪烁着红宝石一样的光泽,不知道的还以为是名贵的工艺品。
  这难道就是烛龙蛋吗?
  但是也太小了,完全不符合烛龙的外形……
  万俟景侯眼看红色的鸡蛋滚进了破庙的废墟里,废墟里紧跟着传出“轰隆……嘭!!”的声音,似乎还在继续塌方。
  而塌方的废墟里,方教授突然尖锐的大笑起来,声音非常尖锐,带着极强的穿透性,透过塌方的巨响传出来。
  “哈哈哈哈!!!元阳,烛龙的元阳!!”
  方教授在里面大喊,万俟景侯脸色顿时一黑,将温白羽抛给东海,东海根本来不及说话,万俟景侯已经冲进了破庙的废墟中。
  废墟还在不断的坍塌着,一根巨大的横梁一下从头顶上掉下来,万俟景侯猛地降低下盘,横着在地上一搓,借着惯性飞快的钻进废墟之中。
  众人都是目瞪口呆的,废墟之中有万俟景侯、方教授,还有一个鬼王,一时之间竟然安静下来,只剩下“嘭……哐啷……”的塌方声音。
  这声音一直传过来,如果是破庙塌方,那么时间也太长了,噫风说:“青铜门里面的墓葬塌了。”
  众人都有些吃惊,没想到那座墓葬塌方了,声音一直传出来,唯独没听见万俟景侯的声音。
  东海抱着温白羽,把温白羽小心翼翼的放在地上,九命着急的说:“主人什么时候能醒过来?”
  东海说:“只是身体虚弱了一些。”
  他正说着,就见温白羽眼皮有些抖动,眉头微微皱起,然后又舒展,又皱起。
  九命立刻兴奋的说:“醒了,醒了!”
  温白羽感觉呼吸困难,心跳太快引起了心慌,几乎要承受不住了,耳边听到巨大的响声,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慢慢睁开眼睛,就看到众人围拢着自己。
  不过唯独没有万俟景侯……
  温白羽眼睛转了一圈,皱起眉来,还没开口,九命已经知道他要说什么了,指着废墟说:“暴君在里面。”
  他一说话,邹成一不由的瞪了他一眼。
  九命觉得自己好像没说错。
  温白羽立刻撑起身体来,嗓子有些沙哑,说:“他怎么进去了,他在干什么?”
  九命说:“你生的蛋掉进去了,暴君进去找了。”
  温白羽更是一脸诧异,说:“蛋?什么蛋?”
  又是一个生了都不知道发生什么的人……
  就在温白羽挣扎起来的时候,就听废墟发出“轰隆——”一声巨响,一块坍塌的大石被顶了起来,一下翻在旁边,万俟景侯一身灰土,从里面走了出来。
  众人都松了一口气,就见万俟景侯的手上还拽着一个人,方教授半死不活的被万俟景侯拽着,发出“嘶啦——嘶啦——”的声音,拖着地面走了出来,旁边还跟着鬼王。
  方教授气息奄奄,最可怕的是,竟然长了两个脑袋!
  “嘭!”的一声,万俟景侯将方教授丢在了地上。
  方教授也是一身都灰土,脸上和身上还有血,真的是两个脑袋,其中一个脑袋也露出惊恐的表情,面目狰狞的歪在方教授另一个脑袋后面,两个脖子紧紧挨着,其中一个脖子似乎是从另一个脖子中长出来的。
  众人看到这恶心的场面,几乎要吐出来。
  这好像是方教授说的……蜕变?
  方教授被丢在地上,众人这才看的清楚,他两个脖子上都有一条血痕,似乎是被人剌了脖子。
  方教授蜷缩在地上不断的喘息,说:“你们这些蝼蚁,我的蜕变不会就这样终止的……”
  他的话还没说完,万俟景侯已经烦躁的眯起眼睛,刚要伸手抓住方教授的脖子,就听方教授突然“啊!!!”的吼叫了一声,然后另一个脑袋也双目圆睁,眼眶都要裂了,嘴巴张的老大,嘴里忽然涌出血来。
  然后“咚!”的一声倒在了地上。
  众人就看见方教授的后背,插着一把刀子,像刀子,又不太像刀子,刀子非常薄,有点像冰做的,但是又不是冰,上面还有细细的花纹,感觉就像透明的翅膀一样……
  方教授瞬间就死了,倒在地上一动不动,众人都是一阵紧张,戒备的看向四周,但是四周什么也没有,一切都静悄悄的,破庙和墓葬的塌方似乎已经终止了,再也没有任何声息。
  众人戒备了一会儿,鬼王似乎也没什么反应。
  九命立刻坐不住了,说:“蛋呢?刚才摔成那样,还滚来滚去的,是不是散黄儿了?”
  东海无奈的搂住九命,伸手把他嘴捂上,说:“你不说话刚好,一说话就多。”
  九命“呜呜”的,抗议说:“你什么意思?!”
  温白羽还在云里雾外的,诧异的说:“到底什么蛋?”
  万俟景侯走过来,小心翼翼的把一样东西托在手心里,献宝一样擎出来。
  就见万俟景侯的手心里放着一个鸡蛋大小的蛋,但是绝对不是鸡蛋,外壳看起来像红宝石,还闪烁着光彩,鸡蛋似乎没有磕坏,也不知道到底有多坚硬,上面连一个划痕都没有,在暗淡的夜空下,显得无比耀眼。
  温白羽有些说不出话来,小心翼翼的伸手碰了碰那颗蛋,摸起来竟然不是凉丝丝的,而是带着温度,温度有点高,好像烛龙的鳞片的手感,摸起来滑溜溜的,滑的一不小心就要脱手扔出去。
  温白羽接过那颗蛋,放在手心里摸来摸去的,似乎觉得非常不可思议,难道这就是烛龙蛋?这也太小了,别说烛龙的体型了,就连普通人的婴儿也比这个大,那孵出来是什么,难道一只小鸡吗……
  温白羽诧异的看向万俟景侯,说:“怎么这么小?”
  万俟景侯说:“我也不知道,没准卵开就变大了。”
  温白羽:“……”
  温白羽看着那颗蛋有些怔愣,说:“那怎么卵蛋?”
  万俟景侯:“……”
  万俟景侯竟然也无语了,让他卵鸡蛋,还不如让他下斗算了,这么小的一个东西,难道要他像母鸡一样坐在上面吗?
  万俟景侯不禁脑补了一下画面,感觉不能再想下去……
  破庙塌了,外面是一大片戈壁,没有一点儿遮风的地方,尤其是夜里,吹着狂风,卷起无数沙子和尘土,让人都睁不开眼睛。
  还有几个小时才会天亮,众人翻了翻背包,这是之前万俟景侯和噫风商量好之后留下来的物资,里面有个帐篷,不过显然这个帐篷对这么多人来说,还是有点小。
  众人把帐篷搭起来,然后全都钻进去遮风,一个挨着一个,虽然有点挤,不过能遮住风就行了。
  马上就要天亮,他们要等天亮之后启程,没有骆驼,没有车子,只能靠步行走出去。
  温白羽刚刚把蛋生下来,都不知道是什么时候生出来的,体力非常虚弱,一躺下来就要睡着了,偏偏万俟景侯一直抱着他,又亲又摸的,温白羽不胜其烦。
  温白羽睁开眼睛,翻了个白眼,说:“你一身都是土,亲了我一嘴沙子。”
  万俟景侯笑着说:“我是太高兴了,没关系,你继续睡。”
  温白羽:“……”然后你继续亲吗?
  温白羽实在困得厉害,什么话都说不出来了,懒得张嘴皮,他想抱着暖乎乎的小烛龙蛋睡觉,但是又怕把着小玩意压碎了,只好交给万俟景侯。
  万俟景侯一手搂着温白羽,一手抱着烛龙蛋,不停的在温白羽脸上亲来亲去,还捏他的耳朵,温白羽从刚开始不胜其烦,慢慢也适应了,最后变成了催眠效果,实在抵不住困意,直接睡了过去。
  万俟景侯倒是异常的兴奋,不停的看着温白羽,又去看烛龙蛋,伸手仔细的摸着烛龙蛋,烛龙蛋的温度似乎比万俟景侯的体温还高一点儿。
  没过几个小时就天亮了,众人纷纷爬出帐篷去,外面太阳都升起来了。
  温白羽根本就没睡醒,懒在帐篷里,感觉全身都要碎了,眼皮就是睁不开,就跟昨天跑了马拉松一样,连吸一口气都费劲。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