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黑驴蹄子专卖店 作者:长生千叶(七)

字体:[ ]

 
  第111章 烛龙井1
  
  叶流响看着蛋宝宝也觉得可爱,不过连温白羽都碰不了,叶流响更碰不了了,托着腮帮子说:“温白羽,你家三毛没有毛啊。”
  温白羽煞有其事的点点头,说:“嗯对,他好像没有翅膀。”
  于是温白羽脑中灵光一闪,要管三个宝宝叫大蛋、二蛋、三蛋……
  万俟景侯一阵无力,万俟大蛋,温二蛋……
  小羽毛根本不知道抗议,还对着温白羽“咯咯”笑,一副小天使的模样,小血髓花和小烛龙则是鄙夷的看着他,那表情有点相似。
  而新的宝宝则是拍了拍手,眨眨大眼睛看着温白羽,嘴里先是“啊啊”两声,随即又含糊的说:“蛋……蛋……”
  温白羽吓了一跳,他家三蛋也太聪明了,一生下来就会说话吗?
  最后在万俟景侯极力的争取下,老大叫大毛,老二叫二毛,新的蛋宝宝则叫蛋蛋……
  当然是小名……
  就在他们给宝宝们起名的时候,甘祝已经找到了陪葬的天书。
  天书本身放在一个盒子里,但是刚才小烛龙发威,把棺材都给兜了出去,盒子自然已经摔碎了,天书藏在一堆陪葬品之中,是一块破布。
  破布上黑白的拓印出字迹来,甘祝展平破布一看,立刻说:“是这个,咱们可以走了。”
  他说着,有把破布仔细的叠好,然后装进了自己的背包里,装好之后还拍了拍,似乎想确认一样,不由得松了口气。
  众人拿到了天书,就准备往回走。
  他们出了墓葬,骆祁锋开车到最近的城区,把谢麟阆和谢衍放下,他们就开始返程了。
  因为天书已经拿到,众人就火急火燎的往北京赶,一路上甘祝都在研究这个天书,不过真的像是天书一样,上面的字非常生涩,甘祝一时不知道说的是什么。
  回到北京大约有三四天左右,甘祝突然把温白羽和万俟景侯叫来了,脸色很阴沉。
  温白羽看他脸色,觉得不太对劲,说:“怎么了?”
  甘祝指了指放在桌上的天书,说:“这东西是假的。”
  温白羽诧异的说:“假的?难道刘豫用的假天书陪葬?”
  甘祝摇头说:“不是。”
  万俟景侯拿起那破布看了看,突然皱眉,说:“这是人工做旧的。”
  温白羽也来越糊涂了,刘豫墓葬里带来的是假天书,而且是人工做旧的,那说明是现代品。
  因为当时甘祝非常激动,又怕天书丢了,所以就把天书直接装了起来,墓葬很黑,骆祁锋和万俟景侯这中好手都没去看天书,没想到竟然就这样中计了,他们竟然拿出来的是假天书?
  温白羽狐疑的说:“谢麟阆?”
  甘祝说:“我当时很奇怪,谢麟阆到底为什么多次进入这个墓葬,还要留下记号给之后的自己,但是他跟咱们一路都没有说为什么,最后咱们找到了天书,直接从墓葬出来,他也没有反对。”
  温白羽说:“当时场景有些混乱,难道是谢麟阆偷偷掉包的?”
  万俟景侯点头,说:“恐怕真是这样,你还记不记得,墓葬里那些被吸血的人?”
  温白羽点点头,万俟景侯继续说:“现在想一想,谢麟阆多次进入墓葬,很可能是因为谢麟阆本身打不开刘豫的棺椁,因为上面有镇邪的符咒。”
  他这样一说,温白羽就如醍醐灌顶一样,谢麟阆很可能是多次带人进墓葬,想让别人替他打开棺椁,但是都没有成功,失败者就是被吸干血的下场,而温白羽和甘祝打开了墓葬,破了上面的符咒,谢麟阆正好就趁乱把天书掉包了。
  温白羽说:“这个谢麟阆,到底是什么人?”
  谢麟阆懂得下斗的手艺,从盗洞挖的情况来看,必然是个行家。
  万俟景侯托道上的人去打听,温白羽也托雨渭阳去打听,骆祁锋也一起打听,一个星期下来,竟然没有一个人知道谁是谢麟阆,谢麟阆这个人,就像活在真空中一样。
  时间一点点过去,混沌倒是没有再发病,只是不太敢吃东西,一天到晚都觉得饿,人瘦了一大圈。
  众人还在寻找梼杌树的事情,但是也没有什么收获。
  西王母之国虽然是真实存在的,但是因为年代太久远,而且没有相关的文字记载,多半全是神话传说,实在难以寻找什么梼杌树。
  甘祝一直在研究药理,用自己的血做药引,做了一些克制混沌病发的药丸,给混沌贴身带着。
  说起来混沌可是公众人物,怎么也是个当红男神,不过自从混沌病了,就开始理直气壮的赖在甘祝床上,就是不起来,早中晚都赖着甘祝,温白羽有一种错觉,怎么觉得混沌病了还挺高兴的……
  温白羽百无聊赖的在小饭馆里翻着古文典籍,眼皮直打架,这个时候手机就响了,接起来是雨渭阳的电话。
  温白羽还以为雨渭阳找到了谢麟阆的消息,结果却不是。
  雨渭阳颇为兴致勃勃的说:“温白羽,我买了一个四合院,明天搬家,你今天要来我家看看吗?”
  温白羽说:“雨老板,你是女干商吗?在北京买四合院,有钱人啊。”
  雨渭阳笑眯眯的说:“不是新的,二手的,不过据说没住过人,一直空置着,相对便宜一点儿。”
  温白羽奇怪的说:“你的铺子后面不就是房间吗?怎么又要买房子?”
  雨渭阳但笑不语,把地址告诉了温白羽,离他们的小饭馆挺近,而且离潘家园也不远,温白羽回头看了一眼正在进货的唐子,瞬间就明白了。
  温白羽挂了手机,禁不住感叹,有钱人啊,还能买四合院。
  等唐子进了货,温白羽就招呼了万俟景侯和唐子,让血髓和关楠看孩子,三个人出门去了,准备去看看雨渭阳和唐子的新家。
  说实在的,唐子根本不知道雨老板竟然买了一个房子,还有点惊讶。
  三个人出门坐公交车,坐几站就到了,地段感觉不错,还临着地铁,走进古色古香的小胡同里,走了约莫十分钟,胡同还挺深的。
  说实在的,现在大冬天,飘着些零星的雪花,走在幽深的胡同里,感觉还挺冷的,也不知道是不是胡同太深了,两边的墙很高,都挺像紫禁城的红围墙了,所以太阳光照不进来,显得有点冷。
  温白羽把手缩进袖子里,插进兜里,冻得直打哆嗦,再走一会儿,就看到雨渭阳站在一个高大的红门下面,正朝他们挥手。
  唐子快步走过去,捂着雨渭阳的手,说:“雨老板,你这么畏寒,怎么不戴手套?”
  唐子的手心很暖和,又把雨渭阳的手放在嘴边亲了亲,雨渭阳脸皮有点薄,招呼着温白羽和万俟景侯进了屋里。
  四合院的门很高,上面还有古朴的大门钉,看起来非常讲究,这价钱一定不低。
  众人进了大门,首先看到的是石影壁,再往里是天井,三面环抱着房间,正面是正房,东西有厢房,穿过正房左右的两个小门,后面还有一进正房和厢房,再往后是小花园。
  温白羽看的瞠目结舌,说:“雨老板,这要多少钱啊?”
  雨渭阳笑眯眯的说:“最近卖了几件比较值钱的古董,正好卖家的亲戚有个空房子,淘换回来的房子。”
  温白羽是不懂得雨渭阳这种做生意的,不过眼看着这房子,简直跟电视剧里三进三出大房子似的,这比别墅还厉害,而且别墅都在市区外面,不会开车交通不方便,哪有这种城区里面的房子好。
  温白羽羡慕的不得了。
  雨渭阳又带着他们进了正房看,里面的桌子都有配套的,而且一看就是老古董,老物件特别结实,卖家说了,这些东西都是以前置备的,但是这里没住过人,也就没用过,如果嫌弃可以全都卖了,再置换新的。
  不过雨渭阳一看这些老物件,顿时拔不出眼了,这么好的红木桌椅,而且还是配套的,就值不少钱。
  温白羽说:“你认识的什么卖家?我怎么觉得他做的是亏本买卖,这么大的房子,就跟你换古董用了?”
  雨渭阳笑着说:“一看你就是吃不着葡萄嫌葡萄酸。”
  温白羽咂咂嘴,众人在大厅坐了一会儿,又往里走,去看卧室是什么样子。
  他们往里走,“呼——”得一股阴风吹出来,吹得温白羽眼睛睁不开,雨渭阳顿时一个激灵,他一向畏寒,差点晕过去。
  唐子赶紧伸手抓住雨渭阳,说:“雨老板,你怎么样?”
  雨渭阳喘了两口气,说:“怎么这么大的穿堂风?”
  万俟景侯皱眉说:“这不是穿堂风。”
  雨渭阳诧异的说:“不是穿堂风?”
  万俟景侯说:“这是阴风,你这宅子不干净。”
  万俟景侯说话脸色很冷淡,看起来不像开玩笑,他快步往里走,剩下三个人赶紧追上去。
  就见万俟景侯走进去,在卧室里转了一圈。
  卧室里扑了朴质的地板,这很奇怪,其他几个屋子都没有铺地板,雨渭阳还打算装修一下,没想到这里扑了地板。
  地板很新的样子,没有翘脚,没有受潮,看起来刚铺不久。
  万俟景侯蹲下来,伸手按住地板的边沿,沿着地板轻轻按压,一直按到卧室的角落里,地板发出“吱呀——”的声音,似乎是因为地面不平,所以地板一按发现空了一小块。
  万俟景侯敲了敲地板,说:“这下面有东西。”
  雨渭阳吓了一跳,说:“下面有东西?不干净的东西?”
  万俟景侯站起来,点头说:“恐怕卖给你房子的人,知道这座房子不干净,所以想要及早脱手。”
  雨渭阳说:“那这下面是什么东西?”
  万俟景侯说:“说不太好,或许是坟墓,或许是尸骨。”
  雨渭阳被他说得一激灵,唐子说:“没事雨老板,我去看看。”
  唐子说着,拿了军刀,直接把地板给撬翻起来,下面是一层水泥地,但是很不平整,似乎是重新砌的。
  唐子用军刀砸了两下,那水泥地是空心的,一下就裂开了,温白羽好奇心重,探头一看,顿时“嗬——”的抽了一口冷气,立刻往后缩了两步,说:“我的妈!还真是死人!”
  雨渭阳没想到新买的房子里竟然有一具死尸,死尸看起来死了也有一两年了,腐烂的臭的不行,水泥地一敲开,顿时一股腐烂的臭气猛地涌上来,熏得唐子直皱眉。
  唐子又把地板砸的大一点,那尸体就呈现在了众人的眼前。
  竟然是一具干尸,看样子死的时间不太久远,但是身体竟然变成了干尸,皮包裹在身上,血液被吸干了的样子……
  又是这幅样子。
  温白羽说:“这到底怎么回事?”
  干尸的模样实在太吓人了,还睁着眼睛,张着大嘴,死不瞑目的感觉,似乎受到了极大的惊吓。
  卧室里很快就弥漫了这种腐烂的臭气,万俟景侯看着那具尸体,突然伸手进去,温白羽刚想阻拦他,就见万俟景侯又把手收了回来,手上多夹了一样东西,竟然是一张老照片。
  是从死人的衣服口袋里夹出来的,他的衣服口袋翘起来了,里面就放着一张照片。
  温白羽看了看那张老照片,年代很久远了,还是黑白照,上面有十几个人,温白羽实在看不出来,这张照片到底有没有死者,毕竟尸体已经是皮包骨头的样子了。
  温白羽突然“咦?”了一声,说:“快看!”
  他说着去拽万俟景侯,指着照片中,非常靠边的一个年轻人,说:“这是不是谢麟阆!”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