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黑驴蹄子专卖店 作者:长生千叶(八)

字体:[ ]

 
  第127章 血珀1
  
  众人回到了岛上,由穷奇带领着,很快就回到了海边,他们找到了透明隧道,钻回去原路返回,从海下工厂回到了海上的礁石和群山。
  让人没想到的是,从群山上来的时候,天已经黑了,他们的轮船竟然还漂浮在海上,并没有开走,轮船上亮着灯,很明显。
  穷奇非常兴奋,毕竟他是第一次出海岛,远远的一看有艘钢筋铁骨的轮船,不禁睁大了眼睛,说:“那是什么海怪?它的眼睛还会发光!”
  九命“哈哈”的就笑了出来,说:“那只海怪会吃人呢,你看他肚子里有好多人,咱们一会儿也要被他吃了。”
  九命逗着穷奇,穷奇还信以为真,定眼一看果然有好多人在海怪上面,立刻龇着虎牙,露出一副凶悍的模样。
  东海看了九命一眼,说:“别逗他了。”
  九命皱眉说:“我现在很难受,只有这样我才不难受。”
  东海沉默了一会儿,说:“那继续吧。”
  温白羽:“……”
  众人走到礁石那边看了看,快艇已经没了,估计被那群傲因弄坏了,墨一是给轮船打了光,很快就有快艇来接应他们,看到墨一是都吃了一惊,没想到经过这么多天,他们竟然全都回来了。
  大家上了快艇,很快就上了轮船,穷奇这个时候就对明鬼说:“别怕,有我呢。”
  大家都是一愣,还没明白过来的时候,穷奇猛地一跺脚,就听“咔嚓”一声巨响,一层的甲板顿时破了一个巨大的窟窿,穷奇的怪力不是吹的,穷奇和明鬼顿时顺着窟窿就掉了下去。
  众人一阵惊讶,墨一是心疼的大喊了一声:“我的船!”
  一层甲板下面正对着是船舱里的酒吧,墨一是的船比较小资,还有一个休息的场所。
  众人低头往下一看,钢板都被穷奇给跺坏了,两个人就掉在下面,明鬼脸上很黑,从地上爬起来,掸了掸身上的土,穷奇则是掉在了酒吧的桌上,摔的后背直疼。
  穷奇翻身坐起来,还说:“海怪死了没有?我们是掉到他的肚子里了吗?”
  九命在上面听着,被逗得“哈哈”大笑起来,笑的实在不行了,可怜兮兮的扒着东海的袖子,说:“我好像笑的有点肚子疼。”
  温白羽:“……”
  明鬼阴沉着脸,他们这样几乎就是被人免费围观,说:“这不是海怪,这是船。”
  穷奇露出奇怪的表情,说:“你别安慰我,我见过船的,都是木头和贝壳的,这个海怪竟然长了青铜身体,也不知道练了什么妖法。”
  明鬼:“……”
  明鬼最后选择无视穷奇,直接从酒吧旁边的楼梯下去,找到了自己的房间。
  墨一是哪还能让他住在船工的房间,自然给明鬼安排了一个比较好的房间,还有穷奇,也给他安排了一个独间,然后科普了一下轮船,告诉他确实不是海怪,别再砸他船了!
  轮船很快返航了,小家伙们也有一个单独的房间,温白羽把他们送进房间,小羽毛已经累了,抱着枕头呼呼大睡起来,小血髓花凑过去,小心翼翼的把枕头抽出来,然后把自己塞进去当枕头,小羽毛抱着他嘟着嘴呼呼的睡觉,小血髓花盯着小羽毛粉嘟嘟的嘴唇,哈喇子差点流下来,一边抹着嘴巴,一边傻笑。
  蛋蛋则是精神头很大,要小烛龙再给他捏一个小熊猫才睡觉,小烛龙被他弄得没有办法,只好答应了蛋蛋,然后捏了几下,用白土和黑土捏了捏,所幸熊猫也简单,只捏了一个熊猫头。
  息壤这种东西实在太神奇了,柔软的像绸缎,可以在地上流淌,但是又有很强的粘合性和可塑性。
  小烛龙三两下就捏好了熊猫头,放在蛋蛋手里,大大的黑眼圈,两只黑豆眼。
  蛋蛋一看,顿时“咯咯”的笑了出来,温白羽还以为蛋蛋终于满意了要睡觉了,结果蛋蛋一边笑一边喊着:“爸爸!爸爸!看、看,哥哥捏的……”
  温白羽刚要说捏的好看,结果蛋蛋又笑着说:“小猪!小猪!哥哥捏的小猪!”
  温白羽一个没忍住,一下笑了出来,小烛龙的脸色果然黑的像锅底一样,然后去教育蛋蛋了。
  蛋蛋最后抱着哥哥给他捏的“小猪”睡觉了。
  温白羽从小家伙们的卧室出来,进了隔壁的房间,就看到万俟景侯正好洗完澡。
  温白羽说:“你竟然用洗澡来逃避哄孩子。”
  万俟景侯笑了一声,说:“分工合作比较节约时间,你哄孩子,我哄你。”
  万俟景侯刚洗了澡,还裸着上半身,头发也没有擦干净,身上湿淋淋的,皮肤很白,在昏黄的灯光照耀下,让温白羽看一眼都闪的有些头晕。
  万俟景侯朝他走过去,伸手搂住温白羽,说:“我要哄你洗澡吗?”
  温白羽挣了一下,说:“我衣服都被你弄湿了。”
  万俟景侯低头亲了亲他的耳朵,说:“反正一会儿都要湿。”
  温白羽脸上有点发烧,感觉耳朵烫呼呼的,嗓子像感冒了一样,咳嗽了一声,说:“别闹了,让我去洗澡。”
  万俟景侯倒是很配合,就松开了温白羽,温白羽进了浴室,还以为万俟景侯会冲进来,结果等他洗完了也不见那个人冲进来,不由的有些奇怪,或许这一路上万俟景侯累了,所以去睡觉了?
  温白羽从浴室出来的时候,就看房间里的灯还亮着,不过万俟景侯已经躺在床上了,还盖着被子,一副睡着了的样子。
  温白羽悄悄走过去,低头一看,果然是睡着了,呼吸非常均匀,头发还没有完全干。
  微湿的黑发显得万俟景侯多那么一点点的性感……
  温白羽咂咂嘴,不禁伸手摸了摸万俟景侯的发尾,湿湿的,凉丝丝的,还有点扎手,跟万俟景侯这个人一样,一点儿也不软,还扎人。
  温白羽一动他的头发,万俟景侯突然翻了一个身,不过竟然没有醒来。
  万俟景侯一翻身,立刻面朝里侧躺着,被子从身上直接滑了下去,露出有力的脊背,人鱼线,还有大长腿……
  在灯光的照耀下,温白羽差点想捂脸,摸了摸自己鼻子,有点发痒,不会是要流鼻血吧?
  温白羽就站在床边,欣赏了两分钟万俟景侯的半裸体,然后才后知后觉的想到,万俟景侯这流氓竟然没穿衣服,而且还是大冬天的,夜里海风很足,不穿衣服也不盖好被子。
  温白羽伸手把被子给万俟景侯盖好,然后回身关了灯,这才爬上床去,躺在他旁边,万俟景侯睡得很平稳,竟然都没有醒过来,温白羽看着他的脸,两个人都侧躺着,正好面对面。
  虽然关了灯,但是窗户外面的海光照进来,也能让他把对面的人看的清清楚楚。
  万俟景侯的下巴上竟然长出了一些胡子茬,非常轻微,不会显得邋遢,反而让万俟景侯有一种特别的感觉,温白羽没忍住,伸手摸了摸,指尖有点发麻,感觉很微妙,或许十指连心,温白羽总觉得万俟景侯的胡子茬扎在自己心里痒痒的,有一种偷袭的感觉,不由得窃笑了两下。
  看着万俟景侯睡得这么安稳,温白羽不由得又想到了坏主意,准备真的偷袭万俟景侯一下,慢慢凑过去,屏住呼吸,冲着万俟景侯的嘴唇轻轻舔了一下。
  就在下一秒,万俟景侯猛地睁开了眼睛,温白羽吓了一大跳,而且对方眼里根本没有一点儿刚睡醒的意思,完全是非常清醒的状态。
  万俟景侯嘴角挑了挑,声音沙哑低沉,带着浓浓的性感,说:“想偷袭我?”
  温白羽脸上一红,偷袭竟然被抓包了……
  万俟景侯抓住温白羽的胳膊,将人拽过来,然而突然翻身而起,压在温白羽身上,低下头来,亲吻着温白羽的嘴唇,笑着说:“正好,咱们想到一起去了。”
  温白羽看着万俟景侯得逞的笑容,突然有一种自己上门送货的错觉……
  万俟景侯亲吻着温白羽的脖子,胡茬子扎在他脖子上,痒痒的,有点扎人,温白羽缩了一下脖子,说:“你的胡子扎的我痒死了。”
  万俟景侯笑了笑,低声说:“那之后还有爽死的。”
  温白羽的脸“噌”的一下全都烧红了,想要抬腿踹他,不过正和了万俟景侯的意思,伸手抓住他的脚腕。
  温白羽仍然是昏睡过去的,在万俟景侯还没完事的事情,隐隐约约的想到一件重要的事情……
  好像刚才万俟景侯进来的时候,没带套……
  温白羽因为困,睡得很实,半夜都没听到外面的动静。
  大半夜的,穷奇晕船晕到要死,比九命吐得还厉害,吐的天昏地暗的,在房间里弄出特别大的动静。
  明鬼听见隔壁一直有声音,就让墨一是找了钥匙,然后把隔壁的门打开了,就见穷奇一副要死的样子瘫在地板上。
  墨一是吓了一跳,还以为穷奇病了,刚要去叫医生,穷奇就拦住他了,大家后知后觉的发现,其实穷奇只是晕船,因为他根本没坐过船。
  墨一是给穷奇找了晕船的药,明鬼说照看他,墨一是就走了。
  穷奇吃了药,说:“为什么不管用,我还想吐。”
  明鬼言简意赅的说:“忍着。”
  穷奇耳朵耷拉下来,坐在床上,尾巴扫来扫去的,一副失落大狗的样子。
  明鬼不禁又说:“药效没这么快,忍一忍,一会儿就好了。”
  穷奇一听,耳朵立刻又竖起来了,尾巴扫的幅度更大了,明鬼太阳穴一跳,就想也拿块面包,往他嘴里扔……
  穷奇坐在床上,忍了五分钟,又开始在床上打滚,说:“我晕的厉害,感觉一直在转。”
  明鬼淡淡的说:“你确实一直在转。”
  穷奇抖了一下耳朵,躺在床上看着坐在床边和自己对视的明鬼,不知道是不是角度问题,从这个角度看过去,明鬼的嘴角不是耷拉着的,竟然有点往上翘,看起来就像微笑一样。
  穷奇好奇的伸手两根手指,戳在明鬼的嘴角两边,然后往上顶,那表情简直就跟做鬼脸似的,穷奇当时就忘了晕船的感觉,笑的天昏地暗的……
  明鬼脸色一沉,伸手拍开他的手指,说:“趁着不难受快点睡。”
  穷奇这个时候摇了摇头,指了指自己下面,说:“我现在这里难受。”
  明鬼愣了一下,有点头疼,说:“你这个人,怎么随时都能兴奋?”
  穷奇抗议的说:“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反正看见你就这样。”
  明鬼更是一愣,脸上的表情在穷奇的眼里有些发狠,吓得穷奇一哆嗦,转身要往床里爬,不知道明鬼为什么突然生气。
  明鬼一把扣住他的腰,穷奇身材非常好,宽肩窄臀,尤其是腰,腰竟然很细,腰腹下面还有风流的人鱼线。
  明鬼在他屁股上“啪”的拍了一下,穷奇瞪了大眼睛,似乎觉得有些屈辱,说:“干什么啊!”
  明鬼盯着他,眯了眯眼睛,说:“你不是下面难受吗?正好我也忍得难受。”
  穷奇眼睛亮了一下,随即回头说:“那要怎么做?”
  明鬼说:“你躺着,剩下我教你。”
  穷奇有点好奇,听着明鬼的声音,明明还是死人脸和平板没有语调的声音,但是心脏腾腾的跳,下面莫名的更加兴奋了,立刻笔杆调制的躺好,说:“快,快点。”
  明鬼一下就笑了出来,说:“你听话,我就快点。”
  穷奇抬起头说:“别用针扎我。”
  明鬼嘴角跳了一下,让穷奇莫名浑身一抖,就听明鬼说:“放心,我换一根针扎。”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