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黑驴蹄子专卖店 作者:长生千叶(九)

字体:[ ]

 
  第四卷:下床就是墓(血月)
  第144章 月者,阴之宗1
  
  “他在你们中间?这是什么意思?”
  众人都面面相觑,秦珮突然想起在墓葬里,魏囚水也说过这样一句话,不过当时因为魏囚水用手枪顶着秦珮的脑袋,而且之后又经过了很多事,还要拼命往外逃,所以秦珮早把这句话给忘掉了。
  现在重新提起来,秦珮忽然意识到,这句话似乎很重要?
  秦珮把墓葬里魏囚水逃走之前,小声跟他说这句话的事情又说了一遍。
  众人更是不解,温白羽拿过那张宣传页,反复看了看,是个拍卖会,在北京的一座私人会所里举行,时间就在后天晚上,看起来规模还挺盛大。
  这次拍卖会最大的噱头就是他们看到的那半月形的玉盘子,但是宣传页上并没有多仔细的介绍。
  私人会所就是象征着钱和地位的存在,不是一般人能进去的,这种拍卖会肯定也有发请柬。
  显然这个宣传页是魏囚水寄过来的,就是想让他们去参加这次的拍卖会,但是用意是什么?
  还有那个“他”指的是谁?
  众人本身好好的吃饭,结果气氛都被打破了,尤其是秦珮,一直很有心事的样子,晚饭到九点就散了,本身之前商量好了全住在温白羽家里,反正客房很多,不过因为时间还早,大家就各自回家去了。
  小家伙们吃饱喝足,倒是吃的十分满足,就各自回房间去了,温白羽准备收拾东西,万俟景侯走过来,伸手拦着他的腰,说:“我来收拾,你别动手了,去洗澡,这两天不是累了,早点休息。”
  温白羽听他说的温柔体贴,然而自己疲惫的罪魁祸首其实就是万俟景侯……
  温白羽当然愿意闲着,就美颠颠的进了卧室,放水去洗澡了,心想着万俟景侯虽然在床上的时候禽兽了点,但是身手一级棒,下斗必备,而且“出台费”很高,身家很值钱,能苏又能体贴人,勉强给他八十五分吧。
  温白羽进了卧室里面的浴室,一眼就看到视觉冲击极大的整扇落地窗,眼皮跳了跳,还是八十分吧……
  温白羽走过去把防水窗帘拉上,不过窗帘很薄,外面地段又繁华,霓虹灯亮着,感觉拉上也跟没拉一样,再打开浴缸的热水,水汽一蒸腾起来,窗帘上弥漫着薄薄的水珠,贴在玻璃上,那就更觉得薄了,而且还有点旖旎的感觉,好像比不拉窗帘更那啥呢……
  温白羽装作没看见,脱了衣服躲进浴缸里,浴缸还是按摩型的,比他家原来的浴缸要大得多,可以同时坐两个人,旁边有放东西的凹槽,估计可以放个红酒杯什么的。
  热水在浴缸里不断蒸腾着,水波打在身上分外的舒服,温白羽差点化在浴缸里,冲着这个浴缸,也要给万俟景侯再加点分,还是八十五分吧,或许冲着万俟景侯的颜值,加到九十分算了?
  温白羽享受的不得了,靠着浴缸舒服的叹息了几口气,浴室里已经热气蒸腾,大冬天蒸的温白羽出了一身汗,最后实在泡的时间太长了,温白羽就站了起来,把水放了,好歹擦了擦,裹上浴袍从浴室出去了。
  温白羽进了卧室的睡房,发现万俟景侯竟然还没收拾完,温白羽看了看时间,十点多一点,不过还不是太困,又想到了那张拍卖会的宣传图,就打开电脑,准备搜一搜这次的拍卖会。
  据说这次拍卖会的动静还挺大,举办拍卖会的是私人会所的一个终身会员,看起来非常有钱,不过温白羽不认识,不禁砸了咂嘴。
  私人会所的私密性都非常好,没有请柬肯定进不去,温白羽搜了搜这家私人会所,在北京的中轴路上,会费贵的要死。
  温白羽正在搜索,这个时候万俟景侯终于推门进来了,看了看温白羽,说:“怎么在查这个?”
  温白羽说:“想看看到底是什么拍卖会。”
  万俟景侯挑眉说:“有兴趣?”
  温白羽说:“就是特别好奇,魏囚水把那个宣传页寄过来,肯定不是单纯写那几个字的,而且宣传页上也有玉盘子,好奇病发作了,所以就搜一搜。”
  万俟景侯点点头,没有说什么,只是走进了浴室,看起来是准备洗澡去了。
  温白羽又搜了搜,感觉这种私人会所,如果没有请柬,肯定是溜不进去了,于是就关了电脑,准备去睡觉了。
  温白羽走出房间,推开隔壁的房间门,发现小家伙们已经睡着了,就没有走进去,轻轻把门关上,因为刚才洗澡有点燥热,就准备看看冰箱里有没有冰镇的水喝。
  温白羽走进厨房,差点吓一跳,因为他们的饭菜全是小饭馆带过来的,也没有盛在盘子里,直接用的餐盒吃的,碗和碟子也没有用,都是一次性的,唯一用的就是筷子,他家没有一次性筷子了,所以就拿了一把新筷子。
  结果现在那些筷子就插在垃圾桶里……
  万俟景侯简直就是败家子,那些可不是一次性的筷子,竟然全都给扔了。
  看来万俟景侯顶多也就是八十四点五分了……
  温白羽回房间的时候,万俟景侯已经出来了,披着浴袍,但是并没有系带子,里面光着,什么都没穿,连条内裤都没有,露着自己的腹肌和胸肌,还有两条大长腿,一边擦头一边走了出来。
  温白羽太阳穴狂跳好几下,感觉再看下去要张针眼了,但是他的目光就像钉上了一样,不由自主的追随着万俟景侯的胸肌腹肌大长腿,还有大长腿中间的东西转来转去,一抬头就对上了万俟景侯别有深意的目光,温白羽咳嗽了一声,赶紧把目光移开。
  温白羽扑在床上,结果就感觉床铺一下塌陷下去,万俟景侯也上了床,不过是一条腿跪在床上,伸手按住温白羽的腰,说:“你不是说腰疼,怕好了我给你揉揉?”
  温白羽怕他耍花样,当然不肯让万俟景侯给他揉腰,立刻就要一打挺跑起来,但是万俟景侯早有准备,伸手一按,温白羽的腰上顿时无力,一下就倒了下去。
  万俟景侯双手搭在他腰上,轻轻的开始揉捏起来,说:“乖,趴好了我给你揉揉,让肌肉放松一下。”
  万俟景侯的动作非常舒服,揉的温白羽差点哼唧出来,拽了个枕头塞在脖子下面垫着,没有五分钟舒服的都要睡着了。
  万俟景侯笑眯眯的说:“白羽,舒服吗?”
  温白羽“嗯”了一声,舒服的不想说话,只是用鼻子发出一个声音。
  万俟景侯听得下腹一热,嘴角挑了挑,笑容更是扩大了,伸手顺着温白羽的腰往下捏,捏在温白羽的大腿上,笑着说:“腿酸吗,也要揉一揉吗?”
  温白羽都要睡着了,根本没听清楚,又“嗯”了一声。
  万俟景侯的手就在温白羽的双腿上揉捏起来,果然也非常舒服,特别解乏,温白羽最近浑身酸疼,这样一揉很快就老实下来。
  不过慢慢的,他就感觉到一股不同寻常的感觉,身上变得很热,可是温白羽困得厉害,几乎要睡着了,眼皮都黏在一起,温白羽醒过梦来的时候,万俟景侯已经进入了他的身体。
  温白羽深吸了一口气,被万俟景侯抱起来,万俟景侯眯着一双眼睛,笑眯眯的亲着温白羽的额头,说:“白羽,怎么样,不疼吧?难受吗?”
  温白羽已经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了,万俟景侯用的就是糖衣炮弹,等温白羽发现的时候已经晚了。
  不过万俟景侯也有考虑他的身体,两个人折腾了一会儿,万俟景侯就把他放了。
  温白羽懒得动,但是已经被折腾的困意全无,万俟景侯抱着他去冲了澡,给他擦干净,然后又勤勤恳恳的抱回来,放进被窝里,盖上被子,自己才钻进来,搂着温白羽的腰,轻轻的捏着温白羽的耳垂,说:“睡吧。”
  温白羽很想睡觉,不过不知道是不是太兴奋了,竟然睡不着了,翻了个身,下面还有点发胀,虽然不疼,但是不太舒服。
  万俟景侯看他翻身,说:“怎么了?睡不着?”
  温白羽点了点头,说:“我本身已经睡着了,都是你把我弄醒了。”
  万俟景侯笑着说:“早知道你这么大精神头,我就多来一会儿了。”
  温白羽听了都感觉后背发麻,下面发胀的地方更是一跳一跳的胀了。
  温白羽说:“你说魏囚水是什么意思?”
  万俟景侯伸手搂住温白羽,将人压在怀里,亲了亲温白羽的嘴唇,说:“白羽,你怎么能在床上提另外一个男人的名字?”
  温白羽:“……”
  温白羽忍不住想要伸手去敲一敲万俟景侯的脑袋,可能里面塞了棉花!
  温白羽说:“他一共说了两次,第一次在墓里和秦珮说,第二次又寄了包裹过来,到底是什么意思?”
  万俟景侯说:“用意很简单,第一次和秦珮说,必然是想让秦珮小心,但是很显然,秦珮后来给忘了,如果不是今天有个包裹寄过来,秦珮也想不起来跟大家说这件事情。不过魏囚水把指明给秦珮的包裹,寄到咱们这里来,显然不只是想要提醒秦珮这么简单了。”
  温白羽说:“提醒所有人?”
  万俟景侯笑着说:“那倒不见得,应该是打草惊蛇。魏囚水知道秦珮没放在心里,如果他想再次提醒秦珮,应该直接寄给秦珮,但是包裹出现在了这里,显然是想给所有的人看,魏囚水又说‘他’在咱们中间,很显然刚才那个‘他’也在场,同时看到了宣传页。魏囚水很聪明,这个包裹既能提醒秦珮,也能打草惊蛇,让那个‘他’不敢轻举妄动。”
  温白羽听了更觉得不理解了,说:“‘他’到底是谁?魏囚水什么意思?”
  万俟景侯说:“要知道魏囚水的意思,咱们后天去这个拍卖会看看就知道了。”
  温白羽太阳穴一跳,说:“没有请柬啊。”
  万俟景侯笑了笑,伸手捏住温白羽的下巴,两个人嘴唇差一点点就碰在了一起,额头抵着额头,鼻尖抵着鼻尖。
  温白羽看到万俟景侯近在眼前的俊脸,心脏腾腾腾的狂跳不止,赶紧一闭嘴,感觉差点把心给吐出来。
  万俟景侯张开嘴,轻轻呵了一口热气,随即稍微侧过头来,嘴唇张合,好像要吻过来了。
  温白羽眼睫抖了两下,不由自主的看向万俟景侯的睫毛,怪不得他家儿子的眼睫都那么长,尤其是小羽毛和蛋蛋,黑黑的眼睫毛像扇子,一眨眼能把人抽飞了,原来是遗传了万俟景侯,万俟景侯的眼睫并不卷,但是很长,低垂着眼睛的时候,投下一片阴影,阴影落在眼下的卧蚕里,性感得不得了,温白羽嗓子发痒,不由得也张开了嘴。
  不过这个时候,却听万俟景侯“呵……”的笑了一声,温白羽一下瞪大眼睛,就看到万俟景侯脸上戏谑般的笑容,顿时弄了一张大红脸,万俟景侯竟然耍着他玩!
  万俟景侯声音沙哑,说:“白羽,要请柬还不简单,亲亲我就行了。”
  温白羽:“……”
  温白羽瞪着眼睛,万俟景侯的俊脸还是靠的他很近,温白羽脸上一阵发烧,最后狠狠啃了一下万俟景侯的嘴皮。
  万俟景侯笑了笑,说:“嗯真乖,不过我现在改变主意了,毕竟这座会所的请柬不太好搞到手,要让你做点有难度的事情。”
  温白羽黑着脸,准备听万俟景侯还能说出多流氓的话,温白羽想着,万俟景侯多流氓的话他都已经听过了,绝对不会有他多反应的。
  万俟景侯笑眯眯的,轻轻亲了一下温白羽的嘴唇,然后贴着温白羽的耳朵磨蹭,说:“白羽,叫老公听听。”
  温白羽:“……”
  温白羽感觉他还是低估了万俟景侯不要脸的程度,也高估了自己的心理承受能力……
  温白羽抬腿踹了万俟景侯一下,说:“我叫你大爷!”
  因为隔着厚被子,而且温白羽也没真使劲,万俟景侯根本不觉得疼,搂住温白羽,贴着他耳朵说:“那我叫你也行。”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