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黑驴蹄子专卖店 作者:长生千叶(十)

字体:[ ]

 
  第156章 水中捞月1
  
  温白羽等了半天,结果冰鉴就说了一声好饿啊……
  不过这也是在意料之中的事情。
  温白羽无奈的揉了揉脸,这个时候小烛龙从厨房走了出来,朝上说:“可以吃饭了。”
  紧跟着就听到了小羽毛和蛋蛋的欢呼声,小家伙们这回不是从楼梯扶手上滑下来的,而是小羽毛揪着小血髓花,小血髓花揪着蛋蛋,三个串了一串儿,就像在空中摇摆的风铃一样,直接从二层飞了下来。
  温白羽的心脏差点也飞出去,小羽毛的个头那么小,竟然拎着比他大那么多的小血髓花,还在拎一个蛋蛋,温白羽就怕小羽毛把两个人全都扔出去。
  温白羽赶紧跑过去,把小家伙们接在怀里,说:“你们几个坏家伙,再闹打屁股了。”
  “打屁屁!打屁屁!”
  蛋蛋奶声奶气的说着,然后从温白羽怀里钻出来,风似的扎进了小烛龙怀里,说:“哥哥哥哥,今天有打虾饺吗?”
  小烛龙抱起蛋蛋,往餐厅走,说:“没有,虾饺明天给你做早饭。”
  蛋蛋说:“明天我要带几个虾饺去幼儿园吃!”
  小烛龙点了点头,说:“来,先洗手,你抓了什么东西,手里都是黑的。”
  蛋蛋立刻“咯咯”笑起来,然后用小爪子去抓小烛龙,抱着他的脸蹭,“吧唧”一口,亲在小烛龙脸上。
  冰鉴一听开饭了,立刻冲到了餐厅,开饭的时候餐厅是他最喜欢的地方,除此之外他还喜欢厨房,温白羽经常半夜听到“簌簌簌、簌簌簌”的声音,还以为家里有耗子,结果跑下来一看,竟然是冰鉴在掏冰箱。
  而且不知道掏了多长时间,冰箱打开都化了,正在流水,小烛龙买来做饭的东西全都被冰鉴吃掉了,甚至连胡萝卜都被吃掉了。
  温白羽看着小家伙们飞奔进餐厅,有点无奈,转头对魏囚水说:“要留下来吃饭吗?”
  魏囚水摇着头,说:“秦珮还等我回去呢,他只给我一个小时,现在时间差不多了,我要抓紧。”
  魏囚水说着,站起身来,准备往外走,结果这个时候却停下来了,说:“哦对了,差点忘了,秦珮让我和你们打听打听,秦老板怎么突然要回老家住?”
  温白羽:“……”
  温白羽突然想起来了,秦老板怀孕的事情,秦珮好像还不知道,魏囚水表面看起来挺暴躁,但是其实很宠秦珮,如果魏囚水知道了,秦珮也就知道了,所以这件事情也没有告诉魏囚水。
  但是秦老板突然回老家去了,这件事情自然瞒不住秦珮,只是秦珮不知道理由而已。
  温白羽咳嗽了一声,看向万俟景侯。
  万俟景侯一边把桌上的资料收拾整齐,将资料拿起来,在桌子上戳几下,一边面不改色的说:“最近北京的空气质量太差了。”
  温白羽:“……”
  魏囚水被说得一愣,说:“这样?不至于搬走吧?”
  温白羽赶紧补充说:“秦老板扁桃体总是发炎,空气一差就发作,所以先回老家住几天。”
  温白羽说完了都像给自己一拳,这他妈什么破理由啊!
  魏囚水将信将疑,不过因为时间来不及了,秦珮催他的短信都追过来了,于是魏囚水就出门去了。
  温白羽满脸微笑的把魏囚水送走,然后松口气,说:“秦老板真是会给咱们找麻烦。”
  万俟景侯说:“先吃饭,一会儿咱们给秦老板打电话。”
  温白羽点了点头。
  看着小家伙们吃饭,是一件非常幸福的事情,因为特别有感染力,而看着冰鉴吃饭,是一件非常心惊胆战的事情,因为实在太有感染力了。
  冰鉴的身板很瘦,特别苗条的样子,而且什么衣服让他一穿,都有一股……骚气的感觉,因为冰鉴的身条有点软,看起来有点婀娜。
  但是他的食量太大了,温白羽虽然不是怕被吃破产了,但是看着冰鉴吃饭,有种可怕的感觉,真怕他把自己肚子给撑爆了。
  蛋蛋似乎被冰鉴的吃相给感染了,还夹了一个大虾仁给冰鉴。
  冰鉴立刻就吃掉了,然后给蛋蛋夹了一个西兰花,蛋蛋立刻把头摇的跟拨浪鼓似的,说:“不吃不吃不吃。”
  小烛龙说:“不吃蔬菜怎么长个子?”
  蛋蛋说:“不吃不吃不吃,吃绿色的东西脸会变绿的。”
  温白羽眼皮腾腾的跳,说:“这是谁说的?”
  蛋蛋立刻指向小羽毛,说:“哥哥说的。”
  小羽毛此时正在吃一颗很大的西兰花……
  大家吃了饭,温白羽就上楼去了,准备给秦老板打电话。
  电话拨出去响了十几下,然后自然挂断了,竟然都没人接。
  温白羽的心脏一下就跳起来了,难道于玥的那帮人已经到了秦老板的老家,秦老板不会遇到什么危险吧?毕竟那地方只有他一个人没有卖房子,不知道秦老板家里还有什么人。
  如果不是遇到了变故,为什么不接电话?
  温白羽一共打了三次,秦老板一直没有接电话,每一次都是自然挂断,然后再回拨过去。
  温白羽急的在屋子里团团打转,万俟景侯洗了碗,很快上楼来了,就看到温白羽在屋子里踱步,拿着手机一脸的焦急。
  万俟景侯说:“怎么了?”
  温白羽说:“秦老板不接电话,怎么也打不通,你说他怎么了?”
  万俟景侯说:“别着急,你先坐下来,我看于玥的那个项目,是这几天刚批下来的,他们的动作不可能这么快。”
  温白羽深吸了一口气,坐下来继续给秦老板打电话,虽然告诉自己别着急,但是秦老板毕竟是怀孕的人,就算回了老家,也只是不会遇到熟人而已,他是一个男人,也不可能把自己怀孕的消息告诉其他人,这么一来温白羽就更担心了。
  温白羽也不知道自己打了几通电话,终于“滴”的一想,电话好像是接通了。
  “喂?”
  手机里传出一个朦胧的声音。
  温白羽立刻说:“秦老板!?”
  秦老板似乎被温白羽激动的声音吓了一跳,然后说:“温白羽啊,你是想我了吗?声音这么激动?”
  温白羽一愣,随即说:“我给你打了几十通电话,还以为你被外星人绑架了呢,我能不激动吗?”
  秦老板也愣了一下,然后说:“啊……对不起,我刚才睡着了,刚刚听见电话铃声。”
  温白羽伸手揉了揉脸,原来根本不是遇到了什么危险,而是睡着了……
  温白羽深吸了一口气,克制了一下自己想扔手机的冲动,扔坏了还是自己买。
  温白羽说:“刚才魏囚水来我家了,秦珮向我打听你的动向,我说你因为天气太差,扁桃体化脓回老家住几天……”
  不知道是不是秦老板睡得挺饱,好像心情不错,立刻笑了起来,说:“哦我知道了,咱们这是串口供呢吗?”
  温白羽很无语,又说:“还有另外一件事,我们这几天就会到你那里去。”
  秦老板笑起来,说:“温白羽,没看出来,你这么舍不得我啊?你家男人会不会吃醋啊?”
  温白羽瞥了一下眼睛,看了看旁边的万俟景侯,不知道万俟景侯的耳力能不能听到手机里的声音,此时的万俟景侯正在脱衣服,把上身的卫衣脱下来,套头的卫衣,伸手往上一拽,身姿立刻就伸展开了,腹部的肌肉伸展着,在暖色的卧室灯黄下,差点把温白羽的眼睛给闪瞎了。
  温白羽咳嗽了一声,说:“我跟你说正经事呢!”
  秦老板说:“哦,你说。”
  温白羽说:“你有没有发现,你老家那个地方最近有什么不对劲?我们听说于先生把你们家附近的地全都买下来了,不知道突然要干什么用,这个月先生也一直在找月亮玉盘。”
  秦老板说:“我回来之后就没出门,在家里没感觉什么异样。”
  温白羽:“……”
  温白羽很无奈,说:“我们这几天会到你那里看看,你一个人在那边,大家也不放心。”
  秦老板笑起来,说:“温白羽,快说实话吧,你是不是暗恋我。”
  温白羽当然知道秦老板是开玩笑,结果一抬头,正好和万俟景侯的目光对在一起,那人脱了上衣,正幽幽的看着自己,那表情好像是听得到手机里的说话声。
  温白羽心中警铃大震,立刻说:“饭可以乱吃,话不可以乱说!”
  秦老板说:“原来景爷在旁边啊,那真没意思,等他不在的时候,咱们再互诉衷肠吧。你们来之前给我打个电话,我让人去接你们,就这样,再见。”
  秦老板一口气说完,立刻挂断了电话,温白羽拿着电话欲哭无泪。
  万俟景侯已经光着膀子走过来了,说:“你要和谁互诉衷肠?”
  温白羽无辜的说:“是单方面的,秦老板单方面的。”
  万俟景侯笑着说:“看来我要提高一下危机意识。”
  他说着,突然伸手一下将温白羽扛了起来,温白羽吓得差点叫出来,万俟景侯扛着他往浴室走,笑着说:“来白羽,我有礼物要送给你。”
  温白羽踹着腿,说:“我刚吃了饭,我胃疼啊,你把我胃里的东西都硌出来了!”
  万俟景侯把人刚进浴室,浴室已经放好了水,温白羽一下就掉进浴缸里,万俟景侯将一件衣服搭在旁边。
  裙子……
  沙的裙子……
  又他妈是裙子!
  温白羽立刻跳了起来,说:“士可杀不可辱!而且我穿也不好看,你身材这么好,长得也漂亮,不如你穿给我看吧?”
  万俟景侯只是饶有兴致的挑了挑眉,温白羽就感觉后脖子发凉,有鬼喘气的错觉。
  随即浴室里就传来不断的呻吟声,温白羽终于体会到了挑衅万俟景侯“威严”的后果。
  温白羽第二天起来的时候,感觉眼光都从窗户照到眼睛上了,揉了揉眼睛,伸了一个懒腰,伸到一半就觉得浑身酸疼到了极点,根本无法再往上伸懒腰,于是只好把双手又收了回来。
  温白羽揉了揉自己的腰,侧头一看,万俟景侯不见了,不知道要跑到哪里去了,摸了摸床,旁边的位置凉丝丝的,估计跑出去很久了。
  温白羽艰难的爬下床,去浴室里冲了一个澡,顺便洗脸漱口,被热气蒸腾的,感觉这才舒服了不少。
  温白羽下了楼,小家伙们已经被送到幼儿园去了,餐桌上放着他的饭,冰鉴正倒坐在椅子上,抱着椅背,翘着椅子腿,忽悠来忽悠去的玩。
  这动作是小孩子才会做的……
  冰鉴一边玩椅子,一边眼睛贼亮贼亮的盯着餐桌上的早饭,其他人肯定都吃过了,早饭只给温白羽留了一份,是蛋蛋最爱吃的虾饺。
  温白羽走下来,冰鉴听见脚步声,立刻就跳起来,然后快速的冲向温白羽,八爪鱼一样抱住温白羽来回蹭,使劲的吸着气,闻着温白羽身上的味道。
  冰鉴不停的蹭着温白羽,好像撒娇一样,温白羽倒是有点尴尬,他还没换衣服,穿着浴袍就跑出来了,带子都给蹭开了,冰鉴好歹是个成年人的样子,老是像小孩子一样撒娇。
  温白羽无奈的走到餐桌边,冰鉴就抱着他的腰,像一个超大挂饰一样,也到了桌边,眼睛又变的贼亮贼亮。
  温白羽伸手从笼屉里捏了一个虾饺出来,小烛龙做的虾饺很大,温白羽捏了一只,还有三只虾饺,看着冰鉴发馋的样子,温白羽内心有一种罪恶感,难道自己一直都饿着冰鉴来了……于是温白羽把其他三只虾饺就给了冰鉴。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