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肉文  hp

黑驴蹄子专卖店 作者:长生千叶(十一)

字体:[ ]

 
  第171章 半艘冰船5
  
  众人往里走,他们搬开的石头只是一小部分,大家猫着腰钻进去,里面的墓道花纹特别精致。
  温白羽用手电往里打,果然看到晶莹的光线,比刚才更明显了,就在里面闪烁着,大家加快了脚步,快速的顺着墓道往里走。
  随着众人往里走,禁不住头发出了一声叹息,红爷的耳朵好了不少,说话不需要那么大声了,说:“这地方怎么越来越冷了,好像比外面还要冷了?”
  红爷刚说完话,温白羽就往前一直,说:“你们快看!”
  众人往前看去,前面一片晶莹的蓝色,石头的墓道接上了冰蓝的巨大墓门,墓门散发着寒气,从缝隙里滚滚的冒出冷起来。
  温白羽轻轻用手电敲了敲墓门,就听“咔”一声,手电竟然给粘在墓门上了。
  温白羽:“……”
  温白羽使劲把手电拽下来,说:“真的太凉了,手电都给黏上了。”
  这么大一扇冰门,看起来非常壮观,不知道从哪里掏出这么一大块冰来,毕竟古代没有冰箱,不能自己冻冰,就算有冰箱,现在也没有这么大的冰箱,这需要先做模具,这扇门看起来是整块冰,雕刻的也非常天衣无缝。
  平先生仰着头,说:“上面有字。”
  温白羽仰起头来,说:“太高了,看不清楚。”
  万俟景侯也往上看了看,似乎轻而易举就能看清楚,说:“广寒清虚之府。”
  温白羽一下就诧异了,说:“广寒宫?什么鬼,咱们被炸到月亮上来了吗?”
  红爷没忍住,一下就笑了出来,平先生侧着头看红爷笑,看得不可自拔,红爷刚开始还笑,后来觉得后背发麻,转头一看,发现平先生一直用幽幽的目光盯着自己,弄得他都不敢再笑了。
  万俟景侯走到冰门旁边,仔细的看了看,说:“这里有人物雕刻。”
  众人凑过去看,巨大的冰门上全都是雕刻,看起来非常复杂,万俟景侯指的位置比较靠上,已经超过了温白羽的身高,所以温白羽一般不会仰着头去看那个地方。
  温白羽和红爷都仰着头使劲看,平先生倒是方便一些,看了一眼,说:“这……这人物还挺有特点的。”
  温白羽看着这人物雕刻,腾云驾雾的,怀里还抱着一只兔子,这应该是嫦娥吗?月宫之主。
  这个女子的雕刻很有特点,一眼就能看出来,女子整体比较丰韵,装束也非常有特点。
  温白羽说:“这是唐朝吗?”
  万俟景侯点了点头,说:“这里的雕刻形象和手法都非常有特点,应该是唐朝墓葬。”
  红爷说:“咱们首先应该把门打开,不然分清楚是什么墓葬也没有办法。”
  温白羽说:“要推开吗,咱们还有手套吗?”
  万俟景侯翻了一下背包,还有两幅橡胶手套,其他的厚手套全都没了。
  万俟景侯戴上一副,以免冰门把手皮给撕掉了。
  另外一幅则让平先生拿走了,两个人合力使劲推,就听“轰隆——”一声巨响,冰门慢慢向两侧推开,一点一点的推开。
  就在这一瞬间,从冰门的缝隙里突然刮起一阵飓风,无比寒冷的风,众人用胳膊挡住脸,温白羽有一种进了昆仑山的错觉,真是太冷了,羽绒服都要给吹透了。
  等巨风过去之后,万俟景侯又和平先生一起,把门推开。
  大门推开到足够大的距离,里面竟然有点亮度,温白羽的手电一晃,顿时亮度就提高了,而且反射着光芒,堪比钻石一样。
  众人从门里走进去,顿时有些傻眼,怪不得大门后面这么阴冷,还滚着寒气,因为大门后面,万全真的是一座冰宫。
  巨大的冰宫,整条墓道延伸下去,全都是冰做的,墓道上雕刻着复杂的花纹,这些花纹雕刻的非常学问,雕刻出来无数的反射面,只要一有光线照上去,顿时熠熠生辉,整座冰宫都闪烁了起来。
  温白羽有些啧舌,说:“这么多冰,就算唐朝比较富裕,这也很难做到吧?”
  平先生笑着说:“这有什么,皇帝两片嘴皮子一碰,什么也都有了。”
  温白羽说:“这倒也是。”
  众人顺着冰道往里走,温白羽冷得直哆嗦,一边走一边跺脚,突然看到前面的万俟景侯,他后背的衣服被炸烂了,已经露出皮肤了。
  温白羽赶紧把自己的冲锋衣脱下来,然后披在万俟景侯身上,说:“你穿你穿。”
  万俟景侯愣了一下,随即笑着说:“我又不怕冷,你穿着吧。”
  温白羽坚决摇头,说:“还是你穿吧,你后背都露肉了,万一不小心靠在冰墙上,就都给撕下来了。”
  万俟景侯拧不过温白羽,但是温白羽还怀着孕,身体比较虚弱,万俟景侯就伸手把他搂过来,两个人肩并肩的往前走。
  万俟景侯可比那些衣服管用得多,天然的暖炉,温白羽靠着他,就觉得靠在了暖气片上,舒服的直叹气。
  平先生和红爷走在后面,笑着说:“红儿,我也抱着你吧?”
  红爷嫌弃的看了一眼平先生,但是没说话,平先生其实是逗着玩的,他不敢再多红爷做出出格的举动了。
  结果红爷期待了半天,平先生完全不解风情,还笑眯眯的去看旁边的壁画,说:“红儿你快来看,这个雕刻真漂亮。”
  红爷:“……”
  平先生发现红爷瞪着自己后背,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总觉得目光比冰道还要阴冷,实在费解。
  枉费平先生一直游走在花丛中,竟然连红爷的意思都没看懂……
  四个人往前走了一段时间,因为实在太冷了,而且冰道的地面也是冰的,走起来打滑,还没有遇到第一个墓室,他们已经走了半个小时了,路实在太长,腿也不敢迈开,怕摔在地上,现在只觉得腿抽筋。
  大家把背包里剩下的一块防水布拿出来,垫在地上,然后准备坐下来休息一会儿,起码让腿放松一点儿。
  温白羽坐下来,立刻“哎”一声又跳了起来。
  万俟景侯说:“怎么了?扎着了?”
  温白羽摇头说:“不是,太凉了,感觉坐下来非要冻死,我还是站着吧。”
  红爷也坐下来,顿时“嘶……”了一声,真是凉到了骨髓里,一块防水布根本不隔温,凉的红爷直打哆嗦。
  万俟景侯见温白羽站在旁边一直跺脚,招手说:“过来,坐我腿上。”
  温白羽立刻笑了起来,跑过去,坐在万俟景侯怀里,万俟景侯伸手扶着他,把一条腿曲起来,让温白羽坐在他腿上。
  温白羽说:“你这样累不累,要不我站起来你休息会儿。”
  万俟景侯亲了一下温白羽的下巴,说:“不用,不累。”
  红爷真是羡慕到要死了,旁边两个人无时无刻的秀恩爱,几乎比冰宫还要闪烁,能闪瞎了人眼睛,别看万俟景侯冷漠,但是毫不吝啬的对温白羽说情话,而且态度有温柔又体贴。
  平先生其实也想抱着红爷,但是因为之前的教训,不敢跟红爷动手动脚的,就从背包里掏出一个水瓶,说:“红儿,喝水吧?”
  他说着,动作就顿住了……
  温白羽回头一看,笑的肚子都疼了,平先生拿着的那哪里是一瓶水,根本就是一坨子冰。
  平先生把瓶子打开,往下倒了倒,结果一滴水都没倒出来,整整一瓶子的冰,冻得特别瓷实。
  平先生把冰坨子在地上敲了敲,冰坨子没有敲碎,瓶子差点黏在地上。
  平先生只好把瓶子放在自己怀里,说:“没事没事,暖一会儿就好了。”
  红爷见他把瓶子放在怀里,说:“算了,我现在也不渴,你别弄了,怪冷的。”
  平先生听到红爷疑似心疼自己的话,顿时美的屁颠屁颠的,又把瓶子收起来了,说:“这鬼地方不知道能不能生火。”
  温白羽说:“除非你想把咱们都活埋了。”
  平先生说:“如果这地方全都化了,咱们正好可以游水出去。”
  温白羽太阳穴腾腾跳,说:“平先生,你也太甜了。”
  平先生:“……”
  万俟景侯顿时“嗯?”了一声,用危险的眼光看着温白羽。
  温白羽立刻改口说:“平先生太傻了。”
  平先生:“……”
  温白羽说:“这地方显然是在洞里面搭的冰宫,咱们都不知道冰宫外层是什么,如果有防止盗墓贼的流沙层,冰宫一化,流沙全都倾泻下来,那才叫活埋。”
  平先生对这些事情完全不了解,听得挺投入的,说:“还可以这样?”
  温白羽顿时觉得,在平先生面前,自己就是个土瓢把子了!
  万俟景侯从背包里把那瓶水拿出来,说:“你渴不渴?”
  温白羽啧啧舌,说:“还行吧,一点点渴。”
  万俟景侯掂了掂手中的那瓶水,然后就那么轻轻握着,就听到“呲啦——”一声,平先生和红爷立刻转头看他。
  就见那瓶水在万俟景侯的掌心静静的躺着,然后开始冒出寒气,寒气袅袅升起来,曲里拐弯的然后大冰坨子开始融化,一股水滴下来,“滴答滴答”的滴在防水布上,滴在防水布上的水立刻变成了冰块。
  而万俟景侯手里的冰坨子,竟然在转眼之间,变成了一瓶水。
  温白羽有些迫不及待的想喝水,刚才说还行其实是假的,现在看到了水感觉特别的亲。
  万俟景侯没有马上给他,又把水放在手心里加热了一下,水温升高了,这才给温白羽,温白羽拧开瓶子喝了一口,暖和的,比自己的体温高一点,喝起来特别舒服,忍不住眯着眼睛叹息了一下。
  温白羽两口喝了半瓶,还含着一大口水,腮帮子鼓鼓的,拿着瓶子给万俟景侯,万俟景侯没有接过去,反而拉住温白羽的手腕,把人往前一拉,随即嘴唇贴上去,含住温白羽的嘴唇,迫使他张嘴,温白羽嘴里的水一下就流进了万俟景侯嘴里。
  两个人的嘴唇紧紧碾压着,生怕水流出去会结冰,唇舌互相顶着,温白羽的呼吸一下粗重了,感觉头皮都麻了,身上升起一股暖流来,紧紧抱住万俟景侯的脖子。
  温白羽手一松,水瓶差点掉了,红爷眼疾手快给接住了,拍了拍胸口,伸手一摸,竟然是温水,顿时就惊讶了。
  那边两个人吻得火热,红爷就不客气的把水喝了,还剩了一些给平先生。
  万俟景侯松开温白羽,温白羽气喘吁吁的倒在他身上,万俟景侯亲了亲他的耳朵,说:“水真甜,白羽也挺甜。”
  温白羽:“……”
  温白羽突然觉得亲吻也是件好事,因为能让血液加速,这样浑身就热起来了,并不像刚才那么冷了。
  大家休息了一阵,就大家继续往前走,毕竟他们的干粮只够一天的,不知道要在这里困多久。
  大家一站起来,顿时感觉不好了,防水布粘在地上,结果裤子粘在防水木上面了,爆炸的时候他们的背包都稀巴烂了,只有少数的背包还保存着,里面的东西早就被炸得烂七八糟,备用衣服都没有了,只剩下身上穿着的,如果裤子给拽撕了,那就完蛋了。
  大家小心翼翼的,一点一点的站起来,好不容易才把裤子给拽起来,幸亏都是结实的衣服,不然已经坏掉了。
  温白羽无安全没有这么苦恼,毕竟他刚才一直坐在万俟景侯腿上,闲杂就眼看着另外三个人拽裤子,那场景实在太有意思了。
  温白羽举着手电,众人跟着往前走,温白羽说:“这个墓葬好奇怪,走了这么久都没有看到一个墓室,难道不是墓葬吗?”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